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九紫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2-12 20:25: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砰!”后脑勺的一击重击让苏星辰脑子嗡嗡嗡的响,眼前直冒金星,模糊中只听到一声:“刘主任来了!”
      
      围观群众顿时作鸟兽散,只她晕晕乎乎的被带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各种人,闹哄哄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对中年夫妇赶过来,中年女人见到她伸手就要往她脸上删,苏星辰也不知道避开,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她,脸上发出‘啪’一声清脆的响声,火辣辣的疼痛终于让她从恍惚中醒过神来。
      
      中年女人还要再打,被她身后的中年男人连忙拉住,向另一对赶过来的家长还有老师们道歉。
      
      那中年女人大概是气急了,打完之后又指着她鼻子骂:“我花钱是让你来读书的,不是让你来跟人争风吃醋打架的,你要不想学,那好,现在就给我收拾书包,我送你去乡下,你就一辈子待在乡下,一辈子当个泥腿子!”说着又上前用力拉扯她。
      
      苏星辰被她拉扯着条件反射的向后退去,哐当一声撞在身后的办公桌上。
      
      她身后的女老师‘哎哟’一声,连忙扶住她,然后手忙脚乱的扶起办公桌上被她撞到的茶杯笔筒等物品,生气地说:“你说话就说话,动手做什么?我跟你说,这么大的女孩子正值叛逆期,你越打她她越叛逆,你们有事就好好跟她说,打有什么用?你这样除了会激化矛盾解决不了事情的呀?”又扶着苏星辰问:“你怎么样?有没有撞到哪儿?”
      
      中年女人气呼呼的放下手:“陈老师,不是我要打她,实在是这丫头太不听话了,你说我这么忙,每天还要为她的事到处赔礼道歉,赔钱都是小事,问题是耗费我的时间啊。”说着又看向苏星辰:“你看看她的头发,你看看她的衣服,哪个女孩子像她这样,我平时那么忙,也没时间管她,你说我不打她还能怎么样?”
      
      “打就有用了吗?你打了她不还是这样?我们都是从她这个年龄过来的,她这个年龄就是叛逆期,你要跟她好好说,跟她讲道理,她能听得懂!”
      
      “她能听话我就不会这么烦了!”中年女人气的直喘粗气。
      
      女老师又说苏星辰,“你也是,一个女孩子跑出去跟人打架,你看看你这张脸打的,本来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姑娘。”
      
      苏星辰望着眼前絮絮叨叨的女老师这的脸,好半响都反应不过来。
      
      她又转头看向刚刚打她的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约四十岁左右,大方脸,高颧骨,皮肤白皙,扎了个低马尾,身上套着一件大衣,下面是粗低跟的靴子。
      
      她身后还站着一位正在拉她的中年男人,男人上身穿着一件皮夹克,下身是深色裤子,脸上已经有些发福,一双欧式大双的圆眼睛,睫毛很长,秀气的高鼻梁小嘴巴,圆润双下巴,腆着个小肚腩,白白胖胖,跟弥勒佛似的。
      
      男人因常年待在汽修店修车,身上常年带着一股机油味,脸上、手上、衣服上也总是带着没洗干净的黑色油污。
      
      这是她上辈子的爸妈!
      
      是的,上辈子。
      
      苏星辰二十岁的时候魂穿到修仙世界,如此大的机缘让她一度以为自己就是小说中的女主角,逆风翻盘的那种,为了修仙她拼命的努力,又是学习炼药,又是学习炼丹,无奈资质太差,得到的资源也很差,一直努力了二十年,都还是个炼气期小修士。
      
      这个时候她再怎么中二,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主角,而只是这修仙世界的一粒凡尘,为了获取更多资源,她只好另辟蹊径,炼制一些女性护肤品化妆品卖,拖她上一世十几岁就开始化妆的福,她穿过去的时候年龄虽然也不大,用过的化妆品种类却不少,后来还效仿这个世界,搞出什么美白、淡斑、嫩肤类的护肤品。
      
      这些对于高阶修士来说,不过一个驻颜丹一个美颜丹甚至只要进阶就能解决的问题,可对于身在修真世界的凡人女子和囊中羞涩天资又很差的低阶女修来说,却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物品,尤其是一些生的貌美却没有修仙资质,只能依附一些修士生活的女人们,更是必不可少。
      
      而修真界的炼药师或者炼丹师都将精力放在炼药和炼丹上,都在争分夺秒的修炼,谁会专门去为凡人和低阶女修炼制什么护肤品化妆品?就算后来有人看到这个市场,研发出来的东西也没有她种类多,物品齐全。
      也因此,让她钻了这个空子,有了固定的收入来源供自己学习炼药炼丹,有更多资源供自己修炼。
      
      无奈那个身体资质实在太差,她终是没能打破那个身体的桎梏,没想到醒来竟然又穿回来了,没有穿回二十岁,反而穿回了十六岁,高一的时候。
      
      她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就是因为眼前的女老师就是她高一时候的班主任,高二文理分科后,她去了理科班,高考完后没两年她就穿越了。
      
      苏母看她一脸不知悔改的表情,气的又指着她骂起来:“你还看!你就不能学学你姐姐学学你弟弟,我和你爸托爷爷告奶奶花钱把你送到一中,就是让你进来谈恋爱跟人争风吃醋跟人打架的?你才几岁就跟人争风吃醋?”
      
      “还有你这头发!”苏母越说越气,伸手就想揪她头发。
      苏星辰身体也微微一侧,避开她抓过来的手。
      她身后的中年男人连忙拉住她,好声气地劝她:“回家再说,回家再说。”
      
      陈老师也连忙站到两人中间,防止苏母气急了再动手。
      旁边还有很多老师在看着。
      
      苏国强拉着苏母的手,还要给旁边这对家长道歉:“都是孩子不懂事,年轻人,脾气犟,你看这两个孩子都受了伤,我们孩子也被你们孩子打了,你们也去医院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医药费我们出。”又叫招手叫苏星辰:“星辰,快给你同学道个歉。”
      
      苏星辰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像个局外人似的冷漠的看着他们。
      
      苏国强看着她的漠然的目光,忽然感到颓然。
      
      国家计划生育,头胎生了女儿,可以再生一胎,这个女儿就是他们夫妻生的第二胎,没想到又是个女儿,老人家想要孙子,就想把她送走,再生一个,她外公舍不得,就给她抱了回去,帮着养着,谁知道他们紧跟着就生了个儿子。
      那时候正是他们工作最忙的时候,三个孩子又是一年一个,紧挨着生的,他爸是店里的大师傅走不开,他妈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就已经忙不过来,更别说再来一个,哪怕是请了个保姆,也没有放在自家亲戚家里放心。
      
      于是苏星辰养在她乡下外婆家,一养就是九年,九岁那年将她从乡下接回来念书,待了不到三个月,才九岁大的人,三百多公里的路,就自己背着书包沿着火车站跑了回去,差点没把他们找疯。
      
      他们当时真的以为这个女儿丢了,到处找,哪晓得一个星期后,她舅妈打电话过来,说她回乡下了。
      
      他们本来工作就忙,还要抽空找她,几天几夜没睡,得知她是一声不吭回了乡下后,她妈脾气暴躁,当时就气的赶了回去,一巴掌扇在她在脸上:“既然你这么想在乡下那你就待着吧,别回去了!我还能轻省一点,真当我们这么闲,一堆人就围着你一个人转了,我和你爸爸这么忙,你还这么不懂事,一个人一声不吭就跑了,连声招呼都不打!你这是翅膀硬了想飞是吧?”
      
      当时她只是躲在她舅妈怀里,小小的身体紧紧抱着她舅妈不撒手。
      见她实在不愿意回去,加上她妈也在气头上,就没带走,一直到她十二岁那年,要上初中了,才又接了过来。
      
      本以为她大些了,懂事了,哪晓得越大越不懂事,接回来安份不到三个月,就开始作天作地,先是跟她奶奶干仗,骂她奶奶老不死的,又是跟她姐姐干仗,抢她姐姐衣柜和书桌,衣服玩具也想要,什么都想抢,还抢她弟弟的学习机,把她奶奶给气的,拿着擀面杖要打她,她奶奶打她,她就骂回去,老不死的老不死的喊,一点都不知道尊老。
      
      她奶奶回来跟她妈告状,她妈接着骂。
      自从把她接回来,家里就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天天吵,天天骂,时不时还要干一仗,跟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没一天安生日子。
      
      学习更是一落千丈。
      
      原本听她舅妈说在小学成绩前三名,结果上了初中之后倒数第一,今天这个老师打电话说她学习跟不上,明天那个老师打电话来说她作业没做完,后面就干脆不学了,一到上课就睡觉,还将头发染得跟鸡毛掸子似的花花绿绿,衣服穿得跟乞丐一样破破烂烂,说什么杀马特,非主流,中考考的一塌糊涂。
      
      他和她妈真是为她操碎了心,一点都不知道好歹。
      
      他好不容易托关系,花钱把人送到这所私立高中,和她姐姐弟弟一个学校,心想可以相互照顾,结果整天不学好,跟着小混混在外面荡,现在好了,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学会为了男生争风吃醋了,还打架打的惊动学校,把家长们都喊来了!
      
      苏国强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
      
      苏星辰也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她高中打过很多架,但是高一为了争风吃醋跟人打架闹到喊家长的地步,也就那么一次,之所以记忆深刻倒不是因为跟人争风吃醋,而是她爸打了她,导致她后来越发叛逆偏激,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全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整天日天日地日空气,以为这样就能报复她们,却不知道,挥霍和摧毁的,是自己的人生。
      
      现在想来,何其傻逼。
      
      修~真~世~界~三十年,她早已过了中二期,再回想起这一段日天日地的少年时光,虽仍有不平,却不再有波澜,因为她已经不在乎这对父母,不在乎他们的目光,也不再想用那样傻逼的方式去博得他们的关注。
      
      现在,她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看看自己的这个身体有没有修仙资质,继续修仙。
      
      若按照她以往性格,她是绝对不肯低头认错的,她爸说她一句,她会顶回去十句,但是现在一点想在这浪费时间的心情都没有,她干脆利落的对老师说:“老师,对不起,我错了。”
      
      不仅陈老师愣了一下,就连贺春兰苏国强也愣了。
      
      陈老师好笑地问:“那你说,你哪儿错了?”
      
      苏星辰回答的十分干脆:“我不该和人打架,更不该因为吃醋和人打架,我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祖国,为科学,为社会主义建设而奋斗。”

  • 作者有话要说:  苏·杀马特·星辰:所以我长大了要当一个科学家。
    开文前三天单章两百个红包\(^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