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藏》我爱吃山竹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30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人物 ...

  •   “二十万?你怎么不去——”抢劫啊!原本男人是想说这句话的,但看到叶青这张脸,他在最后关头又将之咽了下去,不过语气和神态也不怎么好就对了。
      
      叶青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于是淡淡道:“我这是真东西。”
      
      真的不能再真了。
      
      男人闻言,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眼,倒也没再说不信。然而他横看竖看,面前这个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生而已,大学毕业了没有都不知道。
      
      如此,叶青的信誉度降到了最低。
      
      扬了扬眉毛,男人一脸嗤笑的问:“既然你说是真的,那你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儿弄来的?”
      
      盘子崭新,连磕碰的痕迹都没有,就算是从宋朝小心翼翼供奉到现在,也不可能有这么完整。
      
      所以面前这女生一定是在撒谎。
      
      听到这句问话,叶青沉吟了片刻,然后缓缓解释:“我家祖传的。”
      
      “你的意思是,这些盘子也都是真品?”男人忽然一扫心中被耍的懊恼,反而有些想笑。
      
      “是。”如果他要是真的开口,石器时代的自己都能给他找几个出来。
      
      不过那些器皿不好看,艺术价值也不高,听说除了相关博物馆之外没有多少人喜欢,她也就没费事去寻。想到这里,叶青垂下了眼睫。
      
      怎么可能有人手里有一二三……四十多件真盘子,那家里得富裕成什么样子,还用出来摆摊?
      
      体验生活可没有这么体验的,这叫败家。
      
      男人挨个数了数蛇皮袋上放的瓷器,抬头看到她这样,忽然就没有撩妹的心思了,反而兴致勃勃的准备给她科普点知识,“那你知道,真正的宋代汝窑天青盘值多少钱么?”
      
      这女生一看就是行外人,原本男人摩拳擦掌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好好给她上一课,免得她以后再闹出这种乌龙,全当是日行一善了。然而下一秒,女生的话让他面色一僵。
      
      “知道。”叶青的声音不疾不徐,更没有半分卖弄的意思,她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用平静的语气讲述出来,只是稍微呆板了一些,活像掉书袋,“汝窑是北宋时期主要代表瓷,五大名窑之首,瓷器似玉、非玉、胜玉,其中天青为贵,粉青为尚,天蓝弥珍。”
      
      汝窑乃官窑,所出器皿具为北宋皇室所用,但这皇室中人也分三六九等。其中天青多被皇帝作为御品,价值比起其他自然更胜一筹。
      
      拿二十万买块瓷片行,买一个完整的盘子绝对不可能。
      
      没想到科普不成反被教育,男人张了张嘴,脸色有些涨红。
      
      对方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叶青倒也没打算让他下不了台,想了想,她道:“我是帝都大学历史系的学生。”
      
      所以知道这些事很正常。
      
      抹了把脸,男人神情郁郁,“名校生?那你还来这里骗人。”
      
      谁不知道金灭北宋之后,汝窑也随之消亡,因为开窑时间只有短短二十年,从中烧制出来的瓷器到南宋时候就不多了,流传到现在更是不必提,所存之量连三位数都没有。
      
      台北故宫二十一件,帝都故宫十七件,海市博物馆八件,散藏在国外以及私人手中差不多只有十件,林林总总加起来存世的大概七十九件。1992年,直径八公分的汝窑小盘以154万美元的成交价被米国藏家拍走。2012年,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更是拍出了2.0786亿港元的天价。不提这些,其中一个汝窑出产的小残件都能拍到六万美元。
      
      故而在潘家园这里,要用二十万买到这么完美的汝窑天青盘,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哪怕是买彩票中一千万都比这个概率大。
      
      见对方就是不肯相信自己,叶青也懒得再同对方周旋,“我没有骗人。”
      
      “我用信誉担保,学生证也可以给你看。”
      
      现在证件伪造起来多简单,几十几百块钱米国常青藤大学毕业证都能弄两张,还带盖章的那种。
      
      男人下意识的撇嘴,然后他将手中触感润糯的盘子放下,耸肩道:“我穷,不买。”
      
      这玩意儿谁上当谁就是傻子,他虽然有钱,但也不是这么个造法。
      
      语罢,男人摇头晃脑的离开了这里。
      
      因为两人纠缠了足足半个小时,国人又喜欢凑热闹,所以等他走后,叶青的摊子很快就被原本围观的人给挤满了。
      
      他们也想看看叫价二十万的盘子是个什么样。
      
      好几个人嬉皮笑脸的找叶青聊天,除却汝窑天青盘之外,他们还指着别的盘子问东问西。
      
      “那个是汝窑,那这个是什么?”
      
      “元代景德镇出产的青花瓷。”
      
      哟嚯,比汝窑更厉害,“多少钱?”
      
      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叶青思来想去,决定再把价格往下降一降,“十万吧。”
      
      还是很贵啊!
      
      唏嘘片刻,那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买不起。”
      
      “但你能让我拍个照嘛?”
      
      很多年轻人是对古董没有研究的,但架不住他们脸皮厚。这些人觉得东西好看,下意识的就想拿手机。
      
      他们虽然聒噪,但到底还是有分寸的,当然也可能是怕她讹诈,几人只看东西,却绝不动手去摸。
      
      既然不接触实物,对叶青来说也就不疼不痒,“拍吧。”
      
      反正她也无所谓。
      
      一直到一个小时后,摊位才重新变得安静起来。
      
      托叶青的福,人流量一下子变大,到傍晚时分她一件东西都没卖出去,倒是一旁尖嘴猴腮的青年卖了不少。
      
      这里好像没有再待的必要了,摇摇头,叶青打算收摊。
      
      青年原本数着手中的钞票,喜得牙不见眼,今天一天的营业额,跟他之前一周挣的钱差不多,大赚啊!
      
      余光中看到叶青动作,青年赶忙停手,“你要走?”
      
      “没生意。”叶青神色淡淡,面上不带半点恼怒。
      
      “你要价太高了。”青年叹气。
      
      比起她自己,这些瓷器要是有智慧,估计得气死。它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连几万块钱都不值。
      
      看着青年手中鲜红的钞票,叶青沉吟片刻,然后问:“你买么?”
      
      “不了不了。”青年赶忙摆手,头摇的像拨浪鼓。
      
      “你那里的东西要价太贵,我是真买不起。”
      
      他存下的那几十万,还等着娶媳妇儿呢,可不能浪费在这上面。
      
      “有便宜的。”叶青指了指自己摊位上一只颜色稍显艳俗的盘子。
      
      “我不是很喜欢它,你要要的话,八千块钱拿走吧。”
      
      八千块钱,刚好是青年今天所收的现金数目。
      
      有那么一瞬间,青年甚至心中泛起了嘀咕,面前这个女生不会真是个骗子吧?
      
      但等对上叶青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时,青年莫名的有些意动,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看到美女走不动道的毛病。
      
      尽管大脑在唾弃,但青年还是忍不住开口,“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叶青不轻不重的点了点头。
      
      反正也就几千块钱,又不会伤筋动骨。
      
      半个小时后,叶青已经把大半瓷器收到了蛇皮袋里,正当她想把最后说要卖给青年的盘子拿起来的时候,下一秒,一叠钞票出现在了她眼前。
      
      “你要是骗我,我就天天诅咒你脸上长痘。”青年念叨。
      
      说实话,这些盘子还真有些与众不同。古董水太深,他不敢涉足,只是冥冥之中感觉有差别而已。
      
      自己的直觉还是有那么点准的。
      
      接过这八千块钱,叶青随手将玫红色的盘子递给青年。
      
      很快,她背着蛇皮袋准备离开这里。
      
      查看一下,确定没有粘合,也没有做旧的痕迹,青年轻佻的吹了个口哨,冲着叶青的背影嚷嚷,“美女,怎么说我也是第一个买你东西的人,相见既是缘分,留个联系方式呗,以后有空我请你吃饭!”
      
      万一这是老天爷派给他的老婆,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人类都这么……狂放吗?
      
      叶青脚步微顿,她连头都没有回,只冷淡的吐出了三个字,“不用了。”
      
      听到毫不留情的拒绝,青年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摸了摸鼻子,继续卖自己的假古董餐具。
      
      ——
      
      另一边。
      
      之前在叶青摊位上询价的男人——郑西峰,嗤笑着走进了一家古董店。
      
      原本正在品茶的两人下意识的抬头,其中一个身穿黑色丝绸对扣短袖的老者是他的父亲,郑卫国,另一个中年男子则是古董店的老板夏新。
      
      见自己儿子这个样子,郑卫国微不可见的皱眉,“你瞎高兴个什么劲儿?”
      
      “我让你回家拿的东西你拿来了么?”
      
      “当然。”郑西峰说完,当即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方印章。
      
      见老者点头,夏新接过了这个小物件。穷极无聊,趁着这个空当,郑卫国又把刚刚的问题问了一遍。
      
      不敢隐瞒,郑西峰将自己所见所闻和盘托出。片刻后,他忍着笑意问:“爸,你说她是不是傻子,哪儿有这么卖东西的啊!”
      
      “我觉得你才是傻子!”剜了自己儿子一眼,老者没有多做思考就站了起来。
      
      “你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在古董街,就算是卖假货,好歹也会稍微去做个旧,谁会摆那里那么多新玩意儿,还如此笃定的说是真品。更遑论,对方甚至大言不惭的要价二十万。
      
      那些东西,估摸着有猫腻。
      
      听到整个经过的夏新也来了兴趣,示意店员将印章收起来之后,他跟着郑卫国和郑西峰父子俩走了。
      
      晚上七点,叶青早已离开,三人当然是扑了个空。不过倒也不是全无收获,旁边摊位的青年还在。
      
      骤然看到整个潘家园数一数二的古董店——听雨轩的老板,青年不禁长大了嘴巴,周身猥琐的气质都收敛了几分。
      
      至于旁边的老者……别告诉他,这位是国家古玩收藏协会的郑副会长。

  • 作者有话要说:  叶青:你不是男主,我们不约!
    青年:QAQ
    蔺池:↑楼上注意,这里禁止卖萌。
    新文使我头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