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有些嗲 ...

  •   直面昨夜才“杀”了她的人,诺诺才知道自己远不如心理建设那么勇敢。
      昨夜寥寥几句对话,诺诺已经了解男主阴晴不定的性格。上一句他还夸她美,下一句就直接让她去死。这个小说世界本就偏爱他,就连女主,也是被他虐身虐心,最后好不容易才he。
      男人的气息很有压迫感,浅淡的烟草味萦绕过来。
      她安慰自己,你是宋诺诺,宋诺诺!
      宋诺诺不会这个样子。
      
      宋诺诺叛逆、张扬,她的眼神应该是无畏平淡的。何况大庭广众,他不会再杀她。
      诺诺镇静了一下,不再哆嗦。
      
      她抬起了头,直直撞上他的眼睛。
      仇厉没什么表情,眼睛微微眯了眯,一张略微让他失望的脸。
      
      平心而论,其实这张脸长得还不错,然而总归不太对他胃口,哪里不对仇厉也说不上来。
      仿佛可以更让人有胃口,却又平白失了色彩。
      
      诺诺看着他,紧张得要死。
      
      仇厉轻嗤了一声,发现那双眼睛有点意思,流光溢彩,湿漉漉的。偏偏装成一副“无畏”的模样,就差在眼睛里写上“我超凶哦”。
      
      然而他到底没理由欺负一个小姑娘。
      她才多大?
      还没成年吧,比他小一轮,嫩得要命。
      
      仇厉突然没了兴致,绕过她往里走。那群公子哥儿依次跟上。
      香水味飘散而至,诺诺眼神一转,就看见了富二代们身后跟着的女人。
      
      女人穿着酒红色高跟鞋,眉眼间皆是风情。
      她见仇厉对诺诺有兴趣,目光也跟着落在诺诺身上,带着些审视的味道。十七岁的宋诺诺,长得不错,但算不上多绝色。
      
      诺诺抱着礼盒,避开了她的目光。
      诺诺猜,这是书中最悲剧的一个女配,叫陈茜。
      陈茜家世不错,手段更是高超。
      如果诺诺只能算炮灰的话,陈茜就是女二。
      
      设计女主和人上.床,制造各种误会,陈茜都干过。
      但陈茜的下场更惨。应该说爱上男主的女配下场都惨,不是被轮x,就是被捅死,要么就是坐牢得病……
      
      想到这些,诺诺的目光遥遥落在场上仇厉的身上。
      这个男人……她打死也不想沾染。
      
      才一想,宋占推了她一把,低声道:“快去,把礼盒给仇少。”
      “……”诺诺想哭。
      
      仇厉刚才上楼洗澡换衣服去了。
      现在他穿了件黑色的衬衫下楼,领口解开两颗扣子,眸光寡淡,有种说不出的气质。
      
      想奉承他的人很多,但是鉴于他脾气太怪,没人敢去。
      仇厉翘腿坐在沙发上,只有平时和他交情不错那几个围了上去。
      
      诺诺也怕,咬唇道:“爸爸,别人都没去,我去了他生气怎么办?”
      宋占恨铁不成钢,平时这个女儿胆子大得要捅天,现在却又知道害怕了:“不会,这里面的东西,他看了就懂了。”
      
      诺诺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茶几上在转一个空的红酒瓶。
      酒瓶停下的瞬间,诺诺到了仇厉面前。
      那瓶口晃晃悠悠,也最终指向了仇厉。
      
      众人哄笑道:“仇少运气欠佳啊,第一个。”
      
      仇厉没说话,他懒洋洋抬起眼睛看了眼走到面前的诺诺。
      她显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表情有些茫然,不知道是进是退,怕打扰到他们,就尴尬地停在那里。
      十七岁的少女,裙角洁白。一副纯洁到让人想毁掉的模样。
      
      仇厉单手抵唇:“做什么?”
      全场静了一瞬,目光都饶有兴致落在诺诺身上。
      诺诺迎着他的目光很紧张,下意识小声开口:“生日快乐。”
      
      她一双细白的手,把那个盒子捧到他面前。
      
      张青铎起哄:“厉哥,定情信物,收啊。”
      
      诺诺脸僵了一瞬,白了又红,连忙认真补充道:“生日礼物。”她声音软乎乎的,眼睛湿软而真诚。
      仇厉意味不明看了她一眼,随手拿过那个盒子打开。
      然后嗤笑了一声。
      诺诺悄悄看了眼那个盒子,立马腿软了。
      里面躺着一把枪,一把挺有年代感的手枪。
      
      仇厉毫不在意,把那把枪拿出来,眯了眯眼,对准诺诺的头:“姓宋?”
      诺诺想爆哭。
      没有人会像她这么倒霉的!不会有人!
      
      她忍住恐惧,勉强地点点头。
      “叫什么?”
      “诺诺。”她说这个词的时候,鼻音浅浅,像缠.绵。
      
      有些嗲。
      仇厉笑了,跟着重复一句:“诺诺。”
      
      诺诺看着他,就差给他跪下了。她想跑,不来了行不行!她生怕仇厉赞一句,诺诺,不错的名字,可以去死了。
      
      周围纨绔们仿佛选择性眼瞎忽视仇厉用枪指着诺诺的动作,张青铎惊呼:“卧槽,枪啊!”
      还不是现代枪,像民国时期的。
      
      仇厉看了诺诺一眼,慢悠悠把枪放回盒子里面。
      诺诺已经手脚僵硬了。
      “过来。”
      
      诺诺几乎不听使唤地过去。
      
      对面张青铎挑眉:“厉哥,你选她?”
      陈茜的脸色不太好看。
      仇厉没有理他们。
      
      他们玩的游戏很恶趣味,瓶口转到谁,那个人找人接吻一分钟。
      
      诺诺并不知道,她被仇厉一拉,坐在了他的腿上。
      离得近了,她看清他的瞳孔,不是纯色的漆黑,还带着薄情的灰。
      她在他怀里抖得不成样子。
      
      仇厉表情不变,倾身吻了下来。
      
      诺诺反应很快地……捂住了他的唇。
      他的吻落在她掌心。
      然后她看见男主眼神变得很危险,冷漠中透着残酷,安静地看着她。
      
      张青铎爆笑:“厉哥……哈哈哈哈哈……”
      柏骅啧舌,厉哥估计想杀人。第一次主动找个人吻,结果被人家捂住了嘴。
      
      诺诺也要吓哭了,她讪讪放下手:“对……对不起。”
      其实这不是她的错,但是仇厉身边还放了把枪呢。
      
      仇厉眼神冰冷,把她一推,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滚。”
      
      她的手臂撞到茶几,带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诺诺顾不得疼,连忙起身离开了。
      
      离得远了,她听见他们的声音:“仇少别生气,陈小姐也不错啊。”
      “别别别开个玩笑……”
      “厉哥你对那个小姑娘感兴趣?没见你喜欢谁,你原来好那一口?”
      
      诺诺听见男主冷冷淡淡的嗓音:“没兴趣。”
      声音太浅,转瞬消失无踪。
      
      诺诺手脚冰凉地回去宋占身边,穿书之初,仇厉眼尾带着不正常的红,夸她“你真美”,那时他眼中的诡异的光芒让她现在想起来都心里发寒。仇厉喜欢诺诺原本那张脸,诺诺摸摸脸颊,还好化了妆,他对宋诺诺这个长相不太满意。
      宋占在远处也吓得一身冷汗,诺诺毕竟是他女儿,何况谁知道仇少脾气这么怪。
      比传言还要可怖。
      
      宋占目露失望,安慰诺诺:“没事了,刚刚吓着了吗?”
      诺诺沉默着摇头。
      宋占叹了口气,心情也不怎么好,公司快倒闭的事,像一座大山,沉重地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
      
      诺诺有些茫然,她不让他吻,仇厉丢了面子很生气,剧情扭转,宋诺诺无法被仇厉接受了吗?
      那她还能回家吗?诺诺一时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着急。
      
      宴会只开到了下午两点。
      众人纷纷散去,宋占没办法,对诺诺说:“先回家。”
      他们才走到门口,一个声音刻板的中年女人走过来:“宋先生,仇少说枪他收了,既然是祖辈功勋,生死交情,那都算数。”
      转而死鱼眼看着诺诺:“宋小姐,回家收拾下东西,明晚仇少要看见你。”
      
      宋占眼里迸发出光彩,一叠声说好。
      诺诺抿了抿唇,心里有些冰冷,她现实中的家人,哪怕再苦再穷,也不会这样对亲生女儿。她的爸爸,在工地上很辛苦,回家却会用微薄的工资给诺诺买小礼物逗她开心。
      诺诺有些同情原身。
      原身哪怕叛逆,心中还是极其难过的吧?
      
      诺诺回家收行李,她挑了原身几件宽大浅色的衣服和牛仔裤。
      裙子她一条没拿。
      原身的身材很好,胸.前鼓鼓的,纤腰长腿。诺诺每次记起男主说她很美时那个语气,就恨不得原地丑上个十万倍。
      美就得死,丑一点才能活命。
      然后是校服,还有七中的校徽。
      
      晚上宋怜回家,也知道了这件事,女主看了宋诺诺好几眼,见这个只比她大几天的“姐姐”安静低头吃饭,没哭没闹,脸色有些微妙。
      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诺诺的眼神很不友善。
      诺诺扒着饭,没有理会女主的目光。
      宋怜想什么,诺诺大体能猜到,约莫是觉得她爱慕虚荣,不够“坚贞”。
      
      虽然后来宋怜同样会走上这条路,但是同一件事,女主做起来就是为情势所迫,无私奉献。
      到了书里,才知道这对原身多么不公平。
      后来原身那么惨,宋怜也没有帮一把的想法。只一脸心碎地指控姐姐不要脸抢她男人。
      诺诺不喜欢这个女主。
      当然,也更讨厌那个神经病男主。
      
      诺诺一晚没睡好,她捂着手掌,仿佛还能感受到仇厉冰凉的唇落上去,那样的触感,让她打从内心发冷,祈祷时间过慢一点。
      
      第二天诺诺和宋怜一起去上学。
      
      两姐妹还被分到了一个班。
      诺诺穿着夸大的蓝白外套,和女主前后脚往教室走。
      
      也幸亏是一个班,不然诺诺连教室都找不到。
      宋怜全程没和诺诺说话。
      书中的设定,宋怜有些小迷糊,成绩中等,而宋诺诺则是辣鸡成绩中的战斗机,稳居倒数。
      
      诺诺和宋怜一踏进教室,立马有人和宋怜打招呼,却忽视后面的诺诺。
      诺诺明白了,原身的性格不好,自大傲气,在同学间也不受欢迎。
      
      所以诺诺现在的情况是,对具体剧情一无所知,男主随时会弄死她,爹不疼娘不爱,成绩差、人缘更差。
      这是怎样一手烂牌啊!
      饶是诺诺性格温柔乐观,也觉得头疼。
      
      晨光微熹,因为高三了,这时候早上七点四十多,有不少人在背书。
      
      诺诺就看见了他。
      
      那晚带着她逃跑的少年。
      杭锐低头在写题。
      
      冷清的少年,有股子生人勿近的味道。
      
      见她进来,抬了下眼睛,转瞬又低下头,眼风都没分她一下。全然不是那晚爱慕羞涩又拼尽全力保护宋诺诺的模样。
      
      诺诺:“……”
      
      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这个点,杭锐还不喜欢宋诺诺。所以诺诺还得想办法让杭锐对她死心塌地?
      死心塌地到让人家不要命去对抗仇厉。
      
      看着冷清俊秀,认真写题的杭锐。
      想到今晚还要面对仇厉,他指不定怎么折磨她。
      诺诺眼前一黑。
      她穿的这本书,一定是世上最恶意的一本书。

  • 作者有话要说:  随便男主男配现在怎么作,等爱上女主了,通通得叫宝贝。
    诺诺:滚。
    看文的读者小可爱多多留言呀,枝枝感谢大家了。
    ————
    感谢以下小霸王的地雷投喂,爱你们,挨个儿抱抱:
    仙鹤
    不要葱谢谢
    北城不夏
    睡骄
    27196789
    茉莉堇色
    文舟
    嘚嘚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