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教主追妻路[古穿今]》小胖子拍肚子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15 20: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初来乍到 3 ...

  •   宋慕昭和陆谦两人已经彻底沦为张狂头号粉丝,一口一个“老大”叫的比谁都顺溜。宋慕昭还得回家,她只能依依不舍地同两人道别。
      
      陆谦因为自己住一间小公寓,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抢到了服侍老大的机会,开开心心把张狂带回了家。
      
      “老大!你放心!”陆谦信誓旦旦地拍胸口:“我一定会搬砖养你的!”
      
      张狂不愿拂他意,随口应了句:“嗯。”
      
      。
      
      深夜。
      
      陆谦公寓很整洁,客房也收拾的十分干净。张狂端坐于被褥之上,开始运转起周边的灵力来。
      
      果然如她所料,这个世界的灵力稀薄的可怜,就算她神识再广也只能调动岌岌可危的一丝灵力。
      
      在以前的世界,张狂的神识在机缘巧合之下与大地灵脉融为了一体。
      
      只要心念一动,天地之间的灵气都霎时任她差遣。更甚者,她可随时调动磅礴的大地灵脉为之所用。
      
      在这个世界她的能力被削弱到几近于无,她只能大致的窥见灵脉位置,却无法调动其了。
      
      万幸的是,内功与武学都还在,而且识海中也存了相当多的灵力,倒是不愁用。
      
      乾坤袋中所带的东西倒也不少,但大多是她找来送老婆的奇珍异物,还有不少金银珠宝,想来在这个世界大概没多大用处。
      
      她睁开双眼。
      
      窗户被她之前打开了,微凉的晚风顺着眉梢,落进眼底的清冷月光之中。
      
      张狂起身,赤足踩在地上。
      
      白瓷地面有些冰凉,丝丝寒意顺着足间蔓延。
      
      如墨似的长发垂落腰间,随着步伐轻微摆动。仿若浅墨勾勒的连绵山河,一眼望去尽是风光。
      
      黑色睡袍是绣娘裁的宽松款式,袖口顺着手臂自然地垂下,露出一节手腕,在月光下更显得莹白。
      
      张狂扶着窗沿,深深叹了口气,眉目之间皆是忧虑:
      
      “该怎么赚钱给老婆花呢……”
      
      。
      
      今天恰好周一,陆谦只来得及留下一句“老大等我回来”,就匆匆忙忙的赶去上学了。张狂依旧是一身黑色短打,轻松地从窗口跃了出去,顺着人流来到了市区中。
      
      昨晚的陆谦的话还是有可取之处。
      
      张狂在街上逛了一会,随手拦了个面善的路人,诚恳地问到:
      
      “叨扰了,你可知哪能寻到‘搬砖’之处?”
      
      被拦下的那小伙看是个大美女,本来结巴的话都说不出,却在听到“搬砖”两个字时给吓了回神:“你说啥?搬砖?”
      
      张狂点头:“对,搬砖。”
      
      她又坦然地加了四字:“我要赚钱。”
      
      小伙子不懂了:“你这么漂亮,去当明星当模特不挺好的吗,赚得多。”
      
      漂亮?
      
      张狂嗤之以鼻,心中暗道:我容貌不及老婆万分之一,那人怕是没见过真正的美人。
      
      她面色平静,道:“你只管告诉我地方就好了。”
      
      小伙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只得给张狂指了个大致方位:“那边有房地产开发的人在施工,好像有招临时工的……”
      
      张狂道谢后,便顺着方向找过去。
      
      南城身为国家中经济最繁华的城市之一,每一块地都估价颇高,可谓是寸金寸土。
      
      工地上,包工头神情复杂:“姑娘?你是认真的?”
      
      这位美女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半小时前,她便莫名出现在施工场所附近,态度十分坚定的要搬砖赚钱。
      
      因为赶进度,工地确实是有私下招临时工的,不用身份证明而且工资日结。但是你说一个细胳膊细腿的姑娘也来当临时工,还态度坚定打死不肯走的,倒是头一个。
      
      张狂神色不变,道:“我确定。”
      
      因为太过稀奇,不仅不少正式工偷摸着围观,路人也围了过来,对眼前的一幕颇为好奇。
      
      包工头实在没办法,说:“姑娘你看,你要是家里困难的话,实在不行我可以借你点钱?”
      
      张狂有些不悦地皱眉,道:“多谢,但不必了。”
      
      开玩笑?
      
      我,张狂,魔教头,
      
      可是要挣钱养老婆的人!
      
      劝也劝过了,包工头实在没辙,只好指着旁边的水泥袋说:“那好吧,你拿个安全帽带上,去搬水泥。”
      
      他心想:这姑娘脾气倔,等她发现根本搬不动水泥的时候,估计自个就走了。
      
      张狂道谢后,领过帽子戴上。包工头抱着手臂站在一旁观望。
      
      张狂连手套也没戴,一派从容地走向堆着水泥袋的地方,硬把满是灰尘的工地走出了气势磅礴的感觉。
      
      一位中年人有些担忧地望着张狂,小声提醒道:“姑娘,你先搬袋小的试——”
      
      话还没说完,就被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只见张狂十分淡定的一提,单手抬起了五袋水泥。那沉甸甸的袋子在张狂手里似乎没有重量,她甚至还掂了掂,寻思着自己可以再加几袋。
      
      太轻了。
      
      这点重量,和修仙那边的“千斤坠”术法相比之下,根本不值一提。
      
      张狂转向之前说话那名中年男子,极好看的眼睛眨了眨。在烟尘弥漫之间,墨黑的眼眸清澈无比,像是会说话。
      
      张狂问道:“你之前说什么?”
      
      中年男子:“……”
      
      包工头吓的都站不稳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诶哟喂,你这是——”
      
      中年男子沉默了半晌,吐出三个字:
      
      “打扰了。”
      
      张狂后知后觉地发现众人都用惊恐诧异的眼光看着她,这才明白到自己稍微夸张了。
      
      不是不懂藏拙,当年张狂可是有着“扮成筑基二阶小菜鸟成功混进崖山派追老婆”的光荣事迹,最厉害的是她还混了两年都没被发现。
      
      但谁料这袋子就是太轻了……有啥办法啊,教主也很无奈。
      
      张狂咳了一声,偷偷摸摸地把三袋水泥卸了下来,并且十分心虚地把单手换了双手捧着。
      
      她神色淡定:“诶呀,有点太重了。”
      
      众人:……
      
      你气都没喘一下,不要再装了!
      
      。
      
      不管如何,张狂还是实打实的当了一天的临时工,顺利在下午收班时拿到了工钱。
      
      虽然还不了解这些钱有多大面值,张狂还是仔细把钱叠好,准备存起来给老婆。她正准备回公寓时,却忽然瞥见之前那位中年男子正提着个袋子,向不远处的一栋楼走去。
      
      他步伐不稳,还有些躲躲闪闪的,张狂心中起疑。正巧没事,便跟了过去。
      
      男子在楼前停了下来,规规矩矩地似乎在等人。
      
      不一会,玻璃门被人打开了。
      
      两位身着正装的女子,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张狂望见其中一人的面容,顿时愣在了原地。
      

  • 作者有话要说:  是谁呢????
    小知识:
    当年张狂为了混入老婆所在的崖山派,把自己的灵力控制在筑基二阶,而且很心机的恰好比老婆低了一阶(老婆是筑基三阶)。老婆不知道,还开开心心的带着“师妹”就去见师祖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