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法学院任教的日子》七叶菩提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8-11 12:13: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突发状况 ...

  •   我并没有在食堂碰见路易,倒是遇见了另一个和路易气质差不多的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巫师长袍,领子上的纹路说明他不是学生,应该是哪门课的老师。他坐在距离我们不远的桌子边上,金色齐耳根的头发,白皙的皮肤,五官精致,虽然不及路易的深邃,但是更加柔和。他一边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一边和身边的学生有说有笑。
      “恩,让我看看,云你是不是在看卢修斯~”伊丽莎白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笑了起来。
      “他也是学院里的老师吧,我看他的长袍和别人不一样。”
      “是的,卢修斯是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但是我曾经听吉娜奶奶说,其实他最擅长的是黑魔法,你可别被卢修斯的外表给骗了,他最喜欢欺骗那些年纪轻又不懂事的小姑娘,”伊丽莎白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眼神从我面前飘过,又补充了一句:“最近几年上当受骗的小伙子也不少。”
      我一口布丁差点噎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这时候卢修斯也发现了伊丽莎白,他端起手边的罐装啤酒,冲着我们笑了笑。
      不得不说,他笑起来就和天使一样,让人觉得甜到嗓子眼里去,我那口布丁终于顺顺利利地咽了下去。
      “伊丽莎白,这就是新来的中国炼气学概论的老师么?”不一会,卢修斯已经坐在了我们对面。
      “卢修斯,秋在走之前可都和我说了你的那些事情,东方的修真者在某些方面可比我们敏锐的多。”
      卢修斯一副委屈的样子,“看来秋真的是误会我了。”他的口气配上表情,宛如微博上刷到的那些小狼狗,怪不得伊丽莎白说,最近几年上当受骗的小伙子也不少。
      “你好,我是新来的中国古代炼气学概论课老师,唐云,你可以叫我云。”我想站起来和他握个手,但是不知怎么的袍子的下摆似乎被人扯了一下。
      好在卢修斯也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他握住我的手,笑得特别纯真,“好多年没有看到这么纯净好看的灵魂了,真是好看。”
      “这是卢修斯特有的赞美方式,凡是好看的人,他都这样说。”伊丽莎白在我身边小声说。
      卢修斯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睛,“伊丽莎白,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云真的是一个拥有纯洁美好灵魂的人呢。”
      他们之间的你来我往我其实没有注意到,我的心神被刚才发生的另一件事带走了。
      在卢修斯握住我手的时候,我的指间传来了一丝刺痛。
      这在御剑课上学到过,也是每一个剑仙都应该知道的事情,剑灵示警。卢修斯似乎并不像伊丽莎白说的这么简单。
      我顿时觉得有点头大,我就是一个来这里教书的,怎么先是在飞机上遇到了云舟,现在又剑灵示警,真是倒霉。
      不过听伊丽莎白说,卢修斯都在这里教了好几年的黑魔法防御课了,要真有事早该出事了,谁没有几个自己的小秘密呢,说不定是他身上带了什么了不得的魔法禁器刺激了小绿。
      吉娜校长都不怕,我怕啥,大不了我御剑飞回国去,东西方的结界壁垒我又不是穿不过去。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卢修斯正在和伊丽莎白争论,似乎是有学生在黑湖里发现了飞行生物,我听了一会儿,默默地在袖子里掐了一下小绿。
      离开食堂的时候,卢修斯和我交换了云心通,伊丽莎白也是。
      我翻了翻卢修斯的朋友圈,都是他的自拍照片,笑的一脸阳光,特别的积极向上,我用大一学的相术稍微分析了一下,但由于东西方人脸实在差距太大,只能看出卢修斯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不过这就够了。
      我是来上课的,又不是来除魔卫道的。
      回到塔楼后用笔记本看了一会儿视频,唐诺斯科学院里通了电,但是没有网络,这大概是出于信息保护,毕竟黑客的手段有时候连魔法都望尘莫及。
      至于手机网络,倒是没有做限制,不过就和所有的修真者一样,巫师从小就被教育要在麻瓜面前隐藏自己。
      即便如此,每年因为各种原因暴露在麻瓜面前的魔法事件还是很多,因此魔法部的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不得不加派人手,全年不间断的工作。
      好在来之前舅舅就和我说这事,所以我下了一个硬盘的电影电视剧电子书,当然还有一些单机游戏。
      不知不觉就过了9点,月光从塔楼的窗子里照进来,大概是少了城市的霓虹灯火,看着惨白而明亮。
      我把笔记本合上,从包里取出一张隐身符拍在身上,随后脚踏飞剑,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近现代天地大变,世间可供人修行的灵气已经很少了,但月亮和太阳还在,日月精华依旧不减。人类修士虽然不能直接吸收日月精华,但是却可以对其加以利用,一些高深的法术与炼器,也需要日月精华。
      我来的时候特地从玉石市场淘了几块下脚料,不是特别好的料子,因此也不贵,但用来作为媒介却是足够的。
      我御剑而飞,夜风吹起我的长袍,可惜了这个时候不好自拍,不然我一定要拍下来发到家族群里炫耀一下。
      在口诀驱动下,手心里的几块碎玉开始缓缓吸收月华,相比于日华,月华更加温和一下,更适合我们这种筑基期都没到的修真者。
      碎玉吸收月华的速度很慢,毕竟材质摆在那里,不是什么好货。但也许是今晚的月华比较浓厚,不到半个小时,几块碎玉就变得莹润光洁,比刚拿出来的时候品相好多了。
      这说明这几块碎玉已经吸收了足够多的月华,当然这个多是针对于它们自身的容量而言的。这几块玉是大路货,吸收一点点月华就饱了,等它们吸收的月华精气耗尽,又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虽然玉石会在不断地汲取日月精华的过程中发生蜕变,品质不断提升,但是这个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动辄三五年,长则数百年,我可不指望这几块玉变成什么灵玉,凑合着用呗。
      我收起玉石,又御剑在城堡周围飞了几圈,了解了一下城堡的地形,估摸着隐身符的效果也该消失了,便回了塔楼。
      吸收了月华精气的玉石有很多用处,但是我本科主攻的并不是这个方向,所以也只会几个简单的法术和阵法,太复杂的我不会。
      我拿这些玉石搭了一个简单的灵御阵,这种阵法在古时很常见,主要功能是防御,近现代用得不多,大多只是拿来防蚊虫的,虽然教师宿舍的墙壁上施有防止幽灵随意闯入的魔法,但是对蚊子却不起作用——这里的蚊子经过数百年的不断适应,早就学会了如何沿着魔法的间隙,寻求新鲜的血源。
      许是因为这个阵法的缘故,这一觉我睡得特别舒心,除了中途一只没头没脑的蝙蝠撞在阵法的结界上把我吵醒,不过好在它很快就颤颤巍巍的飞走了。
      
      我本来还想趁着日出的那一刻吸收一下鸿蒙紫气,没想到眼睛睁开的时候太阳都照屁股了。我简单地梳洗了一下,换上袍子,屁颠屁颠就去了食堂,这个点早饭当然没了,但是已经能吃上午餐了。
      我发现伊丽莎白的话很有道理,虽然路不一样,但是终点是不会变的,对付那些动来动去的楼梯,我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我不用走的,我用飞的呀。
      管你楼梯怎么动,我飞过去就是了,这点距离,御剑术和轻身符都用不着,直接基本的轻功就可以了,高考必修的体育项目。
      在食堂门口就瞧见一群小女巫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还不时掏出手机往里面偷拍。
      能让女生这样的,大概只有一个帅哥了,当然有些时候,是两个。
      果然不出我所料,食堂里的面对着坐着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金发碧眼,一个笑起来和煦如春风,仿佛带着甜甜的味道,另一个如同太阳神阿波罗,优雅而光芒万丈。
      “哦,贝娜,你看那个叫路易的男人,比卢修斯还帅。”修真者的听力要比普通人好的多,小女生充满花痴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是啊是啊,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很配吗,天哪,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另一个女巫说道。
      我迈出去的脚步一滞,侧头端详了几秒,恩……这么一说,是挺配的。
      “嗨,云,我看见你了,快来!我和路易刚说到你呢!”眼尖的卢修斯发现了我,冲着我挥了挥手。
      他这一声喊,边上在花痴他们俩的小女巫顿时朝我看过来。
      “哇,贝丽娜,快看快看,东方人诶……恩,你看这一身长袍,是新来的中国古代炼气概论老师啊!”小女巫说的很小声,但是我还是听到了,不过这种时候,就应该装作没听到。
      “中国古代炼气概论课的老师?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东方面孔了,好吧,我能接受他们三个一起。”
      现在小女巫都这么豪放的吗,我不动神色地朝着这位两次语出惊人的小女巫扫了一眼,是一个红头发的小女巫,带着圆框眼镜,嘴巴里带着牙套,一副乖乖女的样子。
      她或许是捕捉到了我的目光,脸色忽然变得通红,拉着同伴的裙子就跑了。
      “路易,这是唐云,中国古代炼器概论课的老师。唐云,这是路易·布莱恩,和你一样,是新来的老师,任教的是魔法史,最枯燥的一门课了。”卢修斯见我走近,站了起来。
      “要是没有记错,我和唐先生,是第二次见了。用你们东方的人话说,这似乎是……”路易犹豫了一下,显然他对博大精深的中文不是那么熟悉,“两个人的姻缘?”
      我:???先生,姻缘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啊。
      “是缘分,布莱恩先生。姻缘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我笑着将这两个词的意思解释了一下,卢修斯听了大笑起来。
      “我的中文一直不太好。”路易倒是不甚在意。
      “天哪,路易,你居然那么早就背着我勾搭了可爱的云!”卢修斯突然捂住心口一脸委屈地说,“我的云,你不知道,自从路易来唐诺斯科,我的追求者都少了三分之一,不,也许更多。”
      见惯了卢修斯昨天和伊丽莎白斗嘴时候的表现,现在他这个样子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倒是路易,似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我舅妈口中漂亮的哑炮,可是名副其实的真·高富帅,虽然他不具备魔法天赋,但是他把技能点都点在了他的商业头脑上,不光接管了小布莱恩家族的家族企业,自己还开了好几家大公司。
      远的不说,他们承包了最近五年的城堡维护费用,那可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啊,够我这样的无产阶级过好几辈子的了。
      我看向身边这个顶配版钻石王老五,狠狠咬下一块鸡肉,说不羡慕是假的。
      就在这时,食堂外面突然一阵喧哗,紧接着,一个圆脑袋的男生踉踉跄跄冲了进来,满脸都是惊恐的表情。
      “不好了不好了,卢修斯教授!”他看到了卢修斯,就好像是发现了救星一样,大叫地跑了过来,中间还被自己的长袍绊了一下,差点磕在桌子上。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跑过来,一把扶住桌角,气喘吁吁地说道:“有人……有人在北楼三层……被……被黑魔法阵攻击……欧文和伊恩他们……都……”话没说完,他已经脸色一白,晕了过去。
      食堂里顿时骚动起来,仿佛炸开了锅。
      虽然唐诺斯科允许教授黑魔法,但是由于黑魔法的不确定性与危害性,所以一直都被是在特殊的教室中教授,并且禁止在教室以外的任何地方施展,更别说比黑魔法更加高深的组合法阵。
      “让我发现是哪个小兔崽子干的,我非打的他叫我爸爸。”卢修斯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北楼方向奔去,路上还不忘给自己的腿上施加一个健步如飞咒。
      我让边上的学生去通知校医过来照顾昏倒的小圆脸,也在腿上贴了一张生风符,朝着北楼方向飞去。
      我没敢御剑,学校里人多,小绿的速度有太快,我怕出什么问题。
      等我到北楼二楼的时候,我就已经看见了那个小胖子说的黑魔法阵了。
      它仿佛一团巨大的雾气,笼罩着整个三楼,里面还有影影绰绰的人影,看不真切。
      二楼通完三楼的台子上站满了学生,他们的目光中有惊讶也有恐惧。
      卢修斯就站在距离雾气不远的地方,“级长们,马上把自己系的学生带回休息室,两分钟后,我不希望在这里看见任何学生。”
      人群中几个人迅速动了起来,将学生们带走。
      “咒法系的学生都站到我这边来,不用怕,这里交给老师。”
      “医法系的孩子们来这里,借过借过,不好意思,你挡着我了。”
      “预言系的同学看这里,对,看到我魔杖上的光了么。”
      “生物系的家伙们,走了走了,这里很危险,排成一列快!”
      ……
      不一会台子上就剩下了没几个人,这时我才注意到卢修斯的边上还站着一个老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