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她叫莫笙 ...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观看,新作者,第一次尝试奇幻风格的小说,坑挖得不太深,剧情随线展开,自知有些不足,望多体谅指点一二。
    再感谢。
    小可爱们(づ ̄ 3 ̄)づ么么哒~~~
  •   她叫莫笙,生于寒风萧瑟的秋天。
      
      父亲是九十年代初难得考入省城的大学生,母亲是省城知名企业家的独女。
      
      按照姥姥的话说,父亲出生清贫低微,家中两个妹妹一个哥哥,他能娶到高知貌美的母亲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
      
      照拂着乡下宗亲,为他铺就平坦商途,他的命运自此便是飞黄腾达。
      
      那时,她住在位于城内林荫下的红砖别墅里,再后来母亲又生了一个弟弟。
      
      她在五岁那年被父母送到乡下奶奶家,因为是留守儿童,没有父母的庇护经常被同村的小朋友欺负。
      
      大家以玩笑她为乐,书包被撕烂,书本被扔,笔盒食物被同学瓜分……甚至奶奶梳起的小辫子都被剪掉。
      
      她在乡下那几年尝尽人世间最可怕的恶,可她一直有个信念,父母只是因为工作无法分身而将她送到乡下,并非因为忘记她。
      
      她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被接回去,她甚至经常做梦自己回到父母的身边,像五岁前那样,躺在他们怀里撒娇。
      
      可即便她每日虔诚的祷告,也只是盼到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偶尔的电话慰问:姐姐要乖哦,姐姐要听奶奶的话,姐姐要照顾好自己,爸爸妈妈很快会来接你回去哦。
      
      很快没有多快,过了一个月,半年,两年,甚至几年的光景,她都没见过他们,那时的她不懂得什么叫恨,只想着等见到他们,她一定要三天都拒绝与他们说话。
      
      八岁那年,一直独身的邻居怪叔叔和她说奶奶在他家留了包糖,她刚进门只觉得一阵昏黑,后来奄奄一息的她被人发现在河堤口,所幸那日大雨停得及时,水位只是漫在她胸口。
      
      父母得知此事,心生歉疚难得回来一趟,她在房门口听见奶奶与他们在争执她的去留,她忽然明白不管她是离开还是留下,都没有人爱她。
      
      她的事如星火燎原,全村人明里暗下的交头接耳,同学嘲笑她,甚至走在路边差不多年岁小孩都隔着她老远走着,就好像她身上带着某种瘟疫,人人都唯恐避她不及。
      
      奶奶痛心又打骂她,与邻里谈话间透露出她对这个孙女的极度厌恶,失掉最亲近人的保护,她在放学时总会碰到村里一些单身汉的骚扰,小流氓肆无忌惮的对她吹口哨。
      
      村里最丑陋的一个鳏夫也曾扬言,若是将来她没有可许的婆家,便要来上门提亲,每次看到这个人接近时,她心底就直泛恶心,抓着地上的碎石尽往那人的脸皮子上招呼。
      
      有时急眼了,她就啐一口,“不要脸的东西。”
      
      这句话从十岁那年开始,她常常在奶奶的嘴里听见,她对着她说完这句话后脸上总呈现出一种莫名的快意和满足。
      
      莫笙第一次骂这句话,同第一次听到时的情感一致,羞愤里夹杂着几丝莫名畅快。
      
      因为第一次听到时她看到奶奶的神情,年幼早熟的她读懂那几丝情绪,便觉得如果能够纾解奶奶的愤恨,那她就不会变成一个无家可依的孩子。
      
      直到后来一次,因为奶奶无意丢失父亲寄来的一千块,她将扭在心尖上的火全撒到她身上。
      
      她被打得满村角落的跑,大雨淋漓时她在房门口跪坐到天黑,后来发起高烧,说了好几天胡话。
      
      那年她十二岁,父亲打来电话安慰说接她回家,她哭得极其悲惨,邻居听说了认为她有孝心,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奶奶。
      
      唯独她奶奶有些惊疑,自从高烧褪去她再也没开口叫过一声奶奶。
      
      她蹲在老宅屋的大厅口,听见奶奶在房门与人说话,因为声音放得低她拉着耳朵仔细听也没听出什么。
      奶奶出门看到她在地上拿着树枝画圈,温吞看她一眼,“方家人来电话了。”
      
      方家便是她母亲的家,虽然族里因父亲高升受益的不在少数,但在奶奶心底始终觉得能耐不过是她一手拉扯教育大的儿子,怎么娶个媳妇后的功成名就就全是那家人的功劳了?所以她对方家向来既是低下却又不屑。
      
      高知媳妇和乡下婆婆没几面接触,素来大节日往来一天算探望,平常不会来电话,一开始觉得与有荣焉的优越被生生搓在泥里,最后干脆也将这个曾视若对莫家救苦救难的女人也归统到方家称呼里。
      
      见莫笙还低着头,她心底那股子气又抬上来,咧着嘴吐口痰,“你怎么不去姓方?”
      
      莫笙目光呆呆望着地上没说话,接着低着头在地上又画一个三角形。
      
      奶奶眉头皱得老高,似乎对她没什么耐心,这都快两个礼拜她还不肯开口讲话,莫不是哑巴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一悚,心底有些不安起来,虽说这女娃并不受方家人喜爱,但毕竟还是亲生骨血,若让他们知道是自己罚得她高烧不退,又怜惜那几个钱财,也不至于把好好一个人给烧成哑巴。
      
      盯着那颗脑袋上的两枚小旋窝,她心下一念,蹲下身与她平视,“莫笙啊,你爸爸说过两天就来接你回去了,你舍得奶奶吗?”
      
      莫笙面无表情看着她,接着摇摇头。
      
      这头摇得到底是否认还是承认?
      
      奶奶这次没恼,拿着那枚五颜六色的糖在她面前晃了晃,发现莫笙兴趣缺缺的移开目光。
      
      “阿宝不是最喜欢吃这个糖果吗?来……奶奶早上在市场阿奶店买的,你快吃。”
      
      冷言恶语她是口中“不要脸的东西”,念着心头那点事时,嘴巴就像吊三斤蜂蜜一样,左一口阿宝右一口乖孙。
      
      莫笙的冷淡没让她气馁,她主动除掉糖果外衣,还掏出掖在胳膊下的一块小方巾,仔细将棒棒糖下方包裹齐整,见她手上玩得都是泥土灰,没有像往常那般劈头责骂,而是抽着漂过水的老手一把把薅着她手心,片刻,她手变得有些红,也很干净。
      
      她把那只棒棒糖递给她,莫笙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东西,突然淬不及防将它用力丢在地上。
      
      “啪叽”一下,五彩斑斓裹着粉尘碎了一地。
      
      她有些羞恼,看着莫笙依然怔怔望着地上,心中那股惊突然压过羞恼,她冷静下来,低声安抚道,“阿宝现在是不喜欢吃糖果了吗?”
      
      莫笙还是没说话,但目光里多出一丝情绪,奶奶回头再仔细看时,她圆润清澈的杏眼里平静无波,刚才的冷笑讥讽倒像是她眼花看错。
      
      一个12岁的孩子,怎么会可能做出这种那表情呢?
      
      奶奶走回厨房将隔壁林嫂子的糖糕拿出来,一向喜甜的莫笙对此抵抗力薄弱,没道理会再拒绝,她只要稳住她,她爸来时也好对付些。
      
      没想到莫笙不吃她这套,看都没看就打翻她手里的东西。
      
      她有些怒了,“莫笙,你这是什么态度?奶奶给你的东西就这样随意糟蹋吗?”
      
      话刚说完,莫笙又朝地上的糖糕碾一脚,接着头也不回直往村口方向跑去。
      
      大概揣度着她此刻的心思,小孩子喜欢耍些脾气,知道老爸要来估计在和她拿乔呢。
      
      一路跟着她跑,越过小村上临街店铺,她感觉出路人好奇的打量,自家门下的一个小堂嫂瞧着她跑得有些急,忍不住喊道,“莫要他娘,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啊?”
      
      莫要就是莫笙那个飞上枝头的爹,现在可是这十里八乡的名人,小村妇言下尽是调侃,排行老三的莫要反成爹娘称叫的名头。
      
      然而莫要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回来一趟,在村头闲谈杂嘴里他的名前早就灌上了那个据说省城大家的方姓,平日里那些个八卦心多舌嘴,大家对此心照不宣,便喜欢刻意将莫要这名往他娘头上套。
      
      套上还是套不上,他娘脸上都能出现一股憋屎的表情,算是缓和人心那点私欲,既然大家同出一处,凭啥你家就比别人更好一点呢?
      
      更何况方家重男轻女,头胎女儿小小年岁就扔在乡下不闻不问,也不怪村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想到此,莫要娘脸色更冷了,脚下跑得虎虎生风,似忘记自己当众人面假以腿脚不便才没去省城,当然她的这些推托之词,众人自然心中有数,只不过现下有个莫笙在这里,她的言行如何反倒不被众人记挂。
      
      要聊到这个莫笙,有多事之人出来插了一句话,“刚才我看到小莫笙往那边跑,莫要娘你不是在找小莫笙吧?”
      
      听见对方暗藏笑意的问话,莫要娘当即停下脚步,不屑回道,“这小蹄子一天到晚到处跑,脚长她身上我能拦着不成?我没事找她做什么?”
      
      正巧小面馆里老板娘午后闲暇,撺掇几人排小牌,正急缺着人摸着脑门准备按个电话,转头看到莫要娘在门口正和人扯家常,她急忙小跑过去,亲昵拉着她手,“莫要娘,巧了,我这正念着你呢,没想就看到你了……”
      
      小面馆不到二十平,门面口留的道不足一米见宽,其余全砌了到人胯肩高的石墙,石墙里安着两口大锅,里头的一口泛着黄油正冒着热气,另一口则是煮面汤料,停火有些时间,汤面上泛着一层白膜浮泡。
      
      莫要娘进门时有些迟疑,那老板娘不由分说的拉着她,“来来来,不用看啦,没事的,小莫笙都那么大了……”
      
      “我还有些……”见桌上两人已经开始洗牌,莫要娘很是为难,一方面心底隐隐担心莫笙,一方面那丝手劲看到牌面有些开始上头了。
      
      她僵在原地左右为难看着,心里那根线还悬着。
      
      “来几局就散,莫笙不会跑远的,你安心啦!”桌子一头的人粗劣喊着。
      
      心底的那丝犹豫被人瞬间击碎,原本就不太仔细的心将莫笙之前出的事全然抛到脑后,摸着牌面她开始逐渐兴奋。
      
      “那我就玩两局哦,就两局哦……”
      
      莫要娘赢了好几百块,她才心满意足的从桌面上收回神,看到窗口外太阳都快下山了。
      
      和几人告别后心想去找找莫笙,想到桌上牌友说莫笙估计会儿都到家了,她便抬脚往另一个方向赶回。
      
      “莫笙啊……”家门口没看到莫笙,她朝里屋喊了声,随手将路上顺路买的甜糕放在柜头边。
      
      等里里外外找个遍也没看到人她有点着急,心头的担忧重新浮上来,她惊慌失措的高喊起来,“莫笙啊,奶奶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甜糕呀……”
      
      平时莫笙就算不回应,也会默默从哪个屋里出来,但她里里外外找了许久也没见她出来,边想着她能去什么地方边往外走,就听见门外传来尖声喊叫。
      
      “莫要娘,莫要娘……”
      
      脑袋一探,见到小堂嫂慌慌张张的从大门处奔来。
      
      “什么事情?”
      
      小堂嫂哆哆嗦嗦的说道,“出……出事了,莫笙出事了啊!”
      
      莫要娘面色一白“出什么事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