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一颗小软糖》顾以钦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8-03 21: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颗糖 ...

  •   唐梓悦捧着脸,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反正肯定在想陆时川。
      
      鹿小艾张了张口,忽然觉得这时候说,好像有点“炫耀”的意思,于是叹了口气,打算下一次再告诉她。
      
      就这么安静了一会儿,周萱萱拿过唐梓悦的资料,然后“啪”一声拍了一下她的头。
      
      “哎呦喂,你干嘛呀!”唐梓悦捂住头,表情扭曲,“疼死我了,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是在帮你清醒一点。”周萱萱说,“你知道你为啥流泪吗?这位同学,你流下的是不学无术的眼泪啊!”
      
      “什么??”唐梓悦愣了愣,回过神后踢了她一脚,“你说谁不学无术呢!你不也做不出来吗!”
      
      “喂,你有礼貌一点好不好!”周萱萱踢回过去,“我可是帮你认清自己的大恩人啊!”
      
      鹿小艾看她俩闹,忍不住笑出声来。
      
      连许久都不说话的杜韵然也抿着唇笑了笑,温声道:“你们可真有趣。”
      
      唐梓悦闻声,吐吐舌头,对周萱萱说:“呵,不和你计较。”
      
      周萱萱正想说话时,班主任从教室前门进来了。
      
      鹿小艾从上午第一次见到班主任,就觉得他凶神恶煞的,特别可怕。
      
      于是她赶快把手指放到嘴边“嘘”了一声,周萱萱和唐梓悦立刻闭上嘴,老老实实地端坐在椅子上。
      
      班主任先走到讲台边,用黑板擦一拍桌子道“安静”,然后一条一条地交代了军训的注意事项。
      
      周萱萱听到一半,趁班主任转头的时候,和鹿小艾交头接耳:“太恐怖了,为什么军训还要写日记啊?我们又不是小学生。”
      
      “嗯……没事儿,只有五百字,很快就能写完的。”
      
      鹿小艾安慰道,虽然她自己心里也挺不情愿的。
      
      “好吧,反正大家都要写。”周萱萱叹了口气,把笔一转,开始趴在桌子上打盹儿。
      
      —
      
      今年九月的天气仿佛与他们作对一般,开学前下了一场雨,一开始军训,又恢复了烈日炎炎。
      
      一个个方队的新生都被晒得蔫巴巴的,仿佛下一刻就要失水枯萎了似的。
      
      学校里发的军训服又宽松又长,倒是能完美地挡住阳光,可也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一点都不透气。
      
      衣服的袖子太长了,软趴趴地垂下来,覆盖过鹿小艾的手掌。
      
      她悄咪咪地瞄了一眼教官,然后偷偷地活动了一下手指,用指尖在手心按了按,由于站军姿而绷直的手指终于不那么僵硬了。
      
      因为鹿小艾个子小,被安排在第一排,所以她做这点小动作都有些心惊胆战,生怕被教官看到了。
      
      “嘶——”
      
      斜后方有人倒抽了口气。
      
      鹿小艾吓了一大跳,被……被发现了?不至于这么惨吧?
      
      而后她反应过来,那是个女生的声音,终于松了口气。
      
      “丧心病狂——”女生小声说道,听着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居然吃西瓜。”
      
      诶?好像是唐梓悦在说话。
      
      鹿小艾好奇她在说谁,但直视前方不敢转动头,只能用余光瞥了瞥周围。
      
      她还真的找到了,就在侧前方不远处的树荫下,有几个男生坐在台阶上,一人捧着一大块西瓜吃得起劲儿,边吃边说笑着往军训场地这里看。
      
      鹿小艾突然特别理解唐梓悦咬牙切齿说出那句话的心情。
      
      她盯着他们看了好久,暗暗地咽了咽口水,哎,简直是……太过分了。
      
      忽然,鹿小艾在那一群男生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报道的时候遇到的,和陆时川同班的学长吗。
      
      她一瞬间精神起来,久站的疲惫一扫而空,说不定陆时川也在附近呢。
      
      然而鹿小艾眼巴巴看了一圈,并没找到他,心又失落落的沉了下去。
      
      “休息十分钟,解散!”
      
      站了半个多小时的军姿后,教官终于下命令休息。
      
      “哎呦,可算是能歇一会儿了。”
      
      “……”
      
      一大片学生立马就地坐下,东倒西歪的,互相依着靠着,一动也不想动。
      
      “小艾,去不去喝水啊?”周萱萱坐在鹿小艾的右边,问道。
      
      教官要求他们把随身携带的水杯放在操场边缘。
      
      被太阳晒了好久,嗓子都快要冒烟了。
      
      “好啊。”鹿小艾点点头,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粘的土和叶子。
      
      “哎呀,喝什么水啊!”唐梓悦一下子拉住她们两个,向后面指指,“那边有个超市哎,我们去买雪糕吃吧。”
      
      她刚才就在盘算这件事了,雪糕肯定比西瓜解暑。
      
      “来得及吗?”周萱萱问,“只有十分钟啊。”
      
      “来得及来得及!”唐梓悦很笃定地说道,“我们快去快回!”
      
      “好吧,一起去。”
      
      鹿小艾听唐梓悦一说,又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但突然一走路,感觉整条腿都有点儿抖,于是低着头,慢慢腾腾地跟在她俩后面。
      
      ……诶?
      
      她走着走着,突然注意到操场的大门边有一个人向这边走来,好像是……陆时川?
      
      鹿小艾眼神立刻亮了起来,踮起脚尖抬头看,还真的是他哎。
      
      于是她马上向大门跑过去,跑到一多半路程,才后知后觉想起来,忘记告诉周萱萱和唐梓悦了。
      
      鹿小艾拍了下脑门儿,在原地稍微犹豫了一会儿,陆时川已经走到眼前,修长的身形在阳光下投下一片阴影,低垂着眼帘,眸光落在她身上。
      
      “时时,你怎么来了啊?”鹿小艾拉拉他的衣角,仰头问。
      
      说来也奇怪,一见到陆时川,她立刻就不那么疲惫了。
      
      “这节体育课。”陆时川答道,又轻笑了一声,“我在这儿看你好久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也见到了他的同班同学。
      
      不过她竟然没发现他……
      
      “别去吃雪糕了,太凉。”陆时川说着,递给她一杯水。
      
      鹿小艾愣了愣,睁大眼睛:“诶?你怎么知道我去干嘛的?”
      
      陆时川眉梢微微一剔,一副“我还不了解你”的样子。
      
      鹿小艾“啊”了一声,不好意思地拽拽头发,顺便把帽子往下压了压,低头喝了几口水。
      
      水里泡了金银花,温度刚刚好,蜂蜜的甜味儿冲淡了茶的清苦。
      
      她不知道陆时川怎么会在上课的时候找到金银花和蜂蜜泡水,但她知道,他总是那么体贴,体贴到时时刻刻能带来惊喜。
      
      陆时川总能记得鹿小艾细细碎碎的习惯和爱好,比如大热天吃雪糕也可能肚子痛,比如喜欢甜甜的味道,有的连她自己都不怎么在乎。
      
      在鹿小艾喝水的时候,陆时川注意到她鼻翼上细小的汗珠,以及从她额头缓缓流下来的汗水。
      
      于是他掀掀鹿小艾的帽子,把一张纸巾轻轻地垫在里面。
      
      “……诶?”
      
      鹿小艾仰了仰头,纸巾一下子被她蹭歪了。
      
      “别动。”陆时川按住她不安分的小脑袋,又仔细地把纸巾露出的边角塞在帽子的边缘下,而后拍了下她的头,“好了。”
      
      鹿小艾用手指摸摸额头,眉眼弯弯地笑起来:“谢啦谢啦!”
      
      下一刻,刺耳的集合哨声响起来,鹿小艾一下子慌了神,边迈开腿跑边回头挥手:“时时我要走啦,拜拜!”
      
      “嗯。”
      
      女孩儿慌慌张张地跑开,松散扎起的长发随脚步扬起来,陆时川望着她,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你干啥去了?我还以为把你丢了呢。”站队的时候,周萱萱压低声音问鹿小艾。
      
      “我……去喝了水。”鹿小艾小声说。
      
      “哎,这位同学,你居然在喝水和吃雪糕中选了喝水,真是令人吃惊。”周萱萱说完,赶紧听教官的命令站好。
      
      鹿小艾歪了歪头,觉得自己的选择挺对的啊,毕竟是陆时川给她送来的水啊。
      
      ―
      
      一天军训过后,鹿小艾感觉自己身体像散架了似的,累得要命,洗完澡就体会到柔软的床的巨大吸引力。
      
      然而……
      
      今天军训的日记还没写,真让人崩溃。
      
      她磨磨蹭蹭拿了本子,腿似有千斤重一般,挪到陆时川家门前,趴在门上有气无力地敲了敲。
      
      陆时川稍稍打开门,鹿小艾又从门上挪下来,脑袋“咚”一声抵在他身上,打了个哈欠,小猫似的蹭了蹭,声音软软糯糯的:“时时,做作业。”
      
      女孩儿身上的沐浴露清香蓦地撞了满怀,她只不经意间,不轻不重地挠了下他的心,霎时间,陆时川的左胸腔“咯噔”一声,轰然作响。
      
      陆时川恍了恍神,喉咙有些发紧,随即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侧身让她进来,问道:“军训怎么还有作业?”
      
      鹿小艾喜欢来他家写作业,因为有不会的题能马上问到解法,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她先乖巧地向陆时川爸妈问好,然后一下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开始控诉班主任的行为:“哇时时,你不知道我们老师多奇葩,他让我们每天写一篇日记哎,像教小孩子一样。”
      
      陆时川轻笑了一声,摸摸她的头,“你不就是小孩子?”
      
      “什么啊……我已经是高中生了!”鹿小艾对他抓重点的能力深有怀疑,又仰起头,坐在椅子上踢荡着腿,笑眯眯地补充一句,“和你一模一样的哦。”
      
      陆时川不置可否地微微挑起眉梢,而后温声说道:“你慢慢写,我陪你。”
      
      “嗯嗯!”
      
      听他这么一说,似乎日记也没那么讨厌了。
      
      鹿小艾刚写了几行字,眼皮有点儿打架,特别想趴下眯一会儿。
      
      这时,陆时川端了个盘子,放在她侧前方。
      
      “……嗯?”
      
      盘子与桌面碰撞,发出轻微声响,鹿小艾猛然惊醒,眼神忽的亮了起来――是一盘西瓜,被切成大小均匀的块状,剔干净籽,用竹签插了摆好。
      
      “哇时时你真好!”鹿小艾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倾着身伸手去捉他的衣角,又拉住他的手臂使劲儿摇晃。
      
      “今天军训看你想吃。”
      
      陆时川另一只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下,低沉的声音温柔:“怕你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木三君,浊酒,七囍加一的营养液,鞠躬~
    评论随机红包掉落哦~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