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渣男那些年》空煜锦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17:50: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又是一年冬季,天气冷的可怕,房檐上结了长长的冰棱,似乎要将人戳进去一般,外面的大雪已经下了两日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漫天的白映衬着整个府邸显得更加寂静无声。
      
      实际上,府上是有不少人的,只不过此时都躲在屋内,小心翼翼又带着期盼的等待府邸的主人死去。
      
      听闻那位终于要死了,府内诸人无不在心里欢欣鼓舞。可惜那位也是命大,从生病到起不来床,硬生生拖了大半年,眼瞅着又到了年底,那位苟延残喘的人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中说油尽灯枯了。
      
      现在他们就等着那位咽气了,到时候他们便能拿着管家偷来的卖身契去官府消了奴籍回家去,再也不用回这个鬼地方了。
      
      这个年注定要好过的多。
      
      而被众人盼着赶紧死去的人此刻正躺在府内最奢侈的院子里躺在一堆锦被当中。只是再华美的锦被也不能让他看起来更健康一些,不过六十的身体瘦的吓人,一眼瞧去似乎只剩了骨头。
      
      细微的呼吸声此刻也显得格外清晰,过了一会儿一道尖刻的声音道:“程大人,接旨吧,您的罪状可是满朝文武搜集罗列了一个月才列齐的呢。不是咱家说你,做人做到您这份上的也就您了。”
      
      余公公一手拿浮尘,一手拿了方帕子掩在鼻前,毫不掩饰嫌弃的挥了挥,又道:“不是咱家说你,你瞧瞧你这府上,可有个人气儿?大家伙呀,都知道程大人不成了,可没个人往你跟前凑啊。哈哈,”余公公大笑三声犹不满足,继续道,“听说您夫人和公子都和您划清界限了?真是识趣啊,哎呦,您知道您府中那些人在干嘛吗?”
      
      他似乎也不指望程宴回答,伸手拍了拍兴奋道,“他们都在等着你咽气儿呢,只要你一死,他们呀就能拿到身契去消奴籍过好年了。”
      
      原先趾高气昂权势滔天瞧不起他们阉人的人此刻如同死狗一般躺在炕上,进气少出气多,余公公的心里呀,别提多畅快了。
      
      当然了,这满大周畅快的可不止他一人,想要首辅大人赶紧去死的人可是大有人在呢。
      
      余公公哼了一声,将圣旨扔在程宴身上,“程大人,圣上感念您多年的扶持,特赐您全尸,到了地底下可一定要记住圣上的恩德。”说完余公公尖尖的嗓子笑了起来。
      
      死狗大人程宴形容枯槁,双目也已没有往日的犀利,他看了眼被扔到手边的圣旨,哆嗦着双手将圣旨拿了起来,看清里面的字迹,痛苦的闭上眼睛。
      
      十年寒窗,一朝高中探花,自此官途顺遂,一路高升,官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首辅,程宴的人生不可谓不精彩。
      
      然而直至今年春天忽然倒在案上,自此再也没有爬起来。
      
      曾经的同僚开始蠢蠢欲动,曾经被他压的透不过气来的小皇帝也不甘人下私下招募死士笼络朝臣收集证据。
      
      再后来老妻与他和离,儿女划清界限,到如今他已到了人人喊打,万人唾骂的地步。
      
      程宴不是不恨,也不是不失望。可失望和恨的时候又忍不住回想他这一生。
      
      太失败了!
      
      程宴闭了闭眼睛,有些不甘心,他睁开眼看向面带狰狞笑意的余公公,冷笑一声,嗓子里挤出最后的话,“再如何,我也掌权几十年,岂是你一个男人都不算的阉人可以侮辱的。”
      
      余公公闻言脸上笑容缓缓收敛,他咬牙切齿的看着程宴,声音变得尖锐,手中浮尘啪的一声打在程宴脸上将本就皮包骨头的脸打出一道血痕,“阉人怎么了,程大人倒是厉害,还不是落得妻离子散人人喊打的悲惨境地。”他咬牙切齿的看着程宴想到他马上将要赴死,心中畅快,心情也不由好了许多,“大周朝立朝上百年,从未有哪个大臣到了如此地步,连下人都不愿与您同处一室,您是第一人啊。哈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在寂静的府邸里传出很远,府内躲藏的众人不由瑟缩一下,然后又挺直了腰腹,告诉自己那个人将要死了,他们只要安心的等待就好。
      
      程宴看着小人得志的余公公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愿多说,事已至此,他与个阉人说太多又有何用,等着他的除了死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程大人,杂家送您上路了。”余公公笑够了,朝身后使个眼色,有小太监托着托盘弓着身子到了余公公跟前。
      
      余公公亲自将毒酒端起来,眼中渐渐露出兴奋,“程大人,一路走好。”
      
      锦被当中的程宴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死去一般。
      
      余公公难掩兴奋,眼中迸发出疯狂的神色,余公公脚步渐近,此时程宴忽然听见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接着,房门被推开,屋内淤积了许久未能散去的浑浊气息消散不少,让程宴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来人眼中焦急,看清余公公手中的毒酒,眼中震惊,接着快步上前一脚将余公公狠狠的踢翻出去。
      
      余公公尖叫一声摔在床柱上眼皮一翻没了气息,手中的毒酒也撒了一地。
      
      手中拿着托盘的小太监尖叫一声也晕了过去,而同时外面更多的脚步声传来,嘴里喊着捉拿要犯的声音。
      
      来人是个年过三旬的中年汉子,此时看着床上人的样子顿时泪流满面,他噗通一声跪在床前,痛哭出声,“大人,小人来晚了。”
      
      程宴叹了口气,眼中头一次露出悲悯,“程璇,你何苦再来。”
      
      到了如今的地步,一起生活多年的老妻和承他教导的孩子们都走了,他这个不过是给过他一条命的孩子居然又回来了。
      
      想到当初救他的情形,程宴头一次流露出悔意,他睁眼,看着程璇,缓缓开口,“你实在不该回来,当初我会救你只因你与我有用,而非当初那些谎话。”
      
      程璇目露惊诧,不等他说什么,外面官兵已经将房间包围,几个身穿铠甲的将士也大刀阔斧的进来。
      
      程宴眼神变冷,“程某好大的面子,竟需劳动卫国公前来。”
      
      卫国公已经年过六旬,算是与程宴同期入朝,这些年程宴的所作所为他看在眼里,不是没有抗争过,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满朝文武竟没人是程宴对手。只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的这么快,当初权势滔天的当朝首辅如今成了这副模样,已经成了罪恶滔天人人喊打的千古罪人。
      
      至于其中对错,卫国公已经不愿再分辨,他看了眼程宴又看了眼跪在床前流泪的汉子,冷声下令,“将人抓起来。”
      
      话音一落,卫国公身后几名士兵出列就要去捉拿程璇,程璇猛然抬头,目露悲壮,“大人,无论如何,您都是我的恩人,这条命是您给的,如今小人救不了您,便把这命还您。”
      
      说完程璇从小腿上抽出一柄匕首,在程宴的阻止中将匕首插进胸膛。
      
      人瞬间毙命,程宴痛苦的闭上眼睛,他这一生做了太多的坏事错事,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算是罪有应得,可程璇......
      
      卫国公看了眼程璇的尸体叹了口气对程宴道,“程大人,有如此之人惦记你,也不算白活一场了。”
      
      程宴没有睁眼,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他心想,假如能再活一次,他是不是还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他不知道,自己也做不出回答。不过他这人这辈子没做过几次好事,大概老天爷也不会让他有那么一次机会吧。
      
      “程大人,一路走好。”卫国公说完,朝身后挥手,立即有人拿了毒酒走上前去。
      
      床榻上的人悄无声息,士兵伸手探了探,道,“国公爷,死了。”
      
      卫国公叹了口气,死了也好。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穿成恶毒小姑子》求收藏,在存稿,字数多点就会开
    迟梅宁穿到一本写了半截的种田文里,成了里面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子,
    好吃懒做,心思歹毒,吃着家里用着家里的还得时不时的折腾哥哥嫂嫂,更不懂得什么叫安分守己,最后为了攀高枝将自己送进深宅大院好日子没过上却死相凄惨。
    迟梅宁穿过来的时候原主正在大街上碰瓷传说中的清河县第一才子程秀才,寻死觅活要对方负责任。
    看着眼前这个还没长成心狠手辣大奸臣的程秀才,迟梅宁很没出息的跑了。
    后来程秀才高中状元,敲锣打鼓求娶迟梅宁:亲都亲了还想跑?
    迟梅宁觉得事情发展的有些不对劲,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程秀才也是穿越来的,曾经还是她的死对头
    迟梅宁这才觉得事情有些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