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取男主狗命(穿书)》江户川佩琦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7-12 13:18: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通缉 ...

  •   三日后
      
      秀春阁是京城中最有名的饭馆,此刻正值午时,馆内早已客满。小二端着一碗糖醋排骨上了桌,只见这桌客人头戴面纱,身穿浅青色的衣裳。
      包裹得如此严实,在这颇热的天气倒并不常见。
      
      “小姐,我们把面纱摘了吧,”小萱抬起筷子夹起一道菜,十分别扭地绕过面纱塞进口中,“我看这附近这没人谈论通缉令的事啊。”
      沈昭环顾了一眼四周忙着吃东西的客人们,这才谨慎地将面纱给脱了下来,她有些担心地说:“一会吴序来,你可别说漏了嘴。”
      
      前几日沈昭和小萱倒是跑得快,并没有让人抓到。吴序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可谁知这件事竟闹大了起来,官府居然花万金来通缉那晚的凶手。
      更听说连画像都有了,沈昭心虚,也不知这是真是假。原谅兽又一直催她约吴序出来,完成表白心迹的任务。以防真有什么通缉画像,沈昭才决定出此下策。
      
      沈昭坐着等吴序的前来,可不想没等到吴序,倒是等来了一个热心的卖瓜阿婆。卖瓜阿婆笑着提起了篮中的瓜:“小姑娘,最近天气开始变热了,要不要买个瓜。”
      “不要。”沈昭可没心情买瓜。
      卖瓜阿婆盯着沈昭看了半天,忽然惊呼一声,随后手中篮子落到了地上,瓜碎了一地也不管了。卖瓜阿婆指着沈昭:“你……你……”
      身后阿婆的丈夫闻声而来:“这是怎么了?”
      沈昭低头望向那一地碎瓜,还一边感叹着可惜一边喝着杯中的茶水时,便听那阿婆大声喊道:“这不就是那个半夜里往人家家中扔飞刀的家伙吗,通缉令上画了人像的,和这姑娘长得一模一样!”
      
      我天,不会这么倒霉吧,还真被认出来了?
      沈昭一把抓住了小萱的手,随时准备跑路。
      
      正当这儿一片混乱时,阿公却捂住了阿婆的嘴巴,他将口袋里皱巴巴的通缉令给拿出来平展开放在桌子上:“老太婆,是你认错了,这是个女娃娃,这画上是个男滴。”
      沈昭心有余悸地看向那通缉令,那画像上的男人的脸像个大饼一般,张开大嘴只有两颗大牙,嘴巴边上还有一颗大大的媒婆痣。
      这位阿婆的眼神,还真是一言难尽。
      
      阿婆揉了揉眼睛:“是吗……真是对不住了姑娘。”
      “没事没事。”沈昭松了口气,看到这通缉令她就放心了,要靠这通缉令来抓到她,估计下辈子都没戏了。沈昭注意到通缉令上写着的悬赏申镜秉,便问阿公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沈昭可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绰号。
      
      阿公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之意,同她说起这京城中的恐怖传奇:“在七年前京城中有一位给自己称号叫申镜秉的杀手……”
      这位杀手专门在深夜里杀害年轻的男子,他在杀死六个大家族的公子后销声匿迹。
      而申镜秉的杀人手法便是用小刀刺穿对方的脑袋,而吴序被伤的刀,刀柄有一串红绳,和七年前的申镜秉所用凶器一模一样。
      大家一致认为是申镜秉重出江湖了,故而官府也对此事格外看重,迅速发布了通缉令悬赏,但凡能抓到申镜秉的,通通赏金万两。
      
      “不会吧……”沈昭下巴都快合不上了,她只是不小心伤着了吴序,那把小刀也是沈昭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到的,可绝对没想过会牵连起如此大案。
      
      “沈昭——”
      人不到声先到,沈昭回过头,吴序正兴奋地朝她挥着手。吴序脑袋上经过了包扎,但却仍能看出伤口出肿了个大包,直白点说就是肿成了猪头。
      
      吴序坐到了沈昭对面的位置上:“怎么了?”
      沈昭皮笑肉不笑:“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吴序傻笑着说:“是为了前几日的事吗?”
      
      沈昭冲小萱使了个眼色,让她先行离开。
      沈昭点了点头,强迫着自己说出了违心的台词:“是啊,现在想来,我那日对你是有些太无礼了一些。毕竟以咱们俩的交情,也不能说当没发生过就真的忘了不是。”
      “上次我说谎了,我并不是不想和你有瓜葛,只是被与吴杨的婚事吓着了,我其实还对你有感觉。”
      
      沈昭一口气说完,然后立刻扭过头去喝着茶水,完全不敢与吴序那感动到泪眼朦胧的眼睛对视。
      在经历了一百多遍“我就知道”和两百多遍“果然如此”后,吴序总算不再激动,而是静下来一边抽泣一边和沈昭共度午餐。沈昭吃了几口,从怀中取出一只手帕放在桌上,接着推送到了吴序面前。
      
      吴序拾起手帕,低声念起了上面的诗:“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吴序呜咽了一声,睁大了眼睛看向沈昭:“昭昭,你果然是个才女。”
      沈昭满脸黑线,这手帕是她在路边的摊上买的,诗也是她找别人绣得这首烂俗到爆的两句,沈昭很想问吴序是不是收钱做的自己水军。
      吴序憧憬地说:“待你嫁给我后,你便可以整日整夜地做女红,做出来的手帕可以送给我们认识的人,多余的还可以卖掉,昭昭你真是贤惠。”
      
      整日整夜的做女红……沈昭想象了一番自己满手水泡的画面,连忙摇了摇脑袋:“可我并不是很想成为免费的织坊女工。”
      “没事,你还可以整日整夜地下厨做饭。”
      “这个听起来也不太友好。”
      
      吴序又说:“你还能整日整夜……”
      沈昭抬起了手:“为什么都得整日整夜的?”
      吴序问:“那你想做什么?”
      
      沈昭认真地盘算起来,至少该在凉亭里乘凉听听小曲,或是在冬日慵懒地外面晒太阳看点书什么的,偶尔下厨做点女红也能陶冶情操。
      若非得整日整夜都忙的话,沈昭迟早累死,再说了,依照吴家和沈家的这个条件,享享福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听完沈昭的美梦,吴序闷哼一声:“西厢记里说‘古往今来,娶妻者,道德,修养,操守,乃上选’。我娘更是说了,女人生来就是为男人服务的,娶过来的女人绝不能让她享福。”
      吴序越说越离谱,不仅每天要叫他起床,包办早午晚饭,一切家务事全包,还要满足他所有的要求,不能有一丝怨言……
      听到最后,沈昭只恨自己长了这双耳朵,要忍受他的言语折磨。不愧与吴杨是一对好兄弟,那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嘴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沈昭一把抬起茶壶,掀起盖子,把剩余的茶都倒在了吴序脸上:“敢问公子是娶妻还是找贴身奴婢,你怎么不干脆把你府里下人都娶了得了,刚好个个都符合你的标准。”
      沈昭晃着茶壶,从幻想中脱身出来,她倒是想那么做解解气,可任务在身实在是不允许。沈昭撑着桌子无力地站起来:“我……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咱们下次再聊,下次再聊。”
      
      沈昭逃离了现场,找到小萱后便拉着她往外走。
      “小姐与吴家大公子在聊关于婚约的事吗,”小萱被拖着往前走,她看着沈昭冷冷的脸问,“小姐好像不是很愉快?”
      岂止是不愉快,是非常不愉快了。
      沈昭想要和她吐槽一番,但还是止住了这么做的欲望,估计和她说了她也可能不懂自己的点。沈昭拉着她进入了热闹的集市:“反正也没什么事,我们逛一会街再回去吧。”
      
      沈昭从没来过这街上,小萱也只是来过几次而已,二人逛着逛着,就不可避免地在这四通八达的京城迷了路。
      秉承着即使迷路也不要走进荒野森林的原则,沈昭和小萱见哪人多就跟着哪,不知不觉间二人竟走到了吴府跟前。
      沈昭抬头望了一眼这吴家人来人往的阵仗,里面居然还闪着一道一道奇异的光芒,此情此景只有“炫酷”二字可以概括。沈昭惊奇地问:“这里面在做什么呢?”
      小萱掐指一算道:“今日是吴家一年一度的内力测试呢,许多和吴家关系好的都会来坐镇,也有很多群众来这看热闹。”
      
      内力测试?
      沈昭抬手看了一眼手掌心,这场景只在书上看到过,她还真想看看真情实景是个什么样子。
      沈昭和小萱进了吴府,穿过一片看热闹的群众后才来到那内力测试石边上。沈昭才刚站稳脚步,便听见上方那下人洪亮的声音响起:“下一个,吴杨。”
      
      沈昭回过头,最终在一名粉衣女子边上见着了吴杨。吴杨今日倒是收拾得像一回事,他眼睛炯炯有神的,似乎对这场测试饱含期待。
      吴杨也看见了沈昭,几乎是在同时,吴杨双眉用力地皱了起来,他攥紧了拳头,看着沈昭的目光愈发充斥着恨意。
      沈昭不解地看了一眼自己两边,最终十分确定对方就是在瞪自己。可是吴杨至于对自己有这么恨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间有弑父之仇呢……
      沈昭觉得自己有些冤。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