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糖中猫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09 21:08: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下堂军嫂(3) ...

  •   苗星与张副团躲在楼下小花园亲吻的难舍难分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医院。
      
      要说现在风气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男女之间谈恋爱拉拉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被人听了也就没恶意的见面了笑一笑两者的甜蜜,苗星与张彦明乍一看也是郎才女貌,没什么不般配的地,可偏偏之前苗星喜欢林团长这件事根本就没有遮掩过,包括之前的小护士,如果不是苗星大大方方的态度,她也不会想着帮忙撮合。
      
      之前大家还道苗星工作好,长得也好,性格也是温柔体贴,怎么林团长就是一直没动静。
      
      结果现在林团长刚刚受伤,苗星就和张彦明弄在了一起,这让人怎么没办法多想。
      
      随着林团长原来有家室,之所以迟迟不肯答应就是因为妻子这件事传出来之后,人们看向苗星的眼神更加怪异了。
      
      苗星简直欲哭无泪,即使心里现在已经接受了张彦明,但也不能在林时恒刚刚受伤的这个阶段啊。
      
      她想要向大家澄清,可当时她与张彦明吻在一起的事情那么多双眼睛看到,想要让张彦明去解释当时是他强迫的她,可喜欢她的这个男人却对这种情况乐见其成。
      
      “这样不是很好吗?”长相帅气的男人满脸桀骜:“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你!”
      
      苗星又是羞又是气,又不好意思说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只好将林时恒推出来:“我怕时恒看到我们这样会多想……”
      
      张彦明原本志得意满的神情立刻阴沉下来:“你还想着林时恒?他有什么好?”
      
      “不过就是一个团长,如果我想要,不出几个月,照样能做到他的位置上去!”
      
      他这话放的大,苗星眼睛闪了闪,心中有些触动。
      
      她的家庭情况不好,父母弟弟都需要钱,正团长和副团长别看只隔了个正副,每个月的钱却相差极大。
      
      正在犹豫着,张彦明又从怀中掏出了一条黄金项链来,不容拒绝的戴在了苗星脖颈上。
      
      “林时恒不要你,你很生气吧?嫁给我,我会让他后悔,后悔错过了这样好的你。”
      
      摸着脖子上的黄金项链,苗星迟疑的咬唇,最终,还是点了头。
      
      获取了苗星的同意,张彦明一向都是冰冷的神情放松了下来,一路回了部队,准备打结婚报告。
      
      他追求苗星这么长时间,终于抱得美人归,就连一向对着小兵都不耐烦的神情都难得温和不少,可惜大家接触到这样温和的神情心中却并没什么好感。
      
      军医院原本就有不少护士和军人在一起,在军医院传遍的秘密当然也瞒不住部队,不少人都知道张副团是趁着林团长昏迷不醒和苗星成就好事。
      
      张彦明从小被骄纵着长大,即使来了部队也不改臭脾气,对着手下的兵永远都是冷冰冰的要求极高,这在小说中也成为了“对着别人寒冷无情对着爱人温柔体贴”的最佳剧情,只是真的放到部队中,这样的上级很少有人会喜欢。
      
      谁会喜欢一个不爽了踹你一脚无理由的各种惩罚发烧起不来床直接往床上泼水的上级。
      
      反观林团长,因为是从底下一步步走上来,他更加清楚身为小兵的难处,平时都是能帮就帮,对着人也总是一副温和的性子。
      
      这次从医院回来后,他的脾气更加好了,对着来看望的下级都是人留下,礼物退回去,为了证明身体已经好全乎,还特地拉着大家一起到操场上比试了一番。
      
      一开始他们还怕伤到好不容易养好伤回来的团长,结果五打一被吊打。
      
      之后换成六打一,七打一,在趴了一地人后眼看着剩下的人要一窝蜂冲上来,林时恒不得不抬高手笑骂:“投降投降,你们这群痞子,哪有这么玩的。”
      
      他要是接着打,无论赢还是输,给手下人的印象也只有能打,但现在这样亲近笑着开玩笑投降,反而让他们多了几分亲近。
      
      剩下的人也不怕他,嘿嘿笑着围拢上来:“团长,以前我还当您单打独斗强呢,没想到七打一都行。”
      
      “对啊团长,怎么之前不来这一招,我敢担保,您要是早点出手,肯定能出名!”
      
      “一对一我还能控制力道,人一多下手忍不住就重,行了,赶紧把地上的人抬我屋里去。”
      
      被他这么一提醒,大家这才发现之前被打的战友们都捂着身体各处嗷嗷叫着喊疼呢。
      
      一群人又赶紧嘻嘻哈哈的把他们扶着抬着,聚集在林时恒屋中被他挨个拿着药酒擦药。
      
      “嗷嗷嗷疼疼疼!!团长您下手轻一点轻一点!”
      
      “该!”林时恒笑着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都说了人越多我出手越重,怎么还跟愣头三一样的往我这冲。”
      
      说是这么说,抹药的手也的确轻了一点。
      
      那人虽然挨了一顿打,说话却不自主的带上了亲近:“我哪里想得到您是说真的啊,团长,您真是这个!”
      
      说着,他艰难的竖起大拇指。
      
      “别再这给我拍马屁,行了,赶紧起来,我这药酒是我媳妇给带的,抹上一次第二天就能让你生龙活虎。”
      
      媳妇这两句话一出来,整个屋子里的哀嚎声嘲笑声就静了静,他们之前可没少八卦林团长与张副团长和那护士的爱恨情仇。
      
      最后还是趴着的人颤颤巍巍问了句:“团长,您真有媳妇啊?”
      
      他们之前可从来没听团长提起过啊,就连这次谣传团长有媳妇,大家都还认为是那个护士怕被指责放出来的□□。
      
      林时恒仿佛没察觉到周围凝固的气氛,俊美的面容上依旧带着笑:
      
      “你们最近是浮躁了些,关于我和张副团的事也别多想,我家里有妻子,这一点在和苗星刚见面的时候就说清楚了,所以也不可能答应她的追求,张副团和她在一起是一件好事,我也该祝福才对。”
      
      “可,可之前怎么没听您说起过,团长,您要是心里有气就跟我们说,我们就算没什么用,也绝对会站您这边的!”
      
      “是啊团长,这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地道,您不用帮他们遮遮掩掩的。”
      
      这一屋子里的人就没有看得惯张彦明的,以前也就算了,他狂就狂,看不起他们这群人就看不起,大家也不乐意和他玩呢。
      
      可这一次发生了这样的事,受害者的林团长都表达不介意了,张副团每次见了他都还是一副嘲讽看不起的模样,惹得他们这些亲近林团长的人心里也不舒服。
      
      狂什么啊狂,还不是团长呢就敢冲着团长使脸色,等到以后还不翻了天。
      
      看着一屋子的人都是满脸的义愤填膺,林时恒手下不轻不重的帮趴着的人上着药酒,语气中带上了一点愧疚:“以前也是我有错,我媳妇跟了我三年,对我那么好也从来没想过要回报,我跟她聚少离多的也不怎么关心她,更别说带过来给大家认识认识,这次昏迷差点没死了,突然就特别想她了。”
      
      说着,他抬起头,脸上有着惆怅:“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我才想起来上次回去只待了那么几天就走了,等把手头上的事忙完,我打算请假回去看看媳妇老娘。”
      
      屋中再次沉默下来,只是这一次却不是为了那些八卦,而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别看他们领着薪资,出门在外穿着一身军装就受人尊敬,可相应的,也要承担危险,就像是林团长,一团之长,身手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好,还不是差点丢了小命。
      
      沉默中,一个带着哽咽的声音响了起来:“其实我也是,离开家的时候特别高兴,自从上次不是听说有个兵踩到地雷直接被炸死了吗?我偷偷躲在被窝里哭,想家想的不行。”
      
      “我就怕,要是我死了,我爹娘怎么办,还有我妹妹,没了我这个哥哥,以后嫁出去谁给她撑腰,一想到我死了他们想我,我就难受……”
      
      他是新兵,脸还嫩着,说着说着就开始抹眼泪,其他人也没有嘲笑的意思,还有不少人也被说的难受起来。
      
      “我也嫌弃我媳妇太土,她说方言谁也听不懂,就怕说出来让你们笑话,所以每次我都不说她,现在想想,她虽然说方言,但是对我可好了,我上次回家棉袄在火车上刮破了,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才发现,她一晚上都在给我弄那个棉袄,还往里面塞了不少棉花,第二天我走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
      
      “我要是死了,我媳妇肯定是最难过的那个,我还没良心的嫌弃她,我真对不起她……”
      
      他眼泪冒出来的前一刻,被林时恒一巴掌拍在头上拍了回去。
      
      “你在这哭有什么用,你媳妇又看不到!知道她对你好就行,下次放假了,走之前去城里扯两块布料回去送给她,以后对她好点,多给家里写信,不然她肯定挂念你。”
      
      他愣愣的:“可是我媳妇不认字。”
      
      “我媳妇也不认字。”林时恒理直气壮道:“谁天生生下来就会认字的?回去了你就教你媳妇,她要是学不会,你们就对个暗号,每次写信就是画画,你想想,这暗号就你们俩知道,别人看着是画,你看着是你媳妇说想你,这心里多美。”
      
      林时恒这么一说,一群人里一小半脸上都露出了憧憬来。
      
      “团长,这么好的点子您是这么想出来的呢!太厉害了!我下次回家就跟我媳妇这么说!”
      
      他们又待了一会才出去,只是讨论的话题已经由张副团横刀夺爱,变成了如何珍惜对自己好的亲人。
      
      只是不讨论,却不代表他们心中没有一杆秤。
      
      林团长一见面就跟那个叫苗星的护士说清楚了有媳妇,但谁不知道团长被医院一个护士喜欢的事已经传了几个月了。
      
      这是上赶着做小啊。
      
      一心想要赶紧迎娶佳人的张彦明完全没发现,自己走在部队里,接收到的目光不是看奇葩就是同情。
      
      只是他一向人缘不好,没人会去提醒他什么罢了。
      
      ***
      
      普通的小山村里,李春花推开门就看到了自己儿媳妇正在喂鸡,想着她嫁过来三年连个蛋都没下,又想起当时娶她回来时下的那些聘礼和总是来打秋风的儿媳妇娘家,心里就一股子的气。
      
      心里有气,说话自然就不怎么好听了,“你这是喂鸡呢还是喂兔子呢,这么少的量想让家里的鸡都跟你一样下不了蛋是吧!”
      
      何雪珠早就习惯了婆婆的莫名发难,只沉默的听着,反正她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的。
      
      见她闷声不吭,李春花心里气更大,还要掐着腰骂上两句,外面有人喊门:“春花!有你的信!”
      
      她脸上的神情立刻化为了兴奋:“来了来了!”
      
      这家里除了她儿子,还有谁能寄信回来!
      
      何雪珠也听到了,抬起了头有点怯又有点期盼的看了过去,想要知道丈夫有没有在信中提到自己。
      
      但又想到之前的几次信件都没有提起过她一句,脸上神情又黯然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这章回去的,一个没忍住,让时恒去洗白和甩锅了,啊,我怎么就管不住想洗白的手呢
    依旧随机一百位小天使发红包,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