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爸爸来了 ...

  •   从莫家出来,吴云眉头都快皱成一团乌云。
      
      刘队瞥了他一眼,启动车子时将一张照片丢到他手里,“这个叫莫笙的小女孩,长得的确很像方妤。”
      
      吴云看着那张几乎一个模子的脸,神色有些困惑,“如果这个莫笙真是方妤的女儿,方家为什么会把她丢在乡下?而且……昨天陆老师给她检查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
      
      刘队从后视镜里检查车道后变了车道,“什么问题?”
      
      “她有严重的营养不良症状……”
      
      听罢,刘队似是了然于胸,“既然会忍心下放到这么偏僻的乡下……”有这种问题再正常不过。
      
      但后半句他没有说,吴云刚从学校出来不久,在省城里算家境优越,这种现象即便解释了他也未必会懂,只等着他今后慢慢理解。
      
      毕竟是在乡下生活,衣食穿着就不如城里那么考究,棉质衣服起球扯丝也未必会换掉,何况在村人口中的莫要娘平时嗜好多且懒,说明对这个孙女不怎么上心。
      
      方妤长得清雅端庄,眉眼之间的那股倔气让人似曾相识,吴云回想起刚才在莫家的那个小女孩,即便后来刘队话语有些威逼利诱,她依旧抿着嘴巴,这不得不让他们猜测到她是哑巴的可能性。
      
      “不是,这孩子就是犟,没别的……呵呵……”莫要娘有些欲言又止,但也拿她没办法。
      
      接着提到在凶案发生第二天本应该来接人的莫要没来,莫笙也许是在赌她爸爸的气,以至于连着几天都没开口说话。
      
      吴云在心底分析着莫要娘对莫笙的态度,模模糊糊浮出几丝怪异,转眼看到刘队正在接听电话,等他电话结束后,他似有什么问题想问,但又忘记是什么了。
      
      刘队蹙着眉看着车头前方,心中因这个电话而变得郁结,没再去注意吴云的动静,两人各怀心思的沉默了一路。
      
      车窗外,弯曲的车道一寸寸走远,山影片片交叠起来,像是将整个村庄吞噬包裹进去,仿若未曾存在过般。
      
      而在这里曾发生的一切,也将被一本本白档文件遮进数据库的某个角落。
      
      —————————
      
      确定人马都走光,莫要娘这才小心翼翼关好门上了栓子。
      
      看到莫笙小手在顺那只小白猫,她皱着眉头,“那脏兮兮的有什么好摸的?”
      
      说话间,莫笙抬起头望过来,眼神里夹杂着几丝冰冷,自从将她在命案现场带回来,她就觉得看见她浑身哪都不舒服。
      
      其实在那场高烧之后,莫笙就如现在一般沉默,但以往的眼神里多少有些孩子的怯意,现在总让人有种莫名心慌的锐利感。
      
      她也有些好奇当时在现场的她看到什么,可据那些人最后的推测,她应该是真没看到什么,否则那些惨烈的现场,还是十二岁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平静?
      
      看到奶奶欲言又止,莫笙伸手抱起小猫,那只白猫似乎在她怀里尤为踏实,闭着眼很快一副要睡着的模样。
      
      她僵直着姿势,就怕猫咪再有乱动,扣起地上脱下的棉拖鞋,将裹在鞋边的黑土从楼道边沿刮干净,她便摸着楼梯准备上楼。
      
      她一直住在二楼,一间原本应该是爸妈住的屋子,陈设既简单又简陋,糊着旧报纸的墙壁上黏贴着两幅写真,一幅是□□十年代稚嫩酷帅的刘德华,他侧着脸似乎在观察着房间的一切,另一张是一对双胞胎男宝贝的图。
      
      据说,是新婚时奶奶特意买来挂在新房床头的吉祥物,预示着添子添孙。
      
      谁知后来两人去省城,便再也没回这里住过了。
      
      “……在家的,没事,人都已经走了,问题不大……什么?你下午就要来接?!”
      
      莫笙才刚走几步楼梯,就听见奶奶接到一个电话,回过头看见她也在望着自己。
      
      “怎么这么急?” 她压低了声音,但奇怪的是,莫笙依然听得很清楚。
      
      “那……好吧,也没什么要收拾的,你来带走人就可以,其他的我准备吧。”
      
      躺在床上听着他们讲了许久的话,最后是奶奶先结束对话,不时,楼道传来脚步声,她默数着拍子,数到一时奶奶在门口的呼唤声与敲门声同时响起。
      
      “莫笙……你睡着了吗?”
      
      她没出声,静静望着天花板回想着电话里,那个她叫爸爸的男人为什么对接她回去这件事显得有些为难,既然为难又何必接她回去?
      
      “莫笙啊,奶奶进来啦!”话音刚落,她没落锁的门应声而开,奶奶从外头探着脑袋,背光而立时她的表情很朦胧。
      
      莫要娘拉了下灯,瞬间满室昏黄光影,她看到莫笙呆呆坐在床沿边,旁边放着几本书和衣服,看样子已经收拾好了。
      
      这几年她在这里也没添置多少东西,当初来时虽然带了不少,但那时莫笙在学校时喜欢与人玩闹,读完的前一年级书本作业几乎都在期末糟蹋干净,衣物家用的东西时久了不能用而废弃,至于莫要时常寄过来的生活费,不是她嫌弃少,而是真的还不够压一盘五十K的局。
      
      想到这,她从身后拿出一袋子的零食,坐到莫笙旁边,“莫笙啊,你看你终于要回城里了,奶奶也没什么好送你,这点吃的你带在路上吃哈。”
      
      莫笙看着她没有说话,伸手接过零食包,放到自己身后的小布包里,那个小布包是她刚来乡下,她念家时奶奶用爸爸曾经旧桌布给车的,上面还缝了一朵黄色向日葵,也是奶奶唯一给她做过的东西。
      
      奶奶说得再多没有人回应,也就剩下空荡荡的静逸,不时还飘几声白猫的呢喃声。
      
      莫笙对这只小猫格外的珍爱,才不过几天的光景,已然和它同吃同睡,莫要娘怕它身上有虱子,但又拦不住莫笙的坚持,从最开始的反对嫌恶,到后来也就随她去。
      
      那只白猫有对一蓝一黄的异瞳,眯眼时瞳孔只剩下细细一条,闪着难以名状的光。
      
      莫要娘在房间里干坐着自觉没劲,便说道,“我去后山掰点新菜叶,你爸爸下午就到。”
      
      莫笙点点头,目送她离开房间。
      
      片刻,她趴在龙凤呈祥的被褥上,盯着那只小白猫默默想着,“我应该回去吗?”
      
      现在爸妈已经有了弟弟和妹妹,而对于方家来说她似乎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或者说是多余的存在,在乡下呆这么多年,妈妈似乎已经忘记有她这么个女儿了,上一次见到她们是什么时候了?
      
      她眼睛有些沉,半眯着的时候在想着,自己居然对父母脸孔的印象有些模糊。
      
      渐渐沉入睡梦,她心底有股难得的心安,好似小时妈妈轻轻的抚慰,瞬间让她睡得更加踏实。
      
      幽暗的房间,白色猫咪瞳孔里闪着异样的情愫,最后它卷了几下身体,也慢慢瘫在莫笙枕头边入睡。
      
      莫笙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嗡嗡吵得让人心烦。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呢?”
      
      “那……谁会知道呢,那天我就看到她往村头跑去,以为是和别家小孩一起玩,幸亏是露婶喊我,我才知道的。”奶奶的声音透着几丝委屈,似乎被错怪的感觉。
      
      “当初送来的时候不是让你注意十八岁之前都别见这种事情吗?” 这句话里的兴师问罪十分浓重,末尾重重冷哼了一句。
      
      “……阿要,你这意思这事赖定我了?”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也知道方妤她爸的心思……本来之前那事发生时我就应该带她回去,怪我!”莫要声音透着几丝疲惫。
      
      片刻,传来一阵水落茶杯的声音,接着“咕噜咕噜”好一阵子,屋子再次陷入安静。
      
      莫笙一惊,使劲摇摇头又拍拍脸,确定自己还躺在床上,隔着楼层与门板,她为何会将楼下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呢?
      
      两人吵得大声听见不奇怪,可连爸爸喝水的吞咽声都清晰无比是什么情况?
      
      好久她没再听到楼下的声音,心下念起,他们怎么不说话了?
      
      “妈,你知道方家人都是怎么看我的吗?”突然,爸爸大喊一声,随后地下响起激烈的破碎声,一个茶杯叠着碗碟被重力丢在地上,是的,她没看到,却听到了。
      
      “嘭”的一下,刺激到耳膜,她瞬间吃痛得捂住耳朵。
      
      为何这种声音会忽远忽近的?
      
      那天她好像在村口就是听见某种奇怪的声音,于是伸着耳朵结果听到村东头池塘边传来激烈的打闹声,她顺着菜园子的草地伏匍跑到池塘边。
      
      一个男人身上被插上许多把刀子,另一端站着许多人,那些人冷眼看着那个男人缓缓倒地,血流一地,他唇色在渐渐泛白,漂亮淡蓝色眼睛变得无神,直直注目着那群人离去的方向。
      
      当时她想去喊人,可嘴巴像被什么堵住般,心口也跟着堵住,她站在那不能移动半分,直到看到一只白猫,她就跟着……
      
      听到楼上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莫要娘一拍大腿,急匆匆往楼上赶。
      
      “糟了……刚才我看莫笙睡着就帮她关了灯和门,这会儿估计被绊倒了。”
      
      说话间,跑在前头的莫要将门一把推开,摸黑开了灯,看到莫笙面色苍白晕在地上。
      
      “阿笙……”莫要抱起她低低喊了一句。
      
      “这是怎么了这是?”莫要娘站在他身后,有些紧张的看着,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小白猫躲在角落里冷着眼一动不动,看到莫要抱起莫笙要出门寻医生去,它惬意的找个舒适姿势眯上了眼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