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狂》巫哲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15 10:10: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这种尴尬而又令人震惊的场面很快让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了方向,安静的空气顿时热闹起来,先是一阵惊呼,接着就都喊了起来。
      “地板裂了?”
      “我操地板被寇忱踩断了?”
      “太重了吗……”
      “看着也不重啊……”
      “是不是可以跟楼下文3打招呼了啊?”
      ……
      “卡住了没?”许川问了一句,蹲下用手扳了扳断开的地板。
      “没。”寇忱回过神,动了动腿,刚才下落的距离最多也就50厘米,居然让他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失重。
      太突然了。
      他撑了一下桌子,把腿从地板中间拔了出来,回到了跟霍然面对面的状态。
      现在他俩之间暂时没有了剑拔弩张的气氛,意外来得太突然,顾不上了,不过霍然脸上的震惊表情之下没太憋住的笑依旧让他不怎么爽。
      
      “我靠,这楼质量不错啊,中间架空层这么高呢?”魏超仁立马探过头,往地板上的洞里看着。
      “赶紧的,”寇忱拍了拍裤子,“趴地上跟楼下say hi去吧。”
      “这他妈……”魏超仁盯着那个洞,两秒钟之后有些错愕地抬起了头,“都能看到楼下了啊!”
      寇忱很意外。
      他转学过来以后,对学校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几栋闹鬼传闻能写一本书看上去马上就要塌了可就是不塌并且还在继续使用听说明年才拆的教学楼,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一脚就能把上下楼给蹬通了。
      那楼板会不会……
      寇忱赶紧急切地伸出脑袋凑过去想看看,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还有人跟他一样这么急切,甚至更急切。
      他的鼻子猛地一下撞在了突然出现在他脸下方的霍然的后脑勺上。
      
      霍然从那个洞里的确看到了楼下文3仰着几张的脸,看不全,都是一闪而过,瞬间想起的各种关于鬼楼的传说让他大早上身边围了一群人都心里发毛,诡异的感觉里他的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惊恐抬头看到捂着鼻子的寇忱时,他才骂了一句:“我操。”
      “你再操一遍?”寇忱皱着眉,手还是捂着鼻子,但眼神很不客气。
      “我裤子刚提上……”霍然话还没说完就被徐知凡拉了一把,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楼下肯定掉墙灰了,”徐知凡回头看了一眼教室的门,“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上来找麻烦。”
      “文3一帮废物,找个屁麻烦。”寇忱说着也往门口看了一眼。
      
      霍然和寇忱的注意力被成功从彼此身上转移开了之后,徐知凡松了口气,膝盖往霍然腰上顶了一下:“你坐里头。”
      霍然看了他一眼,移到了里面的位置,侧身靠着墙拿出手机低头看着。
      霍然就这点好,嘴虽然欠,但是不太记仇,事儿一过就忘了,下回想起来不定什么时候。
      “哎,”江磊坐在了他俩前面的位置上,回过身,“咱班主任是谁啊?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霍然盯着手机,手指飞快地打着字。
      “不会还是老李吧?”江磊说,“他对我一直有意见,我不想再跟他相处一年多了……”
      “不知道。”霍然重复了一遍,继续在手机上按着。
      “但如果是老陈,我也不怎么喜欢……”江磊想了想。
      “不知道。”霍然说。
      “你看什么呢?”徐知凡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往屏幕上扫了一眼,看到霍然在一个不知道什么群里还没有打完发出去的一句话。
      -傻逼哪没有啊这群里就好几个,也就是塞不回去了,要不
      徐知凡看了一眼群名,居然写着“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你在你们亲戚群里这么骂人?”他迅速地删掉了那行没打完的字,把手机还给了霍然。
      “骂我那几个表哥呢,”霍然一脸不屑,“仨老爷们儿,盯着我表姐一个女的没完没了地吵。”
      “吵什么啊?”江磊问。
      “我哪儿知道吵什么。”霍然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吵什么你上去就骂啊?”徐知凡叹气。
      “看着他们说的话就不爽,我骂好几句了,”霍然说,“现在他们都转头盯着我了。”
      “你表姐得给你发红包。”江磊说。
      “屁,”霍然想想又笑了,“她一块儿骂我呢,说我没素质。”
      “欠的。”徐知凡说。
      
      寇忱看了一眼脚下的洞,往教室后边走过去,地上毕竟有个洞,还是他踩出来的,他打算拿个扫把先插那儿做个提示。
      刚走到门边,半掩着的门突然从外面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寇忱完全没有准备,拿扫把杆挡了一下也没挡住,门砸在了他肩膀上。
      这门也跟教学楼一样古老,是老式的对开门,门上是横插的老式铁锁,锁棍儿正中寇忱胳膊,不知道打中了哪根筋,顿时从肩膀到胳膊全麻了。
      他张了张嘴刚想开骂,门外进来了几个人,脸都还没露全就抢在他前头喊上了:“你们文1是不是有病!我们房顶全塌了知道吗!”
      “房顶塌了?还全塌了?太夸张了吧。”有人回了一句。
      “夸张个屁啊,要不你下去坐那儿我跺两脚你试试?”上来的人很不客气,“开学第一天你们班就想找事儿是吧?”
      没人再说话,在不知道是尴尬还是憋劲儿的气氛中沉默着。
      
      文3的这几个人其实大家都认识,带头这个寇忱不知道名字,见过,但站门边那个以前就跟寇忱一个班,另外那几个说不定还跟现在班上的某些学生私下关系不错。
      但这会儿突然就像是收到了分手信。
      大家看上去都很冷酷。
      因为新的班名而产生的,莫名其妙的,新的归属感。
      一帮以前熟悉或不熟悉但起码都相互认识的人,在这一瞬间突然因为这句很找事儿的“找事儿”之后,集体荣誉感就这么油然而生了。
      过了今天,该是什么关系差不多还会是什么关系,但今天,眼下,我们都是文1人,面对前来挑衅的文3人……
      我们是团结而冷酷的。
      
      “你们有没有能说得上话的人,”文3带头的那个开了口,依然很不客气,“跟我们下去看看,再带几个人下去给我们把地扫干净。”
      “行啊,”有人接了话,说得非常客气,“麻烦你们也来几个人把我们教室的门擦擦吧。”
      寇忱顺着声音扫了一眼,是霍然,他正靠着墙低头看着手机,眼皮都没抬。
      “谁说的话?”那人看了两眼,大概是没找着人。
      “报告,”霍然举起了手,眼睛还是盯着手机,“我。”
      “你谁啊?”那人对于霍然的态度明显不爽。
      “你爷爷,”霍然放下手机,偏过头冲他笑了笑,“斗牛赢你七回的霍爷爷。”
      班上顿时响起一阵助阵的起哄声,整齐划一。
      这话霍然没有吹牛,不是那人水平差,霍然高一下学期就是校篮队长了,球技高超,除了嘴欠点儿没别的毛病,据说高一能当校篮队长的,近十年除了上两届转学走了的蒋丞,就只有霍然。
      但霍然语气太欠,不知道蒋丞队长平时怎么说话,反正霍然说话经常让寇忱想抽他个底儿朝天。
      
      “我他妈是你爷爷,你刚说什么再给爷爷说一遍!”那人冲着霍然那边就过去了。
      坐在霍然旁边的徐知凡立刻站了起来,江磊跟着也起来了。
      “卢伟你干嘛呢?”徐知凡伸手挡住了那个人,“这楼有多旧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谁都知道这楼旧,但是能把楼□□塌了的也就你们班!”卢伟指了指霍然,“我是个顾全大局的人,咱俩的事儿另说,今天这事儿是你干的吧?上赶着蹦出来撩火!”
      “还真不是。”霍然还是靠着墙。
      “到底是谁干的!”卢伟吼了一声。
      霍然往寇忱那边扫了一眼:“你寇叔。”
      “……什么?”卢伟愣了,回头看着寇忱。
      “他不小心踩到个洞。”霍然说。
      徐知凡叹了口气,霍然明明是在解释,但一句话却把卢伟和寇忱绕一块儿都给得罪了。
      
      寇忱用了两秒才反应过来霍然这句你寇叔的意思,他看着霍然,气都气不起来,就有点儿想笑。
      不过现在这么多人看着他,他也只能先认下这个爸爸,按“顾全大局”这个剧本走。
      这种莫名其妙就各自代表了两个班级荣誉的瞬间,他可以不跟霍然计较,却不能跟卢伟服软。
      其实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爱挑头也能服众的人,但这个卢伟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大概是打散了分班,文3没分到牛人,正好是他出风头的大好机会。
      
      “你怎么弄的?”卢伟一脸我做大哥很多年的样子问了一句。
      寇忱沉默着跟他对视了几秒,说实话,这么一对比,霍然是真的长得很好看,起码不会在几秒钟之内就让他感觉烦躁地想要转开目光。
      他抬起腿,咚地一声跺在了地板上。
      四周都能感觉得到明显的震动。
      “就这样。”寇忱说。
      卢伟仿佛没有反应过来,瞪着他。
      “没明白?”寇忱问。
      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这会儿突然也往地上跺了一脚:“这样。”
      卢伟猛地转头。
      徐知凡跟着也跺了一下脚。
      接着就场面就有些失控,一帮人跟幼儿园小孩儿找着了什么新玩法似的,全都开始蹦着跺脚。
      很快楼下就传来了文3的叫骂声。
      
      老教学楼开学第一天就被文1的人集体把一楼的天花板上的墙灰蹦掉了一大片,这事儿挺震动的。
      附中这样的重点高中,这种事儿并不多见,相比相邻的普高,他们的日常生活中规中矩得多。
      但不得不说,大家心里都盼着能出点儿什么事儿。
      打个架,闹个事,都让人充满期待。
      
      文3的班主任从楼下上来的时候,霍然感觉有些紧张。
      他还听到了许川有些震惊地跟寇忱说了一句:“我操,梁木兰是他们班主任?”
      “那我们的班主任必须得是老袁,只有老袁能顶得住她的攻击吧。”魏超仁说。
      霍然同意他的观点。
      梁老师大概是全校唯一没有被学生亲热地叫成老X的老师了,大家当面都老实地叫她梁老师,背地里叫她梁木兰。
      梁老师是语文老师,但每次给新生上第一堂歌,都会带上外放音箱放伴奏,唱一遍刘大哥讲话理太偏,有时候不止一遍,如果没人叫好,她会继续唱,据说最多的一次唱了七遍,最后终于悟透了真谛叫了好的那位,被要求现场点评好在哪里。
      霍然有点儿怕这个梁,倒不是因为叫不叫好都受罪,而是她给霍然他们班代过一节课,因为霍然桌上还放着一堆几何卷子,下课后被叫到她办公室教育到下节课都开始十分钟之后才结束,主要内容是霍然不尊重她。
      从那次之后,霍然见了她都绕着走。
      
      梁老师走到文1教室门口的时候,教室里的人都一块儿看着她,慢慢安静了下来。
      “我会找你们袁老师谈的,”梁老师推了推眼镜,“据说平均分第一的文科1班,很厉害嘛。”
      话音刚落,有人吹了声口哨。
      是寇忱。
      “一个暑假没见,你还是这样不成气候的样子,寇忱,”梁老师说,“你这样的成绩也能在1班,真是神奇。”
      本来已经坐下了寇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还顺手拎起椅子甩哐地甩到旁边。
      这气势让霍然猛地有些紧张,要打人?打老师?
      那个打老师的传闻……
      梁老师不知道是不是也知道那个传闻,寇忱大步往门口走过去的时候,她脸色变得很凝重,眼睛死死地盯着寇忱。
      寇忱在全班不知道什么情绪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一直走到了梁老师面前。
      霍然扫了一眼许川和魏超仁,做为死党,这种情况之下居然没有上去阻止?这友情连塑料的都不是吧,得是回收塑料的了。
      “有什么神奇的,”寇忱说,“说明分班很公平啊。”
      梁老师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寇忱没再说别的,转身下了楼。
      
      “操,”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句,“我以为要打人了。”
      霍然这才发现并不是只有他对寇忱的传闻这么上心。
      “打个屁,有病吗。”许川说。
      “寇忱以前打老师,是吹牛逼吧?”马上又有人问,但许川转头看过去的时候,那人又迅速看向房顶,再看向窗外。
      “打过一次就得次次打吗?他又不是从精神病院转学过来的。”魏超仁说。
      这话霍然听着跟骂人似的,没忍住趴桌上笑了半天。
      “咱班主任是老袁啊!”江磊找到了重点。
      “啊,”霍然也是这会儿才找到了重点,“太好了。”
      
      这话说完还没有三分钟,老袁快步走进了教室,从后面一路拍着手走到了讲台上,把胳膊下面夹着的书本扔到讲台上:“开学第一天就来个大动静,你们真是不一般。”
      教室里有人笑了两声。
      “我们一开始又不是故意的,他们气势汹汹上来劈头就找麻烦。”有人说。
      “当事人,几个,都是谁?我知道的有霍然和寇忱,”老袁环顾教室,又往教室门口走过去,“跟我到办公室里说说情况,梁老师要我给个说法呢,咱们也先不干别的了,把这事儿解决了吧。”
      霍然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徐知凡也站了起来。
      “不要担心,”老袁说,“我讲道理的……寇忱呢?”
      “厕所。”许川说。
      “厕所?”老袁看了他一眼。
      “不在教室就在厕所。”魏超仁说。
      “哦,两点一线,”老袁点了点头,“肠胃不好吗?一会儿他回来了让他去我办公室。”
      霍然跟着老袁往外走的时候感觉魏超仁应该是寇忱披皮黑。
      
      

  • 作者有话要说:  暂时先隔日更⊙▽⊙。
    后天更新,时间还是老样子,晚上七点四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