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书 ...

  •   夜半,闪电划破天幕,雨还未下,却生生拉扯出凄厉的味道。
      诺诺意识清醒的时候,狠狠摔在了地上。
      身边的少年嗓音微哑,连忙去扶她:“诺诺,你没事吧?”
      
      疼,好疼。
      诺诺在少年的搀扶下起身,膝盖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割伤,她眼泪汪汪,差点哭出声。
      少年很焦急,压低嗓音:“嘘!诺诺,别出声,我们走远一点,不要害怕,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夜幕下的少女疼得出了冷汗,头发贴在脸颊上。
      然而目光盈盈,唇色娇艳,身段婀娜。
      她才十七岁,却出落得很美,三分妩媚,七分清纯。黑夜中少年看不清她的脸,扶着她一路往前跑。刚刚诺诺摔倒,那么大的动静,再不跑就走不掉了。诺诺实在太疼,她快站不稳了,小小低泣了一声。
      
      下一秒狼狗的叫声接连响起,在黑夜中分外凶狠。
      别墅的灯光次第亮起。
      少年身体一僵,颤.抖起来:“他、他发现了。”拉起诺诺就想跑。
      
      诺诺:“……”谁?谁发现了?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她明明还在寝室睡觉。睡前室友还给她们口述了一本狗血小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结果醒过来就在夜幕中,被人踉跄扯着逃命。
      
      诺诺不想跑了,她都不认识他,她现在特别疼,感觉膝盖快碎裂了。
      她挣开少年的手,少年怔住,回头看她:“怎么了?”
      
      诺诺泪珠子吧嗒掉,大体也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有点缺心眼儿,情商不高。
      她还来不及说话,几条狼狗冲出来,转眼就到了他们身边。
      诺诺疼都顾不上了,她很怕狗!小时候被狗咬过,那种刻骨铭心的恐惧刻在了骨子里,她想想自己目前受伤根本跑不掉,就一阵绝望。
      
      少年也是个有担当的,他明明也害怕,却蓦然冷静下来,挡在诺诺前面。
      三条狼狗通体黑色,在夜里速度飞快,近了诺诺才看清是三条德国黑背,她真的哭了,小脸挂着泪痕,紧紧拉着少年的衣角。
      黑背高大威猛,是军犬的一种。
      
      说不定他俩被啃完也喂不饱它们。
      然而诺诺惊惧之余愣了愣,觉得这一幕诡异的熟悉。
      
      睡前室友垂床大笑:“我给大家吐槽一本晋江古早时期的经典霸总小说啊,书名叫《霸道总裁的十七岁小逃妻》。开头小逃妻和人夜晚逃跑,霸总的狼狗直接帅气地冲出来,险些把那个带小逃妻跑的少年咬残……”
      
      诺诺微微颤.抖起来。
      
      威风凛凛的黑背毫不留情,已经咬伤了少年的腿。
      三只中有一只在诺诺脚边嗅了嗅,尾巴一甩,也不管她,转头就咬在了她身前的少年身上。
      少年死死咬着牙不吭声,拳头拼命去砸那三条狗。
      
      然而它们毫不畏惧,根本没有把少年当一回事。
      他真的可能会残……
      诺诺抖得厉害,看着少年脚边的血迹,她一咬牙抱住了一条黑背,她出口才发现自己嗓音软乎乎的:“不许咬!”
      
      黑背竟然真的松了口,转头恶狠狠地冲着诺诺“汪”了一声,有点威胁的味道。诺诺腿软,但是人命关天,她看出来狗不咬她,连忙如法炮制把另外两条狗也拖开。
      
      少女做完这一切,已经吓懵了,她几乎是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下一刻,一群黑衣男人跑出来,中间有人撑着伞,男人皮鞋出现在了她眼前。
      他步调优雅,低眸看她,嗓音懒洋洋的:“好不好玩,嗯?”
      
      她抬起眼睛,眼中被泪水浸透。看不清他的脸庞。
      男人一身清贵冷戾之气,他头顶一把黑伞,明明还未下雨。方寸之地,唯有他身边投下一地阴影。
      
      诺诺几乎是颤着语调:“仇厉?”  
      男人没有应答,低低嗤笑了一声,似乎有些意外她竟然敢直呼他名字。
      诺诺心都凉了半截,她真的穿进书里了。
      
      所以目前的情况是……她雨夜和人一起约着逃跑,结果被仇厉逮住了。刚刚那个少年喊她诺诺,那么她的全名应该是宋诺诺。
      室友之所以吐槽,大家之所以笑,也是因为宋诺诺这个名字,和诺诺太像。
      
      但诺诺知道……
      宋诺诺并不是女主角,她妹妹宋怜才是。
      这还是一本晋江文学城古早时的经典套路霸总文,故事的开头,宋诺诺被送给仇厉,她求同班的少年救她出苦海,少年喜欢她,自然满口答应。
      谁知少年被咬成重伤,仇厉漫不经心说,跑了就别回来。
      
      于是宋诺诺被送回了宋家。
      宋家濒临破产,慌慌张张,就差又跪又叩,又把妹妹宋怜送了来。
      书中的宋怜是个标准的嫉恶如仇女主角,虽然和宋诺诺关系不好,但是她憎恨这种霸道无情的男人,这小姑娘……也跑了。
      两姐妹同岁,今年都十七,还在念高三。
      
      但女主就是女主,宋怜自己一个人跑的,虽然也跑不掉,但是男主就是觉得她可爱。
      于是经历一番相爱相杀,两个人在一起了。
      
      而宋诺诺呢,私奔的事成了笑谈,少年伤得太重,原本是个学霸,可经历这件事下半辈子几乎毁了,少年的家人强迫宋诺诺照顾他。
      宋诺诺是个私生女,打小被宋家人讨厌,她一开始也硬气,真和少年在一起了,还照顾他。
      久了小姑娘受不了生活的苦,两个人都错过了高考,学历也不高,在后来凄凄惨惨的生活中,宋诺诺看到自己妹妹嫁入豪门,原本她害怕的仇厉又俊美无俦。宋诺诺心气难平,抛弃那个少年又回去找仇厉,结果被虐得很惨,悲剧收尾。
      
      故事的小逃妻,应该指的是宋怜。
      然而此刻的小逃妻,却是诺诺。
      
      诺诺把故事一回忆,真的好想哭。
      穿成小三生的私生女,作死和人一起逃跑,最后落得一个悲剧,关键是!她现在十七岁,如果想摆脱剧情,还得再高考一回!
      诺诺本身大一,十八岁,好不容易已经高考结束,上了大学一年,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
      
      厚厚的《五三》已经不能去想。当务之急是救人,她得顶着宋诺诺的身份,不能被当成妖孽。
      她小手脏兮兮的,不敢去拉仇厉。
      她知道自己是女配,碰了男主女配只会得到一把砍刀。
      
      诺诺把眼泪擦干净,尊严和面子与一个少年的后半辈子比起来并不重要,她趴在仇厉面前,还带着哭腔,嗓音软软的:“仇总,都是我的错,我不懂事。对不起。”
      她嘤嘤呜呜的,可怜得不行。
      
      仇厉意外地挑了挑眉。
      三只黑背蓄势待发,均待在仇厉身边,只等他一声令下,就冲过去咬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叫杭锐,也是个硬气的。
      他见不得诺诺求饶,咬牙撑着过去,想把她扶起来:“我们别求这个魔鬼。”
      
      “魔鬼”眼眸漆黑,闻言只是冷冷一瞥他们。
      诺诺避开他的手,她明白得很,面前这个魔鬼是真魔鬼,他的东西,不要就毁掉,没有被人拐跑还送人的道理。所以仇厉把她和杭锐都毁得彻底。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宋诺诺害了杭锐,以少年的成绩,原本能保送国内一流大学,可是因为这件事,下半生都过得不尽如人意。
      她不能让他们两个走上书中那条路。
      
      诺诺擦干眼泪,抬起眼睛看仇厉。
      闪电时不时撕碎天幕,别墅外的灯光大亮。他蓦然看清了自己面前这张小脸。
      明明这么狼狈,却依然如三月桃花儿,开得招摇娇美,偏偏一股子纯然的意味。
      
      那双眼睛纯净明亮,哀求地看着他。
      仇厉的目光冰凉,冷冷落在诺诺身上。
      良久,他伸出手,握住诺诺的脖子。
      纤细的脖颈娇娇嫩.嫩,一用点力,她就再也没法跑了。
      
      掌下的人抖得厉害。
      哭个不停,去掰他的手。
      仇厉看着她眼角娇艳欲滴的泪痣,微微眯了眯眼。他虽然没碰过宋诺诺,但是他这个人记忆力很好,好到一张面孔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宋诺诺之前,没有这颗泪痣。
      
      他的手渐渐收紧。
      那双漂亮的眼睛盈满了泪看他,他被看得脊髓酥酥麻麻,心底升起了一种难言的兴奋。
      仇厉瞳孔漆黑,低眸看着她。不仅是泪痣,气质变了,脸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不是宋诺诺。宋诺诺没这幅勾人的模样。
      真是美,这幅缺氧挣扎着哭的模样也美。
      
      诡异的,仇厉心中生出些许快感。
      
      娇滴滴的女人,呼吸不上来。诺诺眼眶红了一圈,小脸透着莹润的粉,唇色却惨白。十七岁的姑娘,这幅凄惨的模样,像堪堪要折断的花苞。
      
      啧,真是美。
      
      宋诺诺?
      不,不是。仇厉看着这双眼睛,三十年来,他的心跳从未这么急速,一点一滴,撞得人胸口发疼。
      
      诺诺被男人掐得哭声都被遏制在了喉咙里,她看着面前这张冷酷的脸,心上一阵绝望。
      她不想死……
      书里明明说,男主折磨了男配一会儿,把女配直接扔回家了。然后换了女主上场,自此就没有宋诺诺什么事了。
      可现在,男配没事,她要被男主掐死了。
      
      “求……求求你……”她的眼泪落在他的手背。
      
      男人漆黑的瞳孔收缩。
      手上猛然使了力。
      
      诺诺最后看到的画面,是男人眼尾猩红暴戾,带着她看不懂的神色。
      他声音低哑,附在她耳边,只有她能听见:“你不是宋诺诺,你真美。”
      而宋诺诺可以背叛他逃跑,这个人……不可以。
      他嗤笑道:“趁我还没爱上你,去死吧。”
      
      死亡的恐惧笼罩着诺诺,活了十来年,她第一次想爆粗口。
      去他妈的霸总神经病!
      然而下一刻,脖子一疼,她再没了意识。
      
      呼吸停止,她的长睫颤抖着垂下。诺诺死在了穿书第一天。
      她没活过一小时。
      
      雷声轰隆,这场雨终于下了。
      只有少年撕心裂肺的喊声:“诺诺!”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哈哈~这次的男主在诺诺眼里是个阴晴不定的神经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