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吃独食 ...

  •   “你竟然给我住这种地方!”黛宁这次真不是挑刺,房间又小又潮湿,窗户一层单花布。虽然夏天住进去不冷,可这是鬼屋吗?
      
      赵屿毫不意外,他让赵安安先进屋。
      “纪小姐,”少年淡声道,“我家只有这种屋,现在也没办法推倒重修,你不满意这间,可以看看别的。”
      
      见赵屿神情不作伪,黛宁知道他说的恐怕是实话,她没心情再参观其他屋子,表情恹恹。
      
      赵屿看见,少女踮脚看一眼村长家,又回头看看他家,一脸艰难地下定决心,进屋去看人收拾东西。
      他没想到黛宁会选择留下来。
      
      几个保镖动作很快,已经把黛宁的东西摆放好,地毯铺上,窗帘也换掉。
      黛宁说:“你们走吧。”
      
      保镖们离开,赵平刚好把爹娘的饭喂完。
      赵屿洗了手,道:“喊纪小姐来吃饭。”
      
      赵平不敢去,让小妹去喊。
      
      没一会儿,赵安安跟着黛宁进来。
      赵屿没有等她,他端起稀饭,默不吭声吃,眼睛却忍不住暗暗观察这个作精,看她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黛宁不想说话,她看看颜色发黑的木桌木凳,完全没有坐下去的想法。
      青团也不想说话,它带着黛宁穿过时间通道,能量所剩无几,这几天看着黛宁折腾,明白这个女配真的超级娇惯,并且不听话。
      它已经不指望黛宁攻略下男主,只期望黛宁不要惹得男主想捅死她就好。
      
      赵安安坐上板凳,小声说:“纪小姐吃饭。”
      
      黛宁看一眼桌上几碗稀饭,她猜到男主恐怕不太欢迎自己,不然待客怎么着也得有个菜。
      她面带不屑之色:“算了,看你们家这么穷,我也不吃你们大米,晚点赵安安去喊钱叔给我送饭。”
      
      赵安安听了,点头:“哦。”
      
      赵屿反感黛宁指挥小妹像指挥下人的态度,他呼哧呼哧把稀饭吃完,给赵安安说:“大哥去,你待在家里。”
      
      黛宁也不管谁去,她有饭吃就好,更不怕赵屿害她。好歹是几个男主之一,赵屿还不至于做这么没品的事。
      作为凤凰男基本品质,护家里的犊子,赵屿还是很合格的。
      赵屿交代好赵平看着爹娘小妹,出门去了。
      
      给钱叔讲了来意,钱叔早有准备,他就晓得大小姐去人家屋里也不会安生。
      
      事实上,怕大小姐出事,几个保镖暗中守着。
      钱叔拿出两个食盒,递给赵屿。
      
      “麻烦小兄弟照顾我们家小姐了。”
      
      赵屿漆黑的眸垂下,没有说话,拿起食盒走回去。
      手中的食盒分好几层,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赵屿没有探究的想法。
      
      他一来一回,天色暗下来。
      
      赵平和赵安安等在门口,赵屿问:“纪小姐呢?”
      赵安安道:“屋里。”
      
      赵屿说:“我去送饭,赵平带着安安洗脸洗脚,去睡觉。”
      赵平好奇地看一眼哥哥手中食盒,点头应了。
      
      赵屿上前去敲门,好一会儿房间里才探出小脑袋。
      “我的饭呢?”
      
      赵屿递给她,他透过门边,看见自己原本简陋的屋子完全变了个样。
      不说地上柔软的毯子,那张奢侈的大床把房间占得满满当当,床上还有一堆玩偶。窗帘变成雅致的小碎花。
      
      女孩赤脚踩在地毯上,把他关在门外。
      
      赵屿面无表情,转身去赵平屋里。
      
      本来以为今天折腾一天,总算安生了,没想到刚刚躺在床上,空气中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儿。
      赵平睁大眼睛,香!太香了!这辈子也没闻过这么香的食物!
      他猛然咽一口口水,小声道:“哥,纪小姐吃啥呢?”
      
      赵屿也睡不好。
      
      他虽然比村里所有人都稳重,然而幼年开始的劳苦生活,还有腹中七分饱的不适感,让他也沉浸在那股香气里。
      他在田里待了一天,比弟妹都累。
      想起那两个精致的食盒,他用被子盖住弟弟,闷声道:“睡觉。”
      
      屋子另一角,赵安安躺在她的被窝,被黛宁的饭菜香得两眼发直。
      
      她出生没多久爹娘身子坏了,由两个粗糙的哥哥带大,小丫头日子比哥哥们还过得糟糕。
      如果不是很听大哥的话,她这会儿已经循着香气去敲大小姐的门了。
      
      农村的房子不隔音,也阻隔不了气味,赵爹赵母闻到这股香气,十分不安。
      大儿子这是把什么了不得的人领回来了啊?
      
      不说赵家,隔壁的杜恬也从床上坐起来。
      
      她看一眼赵屿家,有几分不解。
      没穿书前,她家境一般,可是也吃过几次好的,隐约辨认出几道名菜。以赵屿如今的身份,家里有米粮就不错,哪能吃得起这种好东西。
      
      杜恬穿书过来,在小山村过了半个多月苦日子,此刻也有点儿馋。
      
      她忽略那股香气,下床问她娘。
      “赵屿哥家发生什么事了吗?”杜恬下午挖野菜去了,好歹有女主命,她生活技能点满,也有一手好厨艺。
      
      杜月香道:“纪大小姐去他家住了。”
      
      比起杜恬,这个女人更加心思不宁。一听说大小姐姓纪,杜月香就有个可怕的猜想。杜月香有心事,显得魂不守舍。
      
      杜恬皱眉,看一眼隔壁,下定决心明天去探查一番发生了什么。
      
      无论如何,赵屿的心她一定要得到,才有可能摆脱目前的窘境,过上好日子。
      任何人都不可以破坏她的计划。
      
      ——
      黛宁一晚上没睡好。
      
      她奇奇怪怪的东西带了一堆,愣是没带最基本的蚊香。她本来就是个幸运E,山蚊子围着鲜嫩可口的大小姐转了一宿,气得黛宁想把这个破房子给砸了。
      
      凌晨五点半,她听见隔壁悉悉索索的声音,知道有人已经起床,黛宁一溜烟爬起来。
      
      赵屿惯于起很早。
      他作为长子,每天要做得事情很多,五点多醒过来,首先要把水缸里的水打满,然后去伺候爹娘上厕所。如果有要洗的衣服,赵屿最好也得在这时候把衣服洗干净,夏季炎热,白天晾晒一整天,黄昏就可以收。
      
      他才打了一桶水上来,身边出现一个身影。
      
      赵屿没回头也知道这是谁。
      她很香,步子也轻,村里谁也不可能用得起香水。
      
      赵屿猜到大小姐起这么早,估计又有不如意的地方。
      他回头,压低声音问:“怎么了?”
      
      大小姐蹲下来,一脸不满地伸出胳膊。
      
      赵屿低眸,看见她嫩生生的胳膊上,数个显眼的红印子。这么几个蚊子咬出来的包要是落在别人身上,估计不痛不痒,可黛宁皮肤白嫩,像无垢的雪地,这几个红印子就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赵屿皱眉。
      
      黛宁说:“你快给我点蚊香。”
      
      “我家没有这种东西。”皮糙肉厚惯了,谁害怕蚊子叮?再说了,蚊子也没对当地人这么狠。
      赵屿见她没什么精神,就一晚,大小姐变得有点儿可怜,天将亮,几缕天光垂下来,眼前这双圆圆的眼睛竟有几分惹人怜爱。
      
      赵屿叹口气:“我让赵平给你找点草药熏,放心,和蚊香一样有效果。”
      
      她嘟起嘴,觉得胳膊痒,不住挠。
      赵屿看她一抓一条印,放下水桶:“你等一下。”
      
      他进屋一趟,回来拿了管牙膏。
      “用这个涂会好点。”
      
      大小姐满脸狐疑,嫌弃地看着还剩一点儿的牙膏,并不领情,也不伸手接,仿佛是什么脏东西。
      
      赵屿瞥她一眼,差点儿被气笑。
      不要就算了,他也懒得管她,继续打水。
      
      水快打完,赵屿一看,黛宁已经离开。
      
      直到一大早钱叔来送饭,赵屿看见大小姐推门出来,胳膊上几个干涸的白印,想来还是难受,偷偷用她自己的牙膏抹。
      赵屿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
      
      大小姐嘟嘟囔囔抱怨一堆,钱叔都好脾气哄着。她又提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要求,钱叔仔细地记。
      
      赵安安在远处好奇地看着,赵屿把妹妹小脑袋掰过来。
      可别学坏了。
      他家养不起这么娇的魔女。
      
      山里没信号,手机都不好用,没有娱乐活动,黛宁只能期待吃的。她打开自己的早餐盒子,这回赵家兄妹三人忍不住看了过来。
      
      不一样的香气,还是熟悉的勾人。
      
      黛宁食盒里,一叠可爱的肉包子,一叠精致的蒸饺,两个茄饼,甚至还有菠萝羹和豆浆。
      
      包子和蒸饺小巧玲珑,皮薄得能看见馅儿,饺子皮水晶一般透亮。
      茄饼外酥里嫩,一口咬下去口齿生香。
      更别说煨在菠萝里的米羹,厨子做了一个小时。
      
      她吃了好一会儿独食,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见两双黑亮的眼睛。
      
      赵平和赵安安眼也不眨盯着她的食盒,尤其是赵安安,两辈子,她也没见小丫头眼睛里的光这么炙热。
      
      赵屿对上她的目光,终于觉得小弟小妹有点儿丢人,他推一下他们:“看着爹娘,我还要干活。”
      黛宁知道赵屿这人挺有自尊,也不去惹他,笑嘻嘻地扬了扬手中水晶饺子,问他的弟弟妹妹。
      
      “小孩儿,吃不?”
      
      两个小孩眼睛忍不住落在她身上,赵屿严肃了脸,这回声音也重:“赵平,赵安安!”
      赵平怕自己忍不住诱惑,咬唇拉起赵安安进屋,眼不见为净。
      
      这会儿快八点钟,黛宁嘴巴上叼小半个包子,看赵屿拿镰刀出门。
      “你去干什么呀?”她嗓音含含糊糊问。
      
      赵屿眉头成“川”字:“割水稻。”
      
      少女跑过来,把吃了一小口的茄饼递到他嘴边:“吃不啦?”
      
      赵屿有几分窝火,看她一眼。
      这一眼带几分平时呵斥弟妹的威严,对黛宁却不管用,她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事,被逗得咯咯直笑。
      
      赵屿气得不行,看也不看她,挽起裤腿走了。
      
      钱叔在一旁看得叹气,觉得大小姐简直是个魔鬼。按理说借住在人家家里,她不慷慨就算了,还逗弄人家。
      
      钱叔看着黛宁洗漱好,问她:“大小姐想去哪里玩?”
      
      黛宁认真想了一下:“有什么好玩的吗?”
      “现在七月份,山里有好些野果子,野地瓜、桃金娘,还有覆盆子,我联系了几个农民,他们随时可以带我们进山。”
      
      这一带没什么毒物猛兽,相对比较安全。
      
      黛宁“哦”一声,刚要说话,就看见邻家的门打开,一个妙龄少女走出来。
      正是杜恬。
      
      杜恬今天没穿裙子,她穿得相对干练,脚上着筒靴,拎着个篮子,兀自出门。
      虽然衣着不讲究,可看她头发疏得一丝不苟,就知道她要去找谁。
      
      黛宁瞬间改了主意,对野果子不感兴趣了,当即宣布:“我要去看割水稻!”
      
      钱叔:???
      
      玩什么能比得上整男女主好玩啊!
      黛宁看着自己漂亮的裙子,也不打算换,但是拖鞋得换,她兴冲冲跑进屋子,换上米色小凉鞋。
      
      “赵安安!”
      
      小丫头听她喊,怯生生走出来。
      “带我去看你哥割水稻。”
      
      跟着出来的赵平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和安安要在家照顾……”
      
      黛宁掏出两颗进口奶糖,剥了糖纸,往他俩嘴巴里一塞。
      她猫儿眼一弯:“快带我去。”
      
      赵平被糖呛着,险些泪流满面,嘴巴里香甜的糖他又舍不得吐。
      
      赵安安猝不及防被塞一颗糖,表情呆呆的,好半晌她闭上嘴,珍惜地感受这股美妙的滋味儿。
      山村也有糖,那种一角钱的硬糖,有甜味儿却不怎么好吃。但进口糖不一样,赵安安从来不知道糖可以这么好吃!
      
      赵平吃人嘴短,含着糖果,舌尖感受着甜味,垂头丧气:“我带你去找我哥。”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去给大家发红包~
    这章也抽发100个红包。
    女配穿书,女主重生。
    天呐我变了,我竟然有好多存稿,都可以给你们发奖励了。 ヾ(^▽^ヾ)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