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你的醋缸行为》涯影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2-20 18:25: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17章 ...

  •   楚西泠迈步向着苏北漓走过去,眉眼微扬,气势惊人。
      
      苏北漓一个不经意的抬眼,当即锁定了正走过来的楚西泠,这家伙不好好上班怎么跑这儿来了?
      
      和演丫鬟的小姑娘路稔点头含笑说了句什么,苏北漓看着楚西泠走到自己面前,随后眉尾微扬,带着些许戏谑与无奈,开口道:“楚总?来探班?不用上班吗?”
      
      “嗯,探班。”楚西泠深深地看了苏北漓一眼,意味深长。
      
      苏北漓扬起一抹浅笑,不语。
      
      路稔一阵恍然,都说楚西泠楚总和叶导是好朋友,如今一看果然是真的。只是,她怎么感觉楚总和苏北漓之间有种奇妙的化学反应,能互相理解到她没懂的东西……嗯……应该是错觉吧。
      
      “小漓姐姐,你和楚总认识啊?”路稔看了苏北漓和楚西泠半天,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可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同寻常,纠结了半天,到底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苏北漓看向路稔,淡笑着道:“自然,楚总可是我的老板。”
      
      楚西泠向苏北漓身边挪了一步,背手过去拽住了苏北漓的一根手指,食指指尖轻抚过苏北漓的手背,微凉,带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苏北漓眉头一跳,直接反握住了楚西泠的手,轻轻捏了捏她的指尖,示意她别闹。
      
      楚西泠瘫着一张脸,面上看不出分毫,拽着苏北漓不肯松手。
      
      苏北漓颇为无奈,好在她们所处的地方是个角落,没人能看得见。苏北漓又侧了侧身子,挡住可能会被看到的方向,面上不动声色,内心甚至想锤爆楚西泠的狗头。
      
      路稔眨眨眼睛,果然是她想多了,怎么可能有哪里不对,这两个人除了工作,根本没有地方能联系得上嘛。不过……她们两个,靠得是不是太近了一点啊?真的是她的错觉吗?
      
      路稔陷入了自我怀疑,直到叶寻的声音响起,下一条要开拍了。三人赶忙向另一边走了走,以免被镜头拍到。楚西泠也只好松开了拉着苏北漓的手,一双眸子里尽是不满。
      
      楚西泠也没有什么再待下去的理由,索性去叶寻那里盯摄影机了,只是这条就不像上午那般顺利了,江晚晴不知为何一直ng,搞得叶寻烦躁得很,情绪上来了整张脸冷得吓人。
      
      楚西泠看得无趣,干脆直接拿出手机,麻利地开始打字。
      
      苏北漓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当即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离她远点儿,站得太近了。”
      
      苏北漓抬眸看向楚西泠,就见对方直勾勾地盯着这里。苏北漓硬是从楚西泠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看出了不爽和哀怨。
      
      苏北漓默默朝旁边走了一小步,然后低下头开始打字。苏北漓刚刚学了拼音取代之前用的直音和反切,因此打字速度慢得很。饶是如此,楚西泠兴致满满地盯着正在埋头打字的苏北漓,一点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好酸。”苏北漓回了两个字。
      
      楚西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即又敲下了几个字。
      
      “你还对她笑,笑得那么好看做什么?”
      
      苏北漓一阵无语,压根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半天,发了个省略号过去。
      
      楚西泠酸上了瘾,再接再厉,“你看你都不跟我说话了。”
      
      “她还只是个孩子。”苏北漓将这句话发了过去。这话说的不假,路稔也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发完那句话,苏北漓抬眸时看到路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脸,不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怎么了?”
      
      路稔赶紧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小漓姐姐。”就是感觉好像是在和对象聊天……也对啦,小漓姐姐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没有对象。
      
      苏北漓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没再追究。
      
      “小漓姐姐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路稔这时候又补充了一句。
      
      苏北漓这下是真疑惑了,“说什么?”
      
      “就是……就是……”路稔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反正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苏北漓挑挑眉,好像懂了路稔在纠结什么,开口道:“没关系,是楚总。”
      
      “哦……哦!”路稔应了一声,谈工作吗?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谈工作。”苏北漓欲盖弥彰似的加了一句。
      
      路稔当即点点头,果然是她的错觉,就说是工作关系嘛。
      
      苏北漓看了看路稔的神情,确定对方没有什么怀疑之后,松了一口气,这才看向手机,一分钟之前,楚西泠发来一条消息。
      
      “我觉得把你放出来太危险了,招蜂引蝶。”
      
      苏北漓被气笑了,这个大醋缸,脑子里装的怕不都是醋。“啧,今晚请你吃饺子,醋都省了。”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我等着你的饺子。”楚西泠挑挑眉,回道。
      
      苏北漓翻了个白眼,干脆把手机收了。
      
      路稔盯着拍摄现场的情况,奇怪地开口道:“怎么这一条拍了这么久?”
      
      苏北漓也看过去,嘴角微扬,“谁知道呢,兴许状态不佳吧。”
      
      路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没再说话。
      
      良久,这一条终于过了,叶寻冷着一张脸,倒也没说什么重话,只是道:“回去好好调整状态,这样的情况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江晚晴连忙应下,抿着唇回了休息室。
      
      角落里,新来的实习工小声地问了一句:“不是说江晚晴演技还可以吗?怎么就一条还拍了这么久?”
      
      “年轻人还是见得太少了,叶导要求高,一遍过的情况很少,何况今天下午来了尊大佛,不看大家都紧张兮兮的?行了,别说了,赶紧工作。”老员工拍了拍实习工的肩膀,说道。
      
      另外一边,叶寻面色好了些,终于有心情和一旁的好友说说话,瞥了楚西泠一眼,却见对方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不由开口道:“觉得无聊还在这待着,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
      
      楚西泠睨了叶寻一眼,幽幽地开口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那语气,叶寻听起来,莫名觉得有些欠揍。
      
      叶寻颇为嫌弃地摇摇头,趁着周遭没有旁人,说道:“来,给你看个好东西,保管你感兴趣。”
      
      楚西泠蹙着眉头,一脸不信。
      
      叶寻也不在意,直接打开了随身带的电脑,几下操作之后,一段视频放了出来。
      
      光线微暗,两个人影站得很近,镜头在她们后面,影子交缠在一起,背手相握。叶寻顺手截了一张,便是光影效果极佳的照片,勾勾嘴角,道:“怎么样,我这技术没有退步吧?”
      
      楚西泠瞥了一眼,道:“还不错,发我。”
      
      叶寻撇撇嘴,道:“得你一句夸奖真难。”
      
      楚西泠不甚在意地勾勾嘴角,“你还需要我夸?”
      
      “是不需要。”叶寻随口应了一句,道,“你还是留着夸你家那位吧。”
      
      楚西泠眸光微闪,声音软了几分,道:“她也不需要,但我会给。”
      
      叶寻“啧”了两声,一脸没眼看的表情,抬手把楚西泠撵到了旁边,“搁一边腻去,我要开工了,别打扰我工作。”
      
      楚西泠不甚在意地道:“你没发现我在你的人手脚都麻利了不少吗?”
      
      “切,我就发现你在演员ng次数多了。”叶寻反声嘲讽。
      
      “有得必有失,叶导演,你应该明白这一点。”楚西泠老神在在地坐下,道。下一场应当是苏苏的戏,这个位置不错。本来应该和下一场一起的,但这场是夜戏,所以特意拖到了傍晚。
      
      苏北漓和路稔去简单地补了妆,便马上赶到了拍摄现场。
      
      叶寻懒得理楚西泠,直接喊道:“时间到了,各部门准备,演员就位,action。”
      
      沈清扬带着丫鬟回了家,夜幕低垂,华灯初上,整个沈府安静得可怕。
      
      “公……公子……有点不对劲,家里的灯都点了,但是静悄悄的。”丫鬟神色紧张地开口道。
      
      沈清扬蹙起眉头,伸手将丫鬟挡在手臂后面,眼睛仍旧禁闭着,压低声音道:“别出声,有血腥味。”
      
      丫鬟赶紧闭上嘴,公子除视觉外,其它感觉都比常人灵敏许多,公子说有血腥味那必然是真的出事了。
      
      “取我的剑来。”沈清扬压着声音,面沉如水。
      
      丫鬟赶紧点点头,蹑手蹑脚地去拿剑。老爷夫人怕公子伤着自己,不让公子练剑,但公子每次都偷偷练,就藏在沈府旁边的隐蔽处。
      
      片刻后,丫鬟拿着剑回来了,递给沈清扬。
      
      沈清扬接过剑,微微颔首,低声道,“在这里等着,别出声,发生任何事都不许出现。”
      
      丫鬟整张脸皱在了一起,“可是……”
      
      “这是命令。”沈清扬低声呵斥,因为压着声音,让整个声线变得冷凝低沉。
      
      “是……”丫鬟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但到底不敢忤逆,僵硬地立在了原地。
      
      沈清扬独立迈步进沈府,这里她很熟悉,门槛有多高,走几步怎么走能到院中,她都了如指掌。她将剑尖拖在地上,行走间划出刺耳的声音,尖锐非常,如同冰冷的剑一般,锋利无比。
      
      沈清扬的脚步停在院子正中,提起剑,静静地立在那里,黑袍深沉得有如夜色,如同一尊死神的雕像。
      
      “好,咔,这条过了。”叶寻的声音响起,苏北漓这里的进度比她想的快,“苏北漓准备一下拍下一条,赶赶落下的进度,还拍你的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