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我爱吃山竹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01-30 05: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亲缘 ...

  •   所有人都没有准备,猝不及防之间就听到这样一句话。
      
      肖问东最先反应过来,他登时就恼了,“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谁教的你?!”
      
      可能是习惯了,肖问东不自觉的就将在公司的那套搬到了这里。
      
      看着疾言厉色的中年男人,白苋沉默了一瞬,然后轻声反问:“难道不是么?”
      
      实话就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我们都没有参与过双方的生活……”原本白苋还准备继续,但下一秒就被肖问东给打断了。
      
      看着几乎喘不过来气的妻子,肖问东的脸色十分难看,“道歉!”
      
      “跟你妈道歉!”
      
      自己有错么?
      
      大概是没有吧。
      
      在心底询问过自己之后,白苋迎着肖问东的目光,缓缓的摇了摇头,“我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说‘对不起’三个字。”
      
      除非她是真的做错了,不然没错就是没错,这三个字从不为人情而退让。
      
      “你!”看着神色淡淡,半点不为这一幕动容的女孩,肖问东火气愈盛。
      
      知道自己丈夫的暴脾气,再这么下去非得出事不可,顾韵赶忙拦住了他。调整了一下呼吸,顾韵的神色有掩饰不住的黯然,“你还是怨我们的对不对?”
      
      不然也不会这个样子。
      
      “不。”十分轻松的说出否定的言语,白苋的神色莫名有些郑重,“恰恰相反,我很感激你们。”
      
      如果不是肖问东和顾韵将自己生下来,她也不会有机会见到这样精彩的世界,更不会遇到老头子。
      
      那大概会是她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就冲这个,白苋就对肖问东和顾韵升不起厌恶的情绪,甚至可以不去计较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之间应该先相互了解,而不是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相处着。”
      
      依靠他们,可能三人的关系这辈子也不会再近一步了,思索了一下,白苋准备率先打破僵局,“虽然你们的到来让我有些意外,但说实话,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排斥,你们不用因为这个而觉得有负担。”
      
      毕竟当年抱错孩子的事,面前这对夫妇也不想的。但既然事实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相互错过了整整二十六年,有距离感也很正常。
      
      出现问题就想办法解决问题,这是白苋一贯的处事原则。
      
      血缘关系摆在这里,这是逃避不了的事实,她又不仇世,多个亲人总比多个仇人要好。
      
      见面前的女孩从头到尾都十分淡定,哪怕面对责问和质疑的时候都没有半点焦躁,反而很坦然的将自己的态度摆了出来,肖问东和顾韵没由来的震了一下。
      
      或许,他们真的不够了解自己的亲生女儿。
      
      想起自己刚刚发的那通脾气,肖问东觉得老脸发烫。但要是让他道歉吧,从来没有低过头,他也做不出来。
      
      不自在的扭了扭脖子,肖问东低咳一声:“刚刚没吃饱吧,坐下来再吃点?”
      
      真有本事,他爸什么时候和颜悦色过?
      
      一旁的肖鸣原本以为面前会上演一场世界大战,他正纠结是要劝还是跑呢,结果危机就这么解除了。
      
      张了张嘴,肖鸣到底没有把自己看到的短信内容说出来。
      
      好不容易安静了,他就大发慈悲不挑事了。
      
      可能是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挑明了,顾韵莫名的就放松了下来,面对白苋的时候,也没有之前的生疏和拘谨。
      
      今天晚上的用餐气氛前所未有的和谐,一切好像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没有人注意到,玄关那里的门被偷偷的打开了一条缝,接着又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肖倩倩有些茫然的走在别墅区宽阔的柏油路上,十分钟之前的那一幕一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本来自己是怕爸妈跟白苋吵架才着急忙慌的回来,没想到却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严肃的父亲,温柔的母亲,漂亮的女儿,英俊帅气的儿子,这些加起来组成了多么有爱的一家。
      
      除了多了个自己。
      
      先是隐忍,但见四周无人,肖倩倩到最后还是失声痛哭了起来。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怎么就到了这样窘迫的境地呢?
      
      她不明白,也不愿明白。
      
      ——
      
      一夜过去,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清晨。
      
      白苋七点钟准时被闹钟叫醒,花了十分钟穿衣洗漱,然后她手忙脚乱的往楼下走。
      
      原来在国内上班就是这个样子……
      
      从管家端着的盘子里抽出一个三明治,又拿了一瓶热牛奶,接着白苋就要出门。下一秒,像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她探头望向餐厅那边,“爸妈,我出去了。”
      
      没想到她会这么亲昵的叫自己,肖问东手中的报纸“吧嗒”一下掉到了桌子上,顾韵见状,先是嗔怪的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接着她笑意盈盈的转头,“去吧,路上小心一点。”
      
      “咳……记得别犯错误。”肖问东的语气干巴巴的。
      
      一旁坐着的肖倩倩听到这个动静,不由得低下了头。
      
      因为肖问东和顾韵的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一时间也没有人察觉到肖倩倩的异常。
      
      顺利出了家门,把自己的法拉利从车库里开出来,接着白苋就直奔孟既庭家去了。
      
      真是巧的不行,他们竟然住在一个别墅区。只不过肖家的是前排,而孟既庭住的则是最后面构造特殊的几栋别墅其中之一。
      
      将三明治吃完,牛奶喝光,白苋打开车门,径直走到铁质大门前按下门铃。
      
      “叮咚”,一连三声之后,接着她就听到了孟既庭低沉的声音,“进来。”
      
      依言动作,走到别墅里面,白苋看到他正在吃早餐,身上还穿着居家服。
      
      作为一个伪专业的生活助理,白苋秉承着BOSS不说话,自己就绝对不聒噪的原则,她就这么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等着孟既庭吃完饭。
      
      这还是第一个在面对孟先生的时候,能够把持得住的女性,路过的管家不由得看了白苋好几眼。
      
      大约十分钟后,孟既庭放下碗筷,准备上楼换衣服。白苋见状,忙不迭的跟上。走到衣帽间之后,见女孩依旧没有停脚的意思,孟既庭顿了顿,然后沉默着转身。
      
      在撞上男人的前一秒后仰了一下,白苋眨眼,“我帮你搭配今天的服装。”
      
      两人的目光交汇了差不多两秒钟,在读懂其中的诚恳之后,孟既庭颔首:“……嗯。”
      
      得到首肯,白苋的视线很快就放肆了起来,带着审视将整个房间的衣服看了个遍,接着她忍不住想要扶额。
      
      黑色,黑色,几乎全部都是黑色。
      
      不可否认,就孟既庭这个身材还有这张脸蛋,穿什么都很好看,但时间长了终究是会审美疲劳的。
      
      终于,白苋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套崭新的蓝色西装,“今天试试这个?”
      
      蓝色……
      
      刚想说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醒目的衣服,但等接触到女孩跃跃欲试的表情的时候,孟既庭突然没由来的卡壳。
      
      久久没有等到男人表态,白苋权当他默认了。把衣服往孟既庭手中一放,接着她转身去挑衬衫还有领带。
      
      安静了大概半分钟,还没整理好拒绝的话,衬衫还有领带也已经落到了孟既庭的手上。
      
      “你先换上,我去下面把车调一下头。”白苋弯了弯眉眼,奉送一个大大的笑容过去。
      
      自己现在是连司机也省下了么?索性放弃挣扎,孟既庭一边换衣服,一边暗忖。
      
      五分钟后,他下楼,接着就看到了女孩跟司机大眼瞪小眼的场景。
      
      抿了抿唇,孟既庭道:“以后早上你就不用来了。”
      
      自己这是遇到竞争对手了?二十多岁的青年瞬间就有种即将被解雇的危机感。
      
      然而无论心中怎么挽留,他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BOSS坐到了那辆骚黄色的法拉利副驾驶座上。
      
      一脚油门下去,法拉利就只剩下一个车屁股了。
      
      是宾利不够舒适了么?青年司机莫名有些忧伤。
      
      四十分钟后,两人到达孟氏大楼门口。
      
      感受了一路风驰电掣的孟既庭花了足足两分钟才平复自己的心跳,绷着面皮,他淡淡道:“我的办公室在顶楼,你以后跟沈兴柏一样,搭乘直达电梯上去就可以了。”
      
      “好的好的。”白苋小跑跟在他身后。
      
      “这是你的办公区。”上了楼,指着自己办公室大门右边桌子,孟既庭还算有耐心的叮嘱。
      
      “有什么事你问沈特助就行了。”
      
      匆忙说完这两句,孟既庭推门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生活。
      
      能当总裁的都不是一般人。
      
      摇头感慨了一会儿,接着白苋相当随意的窝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然后开始充当门神。
      
      十分钟后,沈兴柏跟各部门经理开会回来。
      
      “早上好啊?”白苋摆手,主动打招呼。然而男人回应她的,只有一个冷眼。
      
      得,肯定是又嫉妒了。
      
      生活助理,顾名思义就是生活方面的助理,遇到孟既庭这种办事不拖泥带水的老板,这份工作可以说是再没有那么轻松了。
      
      上班第一天,除了搭配衣服还有帮着订外卖,白苋愣是没有发挥别的作用。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看了一旁奋笔疾书,埋头处理文件的沈兴柏一眼,白苋默默的盯着不远处的钟表。
      
      18:30一过,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不甚熟练的找到顾韵的号码,白苋按下的拨通键。
      
      三秒钟后,电话接通,“喂,苋苋?”
      
      推门走出来,准备开口通知女孩可以下班的孟既庭脚步微顿。
      
      “妈,晚上有空么,我们去逛街吧?”白苋笑嘻嘻的开口询问。
      
      或许是一时间不太适应,顾韵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语气中带着相当明显的开心,“好啊。”
      
      这还是,自己女儿第一次如此热情的邀请自己。
      
      “我把工作跟秘书交代一下,我们在哪儿见面?”
      
      地点啊……
      
      略微思索,白苋随口报出了海市最为出名的购物中心。女人嘛,就这点爱好了。
      
      又跟顾韵闲聊了两句,挂断电话之后,白苋随意一扭头,本来她是想跟沈兴柏打招呼的,没想到余光中竟然看到了孟既庭。
      
      条件反射一样,白苋举起双手以证清白,“我下班时间到了以后才拿的手机。”
      
      “嗯。”点了点头,孟既庭表示自己知道。
      
      看他并没有要自己加班的意思,白苋松了口气,“那孟总,我先走了?”
      
      女孩的眼睛水水亮亮的,其中笑意盈盈。想到她在肖家尴尬的身份,沉默了一瞬,孟既庭低声问:“你跟你父母……和好了?”
      
      话一出口,孟既庭本能的就想皱眉,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不过想想,对员工适当的表示关心,也是做老板的职责。
      
      和好?
      
      不算吧,毕竟也没有大吵大闹过。
      
      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白苋也就没有丝毫的隐瞒,“还没呢,我在尝试。”
      
      与其那样不尴不尬的相处,还不如主动挑破,免得所有人都难受。只一句话,孟既庭就差不多猜了个大概。“你……”
      
      语气之中带了那么一点提醒,他继续,“你就不怕沟通失败?”
      
      如果再出了别的状况,她在肖家的处境恐怕会越发的艰难,尤其是在感觉到威胁之后,在肖家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那个,恐怕很难调节好自己的心态。
      
      真是个好心的老板。
      
      摆了摆手,白苋面上的笑容越发轻松:“努力过、尝试过,以后无论什么样的局面,我都可以说一句问心无愧。”
      
      如此,也算是成全了这份血缘关系,成全了这份老天爷赐予的父母亲缘。
      
      她得到的已经很多了,早已别无所求。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面前的女孩眼中半点阴霾不见,孟既庭这个局外人却突然觉得心头一涩。
      

  • 作者有话要说:  白苋:……脑补要不得,昂?
    孟既庭:呜呜呜呜呜,我老婆太可怜了!
    凭良心讲……只有无视,我确实没办法打脸……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