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一颗小软糖》顾以钦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0-18 20:50: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颗糖 ...

  •   《心尖一颗小软糖》
      文/顾以钦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昨夜下了一场雨,把九月初燥热的气息冲洗透彻,清早的空气湿润清凉,叽喳叫嚷的鸟儿唤醒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闹钟刚响了第一声,鹿小艾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甩甩乱蓬蓬的头发,一瞬间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小艾,起床了,快点!小艾——”鹿妈妈边喊,边从厨房快步走向她的卧室。
      
      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鹿小艾刚换下睡衣,“嘿咻”跳下床,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妈妈早上好呀!”
      
      “哎呦,今天真是反常了。”鹿妈妈手还停在门锁上,颇为惊讶地说,“竟然没赖床。”
      
      鹿小艾嘿嘿一笑,蹬上拖鞋:“今天开学第一天嘛,我已经是个高中生啦。”
      
      “快去吃饭,有八宝粥和生煎包。”
      
      “好嘞!”鹿小艾清清脆脆地应了一声,“嗒嗒嗒”跑去洗漱。
      
      伴着哗哗的水声,有些走调的歌儿从半掩的门中飘出来,和早餐的香气混成一束,缠绕着勾勒出清晨美好的图景。
      
      餐桌上放着盘盘碗碗,细碎的葱和芝麻洒在生煎包上,香气扑鼻,咬一口外脆里嫩,配上香甜可口的八宝粥,着实勾人食欲。
      
      “多吃点,今天起得早,不急。”鹿妈妈把盘子向她面前推了推,又问,“小艾啊,等会儿和时川一起去学校吧?”
      
      “当然啦。”鹿小艾边吃边说,声音有点含混不清,“我昨天就和他说好了的。”
      
      不一会儿,她填饱了肚子,跑去卧室拿了书包:“妈妈我走啦!拜拜!”
      
      “哎好,路上慢点啊。”鹿妈妈提醒道。
      
      “嗯,知道啦!”
      
      关上自家的门,鹿小艾几步走到对面的门前,伸长胳膊去按门铃。
      
      “叮咚——叮咚——”
      
      她乖乖巧巧地站好,几声过后,屋里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有规律地踏在地板上,不紧不慢。
      
      片刻,把手转动的声音响起,“啪嗒”一声,门开了。
      
      “时时!早上好呀!”鹿小艾声音软软的,仰着头笑眯眯地说。
      
      陆时川单肩斜背着书包,神情慵懒地靠在门框上,些微的困倦留在脸上,闻声先是“嗯”了一下,而后微剔眉梢,声线清冷:“没大没小的,你叫谁呢?”
      
      “诶?”
      
      哦,对,陆时川比她大几个月,早一年上学,按理说她该叫他一声“哥哥”。
      
      “我叫你呀。”鹿小艾眼珠一转,大着胆子说,“贪睡鬼。”
      
      她眼神悄悄地往楼梯瞥,随时准备逃跑。
      
      陆时川却没出声,抬起手伸向她白皙的脖颈,手指修长,如玉般温润,却把鹿小艾吓了一大跳。
      
      “哎——我错了我错了,不带动手的啊!”
      
      她慌忙后退,连溜走的路线都忘了,后背贴在自家门上,睁大眼睛警惕地看着陆时川。
      
      她肯定打不过他。
      
      然而,楼道狭窄,陆时川两步便跨过去,在鹿小艾面前站定,把她的衣领翻折出来,又顺着纹路按了按:“领子没整好。”
      
      鹿小艾:“……”
      
      她刚抚着胸口出了一口气,陆时川已经先一步下楼了。
      
      因为昨夜那场雨,地上处处是小水洼,鹿小艾为了避免把鞋弄湿,一跳一跳地在空隙之间穿行,陆时川比她高太多,长腿轻而易举地迈过水坑。
      
      “时时,你今天是不是要演讲呀?”鹿小艾扯扯他的袖子。
      
      “嗯。”陆时川简单地应着,然后抬起下巴指指围起花坛的石阶,“走上边。”
      
      “诶?”鹿小艾看过去,“哦”了一声,踏上去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像只小企鹅。
      
      陆时川伸手拉着她,免得她一个不稳掉下来。
      
      “你演讲的时候会紧张吗?”鹿小艾仰着头问,而后接着自言自语,“你肯定不紧张,你这么厉害。”
      
      鹿小艾紧紧抓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慢慢走。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陆时川留神着她的脚下。
      
      鹿小艾被他问到了开心之处,整个人都精神起来,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今天开学第一天呀,我也要去六中读书了。”
      
      平时,鹿小艾打着哈欠从床上困难地爬起来时,陆时川早已去晨跑了。
      
      在站牌下等了几分钟,公交车从远处慢悠悠地驶来,刚停下,鹿小艾急急忙忙拉着陆时川的手想要往前跑,却没拉动。
      
      “哎?你怎么不走呀?”鹿小艾疑惑地问。
      
      “……不是这辆。”
      
      陆时川启唇,轻叹一声,随后忍不住低垂眼眸,勾了勾嘴角。
      
      鹿小艾拖长音调“啊”了一声,规规矩矩地退后,站在他身旁,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
      
      不一会儿,往六中方向的公交车到站了,陆时川说:“五十三路,记住了?”
      
      “嗯嗯!”鹿小艾连连点头,“记住了。”
      
      由于他们出门早,公交车上人不多,还有好多空座位。
      
      陆时川上车后,坐在靠外的一边,特意把靠窗的位置留给鹿小艾——她似乎很喜欢往窗外看。
      
      果然,鹿小艾刚坐下便扭过头去,兴致勃勃地观察着沿路的景色,从窗玻璃的倒影中,能够看到她小巧的脸庞,和溢满新奇和喜悦的双眸。
      
      然而,鹿小艾没兴奋多久,路途行至一半,公交车上单调的“嗡嗡”声又将她的瞌睡虫勾出来了。
      
      “时时,我想睡一会儿,到学校你叫我好不好啊?”鹿小艾拉拉陆时川的胳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下方,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他问道。
      
      “嗯。”陆时川答应。
      
      早上空气有些凉,他随手将鹿小艾的衣服拉链往上拉了拉。
      
      鹿小艾立刻低下头,趴在陆时川肩膀上闭上眼睛。
      
      公交车摇晃了一下,女孩子的长发从背后滑落,羽毛似的扫过他裸露的手臂,痒痒的,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儿萦绕鼻尖。
      
      陆时川仔细打量眼前的小姑娘,目光落在她纤长的眼睫上,停顿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伸手把她的长发向后拂起,重新拢到背后。
      
      未久,公交车播报的声音响起:“第六高级中学到了,请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 
      
      “该下车了。”陆时川轻轻晃了晃鹿小艾,俯在她耳畔说道。
      
      “……嗯?”
      
      鹿小艾迷迷糊糊地揉揉眼,意识到已经到了六中,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这么快就到啦!”
      
      陆时川起身,长腿迈下车门的台阶,鹿小艾跟在他身后,一下两下蹦到地上。
      
      “哇这么多人啊!”鹿小艾远远地看到校门附近聚集的同学,大多没穿校服,应该都是新生。
      
      “我们去看看你在几班。”陆时川说,“那里是公示牌。”
      
      “好啊!”鹿小艾弯了弯嘴角,忽然想起什么,从书包里掏了掏,找到一瓶茉莉蜜茶递给陆时川:“时时,你演讲前要记得喝水哦,不然嗓子会干。”
      
      陆时川接过来,眼神微敛,然后将茉莉蜜茶放进书包里:“谢了。”
      
      瓶子和书本碰撞,发出声响。
      
      鹿小艾跑到公示牌前,在人群的后面踮着脚,左看看右看看,只能看清最上面几排名字。
      
      “时时——”她回头,向陆时川求助。
      
      “高一五班。”陆时川刚在牌子前站定,一眼就看到鹿小艾的名字。
      
      “高一……五班?”鹿小艾歪着头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和高二七班离的很近啊?”
      
      陆时川在高二七班。
      
      “都在致学楼,你在第三层,我在第六层。”陆时川回答说。
      
      鹿小艾“啊”了一下子,满意地点点头:“算是很近了。”
      
      “致学楼在哪儿啊?”鹿小艾环顾四周,教学楼林立,不知道是哪栋。
      
      “先去领校服和军训服,等会儿带你去。”陆时川说着,向报到处走去。
      
      “嗯,好啊。”鹿小艾小跑着跟上去。
      
      报到处人山人海,门外边搭着一长串帐篷,帐篷下早已排起了长队。
      
      “好挤啊,得等很久吧。”鹿小艾站在队伍的末尾,探着脑袋喃喃自语,“都是新生吗?这一届同学这么多的吗?”
      
      “不只是新生。”陆时川在她身后说,然后轻咳一声,“还有陪同的家长。”
      
      鹿小艾先是了然地“哦”了一声,然而往前看,没看到几个大人的影子,突然明白了陆时川的意思——他这是说自己是她家长呢。
      
      鹿小艾握了握拳,转回头去,伸手“啪”一下拍在他的胳膊上,然而陆时川还没说什么,响声先把鹿小艾自己吓了一跳。
      
      “疼、疼不疼啊?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用这么大力气的啊。”鹿小艾结结巴巴地说。
      
      “嗯,疼。”
      
      陆时川瞥了一眼胳膊,微微有点红印子。
      
      其实没多少感觉,姑娘的身材娇小,手掌也小,白白嫩嫩的,他只是起了逗她的心思。
      
      鹿小艾苦恼地皱起眉,拽了拽长发,而后灵光一闪:“哎,要不然我给你吹吹吧,吹吹就不疼了。”
      
      说完,她鼓着腮帮子,拉着他的胳膊使劲儿吹起来。
      
      温热的风拂过,像细细的小刷子一样摩擦过皮肤,微痒。
      
      女孩子低着头,发顶乌黑,眼睛像被水浸过一般清亮,神情认真,陆时川看着她,眼底不易察觉地闪过轻微的光。
      
      

  • 作者有话要说:  小仙女们~几天不见,我带着新文回来啦~
    校园小甜文,希望大家喜欢^_^
    前三章前五十评论均有红包掉落,后面章节红包不定时掉落喔,一起来玩呀~
    顺便,卖萌打滚给接档新文《你多亲亲我》求一波预收啦,开文还会撒红包哦~
    依旧无玻璃渣小甜饼~
    安澈初遇喻之珩的时候,是雨天他借用她的伞同行。
    他垂在身侧的手握着专业书,细碎透亮的水珠从湿漉漉的伞面滚下,映出一双璀璨的眸子。
    屋檐下他微微颔首,语调淡然温和:“多谢。”
    很是斯文有礼。
    后来安澈才知道,那不过是些表面功夫,再来一次绝不会上他的当。
    某天。
    男人眼底蕴着笑意,指腹轻擦过她的下巴,压低声音哄诱:
    “安澈,你还没亲师兄,不许出门。”
    “只亲一下,就一下。”
    “你不亲我,那我可要亲你了。”
    她只好微红着脸,踮起脚尖,亲吻了他的唇。
    你多亲亲我,我从未这样爱过一个人,所以格外贪恋你的甜。
    假正经金融系学长×温软明朗新闻系学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