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藏》我爱吃山竹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1-02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消失 ...

  •   许家本来不是什么名门望族,许光印早些年就只是个泥腿子出身,只是他运气好,结识了当初落难蔺家的老爷子。
      
      蔺家一路荣耀,如今门庭煊赫,许家作为其姻亲,地位依然是水涨船高。
      
      原来的时候他还曾经为自己的好眼光而沾沾自喜,后来一直到女儿身死,他就再也没有在人前人后说过这句话了。
      
      世事祸福相依,果然不假。
      
      若非他当初跟蔺家的老爷子极力撮合,两个小辈也不会结婚,更不会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卷入到大家族的斗争之中。
      
      外孙虽然现在掌握了整个蔺氏,暗地里将那些心怀不轨的人送监狱的送监狱,送精神病院的送精神病医院,但有些东西,终究再无法挽回。
      
      十几年时间一晃而过,那些该放下的或者不该放下的,许光印也都看开了。
      
      人年纪越大,就好像返璞归真了一样,心性反而更像个小孩子。
      
      儿子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也各自生了孩子,现在出去单过了,他作为家里辈分最高的人,当然是想干什么干什么。
      
      许光印出身不好,肚子里也没多少墨水,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这个说事,哪怕是有人在背后偷偷说他卖女求荣他都不会生气,独独这个不行。
      
      女儿结婚后的日子过的怎么样,许光印一清二楚,所以别人嘴碎对他来说不疼不痒。但没文化是他的死穴,因为这是不送辩驳的事实。
      
      后来条件好了,他自学了很多东西。古玩这个行业,本来就是风雅之士玩儿的比较多,许光印自然而言就想去凑这个热闹。
      
      反正手里钱多,儿子孙子又孝顺,更遑论自己还有个这么厉害的外孙,许光印的晚年生活可以说是过的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事情太过顺利,总会遇到使绊子的人。
      
      大约是□□年前吧,苦学历史和古玩知识二十几年的许光印得知上一届古玩协会的副会长卸任之后,马不停蹄的就递交了申请书。
      
      本来这件事差不多已经十拿九稳了,谁知道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来,郑卫国空降过来。
      
      郑家是有名的书香门第,郑卫国从小耳濡目染,文化功底那可是相当的扎实,各路人马商议了两天之后,这副会长的职位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或许是因为心中憋气,之后许光印在雄厚的财力支持下,但凡是郑卫国看上的古董,他非得弄到手里不可。
      
      一来二去,大约两年的功夫,许光印气消了,两人的梁子也就这么结下了。
      
      一个是八十一岁的耄耋老人,一个是六十岁出头的古玩协会的副会长,两人但凡是见面,非得抛却身份对骂上两句不可。
      
      这次对方错失了这么大的机缘,许光印恨不得仰面大笑三声。
      
      或许是心情愉悦的缘故,他并未注意到自己外孙从刚刚那句问话开始,就没有再开腔了。
      
      二十万、宋代汝窑天青盘……这两个信息结合在一起,蔺池直觉有点不妙。
      
      他是个聪明人,商场纵横了这么多年,一点蛛丝马迹都能让他推论出许多东西。
      
      默默地背起左手,将那个小包裹放在自己身后藏好,蔺池微微一笑,“没事。”
      
      “就是想外公了,所以特意来看看。”
      
      不对啊,之前这小子虽然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但还从来没说过这么肉麻的话。
      
      他那张嬉皮笑脸的面皮,不过只是伪装而已。
      
      这点许光印再清楚不过了。
      
      狐疑的盯着他瞧了半晌,见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东西,许光印随即将这种感觉抛到脑后,然后再次将郑卫国的“恶行”絮絮叨叨的讲了一遍。
      
      半晌后,他撇嘴道:“我跟你说,帝都至德拍卖行要组织拍卖几件珍贵的古董,听人提起郑卫国看中了其中一个宝瓶,我非得也去横插一脚不可。”
      
      顺便将郑卫国嘲笑一番。
      
      站在那里听了五六分钟,蔺池拿着小包裹的手已经有了僵硬的迹象。
      
      见许光印停嘴,他不敢再多,赶忙佯装打了个呵欠,然后语气低迷道:“外公,今天加班到八点,我实在累的不行,我先上楼睡觉了。”
      
      “行,你去吧。”许光印也终于感觉到了一点困倦。
      
      下一秒,就在蔺池转身的瞬间,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白色的条状物。
      
      没有犹豫,许光印下意识的开口,“你衣服是不是开线了?”
      
      按理说不应该啊,他的衣服都是高级定制的,那些设计师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猝不及防被叫住,蔺池本能的感觉到不妙。
      
      然而还不等他再次将怀里的小包裹藏好,接着就被许光印顺着蛇皮袋子的塑料线头拽了出来。
      
      “这是什么?”肯定不是小玩意儿,不然他也不会捂得这么严实。
      
      联想到自己外孙晚上十点还来许家大宅这里,许光印目露了然,“这才是你今晚的目的?”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蔺池没奈何,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是。”
      
      “新得了件东西,想拿来给外祖父您掌掌眼。”
      
      什么好玩意儿?
      
      许光印闻言,顿时来了兴趣。因为知道自己外孙出手就肯定不是凡品,于是他轻手轻脚的将小包打开。
      
      就这样,蔺池眼睁睁的看到了自己外公的表情由沉思,到惊喜,再到痛心疾首的转变。
      
      “汝窑天青盘?!”将这些碎片简略的拼接好之后,许光印的手都在哆嗦。
      
      梨皮、螃爪、芝麻花……香灰胎、鸭蛋壳青、蝉翼纹……因为其中含铜,所以迎着光照时微见红色。
      
      原本以许光印的古玩鉴定水平,完全不足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这是什么的。但偏巧,现在他脑海里记忆最深的就是汝窑天青盘。
      
      下意识的将汝窑瓷器的特点调动出来,他震惊的发现,居然全部对上号了!
      
      汝窑出产的瓷器在谁手中,许光印可谓是如数家珍。这个新冒出来的,就只能是……郑卫国错过的那个!
      
      然而它现在,已经碎了。
      
      一个完整的历史遗留下来的瑰宝,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变成了这个样子,许光印的心都在滴血。
      
      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外孙,他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按常理来说,蔺池一个不懂行的人手里是不会出现什么古董的,除非……“别告诉我,这宝贝是你打碎的。”
      
      不是打碎,是撞到那个女生的手,摔碎的。
      
      在心中辩驳了这么一句之后,蔺池沉默片刻,然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轰”的一下,许光印觉得自己的血压正在飙升。
      
      想起自己刚刚还嘲笑了郑卫国,没想到报应来的会这么快。这事儿要是传扬出去,可怎么得了!
      
      看到自己外公身躯摇晃了一下,蔺池赶忙去扶住他。
      
      只听了这么一个消息,许光印就成了这个样子,蔺池实在是不敢说,他还拒绝了女生二十万赔偿的要求。
      
      他记得,对方好像有说,下次叫他按市场价赔……
      
      喘了好几口粗气,许光印这才稍微恢复了理智,看着面前这堆碎片,他差点没忍住老泪纵横,“可惜了啊……”
      
      “外公……”蔺池张了张嘴。
      
      “你今天晚上不用留宿了。”幽幽的看了自己往日最疼爱的外孙一眼,许光印迅速收回了视线,“我最近一段时间也不想见你了。”
      
      “你知道这玩意儿有多珍稀吗?全世界一共才几十件。你跟郑西峰两个,简直就是历史的罪人。”
      
      看着痛心疾首的外公,蔺池的动作诡异的停顿了一下。
      
      那辆迈巴赫总价才八千多万,就算是把它卖了,好像也不够赔那个女生的……
      
      从来都是别人欠自己钱,头一次欠别人钱的蔺大总裁只觉得全身哪儿哪儿都不得劲。
      
      深夜十点四十分,蔺池被许光印提着拐杖赶出了别墅。
      
      ——
      
      “阿嚏——”另一边,刚推开宿舍门的叶青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喷嚏。
      
      总觉得有人在背后念叨她。
      
      听到这个动静,三个女生齐刷刷的从上铺探头出来,“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这都快十二点了,我们还以为你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将蛇皮袋放到自己床柜旁边立好,叶青淡淡道:“粗俗。”
      
      “噗——”长相最为乖巧,实则口味最重的张心雨没忍住,差点将口中的酸奶喷了出来。
      
      说起来也是教训,当年她们三个人就是被她这幅高冷的面孔给欺骗了,后来才知道,这哪儿是不食人间烟火啊,分明就是一张纯洁的纸。
      
      然而等明白过来的时候,她们老大的称呼已经出口了,只能将错就错。
      
      对于临近毕业叶青还晚归的事,张心雨、杜沁、莫子衿三人并不觉得意外。在之前的几年里,每隔一段时间,她也会出去勤工俭学。
      
      好像老大的生活费和学费就是这么赚来的。
      
      不知道三人早已经将自己视做身世可怜的小白菜,叶青去洗漱完之后,很快就爬到了床上。
      
      果然,贱卖古董赚钱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人类好像对低价的东西保持着一种质疑的态度,他们总觉得便宜没好货。
      
      所以,自己还是需要在在人类社会里扎根的吧?
      
      垂下眼睫,一直等到凌晨三点,等张心雨她们熟睡之后,叶青拿着一个装有海水的小瓶子,下床之后顺手将蛇皮袋提起来,接着她悄无声息的走进卫生间里。
      
      很快,卫生间内变得空空如也。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必定会感觉到头皮发麻、汗毛直竖。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 作者有话要说:  蔺池:哭唧唧,被外公骂QAQ
    叶青:放心,这只是个开始而已,嘻嘻。
    蔺池:?????
    这大约……是个骚包男主……
    ↑他以后会被教做人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