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渣男那些年》空煜锦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2-28 18:04: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程宴不知道栓子的心理活动但也能猜个差不离,他进里屋是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这破旧的屋子四处漏风,炕上虽然脏了点,但好歹还有床破被子勉强保暖。至于脏兮兮的身上怎么清洁一下,程宴表示人都要冻死了哪还有心情想些这个。
      
      歪在炕上睡了一觉,醒来已经上午,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候也就这个时辰了,程宴起来到了外面,看见栓子正拿着一本破破烂烂的书摇头晃脑,而二妮则坐在板凳上乖乖的坐在栓子身边,时不时的点点头或者抓抓头发。
      
      大妮和苗翠花正在缝补衣服,程铁柱和牛子依然不见踪影。
      
      苗翠花听见声音抬头看了他一眼,“饿吗?锅里温着糊糊。”
      
      “嗯。”程宴应了声准备拿碗舀上一碗暖和肚子,还没等他动作大妮已经放下手里的针线麻利的拿碗给他盛了满满一碗。
      
      苗翠花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程宴只当没看见,对大妮道了声谢就坐在低矮的板凳上艰难的喝了起来。
      
      很难喝,但胜在能够裹腹,他甚至庆幸程家没和其他人家一样一天只吃两顿。
      
      殊不知他朝大妮道了一声谢,将屋里的人惊个好歹。
      
      看书的栓子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险些以为自家二哥被鬼怪附体,二妮啥都不明白,看栓子看二哥她也跟着看。大妮有了早上的铺垫已经没那么惊讶了,最震惊的要数苗翠花了。
      
      苗翠花手上的动作都忘了,怔怔的看了眼自打四五岁起就变得怪异的儿子,心里突然就咯噔一下,难道自己儿子被鬼怪附了身?
      
      念头刚起,她自己又摇头否决,她咋能这么想自己的儿子,兴许真的是发烧把脑子烧好了呢。
      
      苗翠花微微叹了口气,手中的针却不小心戳进了手指头,她瑟缩一下接着继续缝补起来。
      
      喝了一碗粥程宴腹中也没那么饿了,他瞥了眼栓子手中的书,看到上面的人之初性本善,知道这是一本三字经。
      
      程宴试着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意外的发现他居然能背下来。
      
      可上辈子他是不会背的,最多只会那么一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再多是不会的。
      
      程宴微微皱眉,难道是原主上一辈的记忆起作用了?
      
      这倒是好事。程宴随即试着背背千字文,却发现没那么容易了,他不由叹气,这到底算什么金手指!光给他些成为渣男和奸臣的记忆到底有啥用!他以前好歹是人民教师,是祖国的人才,他可以不做个大善人,但也绝对不是要成为一代奸臣一世坏蛋被人喊打喊杀的,要真是让他顺着原主的轨迹走下去,到最后他也一样会和原主上一世一样不得好死,那老天爷还让他穿个屁呀!
      
      程宴有些气闷,随即心情也不好了,大妮觑着他的神色,见他神色变了,整个人都有些害怕,拿着针线的手都有些颤抖。而栓子对上这样的目光嗖的就把目光挪了回来,心里不停的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程宴注意到他的神情不由得好笑,原主也不过九岁的小娃娃,竟能让家里的兄弟姐妹怕成这样,也真真是个人才。他虽有心与家人和平共处,可也明白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无奈摇摇头,裹了裹身上的棉衣搬着破板凳坐到门口晒太阳。
      
      苗翠花本来想让他进来说教两句的,可瞅着他坐在太阳底下露出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居然能看出一点温和出来与往日日里阴郁吓人的神色不同,顿时又住了嘴。罢了,总归是个九岁的孩子,做爹娘的还能和孩子置气不成。
      
      随即苗翠花开了柜子抓了一把南瓜子出来然后道,“给。”
      
      程宴看了眼苗翠花手中的南瓜子挑了挑眉,这是把他当个孩子呢。程宴舒了口气接过来,道,“多谢。”
      
      苗翠花嗯了一声算是应了回去坐下继续缝补。
      
      一把南瓜子吃完程宴站起来跺了跺脚,起身朝大门口走去,苗翠花喊他,“你干啥去?”
      
      程宴头也不回,“门口转悠转悠。”
      
      他的确是转悠转悠,在门口摔了一个屁股蹲后就非常识趣的回来了,屋里栓子正在教二妮背三字经,小小的娃娃看起来老气横秋的还真像这么回事。
      
      只是他一进屋,栓子就闭了嘴,他怯怯的看了眼程宴,小声道,“二哥,你要不要学?我跟村长家哥哥学了好几句呢。”
      
      程宴探头瞅了眼,“你背背我听听。”
      
      栓子咬了咬唇开始背,“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苟不教,性乃迁.....”他背到这里停住了,垂头丧气道,“我就会背到这里了。”
      
      程宴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这些字你都认识?”
      
      栓子不好意思的摇摇头,眼中满是羞涩,“不认识。”
      
      程宴:“......那你咋背下来的。”
      
      栓子:“村长家向学哥哥念的时候我背下来的。”
      
      听人背背就能记下来?程宴突然来了兴趣,要真是这样,还真怪不得程铁柱夫妻打算卖猪攒钱供他读书呢。
      
      “那等你认识了再来教我吧。”程宴说完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只是摔着的屁股隐隐有些疼这一坐让他的屁股又受到一次撞击。
      
      栓子见他二哥疼的呲牙咧嘴,也不敢招惹他了,拿着那本破破烂烂他自己也看不懂的三字经继续摇头晃脑。
      
      晚上的时候程铁柱和牛子回来了,程铁柱递给苗翠花十文钱,道:“今天就挣了这么多了。”
      
      苗翠花叹了口气接过来,然后仔细的将钱藏到柜子里去,程宴瞅着那几个铜板心想,看来他不光得帮着一大家子干净起来还得想办法挣钱啊。
      
      可惜的是他脑子里一点赚钱的法子都没有,害人的本事搜搜原主的脑子倒是能搜来不少。
      
      罢了罢了,目前还是安心做个孩子吧,顶多就是吃的差点。
      
      紧接着,苗翠花又道,“往后一天改吃两顿饭,早上一顿,晚上一顿。”
      
      本来就吃不饱的程宴心里直想哭,他要吃馒头!他要吃肉!
      
      可惜的是翻遍这世原主所有的记忆也没翻出来有关于吃白面馒头的。
      
      于是晚饭的时候程宴逼着自己多喝了一碗粥,苗翠花虽然不满觉得他不了那么多,但还是给他盛了。
      
      至于其他孩子,基本上一人一碗,二妮人小,吃了小半碗就不吃了。一家人吃了晚饭,栓子道:“爹,我给您背书。”
      
      程铁柱笑了笑,“好。”
      
      于是栓子又把下午背的那几句背了,末了还道:“我和二哥说好了,等我认识字了就回来教他。”
      
      程宴翻个白眼,谁跟你说好了,你个小鬼头大字都不识一个也好意思说这个,想当年咱当老师的时候......啧,当老师的时候他也不会背三字经。
      
      算了,为了掩饰掩饰,到时候少不得拿这便宜弟弟做挡箭牌。
      
      见他没吭声反驳,昏暗中栓子挺高兴的,他二哥终于不讨厌他了。
      
      而程铁柱也暗暗观察老二,见他低垂着头看不出神色,不由松了口气,老二要真的变了,那他也能少操点心了。
      
      家里点灯费油,苗翠花挺舍不得,说了没一会儿话就催促着大家伙上炕睡觉。
      
      程宴突然想起来昨晚的味道,开口道,“能不能.....”
      
      所有人动作一顿,同时看向他。
      
      程宴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他扯了扯嘴角,“咱能不能洗洗脚再睡?”

  • 作者有话要说:  苗翠花:狗子啊,你真的觉得是我们的脚臭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