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第36章:出了人命 ...

  •   此起彼伏的讨论声,像一窝移动中的巨大蜂窝,嗡嗡嗡不停的搅散了莫笙的看书心思。
      
      “那个好像是焦白的表妹吧?”
      
      “是表妹还是亲妹,我今天怎么听黄同学说是他的亲妹……”
      
      “亲妹?亲妹怎么感觉和他动作很亲密的样子呀?”
      
      “……德……德国骨科?!!”
      
      一群女同学热恋的讨论,当事人焦白以及他那个所谓的妹妹走到树林底下,两人似乎在争辩着什么,不时那姑娘开始掩面痛哭,大家都竖起耳朵想听清楚两人之间的对话,无奈距离远人群吵闹又太盛,大家只能从二人的肢体动作中猜测他们的对话内容。
      
      “你是想对那女孩表白对吗?我看出来了,余石说你都买好花了。” 那姑娘嘤嘤的哭音穿透力很强,莫笙已经很多年没去辩听这些声音,她知道这个姑娘的情绪已经跌到谷底,此刻状态极差。
      
      她想起身出去,走到门口时又退回座位上,想必这姑娘此时并不是那么想看到她。
      
      “焦红,你都在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下午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焦白的声音很着急,一方面是被围观的窘迫,一方面又害怕焦红情绪失控。
      
      “阿白……你说过你只喜欢我一个人的呀,你怎么就变心了呢? ”焦红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干脆放声大哭,瞬间燃起周围同学熊熊的八卦之心,大家掩着嘴剧情讨论得更甚了,就差提笔写出几十万字来。
      
      焦红也没在意大家查探的目光,一个劲儿说着自己的难过悲伤。
      
      终于,焦白很不耐烦的打断她,“焦红,你不要再这样沉沦下去了好不好?我和你是兄妹关系,可以是亲情,可以是友情,但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爱情啊……”
      
      焦红噙着泪意看他,“……怎么不能是爱情了呢?”
      
      “我们是兄妹啊……”焦白拍拍脑门,围观同学越来越多,此刻他只想把这个祖宗安全的送出校外去。
      
      “……可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啊……第一次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残酷的对我呢……阿白。”她语气里有种跳动的颤意。
      
      听到这,莫笙忍不住又起了身,正准备挤开人群走出去,却听见一阵阵惊呼。
      
      直到焦白的一句大喊,“焦红啊!”
      
      一声猛烈而巨大的撞击声刺到耳膜里,余音是婉转疼痛的低吟,血流声无比清晰,肝脏碎裂感如被一枚刀尖划破,滋啦啦开出一朵花来……
      
      莫笙闭眼深呼吸一口,再睁开眼时已恢复一片沉寂。
      
      众人惊愕望着杵在原地的焦白,而在他身后有一处下沉的食堂阳台,焦红从他身边走开便直直跳进了那个下沉阳台里,十几米的高度,她陨落成一株曼珠沙华。
      
      焦白抖着指尖,无力瘫在地上,胆小的同学已掩面避开。
      
      不多时,副校长及教导主任带人来疏散的现场,前后差不多半个小时,警察与法医跟着来了。
      
      因为莫笙与焦白有过牵扯,所以她也被带回去录口供,现场还带了距离较近的几个同学。
      
      一路上,那些同学和她对着坐,留着焦白与她一头空着位置,仿佛她是这场悲剧的制造者之一。
      
      到局里几个同学被一一叫进去例行问话,最后才轮到莫笙。
      
      她开门进去,坐在位置上。
      
      “莫笙?” 其中一个男警念了一声。
      
      莫笙点头,抬头看到那男警目色诧异,不时他叹道,“没想到在这里还碰到你了。”见她神色困惑想来是对他没什么印象。
      
      另一个女警瞥了他一眼,示意他:这女学生你认识?
      
      男警低着头靠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那女警恍然大悟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莫笙感觉她原来满目肃然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许多。
      
      莫笙看向男警似有些眼熟,不过她真不太记得是谁,便问道,“您认识我?”
      
      那男警自我介绍道,“当然,我和你见过两次,我叫吴云,八年前我去过河领乡……”
      
      八年前河领乡出过一起名动省城的大案,知名企业家沈尝丰被人撕票案,而年幼的她是现场唯一目击证人。
      
      后来好像还在一次失火事件里碰到吴云,只是过去那么多年,原本清秀俊朗的小伙常年在外奔走,又晒得换了色,大概是劳力关系,整体身形的线条感发生变化,看上去比以前更结实硬朗,富有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道。
      
      以当年还是小女孩的目光来做记忆,只能记得当时他的一双浓眉大眼,而眼前的这个人她完全没划上等号。
      
      吴云见她目光不经意飘过又低下,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没想到是你,太巧了。”
      
      莫笙抿着嘴,没刻意套近乎,也跳过关于当初那段记忆的回忆,只是简单陈述了事件过程,那女警看着她,悠悠问道,“那焦白……他是在追求你吗?”
      
      “追求我?” 她诧异拧眉,对追求这两词没什么深刻体会,从小到大她极少与男生接触,平时也习惯独来独往,虽然有时男生对她似乎会有热切,她从不觉得那些正常的谈话存在男女之间的情谊。
      
      于是她摇摇头,“他大我一个年级,碰头过几次,说过几句话。”
      
      女警似有不信,追问道,“仅此而已?!”
      
      “不然你觉得还有什么呢?”莫笙反问她,感觉出这个女警眼神中莫名的情绪。
      
      被她这么一反问,那女警反而不知道怎么继续问下去,于是转头看向吴云,吴云正拿着笔有节奏敲着之前几个同学笔录的稿纸,不时摸摸下巴道,“我这边暂时也没什么其他问题。”
      
      那女警与他交换了几个眼色,最后道,“那暂时没别的事,你可以先回学校,如果后续还有需要配合的,我们可能还会随时找你,麻烦了。”
      
      ……
      
      从派出所出来,莫笙接到莫要的电话,因为教学楼出事,而莫家与校方某领导有莫测渊源,加之又关乎她,莫家自然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莫笙简单说明了过程,莫要沉默许久,后道,“你没吓到吧?”
      
      “我没事。”她语气平静道,这种场面她从小到大有意无意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又不是第一见,早就见惯不怪了,何况比这个更为可怕的她都见过,当然,莫要不懂她,当她是平常孩子会心有惧怕。
      
      “……要不回来住段时间?”莫要试探性的问道。
      
      莫笙静默着抬头,看见街头对面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正往她这边而来。
      
      老白吗?她刚眯着眼想聚焦视线,下一秒只感觉手腕一痛,手机掉在地上。
      
      被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压得粉身碎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