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恭十一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02 22:42: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独白》 ...

  •   第二章
      
      清晨,谢宁在阳光中醒来。
      
      手机上不意外地显示十几个未接电话,陌生号码,不知道徐清是换了张卡还是借了谁的。
      这死缠烂打的姿势就有点难看了,谢宁有点想不通,懒得搭理。
      
      他还想在暖和的被窝里再睡个回笼觉,然而已经10点多了,再睡下去就要错过和严溪约的火锅。
      看在火锅的面子上,谢宁磨蹭了一会儿,慢吞吞地爬起来换衣服。
      
      严溪既怕谢宁被困在分手的悲伤里,又怕他听信徐清的花言巧语,这两天对他嘘寒问暖那叫一个积极。
      两人多年好友,早已过了上厕所都要一起的黏糊劲,谢宁被这涨势吓了一跳,差点以为严溪要追他。
      
      严溪得知后笑哭:“我要是对你有想法,还能让徐清那个傻逼拱了你四年?”
      顿了顿,他叹息:“我其实挺愧疚的,当年要不是我看走眼,还和你开了个玩笑,你也不会和徐清在一起。”
      他那会希望谢宁能走出自己的世界,不再抗拒和人交心,却不料弄巧成拙。
      
      严溪对徐清最初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衣冠楚楚一表人才,一双眼睛尤其深情,注视着谢宁时,总让人觉得他对谢宁是多么一往情深。
      后来事实证明这些只是表象。
      
      看了眼窗外的天气,谢宁从衣柜里翻出一条围巾,回忆那天碰到的男人是怎么围的。
      这种优雅又保暖的围法确实很有新意,谢宁以美术生的审美表示赞扬。
      出门时他又给自己套了双白色的羊绒手套,保暖,又衬得他的手纤细修长。
      
      谢宁怕冷是天生的,全副武装后,才扬了扬嘴角,去赴严溪的火锅之约。
      谁料刚推开门,扬起的嘴角立刻塌了下去。
      
      徐清脸色憔悴、神情黯淡地站在门口,手捧着一束玫瑰,和他撞了个对脸。
      “谢宁……”徐清看到他,浑身一颤,“你、你终于肯见我了。”
      
      谢宁拿出手机看了眼被他自动屏蔽的收件箱,果然在一大堆的陌生短信中,有一条是“我在你家门口等你,你出来见见我好不好”。
      发信时间是早上8点半。
      
      谢宁解释:“我没看到你的信息,只是正好要出门。”
      徐清说:“没事,能见到你就好,我……我是来请求你的原谅的。”
      
      谢宁皱眉:“我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徐清:“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谢宁平静地看着他。
      
      徐清:“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谢宁没有犹豫,直接道:“不好。”
      “为什么?”徐清声音痛苦,“谢宁,我知道是我的错,我改!只要你能原谅我!我一定改!”
      
      为什么?
      谢宁诧异,他歪了歪头,疑惑道:“这话该我问你才是吧?”
      “为什么你会觉得,在我亲眼看到你和别人上床之后,还能和你在一起?”
      
      谢宁声音平静,语气疑惑,仿佛只是一个好学者问出心中的困扰。
      徐清顿时哑然。
      
      谢宁不想和他纠缠下去,正要下楼,徐清突然朝他伸出手来,像是要抱他。
      谢宁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徐清顺势抓着他的手,声音沙哑颤抖:“谢宁,你骂我!打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说着还扯着他的手往自己脸上打。
      
      谢宁不知道他这又是闹的哪一出,但确实没有精力陪他耗下去了。
      “徐清。”谢宁身子往后仰,靠在门板上,“我骂你打你时的样子,是不是和庄延特别像?”
      徐清一下子愣住了。
      
      趁着他愣神的机会,谢宁挣脱开,从楼梯直接跑了下去。
      被这么一耽搁,到火锅店的时候自然迟到了。
      
      和严溪解释了一番刚才的事,严溪比他还气愤:“阴魂不散!这人怎么就能这么烦!”
      谢宁赞同地点点头:“是啊,大家好聚好散不行吗。”
      
      严溪又骂了半天才停下来。
      “对了。”严溪看了看谢宁的脸色,问道,“之前怕刺激你一直没敢问,你和徐清是怎么分手的?”
      
      怎么分手的?
      谢宁笑了下:“你不是一直都说他品行不端,床伴一个接着一个就没断过,天天劝我和他分手?”
      严溪一愣:“那会你总是不信!还问我要照片。他和那些小明星的绯闻满天飞,这事谁不知道,可床照我哪拿得到!”
      
      谢宁说:“我不是不信,只是觉得有照片才好分手。”
      严溪琢磨道:“你当恋爱分手是查案子呢,还要证据才给人定罪?”
      谢宁茫然:“不是吗?”
      
      严溪噎了一下。他知道谢宁为人处世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可也没想到他脑回路会这么奇怪。
      “算了算了,”他摆摆手,“先不提这个,那你现在分手是找到证据,可以给他定罪了?”
      谢宁慢悠悠地说:“前两天我有张画稿落在他家了。”
      
      怎么突然转移话题了?
      严溪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问道:“然后?”
      “我去他家拿。然后……”谢宁侧了侧头,“正好撞见他和别人上床……”
      
      没等他说完,严溪已经怒极:“他妈的!!!他居然还敢把人带回家!!!”
      严溪给他倒了杯冰可乐:“你消消气……”
      “消你妈的气!早知道我就该找人把他打一顿!把他第三条腿给我打废了!”
      
      严溪知道徐清私生活不怎么样,他是清风影视继承人,自愿脱光了往他床上躺的小明星比比皆是。
      徐清也不是柳下惠,送上门的腥哪能憋着不尝。
      可没想到徐清能嚣张到把小妖精带回家,还让谢宁给撞见了!
      
      光是想想,严溪都觉得污了谢宁的眼睛。
      他默念好几遍“杀人犯法,我是遵纪守法好公民”,才堪堪把心头的怒气压了下去。
      
      “你有没有当场打他们一顿?”严溪问。
      谢宁摇头。
      
      “骂他们一顿?”严溪又问。
      谢宁继续摇头。
      
      严溪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掏出手机给徐清打电话。
      电话接通,没等徐清开口,严溪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国骂,骂到消气了,也不给对面反击的机会,直接挂断拉黑一气呵成。
      谢宁听得目瞪口呆。
      
      “看见没,这样才解气。”严溪骂得口干舌燥,拿起冰可乐一口喝光,“你多学着点!”
      谢宁人长得好看,才华出众,又有气质,喜欢他的人多的是,嫉妒他的人也不少。他学生时代白白净净的,看着就很好欺负,严溪那会为他操碎了心。
      有人找上门来,严溪就骂回去,有人放学后门口堵谢宁,也是严溪一个一个打回去。
      
      为此严溪处分记了一大堆,威名也一度传到校外。
      有些人挨了揍还不服气,骂严溪是老妈子护犊子,严溪理直气壮:“我他妈就护犊子,谁敢动谢宁就是动我!不想活了可以试试!”
      这一护就护到了现在。
      
      另一边,徐清在谢宁这里碰了壁,心里闷着火,大中午硬是把包养的小明星从剧组里拉出来陪他吃饭。
      小明星叫肖适,就是上次被谢宁撞见的那个小妖精。按理说出了这事,但凡徐清诚心点,总该和他断了关系。
      可徐清没舍得这么做。
      
      肖适有个角度的侧脸和大学时期的庄延有的那么点相似,徐清左思右想,还是放不下。
      饭吃到一半,徐清火气消得差不多时,正接到严溪的骂人电话。
      
      “神经病啊!”
      回应徐清的是电话里的嘟嘟忙音。
      肖适看他脸色不对:“怎么了?”
      
      徐清沉着脸:“没事。”
      肖适小心翼翼:“是……是谢宁吗?”
      徐清脸色更黑一层:“瞎说什么呢!好好吃饭!”
      
      肖适不敢再说话了。
      徐清脾气本来就不怎么样,这两天更是喜怒无常,害他吃顿饭都战战兢兢的。
      
      徐清看了眼手机,心里更加烦躁。
      谢宁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乖巧、听话的形象,从来不会对他的私生活多加干涉,所以徐清浪起来肆无忌惮。
      
      他包小明星的事周围的人谁不知道,谢宁从来没在意过,也不知这次怎么就闹分手了。
      徐清想了想,觉得多半是有人撺掇的。
      很有可能就是严溪!
      
      早上没送出去的玫瑰花被扔在一边,徐清漫不经心地想,谢宁懂什么呀,估计现在还在气头上,只要他道个歉,哄上两句,谢宁多半就原谅他了。
      
      他这边做着美梦,没想到谢宁和严溪正在讨论怎么躲开他的纠缠。
      
      “你住的那小区安全性不怎么样啊,怎么就让徐清找上门了?你赶紧和门卫说一声,下次别放他进来。”
      谢宁把嘴里的肉咽下去,慢条斯理地道:“我和门卫提过了,可门卫也拦不住啊。”
      严溪一拍桌子:“怎么就拦不住了?你把他照片打印出来往小区门口一贴,就说这人疑似逃犯,我就不信门卫还能再放他进来!”
      
      “可是,”谢宁说,“徐清在小区里也买了房子,他是业主之一啊。”
      谢宁在市中心买的单身公寓,周围多是白领,以徐清现在的身价,买一套也不是什么大事。
      
      严溪皱眉:“那也不能让他这么骚扰你,要不你干脆搬我那住几天吧,他敢找上门我就敢把他打废了!”
      谢宁摇头:“不用这么麻烦,我打算去湖滨别墅住段时间。”
      
      湖滨别墅是靠近秋明湖的豪宅区,用人工设计把秋明湖引入小区,总共只有49栋,独栋设计,安全性和保密性极高。
      谢宁这套是他爷爷送给他的成年礼,他极少去那边住,但固定会有人去打扫,搬进去也是分分钟的事。
      
      严溪这才安心:“那你赶紧搬。”
      谢宁点头:“我这两天发现一部不错的电影,可惜在国内没上映,我买到了蓝光,想去湖滨别墅那看。”
      湖滨别墅配套设施齐全,大的花园里就能遛狗,内部配有一个放映室,观影效果比一些小型电影院还要好。
      
      谢宁这次去湖滨别墅,不是被徐清烦的,是为了这部电影。
      徐清在他心里还没这么大的分量。
      
      “什么电影?”谢宁不是电影发烧友,严溪还是第一次见他对一部电影这么感兴趣。
      谢宁答道:“《独白》。”
      严溪想了半天:“没听说过。”
      
      “它在国内不是很有名。”谢宁说,“事实上在国外也不出名,后来它大爆冷门地入围戛纳电影节,知名度才高了一点——虽然最后没获奖。”
      一听什么戛纳电影节的,严溪顿时歇了兴趣。他是好莱坞大片爱好者,星际、超能力、超级英雄才是他的爱好,而戛纳电影节配上这个名字,一听就是文艺片。
      
      “文艺片有什么好看的?”
      谢宁笑了笑:“这部电影的画面很有特色,我很喜欢。”
      
      中午耽搁了一会,这顿火锅吃到了下午才散场。
      严溪不放心他,硬是把他送回了家,又在楼下张望了回,没看到徐清的身影才安心。
      
      搬家那天也是严溪开车帮的忙,谢宁没有驾照,不过还好也就拿些衣服,倒也不用另外叫搬家公司,房间什么的也找人打扫过一遍。
      搬完东西,严溪留下吃了饭,陪谢宁一起看这部《独白》。
      
      正如严溪所想,这是一部标准的文艺片——他看不懂。
      《独白》的主人公是一个戏剧演员,电影一开场,主人公就垂垂老矣,整部电影都是以他的内心独白来回顾他的一生。
      严溪中途几次差点睡着,转头一看谢宁神情认真,没敢惊扰他,忍到了电影放完。
      
      遭受整整2小时的精神摧残后,严溪吐槽:“它的画面确实很美,但老实说我没看出这部电影有什么深意,我很能理解为什么它这么冷门。”
      “很正常。”谢宁点头,“这正是导演想要的效果。”
      “一个戏剧演员跌宕起伏的一生。”严溪耸了耸肩,“文艺片就是这么装模作样。”
      
      谢宁说:“我很喜欢这部电影的美术设计,无论是构图、镜头还是色调,导演都运用地非常大胆。”
      提到美术,严溪才恍然。
      他这个好友生平没什么执念,唯独热爱美术。
      
      严溪起身去整理光碟,突然看到一行字,惊讶:“咦?”
      “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庄延?!”

  • 作者有话要说:  庄延:虽然我没出场,但我始终活在你们的台词里。
    感谢!
    睡觉的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1 20:18:09
    我是中二之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1 22:56:07
    八百斤的清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2 12:08:09
    八百斤的清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2 12:08:14
    高山有乔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2 19:57:46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