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魔鬼 ...

  •   玉簪花开的清晨,宋家祖宅外笼罩了一层薄雾。诺诺心脏狂跳地睁开眼,跌跌撞撞跑到镜子前。
      镜子里是一张熟悉的脸,是诺诺的脸。
      然而旁边的相框里,是宋诺诺。宋诺诺笑意张扬璀璨,长得和诺诺五分像,这是宋诺诺的房间。
      
      诺诺颓然坐在地板上。
      完了……
      她昨夜穿成了宋诺诺,也算知道仇厉为什么杀了她。怪力乱神的事,让男主有了危机感,直接把诺诺这个外来者扼杀。
      然而死去的诺诺并没有回去原来的世界,她依然是宋诺诺。
      怎么回事?
      
      旁边的日历被人撕了一张,上面是俏皮的漫画体——九月十八,星期三。
      
      门被人用力拍响,一个略显讥嘲的女声在门外响起:“宋诺诺,别以为赖在房间里就没事了,仇少那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快点滚出来!”
      
      诺诺听到“仇少”两个字,下意识颤了颤,她想起了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睛。
      不要……他好可怕,会死的。
      
      然而诺诺也明白了如今的处境,她被男主掐死了。书中时间倒流,她回到了宋诺诺还没有被送去男主身边的时候。
      诺诺脸色苍白。
      死了都回不去的话,她就只能做宋诺诺。
      
      原本这只是一本普通霸总文。
      可是当身临其境才知道,这个男主……
      太疯魔太可怕了吧,诺诺怯然想起,书中的世界本就是不科学的世界。这个男主……难道还涉黑?她至今记得被男主谈笑间杀掉的那种惊惧可怕。
      这辈子她都不要经历第二遍。
      
      男主总共对她说了两句话,这就是杀她的根源——
      你不是宋诺诺。
      你真美,趁我还没爱上你,去死吧。
      
      诺诺想哭,这本书好霸道呀。
      别人穿书有这么可怕吗?男主觉得她长得美就要杀了她。
      
      诺诺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地想:活下去,一定要活着回去。
      要活下去,只有两条路。
      第一,决不能让人发现她不是宋诺诺。
      第二,不能让男主有爱上她的苗头,不要那么符合他的审美。
      
      书中的宋诺诺,虽然下场惨淡了些,可人家活得好好的。她竟然还没活几小时就死了!
      
      门外的女声还在不耐催促:“宋诺诺,你再不出来,就叫人把你绑着去。”
      
      诺诺抿抿唇,看到宋诺诺的那一堆化妆品,奇异地心中安定了下来。
      如果她没有穿书,等她念完了书,也许会是一个高级化妆师。
      诺诺在这一行很有天赋,她从念高中开始,就接过许多私人订单。
      
      她把粉底在自己脸颊上抹匀,对照着旁边的相框中人细细勾勒。
      泪痣被遮瑕覆盖,眼角微微上勾,一下子多了几分张扬的味道。然而原本绝色惊艳的美丽,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了。
      镜子前的少女,完全和宋诺诺长得一模一样。
      
      诺诺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的怯意——诺诺,你可以的。
      
      诺诺打开门,门外那个女人还没走。那女人约莫四十岁,妆容很浓。
      诺诺心跳砰砰的,然而那女人只是皱紧了眉:“宋诺诺,去把昨天那条裙子换上。”
      
      诺诺点头,连忙应道:“好的。”
      
      真的可以!这个女人应该是女主角的妈妈,如果连她都认不出来,那别人认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有一天被人发现了,那诺诺大可以说他们一直以来看见的宋诺诺,都是妆容后的成果,现在的才是真正的她。
      这是一张保命符。
      
      诺诺回房间果然看见了一个礼盒,礼盒用丝绒绸缎包起来。
      里面有一条白色的丝质裙子。
      
      裙子很适合这个年纪的少女,看上去有几分纯然的味道。
      然而穿上这条裙子,诺诺就成了被打包送给男主的礼物。
      
      她想起昨夜那个雷雨轰鸣的夜晚,身子就颤了颤。
      不过一个照面,她对男主仇厉的害怕,已经深入骨子里。
      
      如今想保命,只有把剧情掰回来。
      成为宋诺诺、被送给男主当花瓶、和少年一起逃跑、等着女主接手男主,然后就没诺诺什么事了。诺诺有个大胆的猜测,她完成剧情才能回家。
      然而想到逃跑那个环节,诺诺一抖。
      
      别怕呀诺诺,她轻轻安慰自己,你是宋诺诺,男主不喜欢你就不会杀你的。
      
      诺诺下楼时,看见了这本书的女主角宋怜。
      宋怜长相顶多是清秀,远不及宋诺诺的美,但是那一年霸总文的女主就是这么没道理。霸总他们都喜欢清汤寡水顶嘴俏皮型女主。
      宋怜在吃早餐,眉飞色舞地和刚才那个女人说着什么。
      那个女人叫赵婕,是女主角宋怜的亲身母亲。不似对着诺诺的凶,赵婕对着宋怜很温柔:“好,行,怜怜加油。”
      
      旁边的中年男人看见诺诺下楼了,原本脸上的轻松凝固,叹了口气:“诺诺,先吃早餐吧。”
      他在外面养小三生了宋诺诺,宋诺诺宋怜两姐妹还同岁同月,宋占本就理亏,于是这十七年来,每每赵婕翻旧账,他就毫无办法。
      但是宋诺诺也叛逆,不听话成绩也烂,很不服管,因此父女俩感情并不亲厚。
      
      诺诺坐下来,旁边女主的表情僵了僵。
      
      宋怜原本是活泼的性格,和男主也是一对欢喜冤家。
      此时宋怜放下筷子:“爸爸,我听说仇厉不是好人,我们家不能去银行贷款吗?把她送去仇厉那里,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办法。那个娃娃亲本来就是口头说笑,仇厉要是不认还羞辱人呢?”
      
      如果是原来的宋诺诺,多半会冷笑,送我去是不好,送你去呗。
      
      然而这时的诺诺,眼含希冀地看着宋占。
      如果不走剧情那就最好,她现在想起仇厉就害怕。
      
      宋占还没说话,赵婕瞪了一眼宋怜:“你这孩子懂什么,快吃饭,吃完去上课。记得帮宋诺诺请假。”银行和亲戚能借的全借了,然而这次公司亏空太大,法院快宣告破产了,仇厉不出手,宋家的小公司只能倒闭。
      
      诺诺低着头。
      想起房间的日历,今天该周四了,原本要上课的。
      
      宋怜没再吭声,有些不开心的模样:“我吃饱了。”
      
      宋占送姐妹俩出门。
      他先开车送宋怜去学校,车子到了七中门口,女主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走了进去。
      
      宋占回头,就看见一身白裙子的诺诺,透过车窗,望着校门口人来人往。
      诺诺很安静,很乖的模样。
      宋占想到诺诺接下来要面对的,终于生出一丝心疼的情绪,他勉强安抚道:“别怕,仇总只是人冷淡了些。”
      
      诺诺顿了顿,点点头:“知道了,爸爸。”
      
      两个人都知道这是谎言。
      仇厉这个人,在整个B市的名声,意味着有钱加手段狠辣。
      
      快到的时候诺诺才知晓,今天是仇厉的生日,这是仇厉三十岁的生日宴会。
      她想想书中的自己才十七岁,现实的自己也才刚十八,一时有些默然。
      霸总文说,三十配十八,会疼人。
      然后霸总掐死了她。是真疼。
      宋占让她拿着礼盒,怕这个原来叛逆的女儿临场发作,让全家的境况更糟糕,于是肃着脸:“诺诺,你得知道,公司还有一千万欠款,如果仇总不帮忙,我们全家都得喝西北风。我只能把你送回你姑妈那边。”
      
      这话有些威胁的意味,不用想也知道宋诺诺姑妈那边有多糟糕。
      至少原本的宋诺诺怕这个,不然叛逆少女不会乖乖听话去仇厉身边。
      
      诺诺不是演员,她不会演戏,只能尽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慌张一些:“我明白的,爸爸。”
      
      这是诺诺昨夜死亡的那个别墅。
      
      然而不同于那时的雷雨交加,此刻这简直是个大型上流社会社交现场。
      无数豪车停在门外,花园里的波斯菊盛放。
      
      宋占没有管她,径自去和那群人攀谈。
      他快倒闭的小公司急需救济,而来仇厉生日宴会,人人都不是什么小角色,这是积攒人际最好的时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金钱。
      
      诺诺靠在门边,乖乖抱着那个盒子,表情有些懵懂茫然。
      
      生活不同于小说。
      在现实中,诺诺家挺穷的。爸爸在工地工作,妈妈的手出车祸伤了。夫妻俩把诺诺当成全部的希望,诺诺也争气,从小到大乖巧又懂事,抢着做家务,成绩在班上都是拔尖。
      她生活环境单纯,长得好看,却连早恋都没有的。
      诺诺只想努力念书,把爸妈带出穷苦的深渊,可是才考上名牌大学,离梦想进了好大一步的时候。
      
      她成了悲惨女配宋诺诺。
      
      这样的豪奢现场,诺诺只在电视里见过。客厅大多都是生意人,他们妙语连珠,谈笑风生。
      
      她穿一身白裙子,站在角落。
      长发在末梢微卷,披散着垂在胸.前。
      乖巧安静,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那时候已经上午十点了,大家都在等待仇少——据说仇少和一群富家子还在山道赛车。
      
      诺诺心想,这个男人喜欢刺激。
      他架子也很大。
      
      诺诺低头看看手中的礼盒,它貌似很重要。
      据说是能让仇少接受她的东西。
      是什么呢?诺诺有些好奇。
      
      门锁一阵响,外面突然推开门,诺诺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避让。
      
      大门打开。
      她再一次看见了男主。
      控制不住的,她记起他掐她脖子的力道,想落荒而逃。
      
      仇厉身边跟了一群人。
      九月的天,尚且燥热,他额发湿透,瞳孔黑得似墨。
      
      这群公子哥儿都喘着气,大呼刺激。
      后面有人啧舌:“仇少牛逼啊,刚刚开那么快,我心跳都吓停了。”
      
      仇厉弯了弯唇,眼底神色莫辩。
      刺激吗?
      他心跳都没有快一分。
      胸腔里那颗心,跳得十分沉稳。一如他的表情,也透着淡淡的冷。他仿佛失去了兴奋这种感官。
      
      仇厉往里走的时候,看见了诺诺。
      细碎的阳光从门外铺散开,门边的少女死死低着头。
      她抱着黑色礼盒的手指白得像瓷,用力抓紧了盒子。
      
      身体还有小幅度的颤抖。在尽力降低存在感,呆萌地骗她自己。
      
      怕他?
      怕成这样?
      
      他突然有些想笑,冲旁边的一个男人说:“帮我点支烟。”
      烟点燃,仇厉夹在指尖,轻轻弹了弹。
      他脚步一转,故意在她身前停下。她果然抖得更厉害。
      
      仇厉垂眸看她,他一米九,她才只有他肩膀高,怯生生的模样,活像他是个十恶不赦的魔鬼。他命令道:“抬头。”
      
      诺诺身体僵硬,听着这句霸总文经典台词。
      这语气,让她想起了昨晚那个心狠手辣的男人。
      毁三观的小说,神他妈霸总。
      她讨厌、害怕死这个男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老时间每晚23:00更新
    感谢以下打赏的小可爱,谢谢大家,挨个儿抱抱:
    Mortal_扔了1个地雷
    清玉扔了1个地雷
    Mortal_扔了1个地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