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我爱吃山竹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19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生气 ...

  •   “死、死了?”肖倩倩瞪大了眼睛。
      
      虽然从未见过面,但那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是有点激动的,而这份激动中,不由自主的增添了几分复杂与……涩意。
      
      糟了,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了。
      
      白苋见状赶忙改口,“其实也不一定。”
      
      只是那个女人在她心里不存在了而已。
      
      “六岁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现在不知道现在搬家了没有。”
      
      “原来是这样……”后背先是一僵,接着肖倩倩逐渐软化。
      
      一旁的肖问东和顾韵虽然有些不是滋味,但见女儿这么牵挂这件事,他们还是温声劝慰道:“倩倩别着急,你要是真想找她,我们马上让人去打听。”
      
      知道原来居住的地址,找个独身的中年妇女应该不难。
      
      不!她不想!
      
      心中骤然出现了慌乱的尖叫,完全无暇分辨那是不是自己的声音。肖倩倩有些无措,她扯了扯嘴角,艰难的开口:“……好。”
      
      尽管言不由衷,肖倩倩终究还是说出了这个字。
      
      四个人坐在沙发上,其中透露出来一家人的默契是那么的明显,就连桀骜不驯的肖鸣见肖倩倩不高兴了,也是绞尽脑汁的安抚。为了能让肖倩倩脸上重新挂上笑容,他甚至还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五官做鬼脸。
      
      他们二十六年里大概就是这么过来的。
      
      白苋倒没有艳羡,毕竟这样的亲情,她曾经也得到过,只是被岁月所摧折了而已。
      
      没有打扰他们,白苋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
      
      挺香,也挺甜。
      
      一直到十分钟后,她手中的苹果只剩下了苹果核,而垃圾桶在他们那边。
      
      就在白苋犹豫着要不要把苹果核装到口袋里,假装自己没吃过这东西的时候,那边肖问东他们终于察觉到不对来了。
      
      他们好像……把白苋给忘了。
      
      不知道她心中是否会有疙瘩,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
      
      见他们终于不再交谈了,白苋飞快的将苹果核丢出去。一道完美的弧线过后,垃圾桶轻轻摇曳了一下。
      
      “那个……可以说说我的房间是哪个了么?”她已经好几天没洗澡跟洗头发了,实在是有点撑不住。
      
      看到白苋欲言又止的表情,顾韵迅速回神,“跟我来吧。”
      
      给她安排的房间在三楼,那里的视野是最好的。
      
      “这里之前是客房,很多东西都没有来得及准备,你要是需要什么,跟我们开口就行了。”搭乘室内电梯上去,一直到走廊尽头顾韵才停下。
      
      轻轻推开房门,看着巨大的落地窗,几乎是全透明的玻璃屋顶,还有一看就是特意挑选的家具与装饰,白苋眨了眨眼睛:“很漂亮,我很喜欢。”
      
      这不是碍于面子的夸赞,而是完完全全的实话,毕竟之前老房子的环境跟这里根本没有可比性。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肯定的语气,顾韵松了口气。
      
      “对了,以前每个月我跟你爸爸都会给阿鸣和倩倩一笔零花钱,让他们在同朋友聚会的时候用,或者是买衣服首饰之类的东西。”对于肖家这种家庭来说,人际交往相当的重要。
      
      语罢,顾韵拿出了一张钻石卡,“这是你的那份。”
      
      白苋是来蹭房间住的,至于钱……
      
      “我基本不出门,拿着这卡也没用,等我需要的时候会跟你提出来的。”最终,她选择了一种最委婉的拒绝方式。
      
      又劝解了几句,见白苋不为所动,顾韵最终选择了放弃,“那行,不过过两天我会让人来给你定做几套衣服,到时候你不能再推辞了。”
      
      衣服啊……
      
      “行。”这次白苋答应的很痛快。
      
      很快,顾韵交代了将屋顶玻璃覆盖防止走光的开关在哪里之后,接着就离开了,“你好好休息吧,晚上吃饭我让阿姨叫你。”
      
      “好。”
      
      关上房门,将之反锁,白苋打开行李箱,从中摸出唯一的一套吊带和热裤丢到足足两米宽的床上,然后她轻手轻脚的将棉布包裹的遗照给拿出来。
      
      一层一层的拨开,白苋在房间里绕了一圈,然后把离自己最近的床头柜上的床头灯放到地毯上。
      
      遗照很快代替了它的位置。
      
      “老头子,你生前不愿意,死后不还得跟着我住大房子。”轻柔的将镜框上沾染的棉线拂去,白苋弯了弯眉眼。
      
      照片里的老者含笑望着她,眉宇之间一片温和。
      
      两分钟后,白苋拿起干净的衣服,哼着歌走进房间自带的浴室。
      
      打开水龙头,很快热水就洒落下来。先是把打结的头发梳通,接着白苋足足拿洗发膏把头发洗了两遍才停手。
      
      接着是脖子、锁骨、小腹、双腿、脚踝。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她才终于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
      
      因为热气熏蒸,白苋原本白皙的脸颊变得红彤彤的,像是玫瑰花瓣落上去不小心晕染了汁水一样,让人想一寸一寸将之舔舐干净。
      
      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白苋随手打开了国外的社交软件,然后选取联系人发送了视频请求。
      
      只一秒钟,视频就被接通了。
      
      完全无暇欣赏美人出浴图,对面蓝眼睛高鼻梁,高大英俊的男人这时候恨不得抱着电脑亲一口,“上帝啊,我等了半个月,你终于出现了。”
      
      “废话少说,我现在把东西给你发过去。”白苋打开几个文件夹,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点击了发送。
      
      男人要的就是这个。
      
      听到这句话,他瞬间屏住了呼吸。一直到确定无误之后,男人的精神才逐渐放松。
      
      然而高兴的情绪还没持续一分钟,下一秒,一盆凉水瞬间泼了下来。
      
      “我要休息一段时间,日期不定。”白苋转身回到浴室取了一块毛巾擦拭滴水的头发。
      
      “休、休息?”男人有点承受不了这个噩耗。
      
      看他这不情愿的样子,白苋没好气的说:“我又不是机器人,当然不能一直工作。”
      
      “你去度假了?”看到视频背景华美的房间,男人挑眉。
      
      “不是。”否认过后,白苋不欲多说。
      
      “OK。”男人表示了然,接着他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上个季度的盈利汇总出来了,你的那份打到哪个账户上,华国还是这边?”
      
      “华国吧。”思考了一下,白苋道。
      
      “对了,你身边应该有商业间谍,我的身份在这边暴露了。”
      
      “What?!”男人大惊,接着他的神情变得紧张,“你没有答应别人什么吧?”
      
      这可是摇钱树,不能出任何问题!
      
      “没有。”白苋摇头,见男人还不信,她玩味的说:“给别人打工,总没有自己当老板来的自由,你说是吧”
      
      也对。男人表示赞同。
      
      一连一个月作息颠倒,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五个小时,白苋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没空同他多谈,一会儿功夫就挂断了视频。
      
      将头发吹干,又擦了点身体乳,她倒在床上,差不多五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足足睡了十六七个小时,期间顾韵来了两三次,想叫她下楼吃晚饭,但看到白苋一直没醒,犹豫了很久,顾韵终究是没有开口。
      
      如此,一夜过去。
      
      白苋再睁开眼的时候,她有一瞬间的迷茫。
      
      晚霞都出来了?这是得过了多久啊。
      
      本能的去摸手机,在看到上面的日期的时候,白苋“哦”了一声。
      
      原来是早上,窗外那些五彩斑斓的云彩也不是晚霞,而是早霞。
      
      终于睡饱了一次,白苋洗漱完后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门。
      
      下楼梯,在路过二楼的时候,她撞见了匆匆忙忙往身上套校服的肖鸣。
      
      “你现在才起床?”看到她,肖鸣的眼神有些古怪。
      
      这人是猪吗,这么能睡?
      
      不过……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苋,肖鸣不得不承认,昨天是他眼拙了,没看出来其实她长得还不错。
      
      好吧,是很漂亮。
      
      纯黑色未经化学药品渲染的头发垂落到肩头,嫩白的耳垂若隐若现,还有水润的桃花眼,让人有种错觉,就好像她看过来的时候,自己就是她的全世界。
      
      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妖艳贱货了,心思不正。
      
      将校服穿戴整齐,肖鸣一边下楼,一边忍不住嘲讽,“爸妈和我姐都去公司上班了,你看看他们,再看看你。”
      
      白苋翻了个白眼,“你还不是一样。”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上学都快迟到了吧?”
      
      猝不及防被拆穿,肖鸣瞪着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冷哼一声,他推门走了出去。
      
      懒得跟一个未成年计较,白苋十分自来熟的摸进了厨房,将头发别到耳后,她掀开了锅盖。
      
      没有……?
      
      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管家即使出现,“苋苋小姐,早餐在餐桌上。”
      
      “哦哦。”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白苋朝管家笑了一下,“谢谢提醒。”
      
      微微发愣,接着管家的回答十分得体,“不客气。”
      
      白粥小菜下肚,整个人身上都充满了活力。
      
      骤然放松下来,白苋反而有种没着没落的感觉。坐在凳子上认真思考了一下,她决定开车出去逛逛。
      
      走到车库,白苋发现里面大多都是商务车,自己明黄色的法拉利伫立在那里,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也对,肖问东是个沉稳的男人,开跑车显得太不庄重,顾韵和肖倩倩都属于温柔系的,更不会碰这东西,至于肖鸣,他还未成年,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插上钥匙,熟练的将自己的车从车库倒出来,白苋慢悠悠的开着车往别墅区外面走。
      
      十分钟后,她乐了。
      
      不知道是不是缘分,白苋居然看到了在马路上发足狂奔的肖鸣。
      
      这是肖父肖母为了锻炼他,连司机都不给他配?思索片刻,白苋按了按喇叭。
      
      “滴滴”!
      
      听到这个动静,肖鸣想也不想就开骂,“神经病!”
      
      自己走的明明就是人行道!
      
      清了清嗓子,白苋笑眯眯的说:“上车?”
      
      早上刚跟她呛声,现在就投降得多没面子?再说了,这么明显得讨好他才不屑接!
      
      腮帮子绷紧,肖鸣语气冷淡,“不用。”
      
      “哦。”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白苋一脚油门下去,法拉利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吃了一嘴车尾气的肖鸣肺差点没气炸,“艹!”
      

  • 作者有话要说:  肖鸣:这特么跟我想的不一样!
    白苋:嘻嘻嘻嘻。
    越写越开心……有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