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庄延回国了 ...

  •   《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
      文/恭十一
      
      第一章
      
      接到严溪电话时,谢宁缩在被窝里,头昏脑涨,半天没听清严溪讲的啥。
      他通宵赶完一个急稿,甲方早上才给回复,定稿之后他直接往床上一倒,睡了个昏天暗地。
      
      电话那头淅淅索索响了半天,谢宁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清醒过来:“你说啥?再说一遍?”
      严溪果然重复了一遍:“你和徐清,分手了?”
      “哦。”谢宁应了声,“分了。”
      
      严溪欲言又止。
      谢宁看了眼时间,晚上7点,这一睡直接把一个白天睡了过去。
      
      严溪沉默了好一会儿:“你现在怎么样?”
      谢宁老实回答:“头有点疼。”这一觉睡得不太舒服。
      “胃也难受。”一天没吃东西,饿的。
      
      严溪叹了口气:“你别想不开,好好在家待着,我马上就来。”
      他有什么想不开的?谢宁莫名:“那你来的时候给我带份晚饭。”
      
      谢宁在床上回神了一会儿,爬起来换衣服洗漱,电脑桌旁各种画稿乱得不行,他收拾完,又去厨房给自己烫了杯热牛奶。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一看,十几个未接电话。
      
      三个是严溪的,剩下都是徐清打来的。
      谢宁喝了口热牛奶,身体暖和了许多,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徐清给拉黑了。
      
      短信里也有几条徐清发来的。
      【我错了。】
      【别分手好不好。】
      ……
      
      不好。
      谢宁清空收件箱,又把徐清其他联系方式全部拉黑。
      做完这一切,门铃响了。
      
      严溪果然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带着一份非常清淡的白粥。
      白粥吃得谢宁索然无味:“带什么不好,非要带这么寡淡的。”
      严溪看了看他的脸色:“我怕你没胃口。”
      
      谢宁不仅有胃口,胃口还很好。他把勺子一搁,去卧室拿了件大衣出来:“算了,我们去外面吃。”
      严溪说:“我吃过晚饭了。”
      “那就再陪我吃一顿,当是夜宵。”
      
      出去的路上严溪手机响了几次,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直接按掉。
      “谁啊?”谢宁随口问道。
      严溪说:“一个傻逼。”
      
      谢宁:“别以为我没看到来电显示。”他不是故意偷看,主要是那串号码他记得太熟,扫一眼就认出来了,徐清的。
      严溪冷笑:“他难道不是傻逼?”
      谢宁想了想,没法反驳。
      
      严溪对徐清一直都存在一种偏见,也许不能说是偏见。
      他觉得徐清这人就是个花花公子,花心又浪荡,哪里都配不上谢宁。
      不光是严溪,谢宁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
      
      只是两人交往4年多,无数人劝分都没能分开,直到现在……
      严溪一想起来就气得胸口疼:“徐清这个渣男,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你们分了好,暗恋你的人大把的在,何苦吊死在他这么一个烂树上!”
      谢宁顺着他的意,点头:“是是是。”
      
      严溪看了他一眼,叹气:“你就是性格太温顺了,要我早几年前就把他踹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他这好友的性格,说好听点是顺其自然,难听点叫逆来顺受。
      问他点什么,基本上回应都是“随意”、“无所谓”、“哦”,偶尔来一句“关我什么事呢”。
      
      严溪记得大学时期,谢宁爱慕者众多,艺术学院的院花向他表白,真情实感地说了一大堆,结果谢宁来一句:“谢谢你的喜欢,不过你喜欢你的,关我什么事呢?”
      院花气得当场就哭了。
      后来院花的某个爱慕者心气不平,找上门来理论,谢宁听他骂完,问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呢?”
      
      若是一直这么洒脱也就算了,后来谢宁和徐清交往,严溪每每提起徐清拈花惹草的行为,谢宁也总是一副“关我什么事”的态度。
      严溪想到这就心塞。
      谢宁倒不觉得自己温顺,他只是无所谓。
      
      大冬天,外面天寒地冻的,要不是家里没有存货,谢宁怎么也不想出门。
      谁料吃完饭还下起了雪。
      这周五就是圣诞节,街道两旁不少店已经装饰上了圣诞树和饰品。
      
      谢宁想起自己刚画完的那个稿子,是给一个手游画圣诞海报,之前定的画师不是他,后来外包的画游戏公司不满意,辗转找到了谢宁,用双倍的价格请他接下这个急稿。
      画里,银装素裹的圣诞树和圣诞老人,嬉闹的游戏角色,就像是几天后街上的场景。
      
      难得不用赶稿,谢宁不想这么早回去,想在外面多逛逛。严溪接了个电话,公司打来的,于是急匆匆地又去了公司。
      和他谢宁不同,严溪家境只能说殷实,但个人能力强,毕业后自主创业,开了家游戏公司,也算是小有成就。
      
      街上太冷,谢宁干脆进了家商场,他有点后悔出门时没多套两件衣服。
      逛了两圈,最后他在一个娃娃机前停下了脚步。
      
      娃娃机前已经站着一个人,修长的手握在摇柄上,谢宁注意到他的手表和袖扣,都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价位。
      他不知道投了多少硬币进去,但一次都没抓到,气得踹了娃娃机一脚,吐槽道:“什么玩意儿。”
      谢宁忍不住笑了一声。
      
      听到笑声,他回头看了谢宁一眼:“你笑什么?”
      谢宁没能看清他的样子。主要是他围了一条围巾,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十分保暖。
      谢宁看着有点羡慕。
      
      见谢宁不说话,他侧后让了个位置:“你来抓。”
      谢宁摇头:“我身上没有硬币。”
      他不耐烦地道:“我有。”
      
      谢宁还在犹豫,他直接把谢宁拉到了娃娃机前:“抓不到算我的,抓到了娃娃就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谢宁对娃娃不是很感兴趣,但他喜欢抓娃娃的过程,于是顺从地把手放在了摇柄上。
      
      第一次没有抓到,男人报复性地笑了一声。
      第二次抓到了,爪子升到空中,抖了抖,娃娃掉了下去。
      “什么破机子!”男人比谢宁还不高兴。
      
      第三次终于没出什么意外,稳稳当当地抓到一个娃娃。是个兔子。
      “还算有点本事。”男人弯腰把兔子拿出来,揉了两把,递给谢宁,“看着和你还挺像的。”
      谢宁看了一眼兔子,没看出来和他哪里像。
      
      “里面还有几个硬币。”那人又说,“你全抓完吧。”
      谢宁大概是玩出了手感,后面又抓了三个娃娃,他随手挑了一个递给男人:“这个送你。”
      
      男人眼神里透露出嫌弃,但还是接了过来:“这是什么?鲨鱼?”
      “是蓝鲸。”谢宁答道。
      
      “我还有不少硬币没投,你要继续抓不?”
      “不了。”谢宁摇摇头,“再抓我也拿不下,我要回去了。”
      他“哦”了一声,然后说:“下次出门的时候多穿点。”
      
      谢宁疑惑:“啊?”
      他毫不留情地笑了:“你冻得脸都红了。”
      谢宁:“……”
      
      “耳尖也是。”他说,“像个兔子似的。”
      谢宁顿时无话可说。
      
      ……
      
      庄延拿着一个蓝鲸玩偶回来的时候,齐锐怀疑自己冻出了幻觉。
      这家商场是齐锐家族产业之一,他代表老董事长过来视察,拉上了刚回国的好友。
      视察到一半,庄延就不知跑哪去了。
      
      “这是啥?”齐锐惊奇,“多年不见,你的审美已经变成这样了?”
      庄延皱眉:“你也觉得丑,是吧?”顿了顿又说,“别人送的。”
      齐锐:“你都把脸包成这样子了,还这么招蜂引蝶,能耐啊。”
      
      “不是……”庄延不好意思说这个丑了吧唧的蓝鲸耗费了他100个硬币,“一个挺有趣的人送的。”
      齐锐好奇:“什么人?男的女的?长得怎样?”
      庄延:“男的,长得……”
      
      庄延回忆了下:“还不错吧。”
      齐锐:“你居然也有不毒舌的一天?”
      齐锐了解庄延的德行,眼光高又挑剔,如今又在娱乐圈里混,什么美人没见过。
      
      庄延难得没怼齐锐。
      他还在想刚才遇到的那个人,身材纤瘦,衣品倒是不错,脸精致漂亮,放娱乐圈里属于仗着脸就能红的。
      最主要的是,长得太合他的眼了。
      
      庄延从小到大挑剔惯了,看人总有不顺眼的地方,无论男女都没动过心。
      别人问他喜欢什么类型的他也答不出来,但今天看到那人,庄延恍然,他喜欢的类型就是这样的。
      尤其是看他被冻得通红的样子,可爱又诱惑,庄延心底莫名浮出两个字。
      
      欠操。
      
      但这话他是不能和齐锐说的,心里想想就算了,说出来就太轻浮,还像是在背后亵渎人。
      “对了。”庄延说,“我给你家这商场提个建议。”
      齐锐打起精神,准备听他的高见:“什么建议?”
      
      庄延:“娃娃机太少了。”
      齐锐:“???”
      庄延:“可以多加几个。”
      
      ……
      
      谢宁这两天收到不少问候,都是来打探他和徐清是不是真分手了的。
      有些是关心他,还有些只是来八卦一番。起初他还能应付,后来也烦了。
      
      “是的,分手了。真分了,千真万确。没开玩笑,不会复合。”谢宁接到电话后先发制人。
      严溪一脸懵逼:“你在说啥?”
      “是你啊。”谢宁松了口气,“没事,刚老班长给我打了个电话,被我不小心挂了,我以为是他。”
      
      严溪应了一声:“对了,我从大学同学那得到一个消息?”
      谢宁:“什么?”
      严溪说:“庄延回国了。”
      
      谢宁愣了一下:“……庄延是谁?”
      严溪沉默几秒。
      “就那个,徐清曾经追了好几年的,庄延。”
      
      谢宁揉了揉额头,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庄延这个人:“哦,想起来了,徐清心心念念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严溪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那些狐朋狗友不还八卦说徐清就是把你当庄延的替身,才和你在一起的嘛。呵,天天正事不干,就会胡说八道。”
      谢宁说:“其实也不算胡说八道。”
      
      严溪:“啊?”
      严溪愤怒:“那个傻逼!还敢把你当替身!!!”
      
      正说着,老班长的电话又来了。
      谢宁:“我这有个电话,等会再聊。”
      严溪还在那边怒骂。
      
      谢宁接完老班长的电话,又想起严溪刚才说的。
      徐清的白月光回国了。
      
      哦,那又关他什么事呢?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终于开文了,一篇小甜饼,应该不会太长。
    新文《拯救白月光的替身之后》

    姜铭意知道好友有个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却不知道在求而不得后,好友还找了个替身养在家里。
    他更没想到,有一天他会从好友家里,把替身给救出来。
    姜铭意攻,许知年受。
    根据作者前科,应该又是一篇披着狗血皮的治愈系小甜饼,希望是个短篇。
    =====
    预收文《和对家互换身体后[娱乐圈]》
    流量明星谢言颜值巅峰演技0分,演戏全靠一张脸,是出了名的花瓶。
    他的对家沈黎颜值满分演技满分,刚拿下影帝桂冠,前途无量。
    谢言觉得两人很快就能在公众前解绑各走各路,孰料一觉醒来,他居然和沈黎互换了身体?!
    看着堆在他眼前的新戏剧本,谢言欲哭无泪:救命!!!我我我我我我不会演戏啊!!!
    看着熟门熟路进他房门坐在沙发上的公司总裁,沈黎震惊:潜规则?!原来你真的有后台!
    总之就是一个攻教受演戏,受教攻营业的故事。
    =====
    预收文《被直男看上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被直男看上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谢邀。
    是这样的。
    为了替发小挡桃花,我伪装成发小的男友,秀尽恩爱,吓退一众“情敌”。
    某天送发小回公寓,撞见发小室友。
    身高腿长,剑眉星目。帅得让我心中一动的那种。
    发小和我说他是直男,我只好按捺下跳动的心。
    可我总觉得发小室友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我怀疑他暗恋我。
    【春梦对象是室友的男友,我是不是很禽兽?】
    RT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室友和室友的男友。
    偏偏室友还总让我帮他照顾男友。
    我觉得自己很禽兽,想让室友打我一顿。
    ======
    点进专栏就可以看到了~梗太多,慢慢写总会写完的!喜欢这两个梗的可以收藏一下~
    爱你们,第一章随机发红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