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我爱吃山竹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09 14:03: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找到 ...

  •   清晨,海市老城区,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悄无声息的停靠在了一栋破败的小楼前。
      
      可能是因为刚下过雨,还有道路年久失修的缘故,周围泥泞一片,显得有些萧条。
      
      偶尔有三五个小孩,正相互嬉戏打闹,而他们的父母则在一旁谈笑风生,甚至还时不时的说些惹火的话题,半点禁忌都没有。
      
      顾韵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就是脏、乱、差。
      
      长年过着优渥生活的她看到这个场景,脸色不由得有些发白。接着一阵风出来,还没清理的垃圾箱的酸腐味儿越发的浓重了。
      
      有些忍受不了,顾韵飞快的将车窗摇上去。
      
      旁边顾韵的丈夫,肖问东见状赶忙将手中的矿泉水拧开递给她,“先喝两口,会好受一点。”
      
      岳父岳母家是书香门第,妻子自小都没吃过什么苦头,更别提来这种地方了。
      
      忍不住皱眉,肖问东有些踌躇,“要不你先回去,我一个人上楼?”
      
      “不用。”轻轻的摆了摆手,将喉间的呕意压下,顾韵满面忧愁,“老肖,我一想到我们的女儿二十多年来就在这种环境中长大,我这心里跟压了块石头似的,直喘不过来气。”
      
      “放心吧,以后会好的。”毕竟没有相处过,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肖问东的感触并不是很深。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海市数得上名的肖氏企业老总夫妇。他们此行的目的不为别的,而是为了寻找二十六年前在医院抱错的亲生女儿。
      
      说起来,两人本来以为这种老套的桥段只会发生在电影电视剧上,没想到到头来竟然让他们亲生经历了一把。
      
      “唉……要不是两个月前周煜那边出了差错,我们恐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不会知道,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竟然不是亲生。
      
      顾韵这边话音落下,那边肖问东眼中就闪过了深思,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已经寻找到了那个女孩,那接回家就好了。感情这东西,培养培养总会有的。
      
      又在车里商量了几分钟,顾韵一直在说见到女儿该怎么怎么办,肖问东哭笑不得,“你别紧张,放轻松,就当是去做客了。”
      
      “那怎么能一样?”横了丈夫一眼,顾韵非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越发忐忑,“要是女儿不认我们该怎么办?”
      
      二十六年前,要是自己再小心一点,她也不会流落到这里。
      
      没奈何,遇到这种情形,肖问东只能拿出千倍百倍的耐心来安慰自己的妻子。
      
      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下车了。
      
      抬头看了一眼墙体斑驳的楼房,肖问东走向正在闲聊打趣的几个中年妇女,“你好,请问一下,白苋是住在这儿么?”
      
      “你是……”上下打量了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眼,接着其中一个女人率先打破平静,指了指最左侧二楼的位置,“她就住在那里。”
      
      “你找她有什么事么?”
      
      “有点事,不知道她在不在家。”肖问东道。
      
      “怎么可能会不在家。”要说消息最灵通的,当然就是喜欢唠些家长里短的人,恰好,这四个都是。
      
      “我跟你讲,我就没见过这么懒的女生。哎哟,你是不知道,她经常十天半个月才出一次门。”
      
      肖问东闻言皱眉,“白苋平时不上班吗?”
      
      “你们两个之前肯定不认识。”矮胖女人笃定的说。
      
      “上班,她怎么可能会上班?哦对了,你要是上去的时候注意一点,万一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别怪我没提醒你。”
      
      “白苋她……”饶是镇定如肖问东,现在也有了退缩的念头。
      
      可能是觉得自己平时收集的小道消息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另外一个干瘦的女人也不由得插嘴,“不是我们嚼舌根,白苋的私生活实在是太不检点了,每个月都有好几个男人上门来找她,最老的比你年纪还大呢。我远远瞧着,那人头发都白了。”
      
      “唰”的一下,不远处的顾韵脸色惨白如纸。
      
      怎么会这样?
      
      愣了半晌,肖问东强撑着说了声“谢谢”之后,接着才往楼道里走。
      
      顾韵沉默的跟上。
      
      穿过狭仄的楼道,一直到几个女人说的二楼左侧,深吸了一口气,肖问东敲了敲门。
      
      在等待期间,顾韵咬咬下唇,本能的拉住了自己丈夫的衣袖。
      
      “谁啊?”老楼隔音效果不好,两人在外面都能听到懒洋洋的女声。
      
      清了清嗓子,肖问东沉声道:“我。”
      
      好陌生……
      
      抓了抓头发,白苋被这群人搞得有些不耐烦,于是语气也不由得变差,“都说了,我没有兴趣加入……”
      
      隔着铁质的防盗门,白苋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倏而眯起了眼睛:“你们是谁?”
      
      似乎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可以让我们进去么?”肖问东十分有礼貌。
      
      思考了一下,白苋伸手拧开门锁,“行吧。”
      
      “不过别乱翻我东西。”
      
      将两人引到客厅,接着白苋正大光明的打了个呵欠,然后往厨房走,“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就行,我去给你们倒水。”
      
      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还有女生穿着的随性而又热辣的背心短裤,以及她眉宇之间掩藏不住的疲惫,一看就是熬夜熬的,肖问东抿了抿唇,然后不期盼又想起了之前那几个妇女说过的话。
      
      顾韵从进门开始就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坐在一旁打量着这个不足七十平老房子。
      
      这里……真的能住人么?
      
      两三分钟后,叶青举着两个个着腾腾热气的玻璃杯出来,然后依次放在顾韵和肖问东面前。
      
      没有选择喝水,肖问东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话匣子,只得直接了当的开口,“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
      
      “是么?”白苋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一边暗暗盘算着今天中午吃什么,她已经两天没吃饭,马上就要饿死了。
      
      见头发凌乱,鼻头微红的女孩并没有对这句话表现出任何意外,肖问东张了张嘴,然后语气古怪的说:“你知道自己的身世?”
      
      算了还是叫外卖吧。
      
      随意的摇了摇头,白苋诚恳的说:“不知道。”
      
      “不过我被我爷爷收养之前,曾经听到我养母喝醉酒的时候提起过,我不是她亲生女儿。”
      
      只是没想到都去过二十年了,这两个人竟然还能找到线索,摸上门来。
      
      “你就是我妈?”抓了抓头发,白苋看向顾韵。
      
      听到这个字,顾韵再也忍不住,眼圈顿时就红了,“是我。”
      
      确实比养母漂亮太多了,自己这张脸估计就是遗传的她。
      
      摸了摸下巴,白苋一脸认真的开口,“谢谢。”
      
      “不、不客气。”可怜顾韵完全跟不上她的节奏。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他们说对不起么?肖问东也蒙了一下。
      
      白苋还以为他是心里不平衡,于是斟酌了片刻,同样出声:“爸。”
      
      莫名震了一下,肖问东眼中闪过异样的情绪,有不自在,也有……几不可见的新奇。
      
      亲也认完了,爸妈也叫了,他们应该马上就要走了。
      
      精准的从凳子后面的一沓废纸里翻出自己的手机,白苋在两人面前晃了晃,“我要订外卖了,你们吃么?”
      
      “你每天只吃这些东西?”环视了一周,看到垃圾桶里躺着的几个包装盒,肖问东隐约有些不满。
      
      摸了摸鼻子,白苋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也不是,最近特殊情况。”
      
      “你们要点什么?”
      
      几乎相同的问题白苋问了两遍,肖问东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这似乎是在撵人了。
      
      只是肖问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顾韵就按捺不住开口,“你跟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回家让阿姨做着吃。”
      
      “不用了。”白苋碎绒绒的半长发闪动着栗棕色的光泽。
      
      外卖比较快。
      
      “是这样的,我们觉得很亏欠你,所以想要弥补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这话肖问东说的恳切,其中包含的歉疚不似伪作。
      
      其实去外面住一段时间也好,这样就不用被那些人纠缠了。
      
      望进肖问东眼睛深处,白苋半晌没有吱声。
      
      就在夫妻两人犹豫要不要再加把劲的时候,白苋后背往后一靠,可有可无的说,“也行。”
      
      就当是去避难了,毕竟酒店这种地方人多眼杂,不是个可以长期居住的地方。
      
      “真、真的?”没想到真的容易就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顾韵顿时喜出望外。
      
      肖问东没那么乐观,他本来想稍稍提起那些流言的事,但话到嘴边又被狠狠的咽了回去。
      
      将几天前,已经放潮了的饼干往嘴里塞了两口,接着白苋就去收拾东西了。
      
      回到房间,将爷爷的遗照用厚厚的棉布包裹起来,夹在纸张的中间,确定照片不会出现一丝一毫损伤之后,她才放心的合上行李箱。
      
      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看着几乎是刚进去就出来的女孩,顾韵赶忙推了推自己的丈夫。
      
      肖问东会意,赶忙伸手,“我来搬吧。”
      
      下一秒,他的动作落空。
      
      本能将箱子放的离自己更近,白苋弯了弯眉眼,“不用。”
      
      “我自己就可以提下去。”
      
      见她坚持,肖问东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没有令自己牵挂的人在,这房子也不过是个空壳。
      
      连整理都没有整理,白苋拿出钥匙将大门上锁。
      
      很快,三人来到楼下。
      
      司机看到这个场景,赶忙下车去打开后备箱。
      
      “来,苋苋坐这里。”一会儿的功夫,顾韵的语气就变得热络。
      
      不好意思的眨了下眼睛,白苋坦言道:“你们能不能等我一会儿,我去开自己的车。”
      
      原来她是有车的……不过这年头汽车成了大众货,虽然算不算白菜价,但是一两万块钱也能首付买一个了,所以肖问东和顾韵并不惊讶。
      
      他们好奇的是,这附近又没有停车位,她车子停哪儿?
      
      很快,肖问东和顾韵的疑问就得到了解答。
      
      出了老房子出口,两人眼睁睁的看着白苋走到马路对面的高档小区地下停车库里。
      
      五六分钟后,一台价值五百多万的法拉利双座敞篷跑车停在了肖问东和顾韵面前。
      
      

  • 作者有话要说:  肖问东:目瞪狗呆。
    顾韵:说好的小可怜呢??
    白苋:女主角不解释。
    这本完全是装X之作,只有你们想不出来的,没有玛丽苏不了的!
    我,预收。
    文名:《爸爸妈妈是校霸》
    文案:
    郑贝贝有个天凉王破的霸道总裁爹,还有个唱歌跳舞演戏样样拿手的国民女神兼影后的妈。
    十五岁的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人生赢家。
    直到一觉醒来,郑贝贝回到了二十年前,然后,她大街上围观了大型家暴现场。
    郑贝贝:?????
    那个提着钢管、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小太妹怎么那么像她妈?
    还有……被按在地上打的那个是她爸吧?
    ……说好的一见钟情和甜美爱恋呢??因为是小孩,就能随便糊弄吗??
    ——
    郑青峰作为S市首富,一年365天,360天都在喜当爹,带着孩子上门认爹的人不要太多。
    这天,他刚从奔驰上下来,接着就被一个小姑娘抱住了大腿。
    捏了捏鼻梁,郑青峰轻车熟路的开口:“要做亲子鉴定请联系公司法务部,谢谢配合。”
    小姑娘先是震惊,半晌后才哆哆嗦嗦的说:“……没、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郑贝贝目光复杂,“爷爷。”
    郑·年仅37岁·花花公子·喜当爷·青峰:??????
    现在的小年轻怎么回事?
    天才小公举女×外表谄媚内心阴暗心狠手辣小跟班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