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林静在外面吹了好一会冷风,可这出租车就是不见来,这个点。哪都有人打车,即便是叫了车也没人接单,根本没用。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地,让她又遇到了那小孩,正跟在那暴发户后面,耷拉着脑袋,没精神的很,她看着她们走的方向,正是开在酒吧旁边的三星级酒店,她有些感叹,姜还是老的辣,这大姐果然很厉害。
      
      “我把您送到这便好了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出都出来了,不就是默认了吗,走,跟姐姐一起进去,怎么,一千还少啊?”王翠兰连哄带骗的说着,这小伙子她一来就瞧上了,看起来就很实用。
      
      “您刚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他情急之下竟是要哭出来了。
      
      “我不管,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再给你个机会,你要是不去,以后就别想在这片找到工作,不会有地要你的。”这人一看就缺钱,什么人才会缺钱,穷人呗,她倒不信自己都这么说了,他还不为所动。
      
      时也:我到了,你呢?
      林静看着他的消息,然后回道,我家有点远,可能还要一会。
      
      时也:那你到家了告诉我一声。
      林静:恩。
      
      她回完这条就把手机收了起来,这么晚了,一个女人在路边还是很危险的,只顾着低头玩手机会忽略很多事情的,比如那边,一老一少两个人还在僵持着,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直接径直的朝他们走了过去。
      
      “你们还没谈拢?”
      
      “关你什么事?”王翠兰看着这个比自己年轻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便是气都不打一处来,这种女人她见得多了,只能做那些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三,哪像自己,看着就像有钱人家的夫人。
      
      “何必为难一个小孩,一千块着实有点少。”她笑着,却是并不怵她。
      
      “一千块,你知道在这京都赚一千块要搬多少块砖吗?我看你长得漂亮,不是不知道,也对,像你们只需要靠脸吃饭,也不用知道这些。”王翠兰说的得意极了,一个小三而已,装什么正义。
      “一万块。”她说。
      
      “什么?”他问。
      
      “一晚。”她笑的得意极了,在夜空的渲染下,倒是美极了。
      
      “哼,一个小三而已,装什么装。”王翠兰即便是不差这么多钱,却也不愿意一晚上花掉这么多,可是听到她这样说,嘴上却还是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她朝他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小三吗?她可不是那种人,姑且就当她在夸自己漂亮好了。
      
      “走吧。”她伸过一条胳膊,挽着他走进了酒店。
      
      “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们服务的?”前台小姐笑容得意的问着,即便是知道这个时候来这的人是做什么,可还是要有礼貌的问一句,这是职业道德。
      
      只见她从小手包里掏出一张身份证推过去,“开房。”说完后便倚在前台的大理石台面上看着他。
      
      “你的也要。”
      
      “没在这里。”他好像有些紧张,连带着讲话都在颤抖,却还在故作镇定。
      
      “那在哪里?”她觉得他好像要逃,倒是比她更懂得欲擒故纵啊。
      
      “在酒吧。”
      
      “去拿吧,我等你。”反正来都来了,她也没打算再回去了。
      
      他慢慢的走出去,冷风吹在他身上,倒是醉人的很,他现在是有机会走的,可他不能走,她说给他一万块,为了钱,他也不能走,想到这他便步履匆匆的回到酒吧的更衣室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一件破旧的t恤洗的上面的图案都掉了,下身一条黑色的裤子,配一双淘宝30块买的帆布鞋,穿了一年多了,现在还磨脚,没办法,也不能指望着这个价钱的东西既便宜又好穿不是。
      
      “吉星,你可算来了。”他刚换完衣服出去,就遇到了同事小包。
      
      “那女人回来和经理说要是让你在这继续做下去就让他好看呢,经理告诉我们,谁看见你就告诉你一声,你被开除了,工资他发你微信了。吉星,你怎么办啊?”小包也是真为他着急,他知道他缺钱,可在这个关头得罪了人,人家非要让他走,便是他做的再好也留不得。
      
      “总会有办法的。”他安慰着他,然后出门去了。
      
      “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找我啊。”小包朝着他的背影大喊。
      
      他头也没回给他比划了个ok的动作。
      
      这下真的没地去了,他只能回到那家酒店,一万块一晚,这世上真没有比这更好赚钱的事情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那家酒店的旋转门。
      
      林静在这等的久了,浑身疲倦的厉害,她想着那人可能不会来了,于是直接告诉前台,那人来了直接让他去找她,前台小姐同意了。她便按了电梯上楼,酒店的东西还算齐全,甚至连卸妆液和卸妆棉都有,她强忍着睡意给自己卸了妆,然后洗了一个淋浴,甚至连头发都没来得及吹干就睡下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这敲门声络绎不绝,颇有种她若是不开门就会一直敲下去的冲动。
      
      她勉强睁开眼睛,透过猫眼看着门外站着的人,是他啊,她的困意因见了他去了一半,她站在门后,拉开门,他进来的那一刻她毫不客气的把门关上,并且上好了安全锁。
      
      吉星看到她的时候,很不好意思的侧过了头,她只卷着一条浴巾,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几乎都及腰了。
      
      “你去洗澡吧。”他局促不安,不知该说些什么,她的话倒是让他摆脱了这尴尬的困境。他把书包放在桌上,然后穿着衣服进了浴室,过了一会,浴室响起了水声。
      
      这水声扰得她混乱极了,她的困意这下全没了,真的要做点什么吗?这时视线不免瞧到床头柜,上面放着一盒盒不可言语的东西,她走过去拿了起来看着,有中号有大号,是很知名的牌子,而且未过保质期。她在这发呆的这空档他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头发擦的半干,那浴巾能裹住她,却是裹不住他的,他只能裹住自己的下半身。
      
      林静见他出来,把手上的东西又放回原处,然后吩咐着,“帮我把头发吹干。”这时候也不困了,倒是想起那句不知谁说过的,头发不吹干就睡会感冒的。
      
      他听话的跪坐在她身后,插上电吹风,然后一点点的帮她吹着头发,他撩起她的头发,却总是不小心碰到她的背她的肩,她还没说什么呢,他的心倒慌了,他从小到大还没离女人这么近过,他的家教也不允许他这样做,他今天却是这样做了,可那人现在躺在病床上生死堪忧,再也管不了他了。
      
      他一点点吹着她的头发,电吹风散发出的热风吹得她浑身燥热,她干脆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电吹风,然后转过身将他压在身下,她就坐在他的腰上,倒是能感受到他那瞬间升起的反应。
      
      她解开他的浴巾,尺寸倒是令人满意,她从旁边拿过那盒没有拆封过的,直接拆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给他,他局促不安的拿着那个,连耳根子都红了,却是不知该怎么办。她若是知道自己要帮他做这事,便是打死也不来的,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只得帮他,为了自己也得帮他。
      
      年轻的男孩像是什么都不懂似的,横冲直撞,撞得人全身都要散架了。
      
      她的生物钟很准,为了那个万一,每天还是会设闹表,闹表想起的时候,她才幽幽醒来,全身酸爽的很,她直接坐了起来,发现他早已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了。
      
      “你几点醒的?”
      吉星听到了她的闹钟,却没敢回头看她,昨夜的事情直至现在还历历在目,他有些恨,自己昨夜该喝点酒的,这样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6点。”
      
      “起这么早啊。”林静嘟囔着,然后起身给助理拨了一通电话,“喂,我今天晚点过去,恩,挂了。”
      
      她穿上衣服,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你很缺钱吗?”
      
      “恩。”
      
      “还差多少?”
      
      一期手术要30万,他的脑中牢牢的记着这个数字,此刻她问起,他也就是将自己脑中的数据告诉她而已,“目前30万。”
      
      “30万。”倒是不多,而且干净,看上去还听话。
      
      “我给你30万。”她很快便决定了这件事,然后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他不是公众人物,倒是不会带来太多问题。
      “我需要做什么?”他声音很小,好像不敢说话似的。
      
      “做昨晚做的事情,至于做多久,你觉得呢?”她惯是民主的,他什么时候不愿意了,她自会放他走,这样说,不过是让他明白这一点。
      
      “一年,可以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