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阮心心低着头,却依旧感觉到落在她身上那道清冷的目光。
      
      这让她瞬间紧张起来,只可惜阮正秋不是她依赖的人,所以她躲也没有地方躲。
      
      庆幸的是那道目光虽然霸道,但很快就移开了,像是漫不经心的蜻蜓点水一样,阮心心垂着头松口气,可随着两人的靠近,鼻尖那股香味更加浓烈。
      
      很好闻。
      
      可也莫名让人恐惧。
      
      阮心心几乎双腿发软,她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凭着直觉,她知道香味是右边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她只能悄悄抬头飞快瞟一眼,在惊鸿一瞥后又连忙收回目光。
      
      男人很高,阮心心刚刚那一眼也只迷迷糊糊看清他的下颚,还有喉结。
      
      他的皮肤好像不是时下流行的白皙,而是有些古铜色,像是长期在太阳下运动出来的健康肤色,给人结实有力的感觉。
      
      这时,阮正秋正在介绍道:“这是我的夫人钟乐,我的儿子阮心则,还有这一位,是我的大女儿阮心心。”
      
      阮心心低着头,听到左边的男人戏谑道;“哎呀,以前都不知道阮叔你有女儿啊?怎么蹦出来还是大女儿?”
      
      阮正秋一辈子厚脸皮,在两个后生面前却不好意思起来:“旻怀有所不知,有所不知,这是我跟前妻的女儿,一直养在她外公外婆身边,不过孩子非常争气,今年考进了南新大学。”
      
      齐旻怀惊讶:“那不是咱们赵二少的学妹了?赵铮你快点跟学妹握握手打打招呼。”
      
      空气里一下子寂静。
      
      阮心心听到要跟人握手,顿时吓的萧瑟一下,她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刚刚钟乐警告了,她不敢出声。
      
      那边,沉默片刻后,阮新心听到散发出奇怪香味的男人突然笑了一声:“我都毕业多少年了,还算学妹?”
      
      齐旻怀道:“那不是给你机会跟美女打招呼,你打不打啊?不就握个手吗?”
      
      空气又寂静下来。
      
      圈子里人都知道,赵铮这人表面看上去孤傲冷清,但骨子里是一个非常疯狂的人,他家里家大业大的,光是凭这一点就让人害怕,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疯子。
      
      在商场上,没人不怕他,没人愿意得罪他。
      
      其实赵铮今年才不到三十,而且刚从部队回来两年,他刚进入圈子时大家都笑话他是一个愣头愣脑的兵蛋子,可一出手便让人震惊。
      
      两年后的今天,所有人都不敢笑话他了,只被他身上的铁血风范而折服。
      
      至于女人这方面,赵铮更是刀枪不入。
      
      现在齐旻怀这么开玩笑,吓的最厉害的就是阮正秋,他看赵铮丝毫没有伸手的意思,挤出笑容道:“我女儿还是个小孩子,什么美女不美女的,里面客人还在等着,不如我们现在就进去?”
      
      齐旻怀啧一声,小声骂道闷骚,点头算是同意阮正秋的说法。
      
      五个人一起进门。
      
      既然是晚宴,当然不可能摆成一桌一桌的,而是效仿西式的做法,在露天浴池旁边弄上场地,客人各自闲聊。
      
      那边,客人们见到五个人一起进来,尤其是认出赵铮之后,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在谈论为什么赵铮今天会大驾光临。
      
      阮心心却感觉所有目光都落在她四周围,紧张的更厉害,而且她跟着赵铮走一路,那股香味就绕着她一路,几乎透入了她的骨子里。
      
      她下意识要离赵铮远远的,可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巧合,赵铮好像总在她的旁边不远。
      
      现在进了会场,阮心心不想忍了,走到阮正秋身边小声说:“爸,我有点不舒服,能先回房间吗?”
      
      阮正秋没发现女儿神色不对,皱眉道:“今天什么大日子,你怎么能躲在房间里,别人还以为你怎么对我们家不满呢,再说我也不虐待你,你总一个人待在一边干嘛?”
      
      阮心心有苦难言,闷下头不说话。
      
      阮正秋见她可怜巴巴样子,目光柔和一些:“心心,你现在回来了,就要习惯各种场合,记住你是我阮正秋的女儿,没什么好怕的。”
      
      “要不然这样,等我跟你阿姨上去致辞完毕,你实在累的话就去房间里待十分钟出来,怎么样?”
      
      阮心心想到刚刚助理说那两个人很快会走,闷头嗯了一声。
      
      阮正秋满意起来,觉得女儿可比儿子听话多了。
      
      想到阮心则那糟心的成绩,阮正秋又郁闷起来,最后跟阮心心交代两声,牵起钟乐的手上台致辞去了。
      
      阮心心在台下看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自己母亲,阮心心没见过她,但知道妈妈是一个漂亮温柔的女人,跟阮正秋青梅竹马,甚至为了生下他的孩子而死。
      
      阮心心小时候听奶奶说过,当时她妈妈已经生了病,但不冒险生她还可以多活几年的,可为了她,或者说是为了阮正秋,她坚决把孩子生下来。
      
      可阮正秋转眼就娶了钟乐,还把她丢在外婆家足足十八年。
      
      看着台上秀恩爱的两人,阮心心一点感动都没有,甚至有些恶心,她干脆别过脸不看了,可这一转头,居然看见了赵铮。
      
      赵铮也在看她。
      
      阮心心心下一跳,连忙别开目光,可身体的发热又开始暴躁起来,还有鼻尖那股木质香味,简直要锁住她的所有感官。
      
      更可怕的是,她忍不住想要靠近赵铮,身体想走到他身边去。
      
      阮心心低下头,狠狠咬住自己嘴唇,疼痛让她有刹那的清明,
      
      她这是怎么了?
      
      阮心心心里又急又奇怪,她忍不住又看赵铮一眼,这次盯着人家足足十秒钟才移开目光。
      
      片刻后,她的脸蛋都红了。
      
      阮心心扛不住,见台上阮正秋跟钟乐秀恩爱秀的差不多了,赶紧提着裙子往别墅里面走。
      
      她离开后,齐旻怀顶了赵铮胳膊一下:“哎哟,不愧是我们少女杀手啊,我看阮家这个大女儿对你动心了,刚刚看了你好久呢。”
      
      赵铮目光看向阮心心背影,淡淡回了五个字:“小孩儿而已。”
      
      齐旻怀啧啧两声。
      
      那边,阮心心回到自己房间,用凉水冲了冲手心,又到小冰箱里面拿出冰水。
      
      喝两口后,她感觉脸上的热度终于下去了,阮心心用手背碰了下右脸颊,呼出一口气。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感觉太不对劲了,她明明跟那个赵铮不认识,为什么会产生贴近他的想法呢?
      
      太奇怪了!
      
      别的都好,为什么会想要贴着人家赵铮呢?
      
      阮心心皱着眉,拿着冰水走到窗户边,挑开一角窗帘。
      
      楼下,高大的赵铮非常显眼,而且他一个人站着也不去跟人结交,也没人敢靠近他,孤孤单单的站在那儿很容易就认出来。
      
      阮心心看着他,下意识捏紧手上的水瓶。
      
      过了大概五分钟后,跟别人应酬完的齐旻怀回来,赵铮便跟他一起离开了,两人像是来时一样突然,走的也非常果断。
      
      阮心心在楼上看着悄悄松口气,心里祈祷以后千万不要再遇到这个人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