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第34章:做了噩梦 ...

  •   莫笙在看到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右手一顶,整个人扑腾一下直立起身。
      
      “喵呜~” 老白被当头一击,满眼无辜的惨叫。
      
      怔怔望着窗台外的艳阳,莫笙回忆自己何时躺在地上睡着了?
      
      扯开身上的小毛毯,她心中暗叫,现在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什么时候抱着毯子在客厅睡着也没丝毫印象,老白见她站起身便跟着她来到厨房,看到莫笙对着灶台又在发怔,它喵呜一声跳上去打乱她的思绪。
      
      她没再纠结着去想睡着的问题,从冰箱拿出鸡胸肉解冻煮熟,把已经吃干净的食盒清洗好放入鸡胸肉,调入钙片粉后一放在地上她便抱着毛毯卷进沙发打开电视机,老白吃得啧啧作响,她百无聊赖调着频道时没注意老白时不时回头瞟的动作。
      
      老白不同于普通的猫,很多猫咪对牵引绳很敏感,而老白被挂着牵引绳依然能走得逍遥自在,莫笙拉着绳子跟在它后面在小区里兜圈子,说是她带它消食,不如说它在溜她。
      
      只要它想去哪个方向,即便是她不愿意去的地下车库,她也只能跟着它跑。
      
      不一会儿老白已经带着她兜了大半个圈子,直到后来她们在回家的门口碰到了一只大黑狗,那只狗腿部受了伤,血迹延绵了一路,它呆呆望着她们的方向。
      
      “喵呜……”老白朝它哈了一口,见它的逐步靠近,瞬间拱起背部。
      
      莫笙安抚的拍拍老白,让它放轻松,“老白,它受伤了。”
      
      “我们带它去看看医生好不好?!” 莫笙在尝试征求它的意见,可直到宠物医院,老白似乎一点都没放下对大黑狗的戒备,而那只大黑狗眼神很低,不敢看向朝自己哈气的老白,而是温顺伏匍在地上,让莫笙有一搭没一搭的安抚着。
      
      “这猫应该是吃醋了……”那医生调笑道,莫笙望了一眼老白,见它目光里满是危险。
      
      于是拍了一下它的头,“老白,你别紧张,我们治好它就给它找个主人好吧?”
      
      “喵呜……” 这一声似抗议也似屈服。
      
      因为老白并不喜欢和大黑狗相处,再加之这黑狗该在外面流浪有些时日,如果立马就带回家养并不妥,于是莫笙便把它留在了医院,回去的路上老白很生气,不停在车里上串下跳。
      
      后来的几天,老白总是看着楼下的草坪发呆,也不理会莫笙的喊叫,她很是无奈的想,都说猫咪记忆性并不好,怎么她就当它面救了一只黑狗都能气成这样。
      
      夜里,在莫笙入睡后老白又爬上了阳台,终于等到姗姗来迟的黑影。
      
      “你前几天是怎么受伤的?”
      
      大黑狗默了一下,打个嗝道,“和一个小痞子抢吃的呗。”
      
      “吃的?”
      
      “一只小孤魂而已。”
      
      老白嗤了一声,“你不怕你以后再也没办□□回吗?”
      
      “你说得我好像还能轮回一样,你知道我这鬼样子已经两百多年了。”
      
      老白没再说话,而是静默望着天空,一时心中不甚舒坦,他这个鬼样子也有一百年了吧?
      
      好不容易十几年前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却眼睁睁看着沈家老父被害而无能为力,为此整个家族分崩,而那可怜的沈家老母不仅孤苦无依还在为他奔波劳累。
      
      这颗心他怎么就能忍得下去?
      
      “你真忍不下去,你就不应该天天呆在这里。”那黑狗像听到他的心声。
      
      老白瞟了它一眼,“再乱听信不信我把你的耳朵捏爆?”
      
      大黑狗想再说些什么,可看到老白眼底下的沉痛,张张嘴没再开口。
      
      莫笙在睡梦里被一声尖叫惊醒,起身时听见阳台传来的动静,好像是谁在聊天,她仔细听着。
      
      “她醒了,我先走了。”
      
      走到客厅,看到老白蹲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她,她差点被吓得心都跳出来,一看时间才不过凌晨三点。
      
      她呼口气道,“你这大半夜不睡觉蹲在那里干嘛,吓死我了你。”她故意讲得很大声,打碎夜晚宁静而来的诡异感受。
      
      虽然知道老白不可能回答——这句话只是越发泄露出她的害怕。
      
      不时,她抱起老白回了房间,心下恐惧,她紧紧拽着老白不让它下床,老白被蹭得没办法最后只能很无奈呆在床上。
      
      听到莫笙均匀的呼吸声,它慢慢踱步走过去,蹲在枕头上看着她睡觉。
      
      莫笙又做了一个梦里,梦里有个人一直在喊她的名字,她跑了好几天街就是没看到那个人,梦境很破碎,她甚至出现在一个森林里,有个白色身影背对着她,她觉得自己心脏被人抓得很紧,下一秒心□□破,那颗鲜血淋漓的心脏飞向那个白色的身影,有一双手接住那颗心脏,用力一捏……
      
      “啊……” 她心口钝痛,瞬间从梦中惊醒。
      
      可胸口闷沉的感觉没退出,甚至有种铺天盖地的窒息感,等她惊觉自己身上躺着一个人时,她吓得连声尖叫,那人挑着唇角微微一笑,“你醒啦!”
      
      “啊……”她再度尖叫,闭着眼不停划拉挥舞着手。
      
      “喵呜……”一声熟悉的猫叫传到耳内。
      
      她睁开眼时,看到老白愣愣看着她,见她醒来它又往她胸口一趴,蹲在她胸前,双眼无辜非常。
      ……这窒息感!原来是老白蹲在她胸口了!她翻了下白眼,暗骂了一句“真是白痴”。
      
      见她起身,老白退到床角看着她,也暗骂一句“真是白痴”,到底做什么梦了把她给吓成这样了?
      
      莫笙拍着脑门下床,倒水的时候老白跳上了桌子看着她,她伸着手往他脑袋顶上摸了一把。
      
      今天她要回学校了,将老白安顿好备足粮食后,她提着包就出了门。
      
      刚到学校,目光远眺时看到学校食堂门口的一只大黑狗,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冒起一丝熟悉感,脚不由自主的往那边走去。
      
      就在她快要接近黑狗的位置时,那只狗也看到了她,愣了半晌后便往食堂里钻,莫笙没来得及招呼,只能望着那道闪得快速的黑影愣神。
      
      站了一会儿,她感觉出旁边的视线,转头才看到一只大黄猫正蹲在地上看着她,莫笙不喜欢它的目光,有点冷,也不像往常普通猫咪那样怯生,甚至她靠近时,它越发眯起眼睛。
      
      就在她主动走近时,那只猫突然拱起背部蓄势,以多年养猫的经验看,这猫是觉得她不太友好?
      
      这么一想,她放慢了脚步,见那猫也逐渐往后退着,一边放下姿势。
      
      “莫笙?!”有人在身后喊了声,惊得那只猫胡乱窜到花坛的小树林里。
      
      焦白看到她回头,脸上泛起笑意,“还真是你呀,我刚才那边走着觉得背影很像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这里是学校食堂的入口小道,莫笙不是住校生,也更不在学校的食堂吃饭。
      
      焦白是她同系的学长,在学校里算个风云人物,但风评极差,这种人莫笙是不愿意多有接触,于是勉强扯个笑意算是礼貌回应。
      
      见她伸着头在小树林看,心想估计是喂猫喂到这边来了,于是他没话找话说道,“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学校的野猫越来越多,可能是因为有你这么心善的同学喂养,所以都闻风而来了。”
      
      她没接话,在确定后树林没见到猫咪之后,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也许吧。”
      
      焦白见她终于乐意搭理他了,于是又殷勤补充道,“莫同学,那个……学校最近说好像会把猫咪处理掉,要不,你去教务处商量一下?”
      
      莫笙拧着眉头,“处理?”
      
      焦白又说道,“这都怪生物学那班家伙,一群伪善君子,说什么猫咪都把他们的鸟儿吃光了。”
      
      说到这,他像想到什么噗嗤一笑,目光触到莫笙闷沉的神色,便努努嘴收了笑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