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新文《穿成七十年代娇娇娘》已开,求收藏 ...

  •   顾锦文闻言,刚喝进嘴里的药就猛然就呛到了她,她咳了起来,一张苍白的脸也添了几分红晕。
      
      在原著中,作者对沈尧青这对cp并不做过多的篇幅描写,但在顾锦文的记忆里,一些属于她的信息却印象深刻。
      
      沈尧青因伤退伍转业成了乡里大队的队长,在退伍回乡的路上,救了意外落水的原主,夏日湿过身的衣裳,里面什么都已经看透,所以两人就这么结了婚。
      
      女人现在口中的周知青,全名周孝成,也就是此次原主重生后非要离婚不可的源头。
      
      原主病故重生后,借着这根金手指得知上辈子改革开放后的十几年里,周孝成从一个返城知青摇身一变就成了身价千万的公司老总,而那时沈尧青却还只是一个月不到一千块工资的乡下小干部。
      
      而原主重生刚好是周孝成跟她表白想让她离婚去城里的时候,原主心想着若是跟了周孝成做阔太太,自己是不是能多活几年?
      
      于是,她不做过多思虑就应下了。
      
      可离婚一事,在这个时候还是非常鲜见的,沈尧青是军人,骨子里也透着硬气,自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不同意离婚。
      
      他的态度让原主觉得非常难办,接着沈家二嫂杨秀秀便给她出谋策划‘在雨夜中跪求离婚’的事件。
      
      原主身子本就不好,这么一跪上两个小时哭戚戚的,身子就熬不住倒下了,然后顾锦文就这么穿过来。
      
      杨秀秀见她咳得厉害,忙起身伸了手给她顺顺背,“你别激动,别激动,今晚就能见了啊。”
      
      杨秀秀微垂眼,看着床上女人低头露出的一截瓷白的颈项,心里的睥睨更甚了几分。
      
      不要脸的女人,听到要见男人就激动成这副模样,要不是想让她和沈尧青离婚的份上,谁想来伺候她?
      
      顾锦文咳过劲后,慢慢平稳着胸口的气,靠着床看着眼前的女人,眸光厌恶,说话也冷了几分,“二嫂,你叫我去私会?”
      
      顾锦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就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也吓了杨秀秀一跳,她忙看着左右,微压着声音,“瞎说什么?哪有什么私会?人家周同志是想关心你的病。”
      
      顾锦文微整理着刚才被沈尧青弄乱的衣裳,打量了一会杨秀秀,语气干脆,“没空,不去。”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得到堂屋孙美花有些刺耳的声音传来。
      
      她说得太快,顾锦文没听清楚,但大概也是离不了让自己和沈尧青离婚的话题。
      
      顾锦文能明白为什么孙美花这么迫切的让沈尧青离婚,男人长相俊朗身姿挺拔,又有工作在身,虽然身上有些伤,但一回乡还是成了这方圆几十里的香饽饽。
      
      既然这样,孙美花怎么还乐意要一个身子娇弱走两步就要喘三下又不能干重活的女人当媳妇?
      
      但杨秀秀不一样,她是因为私心,她想介绍自己的娘家那边的人给沈尧青,所以对于原主想离婚这事,她私下非常的赞同并且和原主站在同一线上与沈尧青做斗争。
      
      此时原主闹离婚的消息已经悄然散开,杨秀秀诱哄她去见周孝成,可见她的司马昭之心。
      
      顾锦文这么不拖泥带水的拒绝,让杨秀秀有些反应不过来,再看她神色清冷,一副爱搭不搭的样子,于是觉得她可能刚醒来身子不利索这才拒绝了。
      
      故,她将手里的药碗放床边脱漆的桌子上,非常体贴地说:“行,那我们就改期吧,你看看自个什么时候方便?”
      
      现在已是过秋,临近傍晚的天携着寒意,顾锦文身上的衣服被汗浸湿了,粘呼呼的还有点儿冷,她觉得不舒服,所以也没了耐性,“以后我什么时候都不方便,所以不需要劳烦你这个中间人了。”
      
      “啥?”杨秀秀听着她突然的话不明所以,“什么叫以后不劳烦了?”
      
      “就是我现在不想离婚了。”顾锦文直截了当,原主只知道周孝成成了身价千万的老总,却不知道那时候人家早就妻妾成群,而现在他对原主有点意思,只不过是想试一试人.妻。
      
      说完,她伸手直接端起被杨秀秀放在一边的药汁喝了起来。
      
      药进了嘴巴,苦得要她哭了,她忙打开刚才沈尧青给的糖塞进嘴里,这才觉得舌头是自己的。
      
      “你不想离婚了?”杨秀秀目瞪口呆,这个女人不离婚她怎么介绍对象给沈尧青?不离婚她怎么从周孝成那里拿好处费?
      
      “那周孝成那边怎么办?”她继续问。
      
      “二嫂,我又不是周孝成他娘,我哪能知道他怎么办?”顾锦文抿唇冷笑,“再说你也不是他娘,你这么操心他的事干什么?”
      
      “他给你了什么好处让你这么破费过来跟我说这些?”
      
      杨秀秀闻言心蓦地一怔,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现在周孝成那边的批文应该快下来了,这时候她说不离婚?
      
      那怎么行?
      
      于是顿了一会,杨秀秀直接越过她的第二个问话,慢慢诱惑道:“我说锦文,你前几天给三弟下跪的这是为什么啊?那周孝成那边的文件快批下来了,你怎么这时候要掉链子了?”
      
      “周家那边的情况你比我了解,他们家境很好,现在高考也恢复了,你跟着他以后怎么样也比现在好吧。”
      
      顾锦文喝完药,感觉睡意又要上来了,她微垂着眼,对嘴里正在喋喋不休的女人笑道:“那敢情好,周孝成那么好,不如你离婚去跟了他?”
      
      杨秀秀听着她不温不火这一句话,气得脸色青紫,她以为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品德不端忘恩负义吗?
      
      之前自己说了要离婚又折腾了这么久,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莫不是病得糊涂了?
      
      这么一想,杨秀秀又觉得自己还能忍,故她深吸一口气,慢慢道:“你真会说笑,你现在身子才好,这事以后咱们再说也行的。”
      
      她说完,握紧拳直接起身走了。
      
      顾锦文看着女人带着一股气走了,心里也舒坦了几分。
      
      此时堂屋还传来低语,应该是沈尧青跟孙美花没谈完话。
      
      顾锦文合衣躺在床上,内心绝望如斯,穿成什么人不好,她竟然穿成重生之后的渣女?
      
      现在离婚一事闹出,私下的舆论不少,虽然大家看在沈尧青的面子有那么一点点收敛,但是并没什么卵用啊,私下里该她戳脊梁骨的还是会戳,该嫌弃她的还是嫌弃。
      
      这样子她要怎么办?
      
      要怎么给渣女洗白?
      
      要不,再跪一次雨夜看看能不能再回去?
      
      顾锦文现实里生活里是小康家庭,虽然她父母离异但他们还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她也算是在幸福中成长了。
      
      现在穿到书里的时间是一九七七年,原著中对于沈家的生活描写是一日三餐红薯杂粮能勉强混个‘温饱’,但是一年吃的肉都不超过一边手。
      
      没肉,没钱,吃不饱,原主身子还不好,人还渣,真的太绝望了!!
      
      顾锦文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应该扔那条猥琐又邪恶的留言!
      
      她阖上双眸打算睡了看看醒来能不能回去,但才闭眼,耳边便听到了几记沉重的脚步声。
      
      顾锦文微微转头,悄悄睁了一点眼缝,透过眼缝,她看到沈尧青。
      
      沈尧青微拢着手,看着躺在床上装作入睡的女人,以拳抵唇咳了几声,“我知道你没睡。”
      
      顾锦文这点小骗局被他识破,于是睁眼,又慢慢撑着身子起来,垂眸道:“我正要睡着了。”
      
      沈尧青走过去直接在床边坐下,他眸光定格在女人身上,缓道:“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离婚吗?”
      
      顾锦文一愣,抬眸看过去。
      
      沈尧青放在双膝上的手微微握紧,他紧绷着下颌,漆黑的眼微眨,语气透着几不可闻的无奈,“那就离婚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评论五字,红包掉落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多云转晴 5瓶;家有錱仔 2瓶;向想、贝儿哐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