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取男主狗命(穿书)》长猫了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7-12 13:17: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爱慕 ...

  •   
      沈昭猛地转过脑袋,只见那位奴婢弯着腰,从梳妆台背后捡起了一件衣裳。那衣裳是灰青色的,一看便是男人的服饰。
      这衣裳是方才吴序脱下来的,估计是他翻窗前随手藏进去的。沈昭霎时懊恼不已,让吴序进来当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二夫人眼睛一亮,她接过衣裳,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沈昭:“你身为沈家大小姐,闺房中却有其他男人的衣服,你还说你没有与男人厮混?”
      
      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今日退婚时二夫人并不在场,所以她并不认识这是吴序的衣裳。沈昭心虚地解释道:“不过一件衣裳,又能够证明什么,难道我就不能穿一件灰青色的衣裳了吗?”
      二夫人将那衣裳抓在手中,她不置可否地怒哼一声:“休要狡辩了,随我去老爷那吧。”
      
      若是闹去沈父那,便极有可能被认出这是吴序的衣裳,到时候找人来对质一问,要是真问出了什么,沈昭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沈昭正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应对时,外面忽然又走进了一个人,那少年意气风发,剑眉星目,看上去十分干净。
      少年径直走到了二夫人面前,而后自然地挽住了二夫人的手,他轻声道:“娘亲。”
      
      这么好看的小奶狗,居然是二夫人那边的?
      沈昭既委屈又难受。
      
      下一秒,那少年指着衣裳解释道:“您误会了,这件衣裳是我前天来找昭姐姐玩的时候落下的,这儿根本就没有您说的什么野男人。”
      二夫人尴尬地看了那少年一眼,她用力推了推他的胳膊,干巴巴地笑道:“小允,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沈允接过这衣裳,手指在上面轻轻揉搓了片刻,有模有样地说道:“这衣裳是我在街口五石铺子里买的,只在前日来昭姐姐这玩时穿过一次,若是娘亲不信,大可以去那铺子里问一问。”
      
      二夫人见再没有什么刁钻的理由能再为难沈昭了,便不满地将手一甩,瞪着她道:“你最好守规矩些,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沈昭也回瞪着她:“放心,我会守规矩的。”
      二夫人走后,这满屋的下人也都退下了。沈昭在一旁坐了下来,表面淡定地喝着茶,背地里却偷偷地望着站在跟前的沈允。
      
      沈允是沈家的小公子,书中就介绍过他对姐姐忠心耿耿,没想到真人这么好看,五官端正,皮肤又白又嫩,真是要羡煞旁人了。
      只可惜这么好看的一具躯壳,却偏偏是她的弟弟。沈昭勉强收起了花痴的笑容,十分正经地说:“方才多谢你帮我解围了。”
      沈允走到她旁边,忽然没来由地将手贴在了她的手背上。正当沈昭以为这里的姐弟之情都是如此表达之事,对方却紧紧地盯着自己:“为什么还要谢我?”
      
      “你为何要答应这桩婚事?”沈允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抓着沈昭的手愈发用力,仿佛在发泄心头的不满一般,“你之前分明说你不喜欢他们吴家人的。”
      沈昭被他手抵着有些别扭,便抽开了手。
      沈允垂下了眸,他抬起方才拿着的灰青色的衣裳看了许久,他眼中有一丝受伤之意:“吴序的衣裳也落在了你的房间里,到头来你还是选择了吴家人吗?”
      
      等等,这发展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沈昭偏了偏脑袋,她张大了眼睛,十分确认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不是弟弟对姐姐的感情,而是男女之间的爱慕了。
      自己的弟弟似乎喜欢自己,沈昭当下就不淡定了,可又担心是自己会错了意或伤害到对方,只好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你确定你不是误会了那份感情吗,我的意思是你的年纪还小……”
      
      “我们分明同龄,你为何总把我当小孩子?”沈允低声吼道,他抬起头,双眸有些发红,他攥着衣裳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过了好半晌沈允才冷静下来,他轻声道:“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哎——”
      沈昭弱弱地开口,对方却已扔下衣裳夺门而出。本不愿伤害他的,不想却还是难以避免。
      沈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自己作为一个女配角,感情线居然也这么多样化,也不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还会是何种惊吓。
      
      几天后
      
      沈家与吴家取消婚约一事已经传得满天飞了,吴家上下都忙得很,那一大一小两公子倒没时间来找沈昭的麻烦。
      沈昭在府中闲得无聊,脑中总是忍不住想起那日沈允红着眼睛的画面。也不知那孩子怎么样了,沈昭愣是整个府都寻不见他的影子。
      
      “小心点,别摔碎了。”
      “别碰到枝,折断了你可要负责的。”
      
      沈昭听见声响,便疑惑地打开了门,只见外面有两名婢女各自端着一盆盆栽。后头那嬷嬷见沈昭开了门,连忙堆着笑脸走了上来:“大小姐,这两盆凤仙花是吴家送来的。”
      沈昭走到那两婢女面前,这花的颜色倒挺好看,有红有黄的,还都不是俗艳的那种,花枝也都长得很好,的确是细心挑选过的。
      “吴家送的?”沈昭问。
      嬷嬷点了点头:“是吴序亲自悄悄抬来的,没人看见,说是上次吴杨得罪了小姐,这是吴杨给小姐送的赔罪礼。”
      沈昭撇了撇嘴,吴杨那小子闷着脸,心里却毒得很,会送花来给自己赔罪才怪。多半是吴序自己送的,还偏要冠上吴杨的名号,男人真是有够口是心非的。
      
      “大小姐,这花要留下吗?”嬷嬷问。
      不留?
      毕竟沈昭尽量想让吴家的恶魔少记恨点自己,省得日后对自己辣手摧花。可若是留下的话也说不过去,于是沈昭想了想,决定摇头拒绝。
      然而原谅兽却说:这花好香啊,留下吧。
      沈昭耸了耸鼻尖,这花的确有一道淡淡的清香。既然原谅兽都这么说了,总不好拂了它的心意。于是沈昭指了指屋内空出的位置:“就放这吧。”
      
      两盆花有小萱照料,吴家人也没再登门拜访,沈昭不过几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原以为有关花的这一茬就要过去,这天屋中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昭姐姐。”
      沈昭她望了一眼站在外面的沈允,有些意外地问道:“你这几天都跑去哪了,怎么处处都见不着你?”
      “听说吴序给你送了两盆凤仙花?”沈允问。
      “是啊,怎么了?”
      沈允抿了抿唇,而后走上前,他踌躇了一会儿说道:“你把手伸出来。”
      沈允眼中闪着喜悦的光,他爱慕地望着沈昭,双手无处摆放,似乎急切地想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她。
      
      “做什么?”
      沈昭疑惑地看着他,生怕他是要牵自己的手。
      “伸出来便是了。”沈允皱着眉,有些焦急。
      见他虽是急切,却又无计可施的模样甚是有趣,沈昭才决定相信他一会。沈昭伸出了手,对方也伸出了手,并将一个物件放在了自己手心。
      
      那物件有些硬,压得沈昭手心发痒。
      沈允抬起了手,她这才得以看见那物件的真面目。
      那是一枚木白色的香薰干花,虽然是扁的,但花的好看程度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沈昭有些惊喜地将那干花放在鼻尖嗅了嗅,顿时便可闻见一阵浓厚的清香。
      沈昭赞叹道:“这花好香啊。”
      “你喜欢就好。”沈允轻声说。
      
      沈昭还想好好和他聊聊天,沈允却转身就离开了,他跑起来很快,沈昭怎么追也追不上,等追到一条长亭处看不见对方的背影后才终于放弃。
      这小子,脾气还真是又怪又倔啊……沈昭心情复杂地望着那片干花,随后用手帕包好放入了怀中。
      
      夜里,沈昭翻来覆去怎么也没睡着。
      沈昭打了个喷嚏,便连忙将被子捂得更紧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几日来她的睡眠似乎是越来越差了。沈昭坐直了身子,那原谅兽却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她面前。
      
      原谅兽:“该是兑现你承诺的时候了。”
      沈昭在发困的双眼前扇了扇风:说吧,要我做什么?
      前几日情急之下答应了这怪物一个要求,不过它一个连人身都没有的东西,应该也提不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几秒后——
      “你要我把吴序在这大半夜的约出来,还要向他表白心迹?”沈昭控制不住地发出了声音,“这大半夜的谁能出来啊,再说了,我有什么心迹好表白的?”
      原谅兽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反正你也睡不着,那不如就出来玩吧。再说了,你若是不照做的话,我现在就能变个壮汉到你房里再把二夫人喊来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算你狠还不行吗!
      沈昭咬着牙恨恨地答应了下来,她宛若做贼一样穿好了衣裳,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口,又花了一柱香的功夫把这吱呀作响的木门缓缓打开。
      
      沈昭不过才迈出去一只脚,那称职的小萱就堵了上来:“小姐是要起夜吗,我带小姐去吧。今儿蜡烛不够了,除了门前这两盏,四处都没点灯,根本看不清路的。”
      沈昭摆了摆手:“不是……”
      “小姐您大半夜的起来穿了这么多衣裳,又不是起夜,小姐您这是要去哪里啊?小姐不会是要偷偷出府——”小萱的嗓子像是装了喇叭,越播声越大。
      
      堂堂待嫁小姐半夜出门,万一让人听见可就不得了了,沈昭可想想留着清白的名声呢。沈昭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小萱的嘴巴,并用宋小宝的锁喉功把她钳制在了自己怀中。
      沈昭低声道:“别出声,被人发现就完了。”
      小萱颇为惊吓地点了点头。
      沈昭叮嘱着说:“我现在出门有点事要办,你配合着点,千万别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别人。”
      
      小萱虽然答应保守秘密,但条件是必须跟着沈昭一起,以免沈昭在外面出什么事。沈昭只好带上了这个拖油瓶,这家伙一路上又是踩到树枝尖叫,又是看到绳子当成蛇原地跳舞的,仿佛生怕别人不发现她们一般。
      好在全程虽然惊险,二人也还是顺利地出了府,今晚一事,也算是让沈昭见识到了沈府的守卫有多差。
      好几次那侍卫听到声疑惑地从梦中惊醒,旁边的人却只是丝毫不在意地说认为是鸡在半夜里打鸣了,有理性的人还会深究一下:“你确定吗?”
      
      “当然了,难不成这深更半夜的,咱们的大小姐还会带着她的贴身奴婢小萱从我们身边悄悄走过,就为了跑出府去逛一逛吗?”
      “哈哈哈哈哈根本不可能嘛。”
      听完这番谈话的沈昭真想敲一遍他们的蠢脑壳,让他们看看到底可能不可能。沈昭和小萱来到了吴家,两个人借着歪脖子树爬上了吴家房顶,找了半天才找到吴序的房间。
      
      吴序的房间还亮着,窗户上倒映着他啃鸡腿的影子。
      沈昭抬头看了一眼月色,这么晚了还吃东西,这吴序还真是有一点奇葩。沈昭从肩包里拿出了准备好的小刀,她往上插了一张相约九鹿巷口的纸条,而后自信地飞了出去。
      然而沈昭眼睁睁看着那小刀插在了窗户上,那小刀却没有如同预想中停下,而是直接穿破窗户飞了进去。
      而后只听噗一声,那刀居然不偏不倚地插在了吴序的脑门上。沈昭惊慌失措地捂住了嘴,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颤抖的双唇却根本关不上。
      
      下方传来了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吴序抬手揉着脑门,他盯着面前滴落的鲜血,忍着晕过去的冲动吼道:“是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