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取男主狗命(穿书)》长猫了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7-19 08:55: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退婚(下) ...

  •   沈昭好歹也是堂堂沈家大小姐,现在吴杨不过是一个内功全失的废材,他究竟是哪来的脸敢提出这么不平等的要求来的啊。
      吴杨垂下头,丧气地望着那飘落在水中的字条,还没等沈昭反应过来,他竟忽然惨戚戚地控诉道:“沈昭,虽然我内功尽失,可你我两家之间早已定下婚约。就算你趋炎附势,可也不能因为我是个废人,与我退婚吧?”
      
      到底什么原因自己心中没点数吗?
      沈昭鄙夷地说道:“退婚和你是不是废人没有半点关系,只因为你是个无药可救的直男癌而已。”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几道议论的声响。沈昭回过头,只见沈棋与吴杨的父亲和哥哥不知何时也来到了现场。
      吴越恨咬牙切齿地瞪着沈昭,显然已将她当作了伤害自己儿子的臭女人:“我还真以为你想通了,没想到你心肠还是这么歹毒。”
      “吴公子做了什么导致我退婚,他自己心里清楚。”沈昭不满地说,若她真歹毒,早在吴杨念出那智障字条时就把他推进水里去了,虽然她也的确想这么做。
      
      吴杨仍没有放弃走装惨路线,他双目发红地看着沈昭,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方才沈大小姐说我是个废物,我根本不配与你这样的天之骄子站在一起,你都忘了吗?”
      “你怎么净睁眼说瞎话呢呢?”沈昭一把抓住了吴杨的衣领用力地提了起来,若是可以,她现在就想把他的脸皮给扒了看看到底有多厚。
      沈棋兴奋地拍了拍手:“我女儿真霸气!”
      
      吴杨吃痛地大喊了起来,疼爱他的好哥哥吴序连忙冲上前,一巴掌打在了沈昭肩膀上。吴序武功比吴杨高上不少,沈昭闷哼一声便被推出了几步远。
      
      沈棋急忙接住沈昭:“没事吧?”
      吴越关切地揉了揉吴杨发红的脸颊,他冲着沈昭吼道:“你退婚也就罢了,为何要这般羞辱我的宝贝儿子?”
      吴杨泪目:“父亲,我……”
      眼见着吴杨又要发动新一轮的卖惨攻势,沈昭不甘示弱,连忙也扑进了沈棋怀中,用尽浑身力气发出了毕生最大声的哭喊:“爹爹,我也太惨了,吴家的废物方才处处羞辱我,我才不得已退了婚。如今吴家人又仗着武力高强对我个弱女子下手,他们太过分了!”
      
      吴杨收起了哭腔,他是真的哭不过沈昭。
      倒是吴序为了给吴杨打抱不平,竟然又想要动手,然而护女心切的沈棋恼一巴掌打在了吴序身上,吴序比起沈棋可谓是天壤之别,他当下便跌倒在地剧烈咳嗽起来。
      随后沈棋厉吼一声,沈府的护卫们便都冲了上来。此处毕竟是沈家的地盘,吴越自知斗不过他们,只好按下了吴序的气焰,与他们先行回吴府。
      然而总想搞点大事情的吴杨并不想就这么算了,为了挽回颜面,在临走前他做作地回过了头,装逼地说:“三十年河……”
      
      沈昭一喜,这句经典台词她记得可熟了,她才不能给吴杨这个唯一能够再羞辱自己的机会。沈昭冷冷地接过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你记住了,今日不是你休了我,而是我沈昭休了你个不仁不义的恶心男人。”
      吴杨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待到吴家人都走后,沈棋碰了碰沈昭的肩膀,担心地问道:“你怎么样,吴家人没有伤着你吧?”
      “放心吧,我好着呢。”沈昭心中一暖,她用力地抬了抬肩膀以示自己没事。
      女配在这府中能有个对自己如此好的父亲已是十分幸运,只可惜原著中女配因为喜欢上吴杨,意外泄露了沈家机密,导致沈家最后家破人亡,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沈棋松了口气,他唤来小萱嘱咐道:“以后小心点,别再让昭昭与这种人单独相处了。”随后沈棋又说:“你先送小姐回去吧,刚刚闹成这样一定累了,回去好好休息。”
      沈昭笑了起来:“好。”
      
      沈昭回到房间后,让小萱在门口守着不让任何人进来,刚经历了这么一番混乱的场面,她的确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今日本想着不退婚,也不与吴杨结仇,但到头来也还是没能忍住。不过与原著中不同,原著里沈昭当着吴家众人的面把吴杨贬了个狗血淋头,吴杨最后却忽然坚持是自己休了沈昭,反而让她受了不少憋屈。
      故而今日虽然没能按照沈昭理想的形势发展,却也不是太过失败,只是以后还是得对吴杨他们多加小心,以防他们使出什么阴招来。
      
      沈昭盯着铜镜中的自己发呆,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面前的木窗却忽然被人给敲响了。那敲击声十分规律,倒像是一种暗号一般。沈昭回头看了一眼紧闭了正门,低声问道:“谁啊?”
      
      那边传来了一道颇具磁性的声音:“是我。”
      “是谁?”沈昭又问。
      那人答:“是我。”
      沈昭翻了个白眼,遂打开了窗,却不想窗外站着的居然就是方才推了自己一掌的吴序。沈昭一惊,猛地甩上了窗户。
      吴序被木窗打到脑门,登时低呼一声。
      沈昭深呼吸了一会儿,问:“你来做什么?”
      “昭昭,你说呢?”那边的声音忽然笑了笑。
      
      谋财害命?先奸后杀?五马分尸?
      这是沈昭唯一能从那诡异的笑声中猜到的。
      沈昭:“咱们熟吗?”
      吴序老脸一红,他压低了声线说道:“昭昭真会说笑,我们的关系你最清楚了。”
      
      沈昭浑身一颤,这一口一个昭昭的,她可是当真承受不住啊,况且原著里好像也没这剧情啊。自己该不会真与这个弟控有一腿吧?
      
      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沈昭还是打开了窗户。
      吴序翻了进来,先做了个自以为很帅气的姿势,而后朝沈昭勾唇一笑:“你总算是与吴杨那废物退婚了,从今往后,咱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
      
      所以,这家伙表面弟控实际上却是个弟妹控?刚刚还对自己要打要杀的,敢情这家伙还有两幅面孔呢。沈昭抬手挡住对方想要靠近自己的身子:“打住,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吴序权当沈昭只是在生气,便顺手将手中提着的一个小布袋子放到了沈昭面前的桌上:“昭昭,你别生气了,这就是我给你的赔罪礼了。”
      沈昭皱出了满脸褶子,她十分嫌弃地推了推面前这个不明物体,又赶紧把手在衣袖中擦了擦:“这什么玩意?”
      “你猜。”吴序抿了抿唇,满面怀春地笑道。
      
      沈昭恶寒地咬了咬牙,只好自己动手将布袋解开,里面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沈昭将盒子打开,里面又有一个小锦囊,沈昭解开锦囊仔细一看——里面有两颗红豆。
      沈昭用力晃了晃盒子,确认里面没有别的惊喜了。
      
      “女子只精厨艺,我送你两颗红豆,是想让你做红豆糕出来给我吃这两颗红豆……哎昭昭,昭昭你怎么了,怎么吐了?”吴序关切地迎上来拍着沈昭的脊背。
      沈昭没明白怎么会有人送这种礼物,而且他这套毫无逻辑的逻辑真是够绝了。沈昭将礼物物归原主,镇定地说:“从今往后,我不想再和你有半点瓜葛,你快离开吧。”
      “为何?”吴序不解地问。
      
      理由还不够明显吗?
      沈昭无奈地摇了摇头,即使他不用离吴家人远些,也绝对不会对这样一个直男癌有什么感觉的。为了不结下更多的仇,沈昭尽量委婉地拒绝了他。
      
      “……我们最好再也别见面了。”
      “我们当真没可能了吗?”
      “一丁点都没有。”
      
      在沈昭的坚持下,吴序只好不舍地离开。
      可吴序还没来得及翻窗而出,外面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以及几个女人喧哗吵闹的声音。
      沈昭忽然觉得不对劲,她一拍桌子,骤然想起此处的剧情正是沈家二夫人带人来看自己,却刚好看见自己与别的男人厮混的地方。
      
      而好巧不巧的,吴序竟脱起了衣裳来。
      “你脱衣服干嘛?”沈昭皱着眉问。
      吴序望着那窗户道:“衣服碍事,过不去。”
      
      沈昭正欲反驳,却觉脑袋发昏,口干舌燥,整个人竟都说不出话来了。沈昭撑着脑袋,目光停在了方才喝的茶水上。
      
      糟糕,恐怕是二夫人在茶里面下了药。
      沈昭浑身也都开始燥热起来,她听见外面声音越来越近,心中更是心急如焚,今日若是真如二夫人所愿,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吴序倒不急着走,现在居然还有心思来关注沈昭的状况。吴序扶着沈昭,担忧地问:“你这是怎么了?”
      
      再不走就要被二夫人她们捉奸了啊。
      沈昭气得很,她张着唇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此时外面响起了小萱的声音,可以听出小萱正拦着二夫人,但她不过一个奴婢,拦也拦不住多久。
      正当此十万火急之际,空中忽然飘起了淡淡青烟,那原谅兽总算又出现了。原谅兽回头看了一眼外面:需不需要我帮你解围?
      
      沈昭用力点了点头:需要,万分需要!
      原谅兽狡诈地说:可是有条件的哦。
      甭管什么,她都答应!
      沈昭欲哭无泪地望着那原谅兽。
      
      房门被推开,二夫人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不过电光火石之间,沈昭头也不晕了,眼也不花了,整个人都已恢复正常。吴序也顺利翻出了窗外,木窗落了下来,发出了哐啷的声响。
      
      沈昭张了张手臂,顿感惊讶不已。
      这原谅兽,居然还真有一手欸。
      
      沈昭调整好了状态迎上前,她面对二夫人皮笑肉不笑地问:“二夫人今日怎么有闲心跑到我这来?”
      二夫人冷笑一声,并没有理会沈昭,而是自顾自地走上了前,随后两手一招,身后的一行人便开始在这房间中开始搜寻。
      平日里二夫人和沈昭在这沈家地位不相上下,一般不是二夫人找沈昭麻烦,就是沈昭去二夫人那里大闹,故而就连下人们也不太客气了。
      
      沈昭盯着她:“你这是做什么?”
      二夫人咂了咂嘴:“听说大小姐退了吴家的婚事,可我听人说你之所以退婚,都是因为你背地里藏了野男人。为了防止咱们沈家出这种事,我当然得好好查查。”
      沈昭不屑地扫了她一眼,反正这屋中也没有男人,她想搜就搜吧,反正最后丢脸的也是她自己。小萱快步走到了沈昭旁边:“小姐放心,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她们嚣张不了多久的。”
      沈昭点了点头,自信地料定她们查不到什么。
      说曹操曹操到,自己的人也都冲了进来,二夫人霎时便失了人数的优势。沈昭正以为万事大吉时,二夫人的一位下人却忽然惊呼一声:“找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又修改了一下(有什么建议依然可以提一提 感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