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大佬他又奶又宠[穿书]》扬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22:59: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书 ...

  •   第一章
      “米果,你完了。”
      身体仿佛一直在往下坠,一直坠,一直坠。脸上好似火烧一样,能感觉到手心发冷,更多的是心口那种闷痛的感觉。
      床上躺着的年轻女孩子,双眉紧蹙,脸色煞白,口中一直在无意识地讲些胡话,身体不自觉地发着抖。
      那些原本听不清楚的胡话,因为女孩子一声比一声渐高的音量,而变得清晰——才不是,我没有,那些是假的,假的,这是陷害!
      就在这话音落下的一瞬,女孩子浑身打了个激灵,恶梦初醒,一劲儿从床上坐了起来。
      
      抬手,抹向额头,一手的粘腻汗水。
      房间内有空调轻微的暖气声,还有米果呼-呼-呼,断断续续的喘气音。
      呼-呼。
      米果双手按在自己的胸前,一双杏眼看着周遭的一切:壁挂的电视机、放在挂物处的手编包、布包,床头柜上小小的立体相片框——上头是扎着麻花辫在田野里笑的肆意的包子脸女孩子,稻草人就在身后,套着彩色的塑料袋,迎风招展。
      
      这里,不是我的房间。
      这是米果看完周遭以后,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
      
      在她的印象里,她自己的房间是位于C城远郊的一处别墅内,房间经过特殊安装,有适应顶级声配的隔音效果以及成套的设备。
      投影墙面代替了壁挂电视,所以那地方不仅没有电视机,还是最空阔之处。她的包,全都是精挑细选至少价超数十万的品种,编织包和布包绝对不会出现在挂物处,会有专门的摆放间。
      还有照片,
      由于室内和工作室是她最有灵感的地段,所以需要保持绝对的干净纯粹,她的照片大多是商业或者颁奖大幅墙面照,被经纪人放在了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而这里的一切,所有的生活气息,是她生活的一个极端反面。
      
      可若是,非要说她在哪里见过的话。
      那就要追溯到她从一名职业CV跨行到影视圈的前一年。
      
      米果十八岁考上国内著名艺术院校Z大,成为该校播音系的普通学生。那个时候,她忙于穿梭于一个又一个的录音棚,借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兼职机会,赚取学期生活费以及下一年度的学费。
      她出生于农村,初来大城市的高校,身上穿着老家高中那时保留的‘潮流’服饰,虽然那些衣服不至于像上个世纪城乡差距一样有着巨大的时尚鸿沟,但不正确的搭配意识和没有好好护理化妆的素颜,却始终没有办法将她漂亮的外观完全凸显出来。在那些漂亮妹妹里,她真算不上出挑。唯一为人艳羡的是天赋般的情绪掌控能力以及空灵的嗓音。
      所以那个时候,她背着帆布包,并觉得方便又好看,像个灵动的小雀,早出晚归,忙忙碌碌。满足眼前时而畅想未来。
      是同宿舍的好友孟雪晴,借着兼职当模特的机会进了演艺圈,有一回身体不适,拉她当文替,意料之外点亮了她化妆以后的颜值,孟雪晴自知自己演技不过关,也不知怎么动了念头劝说米果当演员,她来当经纪人。
      在演员的薪资面前,米果答应了尝试。
      亏了天赋的情绪表达能力,米果的演技一次比一次好,演戏渐渐对她来说不止是改善生活的可能。渐渐地,半年不到,她有了很多的片约,孟雪晴借此也接触了越来越多的人。
      米果到底年轻,涉世未深,对她来说,演戏之余还能给自己的人物后期配音,没有比这更恣意的事了,就这样,演戏为表象,配音为热爱,她两耳不闻窗外事,放心将工作安排交给孟雪晴,而自己整个人投身于演戏与配音事业里。
      
      眼泪不知何时落了下来,流淌在脸颊上。
      
      一年前,
      方才回忆起来的那天不过是一年前,一年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可现在看来,像是无比遥远。
      隔着什么呢?
      
      隔着——生与死,隔着背叛两个字。
      
      米果的脑子一下子清楚了好多。尽管如今身处的这个房间,这些生活气息与她成为炙手演员,甚至靠着甜加推理的正剧出圈,一夜之间红遍海内外之前所拥有的生活有着相似之处,但在事实上而言截然不同。
      先不说那种缺钱的生活早已在衣食无缺的逐渐成名生活里被抹去痕迹,就说这房间除开刚才所看之物,整体装修建筑里展现的简约高雅设计气息——贫穷少女加简约欧式设计,就像是一个村姑住在了高雅的房子里,带着她那些恋恋不舍的过去。
      这里,不属于她。
      
      这副身体。
      踱步走到了全身镜面前,米果睁大了眼睛——镜面里的女人大概一米六五的身高,长相温柔不具有攻击性,穿着一身明显多年的长袖棉质花纹睡衣,脸颊边有着浅浅的梨涡,右耳垂上有一颗极小极小的红痣。
      这副身体,同样不属于她。
      
      因为,下一秒,她在这面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躺在病床上被医生抢救的女人。而那个女人的容貌,才是她的。
      看着镜面中出现的现实场面,米果一下激动起来,下意识伸手想要去到镜面那头,却撞得额头青紫,
      哗啦碎地的镜片,最终把她一下子吓醒。
      碎片支离,她弯腰拾起一片来,如今里面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画面,米果却仿佛看到了她红出圈当夜,热搜第一却是她配音造假,陪酒上位,心很阴毒的爆料场面,仿佛看到了微博评论里层出不穷的谩骂,更仿佛……
      
      C城轨道交通极为发达,她开着那辆车去到孟雪晴的地方。那是海边,她向这个经纪人寻求帮助,说要对这些假料开记者发布会,孟雪晴让她过来商议。
      她到达那处海边,在聊的过程里喝下了那杯咖啡,迷迷糊糊里听到孟雪晴对着什么地方说:“你出来吧。”
      “没事,那些料是假的,不过现在她人晕在这里,我们可以做一些真料出来,事在人为嘛……”
      “你要笑死我,她打算退圈,说钱赚够了,想去进修,以后专职做CV,哪有于小姐你有前途。”
      那边是冷淡的女音:“谁叫公司给我立的人设和她一样,她想功成身退,留一顶怎么也比不过的小米果帽子给我,简直是做梦。”
      “她没办法翻盘了吧。”
      “明天一早,会有记者‘发现’她江边寻死,人们会加重此前爆料的真实性,哦,还有我们现在准备的。”
      冷淡的嗓音变得清楚了些,米果听出那是同门于娇的声音,她似乎蹲下来,睥睨地看了她一眼:“米果,你完了。”
      
      手上的碎片里是温柔女人的模样,眼睛通红,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向镜面,
      然后女人的眼里有了愠色和不甘,渐渐这些感情变成了狠厉。
      佛系是不能再佛系的,从高位跌落进深渊,从笃信到当面出卖,人啊,要做的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至少。
      
      你们要受罚啊。
      
      耳垂上小小的红痣,在一滴滴落的水渍里。
      
      空调的风徐徐吹着。
      
      米果在那一刻想起来,这间房间,这个长相,这个耳边小小的红痣,她似乎在哪里接触到过。不是那种现实意义上的,像现在这样身处其中,亲眼所见,而是……
      
      女人葱白的手指拿起那边床头柜上密码锁的日记本,脑中一霎闪过的数字在分秒间被她输入,薄荷色的日记本,日记本是新的,第一页写着许多字,中心是:
      姜美好希望时景琛能早一点回家。不对,他说姜美好这个名字很土,可是Sunny也很土吗?这是我高中英语老师给取的名字,我喜欢了好久呀。
      
      姜美好。
      
      温润的声音从女人嘴里发出,姜美好,唇齿轻启。
      
      镜框玻璃面里出现了一段话:《千亿老婆带回家第十章》
      清晨,姜美好在时景琛位于南郊的南雪别院醒来,这是她嫁过来的第一个月,听说时景琛早已去了公司,
      女配姜美好坐在镜子前,想着今天可以做些什么,消磨掉等不到老公回家的时间,
      
      她眨了一下眼,文字立时消失了。
      米果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现实中昏迷过后,她穿到了当演员前,配的最后一个广播剧的原著里了。
      看来,那些熟悉感和陌生感交织的一切,只是因为——她读到过。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下一本:《学神穿成学渣后【穿书校园】》
    姜暖暖是个不折不扣的学神,有一天醒来她穿到一本自己看过的小说中成为了书中的学渣。
    学渣在校总被欺负,写给暗恋对象的情书被人翻出误认为是给本校校草的。
    校草恶狠狠:你也配喜欢我?我只会喜欢和我同样出现在百名榜上的人。
    姜暖暖叹息,摇摇头:这个位置是吗?那来大一点的,我直接把你踢下来当第一名吧。
    隔天班里传遍,校内嘲讽,都说学渣女痴人说梦。
    一个月后月考。
    ???
    年级第一名——姜暖暖
    宋思齐是万年学渣,班里吊车尾。
    却突然逆袭考了年级第二。
    友人说:齐哥你可以啊,以前没看出来哇。
    宋思齐不语——以前懒得写考卷而已,太简单了,排名次这种东西很幼稚好吗?
    只要高考他认真答答题就好了,不畏人之不己知嘛。
    但这一次,他怕同桌失手,他想给他的小同桌找点面子回来。到时他去呛声。
    只是……
    同桌比我还高一分。


    CP兔仓仓存稿文:《我才不和傻子玩》
    初中时,作为学霸级别的童梓月本着照顾同桌的原则十分大气地把课本扣到了陈淮望桌上,冲他一扬下巴,“同学,我教你学习,保证你飞起!”
    后来,童梓月被某人关在房间里做小车受力分析时恨不得打死当时的自己。
    童梓月:“这小车闲的没事啊,非要在木板上拉木块,他什么时候停跟我有一毛钱关系!”
    陈淮望:“因为有摩擦力。”
    童梓月:“哼,有本事它别停啊。”
    当时陈淮望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但那一眼不一样,童梓月也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就是看得她心挠挠的痒。
    再后来,童梓月被关在房间里换了个车研究摩擦力时终于懂了他当时那一眼的含义。
    论后来的后来,如何不断想打死当年的自己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