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胡逸今天不怎么对劲啊。”放学的时候江磊看着一个人走他们前面几步的胡逸。
      “怎么了?”霍然往胡逸后脑勺上扫了一眼,“我要不想搭理你们几个的时候我也走前头。”
      “不是这个,”江磊说,“他今天话太少了,不正常。”
      “嗯,”徐知凡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他今天来得也晚。”
      “要不要问问?”霍然说。
      “先别问吧,明天他要还是不说,再问。”徐知凡说。
      “行吧,”霍然伸了个懒腰,“你们晚上有空吗?”
      “几点?”徐知凡问。
      “12点。”霍然说。
      “操,没空,12点我都睡着三轮了,”江磊说,“你那会儿要干嘛?夜训吗?”
      “我不陪你夜训啊。”徐知凡马上说。
      “去鬼楼。”霍然说。
      “上晚自习啊?”江磊问,“你装什么好学生。”
      “你家好学生半夜12点跑学校去晚自习!”霍然皱着眉,“去真的鬼楼。”
      “什么?”江磊愣了。
      “干嘛?”徐知凡跟他同时开口。
      前面走着的胡逸也回过了头:“你有病啊?”
      
      “你们就说谁有空陪我去吧,”霍然说,“我跟寇忱约了去鬼楼。”
      “那寇忱陪你不就行了。”江磊说。
      “你滚!”霍然指了指他。
      “寇忱,”徐知凡看着江磊,“是寇忱。”
      “靠?寇忱?你跟他约了去鬼楼?干嘛啊?你早说啊,直接给他堵教室里不让走解决了就完事了,”江磊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怎么是个傻子的表情,“你怎么还跟他跑鬼楼去啊!鬼!楼!鬼!”
      “下星期才回宿舍住呢,你今天晚上有什么借口出来啊?”徐知凡问。
      “夜训啊,”霍然说,“再说我爸妈十一点就睡死了,我客厅里跳大绳他们都听不见。”
      “你俩约着肯定不是玩吧,是打赌了还是要干仗,规则让带人陪着吗?”徐知凡又问。
      “屁的规则,不是陪我进鬼楼,”霍然咬了咬牙,“1点之前把寇忱给吓出去就行,确切说,只要让他在我前头出去就行。”
      几个人一块儿看着他,好半天江磊才说了一句:“你这算作弊吗?”
      “算,”霍然拍了拍他的肩,“而且比你考试从桌子腿儿钢管里往外掏小抄难度大,接受这个挑战吗?”
      “是椅子腿儿。”徐知凡纠正他。
      “接受吗?”霍然问。
      “我不想接受,”江磊说,“我如果去了,也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怕你出事儿。”
      霍然上前拥抱了一下江磊。
      
      九月的夜里还是挺舒服的,寇忱靠着鬼楼跟前儿的那块石碑,看着面前的路,耳朵里塞着耳机。
      四周挺黑的,10点之前远远的操场那边的光还亮着,10点一过,就只有月光了,看东西都跟褪色了似的。
      12点还差五分的时候,远远的路那头出现了一个人影,慢慢往这边走过来。
      应该是霍然了,寇忱坐直,扯下耳机放回兜里,准备起身。
      但那个人往这边走了一段之后又停下了,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看上去像是在掏兜,接着寇忱就看到了手机屏幕的光,跟着手机上手电筒的光也亮了,往这边照了过来。
      不过这个距离有点儿远,那点儿光明显照不到寇忱这边。
      他切了一声,实在不明白霍然这样的胆子为什么敢答应他半夜到鬼楼来,他摸出打火机,放到自己下巴下方,想了想又把牙也呲了出来。
      然后打着了打火机。
      随着火光从下方照亮他呲着牙的脸的同时,那边手机的光灭了,但没等他乐出声,一束强光紧跟着就打到了他眼睛上。
      “霍然我日你大爷!”寇忱骂了一句,赶紧用胳膊挡住了眼睛。
      丫居然带着个强光手电!就这么对着脸照过来,他整个人都感觉要升天了,白花花一片。
      那边霍然沉默着,但并没有把光移开,他无论把脸转向哪个方向,那束光都跟着他移动。
      最后寇忱放弃了抵抗,胳膊遮着眼睛,听着霍然的脚步声一直走到他面前。
      “寇忱我日你大爷。”霍然关掉手电说了一句。
      
      寇忱感觉能有一分钟,他眼前才开始慢慢出现了四周的景物。
      “你他妈什么胆儿?”他站了起来,看清了霍然的脸,“你怎么不干脆改个时间,约个正午时分……”
      话没说完,身后的鬼楼里突然传来一声响。
      嘎吱——
      寇忱猛地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还有些地方看过去的时候是一片黑里透白,视力估计还没有完全恢复。
      霍然的强光手电又亮了,这回照在了鬼楼上。
      
      鬼楼的确是很旧,古老的款式,三层,下面是顺着楼梯一层层上去的走廊,走廊上是排列着的房间,窗户都很破,只剩下了窗框,挂着蜘蛛网……看结构应该还有个回廊,中间有天井,但不进去是看不到的。
      这些都寇忱之前过来看的时候对鬼楼的印象。
      并不是他现在看到的,他现在能看到的只是被霍然的手电照亮的那一个圆,圆里是黑白色的凌乱,甚至好几眼他才看出哪里是扇窗。
      但比起看不明白,看明白了更吓人,脑子里闪过了能有二十种鬼出现在空洞窗口的方式。
      “把你那玩意儿关了吧,”寇忱说,“比黑着还恐怖。”
      霍然关掉了手电:“怕了?现在认输来得及,放心你输了我也不会让你果奔的……”
      “走。”寇忱打断了他的话,转身就往楼里走。
      
      霍然看着他的背影,在“要不要跟着进去”和“同伙应该还没就位刚那是什么声音我留在这里会不会更危险”之间犹豫了1秒,在寇忱背影就快消失的时候快步跟了上去。
      走到鬼楼跟前儿,霍然正想问一句是上楼还是先进一楼,寇忱猛地转过了身,一巴掌拍在了他肩膀上。
      霍然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被吓得差点儿转身就跑,但他为自己骄傲,他控制住了,而且为了壮胆他还喊了一嗓子:“干什么——”
      “我操!”寇忱往后弹开一步,“你喊什么,吓我一跟头!”
      “你他妈拍我干嘛!你没有嘴啊!”霍然说。
      “你要不介意,我用嘴碰你一下也是可以的。”寇忱说。
      “傻逼,”霍然骂,“我现在不想跟你打嘴仗,说吧,拍我干嘛!”
      “我就是……”寇忱边说边往一楼的窗户里看了一眼,放低了声音,“我就是……”
      霍然紧张地跟着他往里看过去,感觉身上的汗毛纷纷起立迎风飘荡。
      “看到里面有人。”寇忱说完这句话,一秒都没停留就往楼上跑了。
      霍然回过神的时候,楼梯上一阵吱吱嘎嘎之后没有了寇忱的影子。
      他顿时有点儿不踏实,往四周看了看,徐知凡他们几个不知道藏在了哪里,这藏得也太敬业了,看这安静如鬼片的场景,霍然都感觉他们是不是根本就没来!
      想到这里,霍然站不住了,拔腿就往楼上跑:“寇忱!你之前可没说还要相互吓人!”
      寇忱没有回应。
      
      霍然站在漆黑一片的二楼楼梯口,往后退了退,后背靠着转角的柱子,这样理论上能看到两个方向过来的人或者……东西。
      但实际上屁也看不见。
      他掏手机的时候,寇忱的声音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响起:“过来。”
      “不。”他回答得很干脆。
      “那我走了啊。”寇忱说。
      “你在哪儿?”霍然马上问,按亮了手机屏幕照了过去。
      “这儿。”寇忱在走廊上探过头冲他招了招手。
      霍然走了过去,手机接着就被寇忱塞回了兜里:“别弄亮手机。”
      “嗯?”霍然听他声音有些不对劲。
      “你闻。”寇忱低声说。
      “你放了个屁吗?”霍然马上憋住了气,“你幼稚不幼稚?”
      “我闻到烧火的味儿了你这个傻逼。”寇忱压着声音在他耳边说。
      霍然犹豫了一下,轻轻吸了一口气,果然闻到了柴火味儿,但是……
      “有人烧柴也不奇怪,”霍然小声说,“这味儿得是几个小时以前有人用火,推回去差不多是晚饭的时候了。”
      寇忱看着他。
      “信我,”霍然说,“我在野地里用柴生火的时候你还没上初中。”
      “我天天吃烧烤。”寇忱说。
      “那是碳,这是柴,傻逼。”霍然说。
      寇忱没说话,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突然一抬眼睛,往他身后看过去。
      身后是长长的走廊,霍然顿时后背跟站了个开着门的冰箱似的,一阵发寒,他猛地一下挺直了背,下意识地往前凑了凑。
      寇忱看着他,脸上模糊不清,但还是能看到那一闪而过的一抹嘲笑。
      “你放心,”霍然说,“我是有点儿害怕,但我不会出去。”
      “害怕了叫我,”寇忱说,“你连头都不敢回了,要我走你后头吗?”
      “不。”霍然马上说。
      “我不会突然戳你。”寇忱说。
      “我不信,”霍然偏了偏头,“你先走。”
      寇忱笑着往二楼走廊走头走过去,霍然跟在后面,走过那里就应该能看到回廊拐弯的地方,他打算先绕一圈看看情况。
      
      按霍然“人人都怕鬼不怕的都是装”的理论,他认定寇忱也害怕,但寇忱装逼装惯了,此时此刻走得这么轻松也不过是入戏太深而已。
      他就比较真性情,他就是害怕,但他扛得住。
      而且他有同伙。
      同伙……霍然回头看了看身后,这就一条路,从操场那边到鬼楼,从鬼楼一楼到三楼,都是一条路,所以这会儿徐知凡他们只能在后面。
      但让霍然不踏实的是,后面始终没动静,有点儿动静都他妈是从前面传过来的,怎么想都觉得是这楼有问题。
      脑子里正琢磨着自己的同伙到底在哪儿都想发个消息问一下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了吱嘎一声。
      前面走得很潇洒的寇忱猛地停下了,霍然跟着也停了下来,转过了身,把后背对着寇忱。
      后背得对着人,后背不能空着。
      这楼跟他们教学楼一样,都是全木地板,走路有个吱嘎的不奇怪,但也得有一定重量才能出这个动静,再说了,这声音……
      “你是不是带人来了?”寇忱在背后问了一句。
      霍然非常没有面子,但是嘴上是不能松劲的:“你他妈才带人……”
      “徐知凡!”寇忱抬头叫了一声。
      “操。”霍然转过身。
      “江磊!”寇忱继续,“胡逸!下来吧,打牌,四多一,输了的站旁边帮人捏肩。”
      霍然对徐知凡的智商是有信心的,但江磊和胡逸不太靠谱,寇忱这么一说完,想到这俩真有可能就此现身……他顿时就不想说话了。
      但寇忱说完之后,四周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
      “楼上有人。”寇忱说。
      “嗯。”霍然突然有种感觉,那仨真的没来。
      
      晚上的保安值班室看起来跟白天没有什么区别,空气里都是烟味儿和泡面味儿。
      但心情还是不太相同的。
      “真是跑步?你们会大半夜的上学校操场跑步?”保安大叔叹了口气,慢慢喝着杯子里的茶。
      “真是夜跑。”徐知凡说。
      “我们都穿的跑鞋呢,”胡逸抬起腿,展示了一下他暑假新买的鞋,“就为的跑步。”
      “你们这些学生,平时就都穿跑鞋……”保安大叔说着往他们脚上看了一眼。
      徐知凡跟着他低头看过去,站在后面的江磊往后又退了一步,徐知凡很无奈,江磊穿的是双板鞋。
      “你们也不用跟我报班级和名字了,”保安大叔拿过一个本子往上记着,“我知道你叫徐知凡,你和那个校篮队长,你们几个是套装,总在一起,明天我会汇报给你们班主任,具体的你们跟班主任说吧。”
      “叔,您这样……”江磊有些挣扎。
      “好的,”徐知凡马上回答,“我们明天会跟袁老师解释的。”
      “嗯,”保安大叔站了起来,“我送你们出去,叫个车回家。”
      “……不用了。”三个人同时回答。
      不用了大叔,我们的伙伴还在鬼楼里,他可以单人野外生存一个月但是单人鬼楼副本可能撑不过二十分钟,大叔,让我们自己走吧,还能绕到后门翻墙进去救他于水火。
      “走!”保安大叔一挥手。
      徐知凡跟江磊和胡逸对了一下眼神,走出了保安室。
      低头走出校门之后,徐知凡猛地拔腿就跑,江磊和胡逸几乎是同时跟了上来,十米之后三个人一致地往右,这是绕到后门最近的方向。
      
      “上去看看吗?”寇忱问。
      “看什么?”霍然想说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明知道上面不应该有人但是现在有人,上去抓贼吗。
      “你真没带人?”寇忱又问。
      霍然有些犹豫,他真带了人,只是他不能说,可他又觉得上面真不是徐知凡他们,但如果上去了真是他们……这脸就丢得很大了,面若满月。
      就在这时,楼顶上又响了一声,这次的声音是往楼梯口那边移动了一两米的距离。
      “真没带人。”霍然猛地抬头,低声说了一句。
      他们说话,楼上肯定能听见,这种时候还能弄出动静来的,肯定不是徐知凡他们。
      楼上真的有别人,而且这个人正在往楼梯口走过去。
      霍然汗毛缓慢而整齐地立了起来。
      “靠,”寇忱声音里透出了兴奋,“上去看看。”
      霍然站着没动。
      寇忱走了两步又停下了:“你在这儿等,或者……”
      他指了指楼梯那边,低声说:“抢在那人下来之前从楼梯跑出去。”
      这话说完,寇忱就往那边冲了过去,看样子他是想把要下来的人堵在三楼楼梯上。
      霍然震惊地站在黑暗里都忘了害怕了,这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寇忱好像真的不怕鬼。
      
      但寇忱冲出去几步之后突然喊了一嗓子:“啊——”
      接着就往后摔坐在了地上。
      地板咔嚓响了一声。
      霍然在不知道自己是要救人还是害怕要找个人扎堆的状态下扑了过去,想要把寇忱拽起来,慌乱中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二楼和三楼楼梯口的小平台上飘了出去,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地消失了。
      “啊——”他后知后觉地在寇忱喊完两秒之后才也喊了一声。
      “我操,”寇忱跳起来跑了过去,“那是个人吗?”
      霍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有勇气立马就跑过去的,但为了面子,他不得不也慢慢地走了过去:“我没看清。”
      “走吧,”寇忱拉了拉衣领,“我刚真被吓了一跳。”
      “好。”霍然立即点了点头,他一秒钟都不想再留在这儿了。
      两人顺着楼梯往下走,四处张望,但都没再看到能动的东西。
      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走到楼梯最下面,霍然叹了口气,也行了,一起出来的,没有输赢,打个平局……
      寇忱突然停下,霍然没刹住,一边往前迈步一边看着他往回退了一级楼梯。
      “你输了。”寇忱说。
      “什么?”霍然震惊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寇忱太阴险了!
    后天继续⊙▽⊙。么么哒。
    然后推一下二幽的古耽,《他们都说朕是暴君》by贺端阳。日更,比较肥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