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取男主狗命(穿书)》江户川佩琦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8-01 23:56: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退婚(上) ...

  •   沈昭想过无数次死后的世界,但却从来没想过是这样的。此处唯一有的只是两扇门,门关得不严实,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仿佛在勾引着沈昭去打开一般。
      门边忽然出现了一名女人,女人长着一副不怒自威的脸,沈昭看着她,总觉得这人自己在哪里见过。半晌,女人十分有威慑力地说:“这一边是女配,一遍是女主,选一个吧。”
      沈昭毫不犹豫地说:“那铁定女主啊。”
      傻子才当女配呢。
      
      女人冷声道:“你只能选女配。”
      “凭什么?我偏要做女主,你能奈我何?”说完,沈昭便跨着大步子走向了女主的那道大门,却不想这看门的女人十分泼辣,居然一把将沈昭推进了女配的门中。
      这还得了?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沈昭一把抓住了那女人,将她一同拖了下去。
      
      当沈昭再次睁开眼时,周围一切都已经物不是人也非,床边的女子身穿云纹绸衣,发髻上有一支十分朴素的簪子。而最恐怖的是,这女子的肩膀上居然悬浮着一只小怪物。这小怪物从头绿到脚,沈昭决定给它取名叫原谅兽。
      “小姐,今儿吴家的人要来商量婚期的事情了,您还是快些起来吧。”沈昭迷迷糊糊地听着这奴婢的声音,视线却在那原谅兽上无法离开。
      沈昭一度怀疑自己眼花了。
      
      那原谅兽忽然开口:“我是晋江兽。”
      ……她这是大白天撞鬼了吧。
      沈昭猛地锤了锤脑袋,往床边躲了过去。
      
      那奴婢打扮的女子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住沈昭:“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沈昭看向女子肩膀上的原谅兽,确认这四不像的玩意只有自己才能看到了。沈昭咽了口口水,环顾了一眼这四周的环境,马上便确认了一个颇为残酷的事实。
      自己肯定是穿越了,虽然不知道穿到了什么鬼地方,但一定和这只绿色的原谅兽脱不了干系。
      原谅兽又开口道:“都说了,我是晋江兽。”
      
      经过原谅兽的介绍,沈昭才得知自己穿进了她之前看过的小说里。小说名见破穹,女配与她同名。
      女配本是个富贵人家的大小姐,但自从遇见男主吴杨后,便开始了炮灰女配的命运。先是被吴杨退婚后失去力气成了林黛玉,又是被山贼劫走险些丧命,之后又入了宫被处处陷害。
      而最后女配心灰意冷打算自尽时,男主吴杨又冒了出来对她无微不至,女配便忘了之前发生的种种。要死要活地爱上了他,心甘情愿地害得自己全家灭门,直接死在了吴杨手里。总而言之,她的人生就只有悲催二字可言。
      
      原谅兽:原本你只要以炮灰女配沈昭的身份活下去,便可以顺利活着回到现实中去。可你把守门使也拖了下来,你就必须得找到守门使并杀了她,让她从这世界脱身才能离开了。
      沈昭回想了一番那刻薄的女人,那女人不让自己去当主角也就罢了,还对自己一生碌碌无为足足批判了半天,简直就太坏了,把她拖下来算轻的了。
      而关于那刻薄女子的信息,原谅兽则是一问三不知,唯一知道的只是那女子无论穿成原著中哪个角色,背后都必定会留下一块红色的胎记。
      也就是说,那女人还是沈昭离开这世界的关键钥匙。沈昭不满:我能不能换个别的任务?
      
      您拨叫的用户已下线——
      原谅兽一言不合就消失了,连一点多余的消息也不肯透露。沈昭允悲:总不能见一个人就扒一个人衣服看看他背后有没有红色的胎记吧,不然还没等找到,就要先被浸猪笼处死了。
      照这么下去,她得何年何月才能离开啊?
      
      “小姐,您还是快些起来梳洗打扮吧。”
      沈昭被婢女困惑地催促声拉回了现实,她微微点了点头,在这婢女的搀扶下坐到了梳妆台前。
      沈昭看向铜镜,只见这身子肤如凝脂,手如柔荑,怎么着也有个八分了。再加上家室显赫,追求者定然不少,真想不通这傻子为何被男主虐得不成样子还不死心。
      
      沈昭结合着婢女的话,大概猜出了这是原书的哪一段剧情:此时那吴杨失去了内力,完全成了个废人,自己的父亲并不愿意再与吴家结下这门婚事,故而婚期的事情便一拖再拖。
      吴家也终于耐不住性子,在今日登门拜访。而按照原作的套路,自己将会过去凶巴巴地退婚并嘲讽吴杨,可却反被吴杨给羞辱丢尽颜面。
      沈昭决定先去会会那吴杨,若是能和平共处便最好。不然日后吴杨变得强大起来,找自己报仇可就难以对付了。
      
      沈昭跟在奴婢小萱后头来到了宴厅,只见这里三层外三层都围满了人。沈昭脚下一顿,小萱径直拦在了自己面前:“小姐当心。”
      沈昭抬头,只见那不知道谁走路不看路,若不是小萱挡住,就要撞上她了。
      沈昭扶住小萱:“你没事吧?”
      
      这男子带着几分书卷气息,看着也是文质彬彬,哪知那家伙刚一开口,便打破了沈昭的全部幻想:“呵,早听闻沈家大小姐嚣张跋扈,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若不是仗着有沈家撑腰,你以为你算得上什么?”
      什么仇什么怨,至于上来就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吗。本着是自己的过错,沈昭仍是好声好气地回道:“这位公子怕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方才不过是没看路,不小心撞到了你,我向你赔罪便是了。”
      
      那家伙闷哼一声,扭头便进了厅内。
      沈昭生着闷气,也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首先迎上来的便是慈和的父亲沈棋,他领着沈昭在吴家的人对面坐下,而后低声在沈昭耳边说道:“女儿,你放心好了,既然你不愿嫁给那吴杨,爹一定不会答应下这门婚事的。”
      沈昭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视线便在对面的人当中搜寻吴杨的影子。吴家来的人一共有四个,有两个年长的,剩下两个年轻的中,方才在门口撞见的便算是一个。
      但按照原书的描写,吴杨现在不过是相貌平平毫不起眼,所以一定不是刚刚撞见的那家伙了。沈昭目光落在了吴杨身上,这小子衣着朴素,面带土尘,也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洗过澡。
      
      对面吴杨的父亲吴越开门见山地说:“十八年前咱们两家结下的婚约,本早该履行,可如今你们却一拖再拖,究竟意欲何为?”
      沈棋品着茶,不紧不慢地说:“十八年前那是十八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你我两家实力悬殊,再无联姻的可能,你们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吴越说不过沈棋,便转过头将矛头指向旁边的沈昭:“此事与我们两家本无太大关系,说到底也是他们孩子之间的事,不知大小姐有何看法?”
      
      沈昭轻咳了一声:“虽然吴杨前些年内功尽失,武功也跟不上来了,所以……”
      内功在这世界里是武功中最重要的一环,虽然不能炫酷地放火放水,也不能召唤神龙,但却能在力量与速度方面帮上大忙。
      所以吴杨内功尽失,甚至无法再有提升,也就代表着他的武功基本上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长进了。
      
      话不过刚说到一半,坐在吴杨旁边的男子便站了起来,他指着沈昭怒吼道:“你这女人,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说我弟弟是废物?”
      “太过分了,”吴越拍桌而起,“你们沈家未免太仗势欺人了些,就算你不愿嫁给我儿,也没有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他吧?”
      龟龟……一个二个要不要这么激动,她哪里有要羞辱吴杨的意思了啊。那吴杨更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沈昭,沈昭觉得他是在筹谋着怎么把自己给分尸了。
      不就是气势吗,她可不能输给这几个人。于是沈昭也连忙拍桌而立,还顺便摔碎了个茶杯:“你们能不能听我说完?”
      
      沈昭道:“这桩婚事,我同意了。”
      “什么?”
      “当真?”
      沈昭点了点头:“比真金还真。”
      虽然吴杨现在是废材了些,可往后成长起来可就是超级大靠背啊,再说了,原著里沈昭拒绝吴杨后,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权衡之下,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这桩亲事便草草结下了,本是定的秋后的好日子,但吴家生怕她们反悔,硬是提前到了下月。沈昭对这些倒是不感兴趣,她听完安排后便浑浑噩噩地离了场。
      
      沈昭走在回房间的路上,却被方才那没礼貌的男子给堵住了。这回沈昭看得细,没撞上他:“你这人专业碰瓷的吧,出现也没个声响。”
      这家伙是吴家长子吴序,出了名的坏脾气和弟控,他对吴杨的百般呵护总让沈昭在看文的时候联想翩翩。
      吴序抬起手抵在了旁边的假山上,将这条小路的方向挡住,他冷冷地望着沈昭:“我警告你,无论你抱的什么目的,你最好别对我弟弟报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沈昭有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她哪敢对吴杨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呀,她就差没烧香拜佛求吴杨安安分分地不找自己茬子了。
      吴序抬起另一只手指着她,威胁地说:“往后你嫁入我们吴家,若是存了半分对我弟弟不好的心思,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若是敢多看除了我弟弟外的男人一眼,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她这是被威胁了?
      沈昭打了个寒颤,这个吴序护弟弟真是护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啊。沈昭抱着一丝好奇问道:“那我若是多看你几眼呢?”
      吴序说:“我不算——”
      “男人。”沈昭接道。
      
      被吴序一阵骚操作威胁完后的沈昭心情更加郁闷了,本以为嫁去吴家是个好主意,可现在看来,这个主意也太危险了。沈昭正想着,却又迎面撞上了一个男人。
      这回撞上的是吴杨。
      
      吴杨虽然也十八了,可却还没有沈昭高,这迷你的小个子和瘦弱的身材,看着就像个小正太。吴杨伸出手,递出了一张字条来。
      “这什么?”
      沈昭疑惑地接过卷起的字条,再将其缓缓展开,这字条竟足足有她半个人那么长,那上面记载着各种各样的条例,样样事无巨细。
      
      诸如:看别的男人的眼神该如何规范。
      看下人的目光还有不同的规定。
      要接受吴杨在外面搞女人,不能吃醋。
      ……
      
      沈昭才看了几条,下巴就都快掉下来了:“这些,不会都是我嫁给你之后要遵循的吧?”
      吴杨点了点头,眼中的坚定之意让沈昭想打他。
      沈昭将字条在手心里揉成一团,毫不犹豫地给扔了,她看着目瞪口呆的吴杨,气不打一处来地说:“这婚本姑娘还就偏不结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