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停止你的醋缸行为》涯影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2-02 05:35: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时值盛夏,阳光洋洋洒洒地落了一地,顺着繁盛的绿植跳跃进屋内,驱散窗边的黑暗。
      
      逼仄昏暗的房间里四处溢散着霉变的味道,苏北漓坐在床边,怔怔地看着突然被打开的窗户,足足愣了几秒钟仍然没有任何动作。
      
      “阿漓,阿漓,你没事吧?”窗口处探进一个脑袋,背着光,苏北漓看不清那人的样貌,只能通过声音来判断对方是一个年轻女生。
      
      那人刚探进头来便立即缩回头拿手捂住了鼻子,咳了两声,没了动静,好似苏北漓刚刚看到的只是个幻影。
      
      苏北漓眨眨眼睛,眼里带着几分茫然,后知后觉以手覆面,指尖肌肤的触感让她回过神来,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就在苏北漓愣怔之际,窗边突然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她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一个颇为张扬的笑脸借着阳光直直地撞进了她的眼底。那是一张颇为英气精致的脸,以至于第一眼看到时,苏北漓便不自觉地想到了鲜衣怒马少年时。
      
      “阿漓,你这儿怎么糟蹋成了这幅样子,那边的窗帘怎么还拉着?”那人边说边蹙着眉头往里走,还顺手把窗帘都给拉开了,“你怎么不接电话?门也锁着,可吓坏我了。”
      
      苏北漓对“阿漓”这个称呼陌生得很,同样也不认识面前这张脸,再加上此人颇为怪异的衣着,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阁下是……”苏北漓抿着嘴角思虑了几秒眼下的情况,好半天才勉强吐出三个字。
      
      那人一脸惊诧地看着苏北漓,作势就要上前摸苏北漓的额头,“你不会是发烧烧糊涂了吧?”
      
      苏北漓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腕,在对方愣怔之际立马松开,随即开口道:“多有冒犯,请勿见怪。在下并不认识姑娘……不知如今是何年月?姑娘这一身装扮又是……”
      
      “呃……阿漓,你真烧糊涂了啊,说话怎么奇奇怪怪的。走走走,我带你去看医生。”说着就要拉苏北漓走。
      
      苏北漓面色一冷,不怒自威,精致的眉眼间尽是警惕,“放肆,本官问话尔自当如实回答,为何僻重就轻躲躲闪闪?”
      
      “……”那人一脸纠结地看着苏北漓,最终还是无奈地开口道:“虽说接下来要去试镜的是古装戏,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吧?好好好,我如实回答。我叫白若,现在是2020年6月3日。今天这么热,我穿短袖短裤不过分吧?好了,我说完了,现在你能跟我去看医生了吗?”
      
      “2020年……”苏北漓敏锐地抓住了其中的重点,低声喃喃道,“这又是何种纪年法?”
      
      白若拧起眉头,看向苏北漓的目光有些复杂,怀疑,警惕,担忧等等情绪混杂在一起,难以具体地描述出来,“你不是阿漓,你到底是谁?阿漓去哪儿了?”
      
      “我?我是苏北漓。”苏北漓对上白若的目光,缓缓勾起嘴角,说道,“不过不是你认识的那个。”
      
      这下轮到白若不知所措了,以往她说这种话阿漓一定会笑着让夸她演技好,可今天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什么情况?她做错了什么上天要用这种难题来考验她?“阿漓,你确定你不是在演戏?”和平时完全不一样,长得倒还是那么妖孽,气质却完全变了,气场也大不相同。
      
      “演戏?”苏北漓这才站起来,状似随意地打量了下四周的陈设,接着道,“很抱歉,你的朋友已经不在了。”
      
      “……”白若石化在原地,恍若一株随风飘零的小草,“呃……你是在开玩笑吧?”
      
      “非也。”苏北漓开口道,紧接着,走到了一台老旧的电视机旁,又问,“这是什么?”
      
      “等等等等,让我先捋捋,你不是阿漓,阿漓已经不在了,那你又是谁?你拿什么证明你的话?”白若一脸懵逼地开口道,“而且你说这种话的时候也太淡定了一点吧?”
      
      “我对现状的了解并不比你多多少,你若是有兴趣,可以和我一起找找答案。”苏北漓淡定地道,言语间甚至显得有些凉薄,“既来之,则安之。”
      
      白若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冲击太大,她需要缓缓,但说到底,潜意识里,她是不相信的,穿越这种事情,也太玄乎了吧?但很快,她就不得不信了。
      
      眼前这个人,虽说和长着阿漓一样的妖孽皮囊,但对现代的事情一窍不通,对古代,尤其是景朝的事情如数家珍,即便有些细节与历史书上的不符,却更为详尽,逻辑缜密。白若的震惊溢于言表,她不得不接受好友换了灵魂只剩下一个壳子的事实,还得顺带给这个老祖宗“补课”。
      
      “哎不对呀,我凭什么给一个不认识的人收拾屋子做饭啊?”白若手上的事情做到一半,气呼呼地看着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的苏北漓,说道。
      
      苏北漓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只是幽幽地道:“就凭这幅皮囊。”
      
      白若顿感无奈,从之前的交流当中,她自然也得知了这位老祖宗的身份,说出去吓死一堆人。想当年在课本上读到这位大名的时候,可以说是颇为崇拜,直接奉之为唯一偶像,就连后来和阿漓成为好友也和这一点脱不了干系。
      
      而她此刻,也切切实实见识到了这位老祖宗的本领,仅凭屋内陈设及白若的话迅速推出原身与白若的关系,并加以利用得知了所有想得到的信息。然而,在那之后,白若就被无视掉了,原因自然是老祖宗找到了更好的获取信息的方法,没错,就是看电视。
      
      白若被偶像苏北漓一通逻辑缜密的推理帅了一脸之后,就被遗忘到了一边。以至于此刻只能苦哈哈地收拾一冰箱的腐败食物,真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苏北漓,大景朝最后一位女丞相,为官十二载,声名赫赫,在朝官员无不难以望其项背,注定青史留名的人物,却英年早逝,病死在朝堂之上,年仅三十二岁。而关于她的病,史书上只留下了四个字:积劳成疾。
      
      想当年白若读到“积劳成疾”四个字的时候,那叫一个痛心疾首,而现在……白若默默瞟了一眼苏北漓,思绪开始乱飘。
      
      苏北漓方才是把白若和原身的情况都打听了个七七八八,然而,白若却没能从苏北漓那里得到任何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这么一想,白若顿觉心里不平衡,当即开口问道:“那个……苏……苏……”犹豫了半天,白若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叫人,阿漓不太合适,可别的……该叫什么呢?
      
      然而,让白若意外的是,苏北漓竟然有了回应,“别叫那个名字,别的你随意。”说话间,苏北漓的眼中蒙上了一层阴霾,又像是雾气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白若愣了两秒钟,试探性地问道:“苏苏?”
      
      苏北漓眸光一凛,眉眼间仿佛凝上了寒霜,四周气温陡降。
      
      白若看着苏北漓周身的氛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道:“那个……我可以叫你长风吗?”那是苏北漓的字。
      
      “随你。”苏北漓的语气又恢复成了原先淡然的样子。
      
      “长风,你是为什么到这儿来的?……我是说你原来的身体……呃不我是说……”白若磕磕巴巴地说道。
      
      “我已经死了。”苏北漓回道。
      
      白若趁热打铁接着问:“怎么死的?书上说你死的时候才三十二岁。”
      
      苏北漓沉默了片刻,忽地轻笑了一声,开口道:“左不过是些老毛病了,到底树大招风,那些人连那少许时日都忍不了了。”
      
      白若这才想起,丞相苏北漓死后,文帝悲痛不已,从此不问朝政,大权落入奸臣手中,景朝就此没落,再无当年繁荣之相。这样想来,或许其中另有蹊跷。
      
      白若不愿多问,以免再勾起苏北漓什么伤心往事,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一个转移注意力的问题,“你的长相,和阿漓一样吗?”
      
      苏北漓眉眼间染上了几分笑意,道:“自是不同的,阿漓比我年轻许多。”
      
      “那你年轻的时候和阿漓长得一样吗?”白若一副要问到底的架势。
      
      “应当是一样的吧。”苏北漓淡淡地开口。
      
      白若眼睛一亮,偶像果然是才貌兼备啊,不过她可得保守住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偶像知道偶像是她偶像,嗯。
      
      说起来,阿漓去哪儿了呢?她有可能还活在某个地方吗?白若敛眸,不由地想到。她愿意相信阿漓像偶像一样,用另外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电视上开始播广告,苏北漓总算是抽空看了白若一眼,随后便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其实,还有一件事她没有告诉白若。阿漓,死在了那场高烧里,死因不是高烧,而是一种白色的药片,她看到了药瓶上的字,安眠药。而那瓶药,此刻就装在苏北漓的口袋里。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