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恭十一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04 23:13: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兔子先生 ...

  •   第四章
      
      “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声音瞬间拔高:“你怎么又不来?都回国多久了,怎么也得和兄弟们聚一下!”
      
      庄延把手机拿得离耳朵稍远了一些。
      他独自一人走在秋明湖旁的小道上,秋明湖岸边种的都是常青树,即使在秋天也是一片翠绿,景色十分明亮,有人说就是因此才叫秋明湖。
      也有人说,秋明是秋天的月亮的意思,因为湖泊是半月型,后来半月的尖端处被开凿引进湖滨别墅,引进的人工湖叫内湖,原来的秋明湖就叫外湖。
      
      “我今晚没空。”庄延说。
      齐锐呵了一声:“昨天你也是这么说的,前天你也是这么说的,大前天你也是……”
      庄延打断他:“对,我这周都没空。”
      
      齐锐:“……”
      “那你哪天有空,说个准话呗。”
      庄延不耐烦地道:“看我心情吧。”
      
      冬天的湖边不是一般的冷,风从湖面吹过来,像是能从衣领钻进去,冻得人浑身打颤。
      庄延一只手插在大衣袋里,举着手机的那只手已经没有知觉,冻成了红紫色。
      他一点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打电话。
      
      庄延:“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
      “等等!”齐锐没能让他如愿,“这两天我听到一个和你有关的八卦,想不想听?”
      
      庄延很想说不听。齐锐大概猜到他要拒绝,直接说了下去:“你知不知道你拆散了一对恩爱情侣,打破了一段大好姻缘?”
      “???”
      庄延:“说人话。”
      
      齐锐问:“你认识谢宁不?”
      庄延边走边答:“不认识。他是谁?”
      “徐清大学交的男友。”
      
      庄延面无表情:“徐清是谁,我也不认识。”
      齐锐:“别扯,就你没出国前一直追着你跑的那个学弟,当时还恶心兮兮地一边哭一边说会一直等你回国,没想到一转头就看上了新的目标。”
      庄延:“挺好的,省得他来烦我。”
      
      齐锐又说:“不过他们不久前分手了。”
      庄延很想直接把电话挂断。
      齐锐接着说:“听说分手的理由和你有关。”
      
      庄延一抽嘴角:“我刚回国,徐清和那个谢……”
      “谢宁。”齐锐提醒道。
      “我和徐清面都没见,也不认识谢宁,关我什么事?”
      
      齐锐说:“听说就是因为你回国,徐清放不下你这个白月光,狠心抛弃了男友。”
      庄延冷笑:“让他滚!”
      “我还听说,徐清和谢宁交往是因为他觉得谢宁和你很像,把人当你的替身呢。”
      
      庄延微微皱起了眉,没说话。
      齐锐:“说实话,我觉得把人当替身这么恶心的事徐清都做得出来,谢宁和他分了说不定事件好事。不过我倒是挺好奇这个谢宁到底和你有多像,长相相似还是性格相似?”
      
      庄延说:“我不管谢宁和我有多像,有一点他肯定不像。”
      齐锐好奇问道:“哪一点?”
      “眼光。”庄延吐槽道,“谢宁的眼光一定很差,要不然怎么能看上徐清这个傻逼。”
      
      手实在冻得受不了,庄延没给齐锐开口的机会,说完就挂了电话,连手机带手塞进口袋里。
      过了好一会,手才稍稍恢复知觉。
      庄严想,齐锐要不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他早几分钟就直接挂了,哪那么多废话。
      
      冬日的秋明湖和夏日的秋明湖完全是两个模样,昨夜刚下了一场大雪,两旁的常青树也从绿色变作白色,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倒也是一番美景。
      但这美景无人欣赏。
      小道上除了他没其他人,大冬天的,只有傻逼才想不开不在暖和的室内待着,跑来湖边挨冻。
      
      小道尽头豁然开朗,是一片空地,那块空地位置极佳,能眺望到大半个秋明湖的风景,是很多人爱去的地方。
      当然,现在也没什么人。
      
      等等。
      庄延挑了挑眉,看向空地上的画板支架。
      
      居然还真有傻逼大冬天跑来写生。
      
      ……
      
      “你画的是《独白》的谢幕?”
      最后一笔画完,谢宁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
      
      最先入目的是一身黑色的风衣。
      严溪曾和他说过,风衣是男人的装逼利器,即使是烂大街的款式也给人一种锐利感。
      但真正能把风衣穿得气势逼人的却也是少数,多数人不过借着衣服的势狐假虎威。
      
      谢宁仰起头往上看去,看到男人的脸时,心底“卧槽”了一声。
      这是他见过最有魅力的男人。
      
      男人发型干净利落,脸轮廓分明,像是打上了一层光影,凌厉的双眉微微挑起,眼睛灼热有神,注视着他……身后的画。
      他的样子不是一个“帅”字能形容的,那种独特的魅力感,也不单单因为他长得帅。
      那是举手投足间不经意透露出的气质,每一个神情变化,都似带着一种风情。
      
      看着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但这身风衣穿在他身上极为合适,只看了一眼,就有一股刀锋般的锐利迎面而来。
      
      更重要的是,这衣服一看就价格不菲。
      不是普通人能承担得起的数目。
      
      男人看到他,眸光一闪,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原来是你。”
      谢宁更加疑惑,他们认识?
      
      “没想到又见面了。”男人勾起嘴角,笑得意味深长,“兔子先生。”
      谢宁:“……”
      
      原来是他。
      上次在娃娃机旁见到时男人用围巾遮住了脸,谢宁没看到他的样子,这次才看了个分明。
      
      “好巧。”谢宁沉默几秒,站起身,非常有礼貌地说,“没想到又见面了,蓝鲸先生。”
      “……”这次轮到庄延沉默了。
      
      庄延只是顺路过来看看是什么傻逼大冬天跑来写生,没想到能看到一幅非常有意思的画。
      更没想到这个画画的傻逼还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让他觉得非常合眼缘的那个人。
      
      他穿得比上次多了些,头上戴着一顶萌系的毛绒帽子,耳尖被包在帽子下,让庄延心生可惜。
      看不到他耳尖泛红的样子了。
      白皙的脖子也被厚实的围巾裹住,露出的脸软软的,带着点冻出来的潮红,让人想伸手揉一揉。
      
      这幅模样看上去太乖了,庄延忍不住就想逗逗。
      
      两人对视几秒,庄延突然看着他笑了,又问了开头那个问题:“你画的是《独白》的场景?”
      谢宁回过神来,惊讶:“你也看过《独白》?”
      
      因为没在国内公映过,《独白》算是一部非常非常小众的电影。
      没想到这位蓝鲸先生居然也看过,还能认出他的画。
      
      《独白》的最后一幕,白发苍苍的主角也是在湖边的道路上,回忆完自己的一生,拄着拐杖蹒跚离去。
      镜头却始终落在湖面上,没给老人一点留恋与温柔。
      直至谢幕。
      
      谢宁原本只是想画冬日的秋明湖,思绪却不由落到《独白》的剧情上。
      在电影中,这个湖泊出现过好几次。
      
      等回过神时,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翩然跃至纸上。
      是《独白》的主角。
      谢宁索性开始用秋明湖的样子画电影里的场景。
      
      然而在普通人眼中,他画的不过是一个路过湖边的老人,只有看过《独白》,并研究过《独白》的人才能明白。
      他这幅画的构图、视角,与《独白》最后一幕一模一样。
      
      庄延挑了挑眉,说:“看过,一部很有意思的电影。”
      谢宁说:“它在观众中的评价并不好。”
      庄延点头:“能真正看懂这部电影的人不多,大多数人都觉得它枯燥无聊。”
      
      谢宁把目光落回画板上:“想看懂它太累了,即使是欣赏水平极高的评委,也会觉得它艰涩难懂,所以他能入围戛纳,却最终没能获奖。”
      庄延对这话不置可否,问道:“那你看懂了吗?”
      谢宁思索片刻,摇头:“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只是我体会到的,但我不能肯定导演想表达的是什么。”
      
      庄延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导演把电影的观赏门槛放得太高,导致大部分人都被拦在门槛外,如果他能学会放下门槛,说不定会更成功。”
      “可我却觉得,”谢宁说,“他是故意把门槛放得放得这么高的。”
      “哦?”庄延眸光一闪,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怎么说?”
      
      谢宁说:“我看过他的其他作品,他是一个很专业的导演。”
      庄延盯着他,眼神带着探索:“专业,未必意味着他懂大众的口味。”
      
      “他懂!”谢宁斩钉截铁地道,“但是他看不上大众的品味,所以不肯低头。”
      庄延挑眉:“只要是导演,总要向大众低头的。”
      谢宁:“文艺片的导演一般都有一种清高,觉得自己的作品是曲高和寡的悲鸣。”
      
      庄延正想嘲讽,又听谢宁说:“不过这个导演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谢宁:“他就像是把作品一放,一副你们爱看不爱的样子。”
      
      庄延:“听起来好像很欠揍的样子。”
      谢宁点头:“是挺欠揍的。他觉得你们看不懂是你们的问题,他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齐锐听到这番话,肯定要惊呼一声:卧槽!这是你知音啊!
      庄延本人听了却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的老师曾经评价过他,说的就是“曲高和寡、自命清高”这八个字。
      可他确实不想向大众低头。
      凭什么呀。
      
      后来他想了下,大多数导演不是向大众低头,而是向金钱低头。
      庄延就更不屑了。
      他又不缺钱。
      
      庄延看了一会谢宁:“没想到你会这么说。”
      谢宁说:“其实他能把故事讲得生动曲折,充满戏剧性和冲突感,他有这个能力,但他不想这么做。”
      
      庄延问:“为什么不想?”
      谢宁抓了抓脸:“其实这只是我的猜测。”
      “没事,你说就是了。”
      
      谢宁看了眼他的神色,总觉得他挑眉的样子别有深意。
      “他故意把这个故事讲得艰涩难懂,故意把门槛设得那么高。他不想让大部分人踏过门槛,他只接受能读懂的人……他很自负。”
      
      说完这段话,谢宁抬头,发现对面的男人用一种令他毛骨悚然的深沉目光看着他。
      他小退了一步稳住身体,背后的寒毛立了起来。
      “你、你盯着我干嘛?”
      
      难道刚才讲的话不对,惹怒了他?
      也对,他应该是庄延的粉丝,不一定能接受自己刚才的评价。
      但他也只是随便说说啊。
      
      “额……”谢宁赶紧小声说,“我说的只是自己的看法,不一定对。”
      庄延却道:“我觉得你说得很有意思。”
      谢宁不知道他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决定保持沉默。
      
      庄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几秒,在谢宁浑身不自在时收回目光,问道:“你很喜欢这个导演?”
      谢宁结巴了一下:“还、还行吧。”
      
      庄延又问:“那你很喜欢《独白》?”
      谢宁想了想:“我很喜欢它的画面。”
      
      庄延手指画板:“你再画一幅吧,就画主角被赶出剧院,拖着瘸掉的腿路过湖边这一幕。”
      谢宁愣住。
      对面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他本来就该给他画画似的,谢宁一时竟反应不过来。
      
      顿了一会,谢宁小声说:“我不画。”
      庄延眉头挑起:“为什么”
      谢宁说:“这么冷的天,画这一张就冻死我了,再画一张我怕不是要死在这里。”
      
      庄延这才想起两人此时还像傻逼似的在湖边吹着冷风。
      和这个兔子先生聊天太过愉快,让他忍不住忘了自己有多么冷。
      
      庄延目光扫过谢宁缩在怀里的手,他的脸比上次冻得还要红,说话时一股雾气从口中飘出来。
      最后遗憾地看了眼被毛绒帽子遮盖住的耳尖,庄延说:“那回去以后再画。”
      
      谢宁震惊了:“我……我为什么要给你画?”
      庄延好像没想过这个问题,眉头深深皱起,像是在思索。
      
      随后他伸手搭在谢宁的肩膀上,低下头,凑到谢宁耳边,低声道:“我有庄延的所有电影,如果你愿意给我画一张,我带你去我家看好不好?”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知是两人靠太近害羞,还是被男人说话时的热气感染,谢宁的耳根红了一片。
      
      男人说话时气势锐利逼人。
      他、他好像有点腿软。

  • 作者有话要说:  庄延:拐人回家!
    感谢!
    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3 23:06:07
    把大大亲亲抱抱举高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4 08:59:59
    睡觉的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4 13:06:14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