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恭十一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03 22:17: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圣诞快乐 ...

  •   第三章
      
      “这人怎么和徐清一样阴魂不散的?”严溪吐槽。
      谢宁好奇地凑过去,指着光碟上的那行字:“导演后面不是个英文名吗?”
      “麦克斯。对吧。”严溪解释,“这就是庄延的英文名。”
      
      谢宁惊讶:“真的假的?”
      严溪冷哼一声:“那当然,庄延大学就读传媒分院的导演系,出国进修后一直在国外娱乐圈,听说还是什么新锐导演,麦克斯是他给自己取的英文名,一听就自大得不行。”
      谢宁歪了歪头,问:“你查过庄延?”
      
      严溪愣了一下:“什么?”
      谢宁慢吞吞地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连人家英文名都知道。
      “我查他干什么?”严溪对上谢宁好奇的目光,突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他有什么值得我查的!而且这些资料还用我查?!”
      
      谢宁没说话,把光碟收好。
      严溪跟在他身后絮叨:“还不是为了你我才关注的他,不过这些真不用我查,周围都传遍了!”
      谢宁问:“传什么?”
      
      严溪欲言又止:“……”
      谢宁:“?”
      
      “唉……算了!”严溪叹气,“你和徐清分手这事,大家最近都在八卦呢。”
      谢宁想起最近接到的那些电话,点头:“我知道。”
      严溪又说:“好巧不巧的,庄延又回国了。本来毫不相干的两件事不知怎的被他们联系在一起,传来传去,都说你和徐清分手是因为庄延,徐清放不下他,才和你断了。”
      
      “放屁!明明是你甩的徐清!”他说着说着自己就来了气,“我帮你解释,他们不信,反而讨论起了那个什么庄延!一群傻逼!”
      他们这群人,说是同学朋友,本质也是个十分排外的富家子弟圈,家世一般的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严溪出身虽然也算富裕,但比起豪门那就是天与地的差别,他这种白手起家的,要不是看在谢宁的面上,不会轻易被接纳。
      
      即使如此,也有背地里嘲讽他是谢宁跟班的,只会跟在谢宁屁.股后面转。
      要不是实在不放心谢宁,严溪也看不上这群正事没干多少,净会吃喝玩乐纨绔子弟。
      当然其中也有精英子弟,有几个和严溪玩得不错,早年在严溪自主创业时还帮过他不少的忙。
      
      谢宁听完他这一长串话,应了声:“哦。”
      哦什么哦,严溪觉得自己都快气死了:“你就不打算向他们澄清?!”
      
      谢宁说:“太麻烦了,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看着严溪不善的眼神,他又补充:“烦。”
      严溪哑口无言。
      
      “大少爷,你就能不能别这么不食人间烟火,有点人气行不行?”
      “可是。”谢宁委屈道,“这么多人,我一个个解释过去,真的很累啊。”
      严溪彻底无话可说。
      
      最后他狠狠地揉了把谢宁的头发,感受了下柔软的触觉,才勉强压下心中的火气。
      谢宁把投影仪关好,用手机搜索了下《独白》的导演。
      就像严溪说的那样,《独白》的导演麦克斯确实是个华人,中文名庄延,履历非常华丽,和他印象中徐清提起过的庄延能和得上。
      
      这部电影在网上没什么名气,但在娱乐圈内部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毕竟是一个作品能入围戛纳电影节的中国导演。
      
      庄延回国后十分低调,谢宁简单地搜索几下,没搜到他的照片,倒是找到了他的微博。
      谢宁点了个关注。
      
      围观了全过程的严溪:“???”
      “你关注他干嘛?”
      
      谢宁说:“他的电影拍得挺好的。”
      严溪想起那部画面精美剧情平淡的文艺品,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和好友在审美上的巨大差异。
      “算了,你开心就好。”
      
      谢宁百年上一次微博,发现自己涨了不少的粉。
      他之前画的那个圣诞节海报在网上公布,画风受不少人喜爱,就有人挖到了他的微博。
      
      谢宁不擅长社交,对这些社交平台也很少经营,这个微博是跟着徐清申请的,以前还放一些他的临摹作品,后来几个月才上一次,慢慢地就荒废了,粉丝数也少得可怜。
      绘画是谢宁难得的爱好,他性格无欲无求,得知他痴迷画画后,家人欣喜若狂,不仅不阻拦,反而联系了不少大师指导。
      谢宁有天赋又有热情,什么类型的画都学过一遍,后来接触了数位板,更是一门心思投入到里面。
      
      严溪的游戏公司最开始做的端游,但端游市场不景气,公司半死不活的。
      好在严溪目光敏锐,很快投向手游市场,一款以画风出名的养成游戏《手机恋人》风靡一时,在手游市场这块大蛋糕里有了一席之地。
      谢宁就是这款游戏的原画师。
      
      《手机恋人》的成功,三成靠经营,七成靠精美的画风,无论是场景原画还是人物原画,包括后续推出的各类服饰,都深受大众喜爱。
      谢宁在游戏原画业内很快打出了自己的名声。
      
      之后,知名游戏公司飞凡邀请谢宁参与新项目《山海纪》的原画设计。
      《山海纪》以山海经里的妖怪为背景,是一款大型抽卡手游,卡牌角色几百个,谢宁只帮他们设计了几个场景和角色。
      游戏在今年6月正式公测,以让人想象不到的速度大爆,至今已成为现象级手游,但凡是年轻爱玩游戏的人手机里,必然下载了这款游戏。
      
      其中,谢宁设计的SSR卡貔貅更是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游戏角色,无论是原型还是拟人后的独特设计,都让玩家喜爱不已。
      网上更是有不少关于貔貅的同人画,借着游戏的热度,很多同人画手都给自己吸了大量的粉。
      作为原画师的谢宁却一直低调得很,除了业内人士,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才是貔貅的设计者。
      
      谢宁之前赶的稿就是《山海纪》的圣诞海报。
      一开始海报约的画师并不是他,后来大概是出了纠纷,飞凡游戏辗转找到谢宁,因为时间太紧急还加倍了稿费。
      
      谢宁为这张海报难得熬了夜,最后的成果不仅甲方很满意,玩家也十分喜欢——
      海报在官方微博发布不到一天,底下的评论就过了万,并在持续不断地增长中。
      谢宁不在意粉丝多少,但作品被人喜欢,他还是挺开心的。
      
      除了《独白》,谢宁还有麦克斯、也就是庄延的另外两部电影,庄延在国外拍的电影不少,《独白》是最出名的,还有几部谢宁没在国内买到。
      不过他一看严溪兴致缺缺的样子,把剩下几张光碟排好收在架子上。
      
      冬日的夜晚风大得吓人,刀削似的刮着。
      谢宁把严溪送到车库,听着哗哗的风声,犹豫:“这么晚了,要不你今晚在这过个夜。”
      “别了。你这到我公司可要开上一小时的车,我不想大冬天还提前爬起来,那可要了我的命了。”
      
      “那就迟点去呗。”谢宁说,“老板迟到又不扣工资。”
      严溪义正言辞:“我要以身作则!”
      谢宁用怀疑的眼神看他。
      
      “好吧好吧。”严溪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明早有个重要会议,迟到了股东那边又要念叨死。”
      谢宁:“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严溪走到车尾,突然从后备箱拿了个毛绒熊出来,抱着和谢宁差不多高,也不知道他怎么塞进后备箱还不让谢宁发现的。
      “给你。”
      
      谢宁茫然地抱过毛绒熊:“这啥?”
      “圣诞礼物加乔迁礼物。”严溪说,“晚上可以抱着睡,暖和。”
      谢宁:“我睡觉没有抱东西的习惯啊。”
      
      严溪说:“那就放床上当个摆设,我看你不是挺喜欢这些毛绒玩具的,这次搬家还带了几个小玩偶。”
      谢宁愣了一下,想起那天的男人:“娃娃机抓的。”
      严溪又说:“床头摆着的那个兔子也是?我看那个挺可爱的,和你长得也像。”
      
      谢宁第二次被人这么说,迟疑道:“真的像?”
      严溪突然笑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你怎么就学不会咬人呢。”
      “……滚。”
      
      “那我真滚了。”严溪顺势进了车,打开车窗,“圣诞快乐。”
      谢宁朝他挥手:“圣诞快乐。”
      
      湖滨别墅安保设施完备,环境也好,出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是一个人住显得空旷寂寞了点。
      谢宁倒不觉得寂寞,这里挺清净的,也没人打扰,他趁机把灵感和思路整理下来。
      
      这两天他把庄延的电影一一看完,对这位导演突然有了种莫名的感觉。
      几部电影各有千秋,但画面设计都完美贴合他的爱好,谢宁关注过staff表,主美并不是同一个人。
      这是庄延的特有风格。
      
      谢宁想,看来他和庄延的审美还挺相似的。
      这几部电影中最出色的还是《独白》。
      谢宁反复看了几遍,几个经典场景烂熟于心,晚上做梦还会梦起。
      
      严溪抽空上门来查探好友存活状况时,谢宁正在画草稿,把人放进来后直接让他自己去客厅看电视。
      他有灵感时通常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凑到耳朵边喊名字都未必能听见,严溪知道他这毛病,自得其乐地去客厅转了转,然后回到画室看他画草稿。
      
      谢宁的画室很大,用一张长桌子将空间分割成两边,一边是绘画工具和琳琅满目的书架,有几个画板支架立在地上。
      另一边相对整洁,墙上有大黑板,黑板旁边贴着网格,用夹子夹着各种画稿和资料。
      长桌子内侧摆着一台笔记本、数位板和后面的两个宽屏显示器,墙上也镶嵌进一台显示器。
      
      桌子外侧稍显杂乱,各种纸张和笔散落在桌上,谢宁坐在椅子上,低头在一张纸上画画。
      严溪低头看过去,纸上的画面看起来像是什么场景草稿。
      
      “这是新设计的游戏原画?”等他搁笔时,严溪问。
      “不是。”谢宁摇头,“随便画画的。”
      顿了顿,还有一句话他没说,这份草稿不是游戏原画,是电影原画。
      
      “我这两天想休息会,暂时不接稿了。”谢宁说。
      严溪点头:“你是该好好休息下,之前赶稿还熬夜,猝死案例网上可多了,别不放心上。这种急稿下次给再多钱也不接,你又不缺钱。”
      谢宁说:“《山海纪》主美直接找的我,之前合作时和他关系不错,看他挺急的,就帮他这个忙。”
      
      “《山海纪》的圣诞海报?原来你赶的是这张。”严溪皱眉,突然想起一件事,“确实有你的风格,不过这两天海报下面好像撕起来了。”
      谢宁愣住:“撕起来了?”
      严溪点了点头,整合之前八卦到的信息:“好像《山海纪》最先是约了另一个原画师画的这张海报,但最后稿子没通过,这个原画师粉丝不少,知道后就开始到海报下面掐。”
      
      谢宁想了想问:“没试稿?”
      严溪说:“不知道。”
      
      谢宁又问:“签合同了?”
      严溪说:“不知道。”
      
      谢宁:“稿费给了没?”
      严溪还是说:“不知道。”
      
      “……”谢宁沉默几秒,“那你知道啥?”
      严溪:“我又不是画师又不是飞凡游戏,这些我怎么知道?”
      谢宁:“哦,那我不问了。”
      
      这事怎么看都是非凡游戏和画师之间的纠纷,就算闹起来了。
      又关他什么事呢。
      
      谢宁起身把散落在桌上的稿件收起来,叠在一起,最后目光落在最上面的草稿上。
      他指尖停顿片刻,突然说:“严溪,我想去画影视原画。”

  • 作者有话要说:  庄延下一章上线
    感谢!
    八百斤的清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3 07:48:19
    把大大亲亲抱抱举高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3 09:36:30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