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她不说话 ...

  •   莫要娘赶到现场的时候,村东头的小池塘正围满了人,众人挤着脑袋往中间看,小孩被遮着眼睛拉到身后,看样子是有些避讳的场面。
      
      她心底咯噔咯噔的跳,整颗心感觉都要跳出喉咙眼,众人见到她纷纷有意识往后退,自觉让出一条小道,她顺着小道慢慢走近,看到莫笙时,她只觉得脑门“轰隆”一声,整个人有些站不稳。
      
      跟在身后的小堂嫂眼疾手快接住她,脚底拖鞋连退几步被扯在黑土地里,但此刻是管不上脚是不是光着,她连忙一顶,将莫要娘扶正了身姿,“你没事吧?”
      
      莫要娘眼睛有些发虚,不敢往池塘中心看,莫笙一脸是血躺在池塘边的小台阶,旁边还蹲着一只鸳鸯眼的白猫,浑身肮脏不堪,白绒绒的毛发像滚进泥水地……也不知道是从何处而来。
      
      片刻,村长被最前头一个白衣服老头喊到一边去说话,莫要娘被两个自称办案人员给扯着肩膀,她声音有些抖,“里面那个小女孩是我孙女,你们让我进去看看她好吗?”
      
      “实在抱歉,刚才陆医生已经给她检查过,没什么事,就是有些……”其中一个人说着话,眼神有些迟疑,接着继续道,“我们正在现场采集证据,稍后会安置好她,请您放心。”
      
      见两人这么坚持,莫要娘有些上火,心内更有难掩的心虚,这明天她爸爸就来接人,这会儿却出这档子事,要是被吓傻过去,那她真成千古罪人。
      
      看到前头不远处看着和村长说话的人,看着有些势头,她立马大声嚷嚷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在里面的那可是我亲生孙女,你不让我进去,出什么事你能负责吗?”
      
      白净稚嫩的小伙被她这么大嗓门一喊,有些不好意思挠头,“大娘,您别为难我们,我们这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再说你孙女这会儿就是有点累,躺着休息而已。”
      
      她尖着眼又看了一眼莫笙,口气极度怀疑,“休息?” 这人平白无故的躺着一动不动,居然还和她说在休息?
      
      “我孙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你可就麻烦大了。”她扬着指尖指着说话的小伙,被指的人瞬间被村民侧目,显然也是没见过这阵仗,正吵嚷时,原本和村长在说话的白衣服老头注意到这边动静,边走边脱着手套。
      
      站定在两人之间时,皱着眉头摘下口罩,“小吴,怎么回事?!”
      
      那个被唤小吴的小伙脸色有些不好看,“陆老师,这个大娘自称是里面那个小姑娘的奶奶,吵着要进去看呢!”
      
      莫要娘一听,更正道,“不是自称,我就是莫笙亲生的奶奶,那里面可是省城大甲方田殷的亲外甥女,你们这给耽误时候,到时要出个什么事,你们哪个能负起这个责?”
      
      听到她提起方田殷,那白衣老头明显一愣,将手套递给旁边的人,问她,“你说她是方田殷的外甥女?”
      
      他有些不太相信的一问,让边上的小吴嗤笑道,“方家?……能把亲血脉丢到这破乡下?!”
      
      方家可是名动省城,前不久方妤小女儿的周月还办得满城皆知,连他们的顶头都被请去吃酒了呢,怎会有劳什子外甥女丢在乡下这种事,站在身后的人也跟着耸耸肩,明显不信这个老太婆的话。
      
      陆越皱着眉头想,要不是临时回局里,他是怎么也参与不到今天的案子里,他是宋家曾经的女婿,常理来说应该回避这个案件。
      
      谁能想得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会让省城大鳄、宋家最大的仇敌——沈尝丰命丧于此,还牵扯上另一桩听起来匪夷所思的关系。
      
      据他所知,方田殷就一个女儿,叫方妤,早年似乎是以公司股权招了婿,她的长子方令刚满7岁又在去年生了女儿方觅,对她是否还有个大女儿这事他还真是不太清楚。
      
      见众人不信,莫要娘解释道,“莫笙是女儿,方家十分重男轻女,所以她跟着爸爸姓氏,五岁的时候就放在乡下养。”
      
      “对呀对呀,莫要可是在这村里土生土长的高材生,不管他出去飞多远,也不能否认这层关系,莫笙都12岁了……的确是方田殷的外甥女。”听着这高知又温文尔雅的城里人居然也认识方家人,小堂嫂攀起话来似乎与有荣焉的味道。
      
      要知道在这小乡下,莫要这种出息人没见几个,更别提能和城里的顶头官攀上关系。
      
      陆越不置可否,越过两人身侧时低声和吴云交代道,“我这边差不多了,你和刘队说下,这小女孩暂时别带走。”
      
      吴天有些纳闷,当陆越真是信这两老太婆的话,“她可是现场唯一的目击证人,你确定?”
      
      陆越白了他一眼,“你问下刘队,沈家那边现在有什么新线索?”
      
      莫要娘终于被批准进入现场,看到莫笙那张精巧的小脸沾满血迹,她连忙从口袋里取出小方巾,却发现血迹已然有些干涸。
      
      她擦得有些用力,莫笙轻咳出声,更似因摩擦生疼而蹙眉,吃力睁开眼时看到是奶奶,她神色变得漠然,不时又闭上眼睛没再动半分,那样子还真像吴警g官说的太累了。
      
      “莫笙呀,起来跟奶奶回家吧?” 看到吴警官瞥来一眼,她停住手上擦拭的动作,继而揉揉莫笙晒得有些小麦色的肌肤,这孩子长得像方家那头的血脉,眉眼锐利明晰,唇线轻薄冷淡,抿着的时候可真不像是该天真烂漫的年纪。
      
      看出她这不惊不惧的模样,莫要娘自然知道她并没受到什么大惊吓,于是放宽了心,抬眼看到一旁蹲坐的小猫咪,她有些嫌恶的挥挥手,“走开走开,小心别抓着我的乖孙。”
      
      猫咪对她的挥赶没有半分怯意,反而走近一步。
      
      “哪里来的小野猫?去去去,脏兮兮的……别往这里靠,这不是你的地。”她从脚边抽起一根树枝,那树枝还筛着泥水,往前头一甩,非但没赶走这小野猫,反倒是脏了自己一身。
      
      莫要娘觉得有些晦气,莫笙看起来奄奄一息满脸是血,浑身沾满泥水的瘫在地上,喊她也没反应,一时之间她踌躇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将她带回去。
      
      吴云看着她有些犹豫的下蹲又站起,如此反复几遍后,她搓着手目光飘到池塘另一头,于是他有些意味不明道,“带回去洗洗就好了,这池塘的水……”
      
      顺着他的目光,莫要娘才注意到不远处池塘边的大榕树下,置放着一个架子,上面用白布盖着一具躯体,白布上或黑或红的泥块,尤其氧化浓黑的血迹最为触目惊心。
      
      那人死得有多惨啊……看样子是被人砍得血肉模糊了?
      
      她收回目光时有些脊背发凉,心内默念,南无阿弥佗佛,无意冒犯,有怪莫怪。
      
      莫笙碰到这事不太可能就这么置身事外,但毕竟才12岁的孩子,亲眼目睹这么惨烈的景象难免会留下心理阴影,所以在之后的几天,莫要娘记得吴警官的交代,买了些黄纸给她去去晦气,夜半以为她会惊刹醒来,她特意留了掌小油灯。
      
      一连几天,莫笙并没有被惊吓的迹象,她才想起给吴警官回了电话。
      
      “要说什么奇怪的事吧,没别的……就是那天在现场的一只猫现在被她留在家里养了……”说着,她回头看了一眼大堂,莫笙安静蹲在石阶上,那只小白猫也安静趴在她身边,似乎还眯着眼晒太阳。
      
      毕竟是从那个场面带回来的,怎么看都觉得有些邪性,她在说话间它似乎还抬起脸望来。
      她手上一抖,赶忙结束通话,“你们下午有过来?好!在家在家,行,那我们等你们。”
      
      ***************
      
      莫家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土宅木屋,南方常年雨势繁多,早期的建造多为正堂两侧两屋,下堂两侧各一屋,下堂石阶而上的中间圈出一个方形天井,也称做屋沟,用于疏通雨水,也是分隔着下堂左右两侧的门户,在多子多兄的古早家族,此阶论为长幼尊卑排序着居住。
      
      由于建造时期筑的土墙,这样的房子基本不会造太高,至多到三楼既止,甚至三楼也只建着面积及小的阁楼,用于日晒铺货储物之用,在往外看……
      
      年久未修葺的墙头用草垛挡着,日久风吹的沙瓦掉落不少下来,导致草垛被压实,长久的迎风接雨已是腐黄不堪,屋檐下暖意正盛,屋内却有些寒意逼人。
      
      吴云刚进莫家时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从三层阁楼一路查看下来觉得这家真没什么值得大研究的,走回正厅看到头儿正拉着老妇人在下堂右侧房门前低声询问。
      
      他目光落在那个叫莫笙的女孩身上,见她坐在楼台口的台阶上,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墙角,他才注意到趴在墙角的小白猫。
      
      那天他在案发现场也看到这只猫了。
      
      他走上前去套近乎,“这只猫是你养的吗?”
      
      莫笙淡淡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看得他有些窘然,回念才想自己面对的不过是一个12岁小姑娘,有什么不好意思?
      
      她端坐着姿势保持沉默,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扭着一根绳子,毕竟还是个孩子,面对突然而来的一群人多少是有些惊疑。
      
      看出她的紧张,吴云安抚道,“那天吓到你了吧?没事,我们今天单纯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莫笙看着眼前极力表示善意的男人,他眉眼有些细,唇角泛着淡淡笑意,顺手还拿着特意带来的橘子,见他拿着橘子递过来,她朝着他摇了摇头。
      
      他看起来不知道自己是在拒绝他拿的橘子,于是她食指指了下橘子。
      
      “哦……你是说你不想吃橘子对吧?”
      
      她点了点头,澄澈的目光盈盈望着他。
      
      “好吧,你……那天没吓到吧?”他又重复刚才的问题。
      
      她一怔,继而摇了摇头。
      
      吴云有些无奈的摸摸脑袋,“那你现在没事吧?”
      
      说完,见她像看傻子一样眼神的摇头,接着目光先是盯着自己的脚尖,再到手指尖……
      
      直到那只白猫跳入她的怀里,也与她一样无辜天真望着自己,感觉连傻白猫的表情都写着他是没话找话。
      
      “哦……那就好。”他自言自语道,目光看到头儿正望着自己,他脸色一苦,觉得吞了好大一把黄连。
      
      这丫头都不开口说话,他怎么问她当天看到什么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