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总裁大人[古穿今]》苹果鱼 ^第55章^ 最新更新:2019-02-16 22:54: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第五十五章 ...

  •   芷姚给叶澜打了个电话,简短地告诉他自己现在就准备出发去新桥。
      
      “现在?!”这个时间叶澜还没有睡觉。这几天他虽然在忙自己的事情,但也因为芷姚的原因,对本市博物馆出借文物丢失的事情略知一二。一连这好几天,他都没有与芷姚见过面。
      
      他知道她一直在忙这件事,但她之前在这件事里的角色一直都只是跟在符老身边的关门弟子,主要是协助符老,而符老也只是作为顾问专家参与到这个案件之中。
      
      最主要的还是警察。
      
      却没想到这个点了,芷姚突然说自己有了新线索,就要去查查看。
      
      “不行。”他当即就在电话中否决了她的想法。
      
      “不说现在的这个时间,你知道新桥那边是什么地方吗?!”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后的椅子上起身,披上外套,拿起手机抄起车钥匙,匆忙在玄关换上鞋,拉上了门。又因为担心电梯屏蔽手机信号没办法和芷姚通话,便直接走楼梯间下楼。
      
      “那里不安全,你不许去。”他半点容情的余地都没有,直令她停住自己的想法。
      
      “可是不去的话,在那里的老马和老杜很可能就有危险了!”电话另一头的芷姚忿忿地为自己辩解。“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办法,能知道它们的下落,你怎么能就这么让我放任不管呢?”
      
      “那也不行!调查失物不是你这个顾问助理做的,你给我好好待在家里,听到了吗?!”叶澜语气从未这样强硬地对芷姚说过话。“别说去新桥了,最近因为打车出了安全问题被害的女孩还不少吗?你又没有车,不说新桥了,就现在这么下去拦到一辆车,能不能被送到新桥都说不定!把新桥的具体地点打电话告诉警察,让他们去找。”
      
      “可如果把这些事情和警察说,你告诉我我要如何同警察们说我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今天下午在博物馆开会的时候要过安检检查身份证,给我检查身份证的那个警察当时拿着我的身份证看了好久,如果不是符老师给我背书说不定我这会儿已经被抓进小黑屋里待着了!”芷姚的语气急切,声音中甚至带上了一丝哭腔。
      
      “而且,而且我和它们在一个墓里都一起待了几百年了!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如果只是转移地点也就罢了,要是被打碎了怎么办?!”
      
      “新桥是X市犯罪率最高的地方,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那里!”从未和芷姚说过什么重话的叶澜被芷姚这样的冥顽不灵气道,握着拳头狠狠捶了下身边的墙。肉拳砸上水泥墙面,发出了闷闷的钝声。
      
      夜里越发得安静,即便是这样的闷钝声,电话那边的芷姚也能听得格外清晰。
      
      就听到她微微抽泣了一声。叶澜心下一慌,“你一定要去,那就等我一起。”
      
      “我陪你去。”他说。
      
      “......好。”芷姚终于点了点头答应。
      
      电话被挂断,芷姚拿出以前给貔貔貅貅两小只买的狗绳,跪在玄关的地板上将遛狗绳给它们带上。
      
      这两小只以前一直都很讨厌这种东西,买回来之后芷姚从来没有哪怕一次成功给它们带上过。毕竟是龙子神兽,哪里能守得住被人带了遛狗绳这样的屈辱。
      
      然而今天两小只却极乖地蹲在原地,任由芷姚给它们的头上套绳子。
      
      “等我们找到了老马和老杜,我就把这些给你们摘下来!”
      
      貔貔头蹭了蹭她的小腿,不过接着又哒哒地跑回客厅,从客厅茶几上叼来那袋没有被芷姚收好的冻干过来。
      
      “好,给你们吃。”刚刚被叶澜好一阵训,又把眼泪给她训得掉了下来,这会儿看着貔貔貅貅这两只只要有冻干万事不愁的可爱样子,总算是被逗得破涕为笑。
      
      虽然没有住在一起,但叶澜和芷姚的住处离得极近,走路十来分钟就能到,开车更是不到五分钟就到。就在貅貅大口一张咽下嘴里的冻干,防盗门的门锁转动,叶澜匆匆赶来。
      
      他正要跨步往里走,就发现小姑娘和两只貔貅这会儿都坐在玄关鞋柜前的地板上。
      
      “怎么坐在这里。”他皱着眉,就要把小姑娘从地上拉起来。“外面有点冷,新桥那边晚上更冷,你给你自己加个外套。”
      
      只是芷姚和他不说话,不知道是在闹脾气还是怎样。叶澜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一下,绕过她,直接进到里面芷姚的房间里,给她找了一间夏天晚上可以穿的薄外套。
      
      阿碧很久没见到叶澜了。芷姚没有把她收进盒子里,也是今天貔貔貅貅没有和她以饥渴脸相向,让她一时间忘了形。这会儿看到叶澜,向来对小鲜肉感兴趣的她立即一个飞身,扑到了叶澜的身上。
      
      “啊!叶公子!奴家好久没见到你了呀!”说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叶公子身上好香啊!”越吸她越是容光焕发。“都是芷姚那个小妖精严防死守不让我见你!”
      
      只不过阿碧是灵体,叶澜也看不到除了芷姚之外的其他灵,这会儿完全不知道有个姝色少妇样的女子趴在他的身上。
      
      他从衣柜里取了芷姚的那件粉色的防风外套出来,看到小姑娘还坐在玄关的地板上,屈着腿,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低着头不说话。手里还捏着两根结实的狗绳和冻干,以冻干为诱惑,拉着貔貔貅貅不让它们去找他。
      
      “芷姚。”他走到玄关,蹲下在她的面前,微微叹了一口气。“来,把衣服穿上,别坐地上了,晚上天气凉,你小心再受凉感冒了。”
      
      这会儿有了貔貔貅貅这两小只,阿碧连忙从叶澜的身上下来,有些局促的站在他的身后。两小只见到叶澜瞬间也不再管冻干了,像是见到了久别未见的亲人一样,两只一只抱一腿,奋力向上爬。叶澜简单摸了摸它们的小脑袋,便又转到了芷姚这里。
      
      芷姚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叶澜又叹了一口气。“你不是很着急那两件丢失的文物么,这会儿就别和我生气了好不好?刚刚和你说话凶了点是我的错。”说着,他直接掐着芷姚的腰,抱着她,直接直起腰起身,将她从地板上端了起来放到了玄关的鞋柜上。
      
      “嘤嘤嘤叶公子好温柔!”阿碧躲到墙后,伸出一颗脑袋,声音矫情地嘤嘤嘤着。“你不喜欢他就把他让给我呗!”
      
      “阿碧,闭嘴!”芷姚气急败坏地训了一声。阿碧连忙做了一个给嘴巴拉拉链的动作,继续小心翼翼地躲在墙后,看着玄关里的人。
      
      “......?”叶澜正低头给芷姚拉拉链,猛得听到她这么一句,惊讶地扬眉。“你和谁说话呢?”
      
      “......”芷姚没回答,只双手按在叶澜的胸前把他推开到一边,自己双手撑着鞋柜的柜面,轻巧地从上面跳了下来。“走吧。”
      
      “带上我啊!带上我!”阿碧连忙在后面叫唤着。“你们都出去了就要把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留在家吗?”
      
      “......”芷姚拧着眉,猛得转身瞪向阿碧。
      
      “芷姚?你在看谁?”叶澜疑惑地问。“你不会又给家里弄回来了什么东西吧?”
      
      “没有。”芷姚摇了摇头。“你看错了,我以为有人叫我。”
      
      “带我去!我帮你把那群偷东西的小偷的气运都吸走!”阿碧又开出自己的价码。“我可是去忙你们忙的!”
      
      芷姚沉吟了两秒,觉得可行,便将手中的两根狗绳全部交到叶澜的手中,自己绕过他,把那只方才被她放到了电脑桌上的阿碧的本体镯子又拿起来带到了手上,这才又跟着叶澜和貔貔貅貅一起出了家门。
      
      “刚刚是怎么了吗?”叶澜问她。“怎么还专门带了个镯子。”感觉不是很方便的样子。
      
      这会儿两人已经坐进车里,很快便驶进了通向西郊新桥的大路。这会儿晚上,道路上不如白天车多,但却多了不少白天里看不到的运货的大车和时常出事的渣土车。
      
      叶澜一边开车,一边分神同芷姚说话。有两次差了点就被那些不踩刹车放开了跑的超速渣土车撞上。
      
      “你小心点开啊!”又一次差点被一辆渣土车撞上,芷姚拉着胸前护了她好几回的安全带,心有余悸地道。她正低头继续看手里的地图。貔貔被她抱在怀里,时时刻刻与她一起关注着地图。导航显示他们距离新桥越来越近,两只貔貅这会儿的情绪也越发地焦躁了起来。
      
      “嗯。”叶澜拧着眉点了点头。“抱歉。”
      
      芷姚没有说话,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这样和叶澜一起开夜车的经历也不是没有,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惊险。她扭头看了眼叶澜,却不经意间瞥到了后视镜里战战兢兢缩在后座的阿碧。
      
      “你刚刚是不是吸了他的气运了?”芷姚下意识想到这点,心中一突,又一次把话说了出来,甚至忘了自己完全可以用心音和目前是灵体的阿碧交流。
      
      “芷姚?”叶澜疑惑地抬起眉头。“你在和谁说话?”
      
      “对......对不起嘛!我真的是没意识的!我太久没进食了!我......我就亲了他一口!”后座的阿碧哭丧着脸对着芷姚道歉。“你别让你的那两只吃我啊!你留我还有用啊!我等下帮你吸那几个小偷的好不好?!”
      
      芷姚被气的说不出话。她看了一眼一脸不明所以的叶澜,她和他都好久没见面了,没想到今天才见到后,他却被阿碧给亲了!偏偏她除了对自己和阿碧发火,别的什么都没办法做。而叶澜本人更是无辜。
      
      毕竟他根本看不到阿碧的存在。
      
      “你、亲、他、哪、了?!”她在心中愤然地一字一顿地问阿碧。一边问,一边指挥后座的貅貅去凶阿碧。
      
      “......就......就脖子,后面脖子。”阿碧被芷姚这一通质问,声音更是打颤。“我没亲嘴!我可没亲嘴!”
      
      可是脖子后面也很过分了好么?!
      
      来了这个世界一年多,芷姚也补了不少的功课。亲吻后颈意味着什么她也是知道的。
      
      “叶澜,你停一下车好不好?”她手指紧紧捏着平板电脑的边沿,声音虚虚地对叶澜道。
      
      “好。”叶澜也没有问为什么,直接踩住刹车减速。“刚是不是太快了你不舒服了?”芷姚会晕车的毛病一直都有。尤其是刚刚,他车速那么高,她还一直低着头看电脑。
      
      却没想到,车子刚刚稳稳地停到了路边后,小姑娘一把解掉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还没等他转过头,便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
      
      “芷姚?”将小姑娘接了满怀,叶澜一边拍着芷姚的背,一边目光越过她肩膀,诧异地看着貔貔和貅貅的红小豆一样的眼睛。怎么了?
      
      “叶澜,我不舒服。”芷姚嗡嗡地在他耳边小声道。
      
      “对不起,我刚刚开得太快了。没关系,我们也马上就要到了,你别太紧张,我跟着你呢。”
      
      傻。
      
      原本在芷姚心中蒸腾起的酸气泡泡一个个排着队啪啪破掉。她长舒了一口气,搂着叶澜的脖子,又把自己往他身上蹭了些,接着对准他的后颈,稳准狠地亲了下去。
      
      “芷姚!?”原本虚虚揽住她纤细的腰的手因为这一个突然的吻瞬间收紧。不盈一握的腰被按在温热的厚掌下,让叶澜气血澎湃。后颈的那温湿细腻的几乎窒住了他的呼吸。她知道亲吻恋人的后颈是什么意思吗?
      
      芷姚几乎横冲直撞极尽所能地啃着叶澜后颈上的那一小块肉。原本白皙的皮肤一直被她唆出了一个淡粉色的痕迹后才松嘴。她羞涩满意却也骄傲地看着自己的成果,目光挑衅地往后座瞥了一眼。
      
      无论是貅貅还是阿碧,两个都齐齐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哼!”
      
      行行行您最行了好不好。
      
      阿碧嘟哝着。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啊不该染指您的男人!
      
      芷姚这才从被她亲傻了的叶澜的怀中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没什么了,开车吧。”她不复方才亲叶澜时的那般胆大,这会儿仿若是后知后觉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以往的骄傲矜持和羞涩全部回来了。看上去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张纸,然后再将这张纸揉成一个纸团随便塞到那个不见人的角落。
      
      叶澜慢慢回神。
      
      前方还有两个国宝在等着他们,没工夫容他细审她。他缓缓发动车子,油门一踩,又一次将车开入了主路。
      
      “别分神。”芷姚捂着脸道。“刚刚不过是为你......就是帮你。”
      
      “帮我?”
      
      “你在我家的时候被那个玉镯精阿碧吸了些气运过去,所以刚刚路上好几次差点出了车祸。”
      
      “那个玉镯精还在你家?”叶澜皱起眉。他记得这位都是去年的人和事了。当初为了芷姚从魏扬那里收了这个镯子两人还发生过不快。
      
      “你今天带她也一起出来了?”他突然想到临出门前芷姚又专门返回去拿了个白玉镯子给自己带上。可他记得那个阿碧的本体原本是个水头很好的翡翠镯子?不然也不会叫阿碧了。
      
      “就是我现在手上带的这个。”芷姚闷闷地解释。“她去年给貔貔貅貅喂食了不少,自己也没能进食,所以镯子的颜色都变了。只有气运亨通饱满的时候镯子才会是翡翠一样的质感。今天带她出去开顿荤。”
      
      那这和你刚刚亲我有什么关系。叶澜低笑了一声。
      
      “吃醋了?”他轻声问。因为阿碧和我亲近还吸走了我的一点气运。
      
      “我好歹也是个传世龙女,给你标记一下,让那些牛鬼蛇神不敢来找你!”
      
      “哦。”叶澜神色了然地点了点头。“那还真的要感谢公主殿下的慈心仁善。”
      
      “哼。”
      
      “反正......”芷姚看着窗外,他们的车已经开到了目的地附近,完全不复城区中霓虹灯火的景致。新桥是X市最乱的一处城中村,地理位置不那么好,经济也相对落后,这会儿的主街上冷冷清清,原本摆着夜市的小吃摊子这个时间点也早就撤摊回家了。除了个别几家商店还亮着糊满了尘沙的霓虹灯箱招牌,路上就只剩了亮一盏灭两盏的路灯。
      
      瞧着怪吓人的。
      
      “你一会儿别冲太前。”芷姚对着叶澜嘱咐道。“你带着貅貅,小心点,别出危险了。”
      
      叶澜将车停好在路边,嘴角咧开了一个淡淡地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两人从车上下来小心翼翼地合上车门。车钥匙关中控锁的时候车响了两声,惊动了附近人家的看门狗。

  • 作者有话要说:  滚去更隔壁_(:з)∠)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