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你的醋缸行为》涯影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03 22:58: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苏北漓坐在餐桌旁细细地咀嚼做好的饭菜,神态自若,动作优雅流畅,端的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好似面前的不是一盘普普通通的土豆丝,而是什么山珍海味满汉全席。
      
      白若看着苏北漓的吃相,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开口道:“那个啥,长风啊,你之后准备怎么办?”
      
      “嗯?”苏北漓夹菜的手一顿,抬眸看了白若一眼,并未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呢?你准备怎么办?”
      
      “我……”白若无语凝噎,这里头有她什么事儿?好吧,她也不可能坐视不管。且不说苏北漓人生地不熟,对这个时代也不了解,就看看眼前这家徒四壁的样子,太惨了。
      
      是的,苏北漓现在穷,很穷,穷到电费都付不起的地步,能看上电视还是因为白若帮忙垫付了电费,而且房租也很快就到期了,到时候,等待着她的很可能就是流落街头、风餐露宿的结果了。不过,苏北漓很淡定,非常淡定,因为她还有一个便宜朋友,白·冤大头·提款机·若。
      
      白若家里虽称不上富有,但也算得上是小资水平,从小到大就没为钱发愁过。与之相比,阿漓的生活状况就要艰难许多了,从小在孤儿院生活,阴差阳错地和白若成为了好朋友,在白若的怂恿下一起报了电影学院,万幸的是考上了。然而,毕业之后生活和社会的压力让她苦不堪言。
      
      出众的样貌没能在试镜的时候给她带来好处,反倒招惹了一身的是非。她不愿求助好友,又遭遇各种冷言冷语,悲愤之下,选择了轻生。
      
      其实要说起来,阿漓性格绵软,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懦弱,但在这件事上却格外执着,所遭遇的一切都没有和白若说过半个字。
      
      苏北漓无意深究阿漓因何而死,但明显的证据摆在眼前,她也无法熟视无睹。阿漓手机里的信息和备忘录,让苏北漓格外心疼这个小孩儿,流言蜚语,当真杀人于无形。
      
      “哦对了,我怎么把正事儿给忘了,这次来我本来是想带阿漓一起去试镜的,眼下看来也不可能了。快到时间了,长风你对这里还不熟悉,还是不要随便出去的好,等我试镜结束就回来给你做饭。”白若用一种老妈子的口吻不放心地叮嘱着。
      
      “我和你一起去。”苏北漓眉头微蹙,沉吟道,“有点事情要处理。”
      
      白若很是疑惑,长风初来乍到的,在这儿也不认识什么人,能有什么事情要处理?难道说是想试镜拍戏赚钱?这么一想,白若瞬间感动得一塌糊涂,长风还是那个苏丞相啊,不过她真的会演戏吗?虽然纠结于此,但白若还是决定带苏北漓去,不管怎么样,她绝对不能打击偶像的自信心。
      
      苏北漓是不知道白若的想法,不过既然白若同意带她去,那就不用深究那么多了。眼下刚来,苏北漓也不敢托大,自己一个人出去若是遇到了什么意外恐怕都不知该如何处理。不过,苏北漓对这个时代非常感兴趣,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盛世太平之下,享乐之道必多。
      
      就这样,白若带着苏北漓踏上了前往试镜地点的路程。在走之前,苏北漓勉强从阿漓的衣柜里挑了件白色短袖衬衫,配一件米色长裙,这才舒展眉头出了门。
      
      白若和阿漓年龄相仿,今年均是二十二岁,这样算来,苏北漓倒是年轻了十岁。苏北漓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这些年习惯了官场沉浮,习惯了以身立命,反倒忘了该怎么笑了。
      
      白若瞥了苏北漓一眼,被苏北漓严肃的表情惊到了,该说不愧是苏丞相吗?见到现代热闹的街市仍然能淡定如初。随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好意思地开口道:“长风,这次去试镜我没开车,只能委屈你和我挤公交车了。”
      
      苏北漓显然对自己开车和挤公交车的区别没有概念,略带疑惑地看着面前街边停着的一辆小汽车问道:“公交车?和这种有什么区别吗?”通过看电视,苏北漓还算是初步地了解了车辆这种现代的交通工具,但印象也无非就是速度很快,未知能源消耗的载人载物工具。
      
      白若对当苏北漓的科普搜索引擎非常之乐意,再怎么说她这也算是长风的半个现代老师吧?说出去……呃不能说出去……她就在心里暗爽一下也是好的嘛。
      
      “比这种要大很多,载客量更多,而且有规定的线路,有站台,固定站点上下车。嗯……现在每个城市差不多都有,算是基础设施。”白若尽自己所能解释道。
      
      苏北漓微微颔首,略一思索,最终给了一句评价:“景朝人民不常远行,否则这倒是一计良策。”
      
      白若一脸复杂,算是对苏丞相忧国忧民之心有了初步的认识,心下不由地将偶像的地位抬高了一节。
      
      “往常就在想,若非陛下顽劣,我倒尚能得几日清闲,如今还考虑这些做什么?徒劳无功罢了。”苏北漓似问非问,嗤笑一声,道。
      
      白若咽咽口水,决定还是不将长风死后大景朝的情况告诉长风了,就算她问也坚决不说,嗯。
      
      然而就在这时,苏北漓好似会读心术一般,视线移到了白若脸上,开口问道:“景朝如今也已成往事,却不知是何时没落?因何事覆亡?”
      
      白若一脸僵硬,不知该作何反应,眼睛四处乱瞟,终于,眼前一亮,着急忙慌地开口道:“长风,我们要坐的车到站了,得快点,不然该赶不上了。”说罢,直接拽着苏北漓朝着公交站台狂奔而去。
      
      苏北漓眸中划过一丝笑意,这小丫头,这演技还想去拍戏?说实在的,她不在意景朝后续的发展是不可能的,但看眼下的情况,景朝覆灭已是事实,她再如何在意也已无用,何况没有战争的社会,是她那时想都不敢想的,她如今该庆幸才对,太平盛世,她终是盼来了,就算这盛世已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大景朝。
      
      苏北漓自是不知她在白若心中的地位,开什么玩笑,和偶像演戏她不是不想活了?当年当庭剑斩廖琪可是震慑了满朝文武,还真以为苏丞相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无论如何,白若成功逃过了关于大景朝命运的问题,拽着苏北漓上了公交车。好消息是,公交车上还有座,坏消息是,没走多久就堵车了。
      
      “现代特有景观……”白若呵呵地苦笑着,一脸苦兮兮的表情。
      
      苏北漓对堵车倒是没什么烦躁感,她对这个世界尚且感到新奇,看什么都别有一番味道。此刻正一脸淡定地看着窗外,却不曾想,这一看,让她瞬间瞳孔骤缩。
      
      楚西泠?!
      
      公交车旁边的车道上,一辆纯黑色的汽车端端正正地停在那里,车上只有一名女性,此刻目不斜视,纤长的手指轻轻点击着方向盘,略显得有些不耐。
      
      苏北漓这个角度刚刚好在那人的背后,转过脸也勉强只能看到一张侧脸,但尽管如此,她几乎第一眼就认定,这是楚西泠,或者说,这个女人和她记忆里的楚西泠长得一模一样。
      
      苏北漓的脸上少见地出现了几秒失神,怎么可能呢,上天对她已是不薄,又怎会如此眷顾,大抵只是长得像吧,可……怎么会那么像呢?短短几秒,苏北漓心中已有无数念头闪过,久久无法平静。
      
      就在这个时候,汽车上的人像是有感应一般回过头来,视线直直地撞进了苏北漓眼底,像是石子投入湖中,激起数道涟漪。苏北漓从那个眼神里看到了很多东西,那个身披战甲的背影,那个晴天霹雳的死讯,同时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到,那个眼神足够清澈,清澈得她的身影只是掠过,却未做停留。
      
      她不认识自己。苏北漓抿抿嘴角,呆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转瞬之间,一滴泪水无声滑落。那一个对视,明明只有几秒,却好像过了万年之久。她在期待什么呢?苏北漓怔怔地看着窗外,片刻后敛眸收拾情绪,拭去泪水,好似无事发生一般。
      
      堵车的状况改善,两辆车被车流冲散,交错而行,匆匆一眼,不知乱了谁的心绪。
      
      白若对苏北漓的第一次出行紧张得很,眼神时时刻刻都注视着她,恨不得直接黏在她身上,以至于连要试镜的紧张感都消弭了许多。
      
      苏北漓的异样她自然发现了,但却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更不知原因为何。只能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长风……”
      
      苏北漓抬眸看向白若,眼里平静无波,好似知道白若的疑问,直接开口道:“没什么,我应该认错人了。”
      
      白若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仔细端详了苏北漓几秒,见对方看上去确实再没有什么异常,便不再继续追问,只是在心里嘀咕:究竟是什么人,让偶像露出了这种表情?难不成终生未娶未嫁的苏丞相竟然有心上人?
      

  • 作者有话要说:  除夕春节请两天假,不更新,抓紧填旧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