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藏不住》竹已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26 01:50: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偷偷 ...

  •   桑稚的胃口突然好了起来,抱着碗,咕噜咕噜地把粥喝完。她拒绝了桑荣开车送她去学校的提议,背上书包,像往常一样自己坐车去上学。
      快走到车站时,桑稚低下头,费劲地书包里翻出学生车卡。
      
      余光注意到旁边的便利店,她犹豫了下,走了进去。
      这家便利店的面积不大,摆放饮料的冰柜被放在门口。桑稚盯着放置牛奶的那一排,眼睛一眨不眨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她在那呆了好一段时间,站在收银台的店员忍不住问:“小朋友,你要买牛奶吗?”
      换做平时,桑稚肯定懒得计较。但此刻,她莫名回了头,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校服:“我上初中了,你不要这样叫我。”
      
      也没等店员回应,桑稚继续说:“我不买,我就来看看。”
      说完,她道了声再见,而后出了店,恰好赶上一班挤满人的公交车。桑稚连忙上去,顺着人流往里挤,找了个空位站着。
      
      车子晃动的厉害。
      因为惯性,桑稚站得很不稳,抓着吊环还得踮脚,格外费劲。一个急刹,她不受控地往前倒,心脏一空。下一秒,有人揪住了她的书包,往后扯。
      接连不断的抱怨声响起。
      
      桑稚伸长手,勉强地抓住远处的扶杆。
      在此光景之中,她抽了个空隙往后看,恰好对上了傅正初的眼。
      少年的身高大约一米七,比她高一个头。五官轮廓还没长开,看上去柔和又稚嫩,脸上是刻意堆砌起来的成熟:“没事吧。”
      
      桑稚点头,没搭腔。
      傅正初把自己位置腾给她:“你站这。”
      他的身高够抓住那个吊环,桑稚也没客气,说了句“谢谢”。
      
      沉默。
      过了半晌,傅正初憋出了句:“我听殷真如说,你被叫家长了是吗?”
      桑稚看向他,不大痛快:“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你昨天不是不一起去书店吗?我就问了一下。”傅正初似乎有点紧张,“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我也被叫家长了。”
      
      桑稚一顿:“你也被叫家长了?”
      “嗯。”
      “什么原因?”
      
      一时想不到怎么回答,傅正初含糊其辞地说:“就上课不听讲啊。”
      桑稚点头:“我也差不多。”
      “你怎么不听?”
      “太简单了。”桑稚说,“不想听。”
      
      “……”傅正初挠了挠头,不动声色道,“我也是。”
      桑稚狐疑道:“但你上次考试不是排年级倒数吗?”
      有汗顺着傅正初的额角落下,他别开视线,握着吊环的力道收紧,面上的情绪却淡淡的:“嗯。题目太简单了,我懒得写。”
      
      似乎觉得这个解释合理,桑稚平静地“哦”了声,没再说什么。
      
      场面安静下来。
      安静到有些尴尬。
      
      傅正初轻咳了声,主动打破尴尬:“你上次考多少名来着?”
      桑稚:“第一。”
      “……”傅正初咬咬牙,很快又松开,无所谓般地咧嘴笑,“行,我下次也考个第一玩玩。”
      
      桑稚上下扫视着他:“你下次要拿第一?”
      傅正初点头,底气少了一半:“……怎么了吗?”
      “没,就是提醒你一下。”桑稚并不把这话放在心上,理所当然道,“有我在,不可能。”
      “……”
      
      就这样,两人的处境似乎莫名其妙就变得敌对。
      之后傅正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这方面,他一点经验都没有,也不太好意思厚着脸皮一直扯着尴尬的话题,也沉默下来。
      
      到站后。
      桑稚先下了车,快步往学校走。
      傅正初跟在她的后头,绞尽脑汁怎么挽回局面。还没有任何头绪时,恰好遇到一个认识的男生。男生跟他打了声招呼,很自然地勾住他的脖子往前走。
      
      少年的步子大而快,很快就超过了桑稚。
      傅正初回头喊:“桑稚,我先走了啊?”
      桑稚敷衍般地跟他摆了摆手。
      
      那个男生也看了桑稚一眼,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然后嘿嘿直笑。
      傅正初抬脚踹他,视线总不自觉地往桑稚那边瞟。
      “你有病吧。”
      
      桑稚并没有注意他们在说什么。
      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也完全不在意。脑袋里装的东西,全是都在接下来的叫家长,以及昨天见到的那个男人。
      
      昨天那么匆忙,桑延在场,段嘉许又是临时才答应她会过来,所以什么话都没说清楚。桑稚没他联系方式,也不知道怎么告诉他,让他下午四点半过来。
      不知道他会几点过来。
      
      因为总想着这个,桑稚一整天都没听课,时不时顺着窗户往校门口的方向看。被几个老师批评过后,她才收敛了些。
      
      墙上的时钟不断转动着。
      四点二十分准时响起下课铃,最后一节课结束。
      想着桑稚估计是跟她哥哥一起回家,殷真如也没等她,跟她道了别之后便离开了教室。
      
      桑稚闲着没事,便从抽屉里翻出本子继续画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她再抬头看钟的时候,发现此刻已经接近五点了。
      宽敞的教室里,此时也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愣了一下。
      
      段嘉许还没来。
      桑稚不知道他是不知道初中放学早,还是把这个事情忘了。她勉强稳住心神,想继续画画,这次却完全没了心思,脑袋里乱成一团线。
      
      又等了一刻钟。
      桑稚听到外头传来了其他班的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也许是心理作用,她觉得此刻的安静,似乎比刚刚还要安静了。
      一个人,弄出的很小的动静,在此刻都放大了起来。
      
      前一天他所说的那句话,就像是一句玩笑。
      
      桑稚等不下去了,猛地站起来。
      椅子往后滑动,兹拉一声,刺的人耳朵生疼。她停在原地,眼圈渐渐泛红。她强行绷着脸,将委屈的心情压下去。
      “算了。”
      
      桑稚随手塞了几本书进书包里,背上就往外走。
      初一的放学时间早,四点出头就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此时刚过五点,走廊就已经空荡荡的,只能看到零散的几个人。
      桑稚低着头,小跑着下楼。
      
      她的步伐很快,也没看前面的路,像个无头苍蝇。忽然就撞上了一堵人墙,桑稚往后退了几步,闷闷地道了声歉。
      连头也没抬,就继续往前走。
      同时,被她撞到的人出了声:“同学,你知道初一一班怎么走吗?”
      
      男人的声调微扬,尾音很自然的拖长,说话时总带着点无法言说的慵懒,像是贴近耳侧,带着气息,在人心上挠痒。
      有点熟悉。
      
      桑稚回了头。
      
      段嘉许站在栏杆旁,白衣西装裤。刘海略长,遮盖了眉毛,五官出色到过于艳丽。他垂下眼睑,看着她的脸时,唇角一松:“桑稚?”
      桑稚盯着他看了几秒,很快又低下头,没说话。
      
      也不知道该说这是意料之内,还是意料之外的遇见。
      
      注意到她红红的眼睛,段嘉许蹲下来瞅她:“又哭鼻子了?”
      “……”
      他觉得好笑:“怕成这样?”
      
      桑稚抿紧唇,一声不吭。
      段嘉许:“别哭了,哥哥替你去挨骂。”
      桑稚看向他。
      段嘉许揉了揉她的发顶,问:“现在去教室还是去办公室?”
      桑稚没回答他的问题,指责:“哪有你那么晚来的。”
      
      闻言,段嘉许眉梢一抬,好脾气道:“那应该几点来?”
      桑稚生硬道:“我四点二十就放学了。”
      “这么早吗?哥哥不知道啊。哥哥跟你道个歉行不行?”段嘉许的语气很不正经,像逗小宠物似的,“哥哥跟你认个错。”
      
      因为他的到来,桑稚的情绪消了小半,憋出了句:“不用。”
      
      距离放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怕老师等久了,桑稚也没再闹脾气:“走吧。”
      “去哪?”
      “办公室。”
      
      走到一楼,往左转就能看到教师办公室。
      两人在距离门口的五米远处停下。
      
      桑稚思考了下,交代了几句:“这个我还挺有经验的。一会儿就是,老师会一直跟你告状,然后你就附和他就好了。”
      段嘉许散漫地嗯了声。
      
      接下来要做的事,对于桑稚来说,是她做过的最出格和严重的事情。
      联合他人一起欺骗老师。
      桑稚的表情凝重:“还有,哥哥,你尽量少说话。不然如果暴露了,被抓到的话,我们两个都完蛋了。”
      
      段嘉许舔着唇笑:“怎么听起来还挺吓人啊。”
      桑稚很紧张,虚张声势地看他:“你胆子大点。”
      “好。”段嘉许笑出声,“我会勇敢的。”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只剩两个老师在。
      一个是陈明旭。另一个是六班的班主任,也是一班的英语老师,姓张。两人的办公桌并列,陈明旭正批改作业,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张老师聊着天。
      桑稚走过去:“老师。”
      
      陈明旭抬头:“来了?”
      桑稚低着头说:“嗯,我哥哥来的。”
      段嘉许站在她的身侧。倒是没她那么心虚,说话坦荡而又冷静:“老师您好,我叫桑延,是桑稚的哥哥。”
      
      本来桑稚还怕他会吓得说不出话,可却意外地听到“桑延”两字,而且他这谎还撒得平静镇定,语气无波无澜,带着十足的底气。
      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陈明旭站起来,忙道:“我是桑稚的班主任,姓陈。麻烦你跑一趟了,先坐。”
      张老师在一旁打趣:“这都几次了啊。”
      陈明旭压低声音,没好气道:“你不也是吗?”
      
      听到这话,桑稚这才注意到,此时办公室里还有第五个人。傅正初站在两个老师后方的角落,不声不响,像个透明人似的。
      两人的视线对上之后。
      傅正初的脚步动了一下,仿佛在挣扎。很快,他走了过来,站在距离桑稚两米远的位置,恰好是张老师的正前方。
      
      两人的距离站的近。
      年龄相近,模样又都生得好。
      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一个念头。
      
      段嘉许坐在陈明旭旁的椅子上,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打量着,眼里带了点意味深长,而后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桑稚乖乖过去:“怎么了。”
      陈明旭在一旁找着资料,没有注意他们这边的情况。
      
      段嘉许单手托着脸,又朝桑稚勾了勾手指头。
      桑稚顿了几秒,妥协地凑过去。
      “小孩。”他低下头,用气音跟她说起了悄悄话,“你早恋啊?”
      
      他前面那个词冒出来的时候,桑稚还有些不满。但接踵而来的那句话,让她的脑袋有了一瞬间的空白:“什么。”
      
      反应过来后,桑稚的脸蛋立刻充了血,红得像颗小番茄,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急得。她怕被老师听见,压着声音怒道:“你才早恋!”
      “嗯?我倒是想。”
      “……”
      
      段嘉许重新靠回椅背,懒洋洋道:“这不是年龄不允许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已已也想早恋呢,但年龄好像也不太允许qwq
    -
    港一哈,男主现在20岁,所以年龄差七岁。强调一下,划重点,在女主成年之前,男主对她不会有别的心思的。所以罪恶感木有啥必要的哇,小姑娘情窦初开很正常。
    我读小学的时候,同班就有同学稚嫩地谈起了恋爱鸟【你们不要学,都不要早恋,好好学习。不过你们的年龄可能也不太允许了(。
    总之,我们只只会长大的=w=
    这章抽100个红包,感谢支持。
    -
    感谢老婆们滴包养投喂,么么啾——
    地雷:柠檬酸、绘熹、川川鸭qwq、崽崽王-zx、Eeeasy、YoonsuI.、Erdbeer、就是你呀Arial、胡萝北鸭、热爱出版书的大王、啦啦啦、爱已已的Cici x3
    手榴弹:YoonsuI.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