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总裁大人[古穿今]》苹果鱼 ^第53章^ 最新更新:2018-10-01 23:40: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3、第五十三章 ...

  •   三天的假期转眼即逝。
      
      从未来过游乐园的芷姚本想要撒娇,求着叶澜带着她再多玩几天。只是事情不由人,不仅是叶澜自己有工作上的问题要处理,芷姚那边也有人等着她回去。
      
      就在这几天,Y市出了一件大事。事情大到符老这个几乎退休了的老人家也被人一时间病急乱投医,拉出来主持大局。
      
      符老的学生倒是有不少,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在身。眼下看来唯一闲着的能拉去抓壮丁的就是芷姚这个关门小弟子。
      
      因此休假第二天晚上的时候,符老的电话就一遍遍地催了过来。于是休假第三天,他们就踏上了回程的路。
      
      Y市这几天出的大事情就发生在Y市博物馆。去年借给国博参展的那几件国宝这几天还回来了,可虽然那几件镇馆之宝一路都有级别最高的安保系统保驾护航,当国宝回到Y市博物馆后,博物馆的专家们却发现回来的东西被换了。
      
      去年夏天才因为丢了煤精印重病住院的馆长这回又一次遭受打击,在医院里一病不起。
      
      文物在安保系统的严防死守下被掉包,这只可能发生在好莱坞电影中的事情竟然真的在现实里发生了。芷姚陪在符老身边,准备和他一起去博物馆开会。路上她听着博物馆的人介绍相关情况,神情也颇为凝重。
      
      这次丢失的国宝里,还有两位她昔日的麻友老马和老杜。他们俩也在去年一起被借去国博参展。
      
      老马的原身是一匹战马陶俑,而老杜则是一枚杜虎符。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俩都凝成了灵体,只是这灵体在对抗真人时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这一点,看看她家里的那两只如今只知道好吃懒做主职卖萌副业吓唬玉镯精的貔貅就能知道。
      
      但,既然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灵体,那她能不能利用这一点便利,联系到他们呢?
      
      芷姚一路沉默,若有所思地跟着一行人往保密会议室走。入口处还有负责案件的安保人员,需要查看每位过来参加会议人员的身份证。
      
      身份证这件东西,芷姚拿上有将近一年了,起初新奇了一段时间,三分钟热度过去后就抛去了脑后。因此目前其实并不是特别习惯它的存在。所以当安保人员表示要出示身份证查看时,她还在原地愣了两秒。
      
      安保人员见她愣住两秒后才急急忙忙地从包里掏出身份证给她,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
      
      符老显然也注意到了安保人员对芷姚的那两眼特殊关注。现在是敏感的非常时期,多一眼注视都会让人觉得别有深意。
      
      “怎么了?”他问。
      
      “啊?”芷姚转头去看她的老师,然后摇了摇头。“我就是在想这件事情。”她说。“等等会开完了之后,我们能不能去一下原本陈列那些国宝的那几个展厅看看?”
      
      “今天时间稍微有点紧。”符老微微皱了皱眉道。“去那边看是有什么吗?”
      
      “我就是,就是想看一看......”芷姚小声道。她总不能坦白说自己去是想找昔日的室友聊一聊找线索。“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她改天过来也一样,可就是怕改天也没这个时间。
      
      “最近应该都没什么闲暇时间。”符老摇了摇头。“哎,怎么出了这事......”
      
      芷姚作为符老的学生,最近的角色几乎就是他的贴身秘书,半步都离不开。她闷闷地跟着老人家步入会议室,思考着要怎么办。
      
      会议上,领导在前面滔滔不绝地讲,芷姚听了一半,只觉得半点有用的信息也没有。她的座位紧挨着符老身后,并不是很惹眼。左右看了看,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玉镯。
      
      有了这阵子家里貔貔和貅貅的“滋养”,这镯子原本看上去水头很足的翡翠质地,现在的外观看上去已经变成了一只白玉。
      
      今天早晨出门前,她突然起了带它的心思,原本都已经下楼了,却又回家把镯子带上。
      
      玉镯精因为惧怕家中的两只貔貅,在镯子里沉睡了很久。这会儿被芷姚弄醒,就像是一个中毒起床气患者发作,这会儿在空中又撕又闹的,就差掀翻这会议室的天花板上天。
      
      “疯够了就给我下来!”芷姚狠狠地弹了两弹手上的镯子,然后用心音和玉镯精对话。
      
      腰身突然遭到重击的玉镯精发出了两声嘶裂的嚎叫,然后从空中落下,整个身子倒在了芷姚面前的会议桌上。她一副海棠春睡的模样,侧卧在桌子上,一手撑着头,另一手风骚地撩着自己最近颇没有光泽的长发。
      
      “哎呦喂!杀|人啦!”
      
      芷姚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对着桌子上横卧的玉镯精狠瞪了一眼。和她隔桌相望的另一个与会人员并不能看得到玉镯精,空空地承接了这一记来自摄政公主的死亡凝视,突然紧张地从椅子上坐直身体。
      
      我的个乖乖,符老的这个关门弟子瞧着还是个小姑娘,瞪人怎么这么狠?
      
      而同样吃了这一记公主凝视的玉镯精瞬间抖落了周身的起床气,再也不敢撒泼造次,老老实实地坐好在桌上。
      
      “什么事啊......大白天的把人家叫出来......”玉镯精抽了抽鼻子,缩着脖子,一点形象都没有地屈起双腿抱着膝盖。
      
      “......”芷姚很想翻一个白眼但极力忍住了。台上的领导还在讲话,听得她心烦。“你能在馆里各处走动吗?”她按下心中的郁气问。
      
      “你说的走动是怎么个走动法?这间屋子里肯定可以。”玉镯精没有神采地玩着自己的手指道。
      
      “那出这间屋子呢?行不行?”芷姚问。
      
      “......那要看我会离你有多远。”玉镯精说。“太远的地方我可去不了。”她说着,又抱怨了起来。“以前说不定可以,可现在......”她轻轻啧了下,微微抬眼瞥了下芷姚的神情,见她还依旧维持着方才的那张面无表情的扑克脸,玉镯精在心里掂量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继续说下去。
      
      “现在......现在我都多久没吃过东西啦......”她说着,面色落寞又委屈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更别说你家里的那两只貔貅,没事了就想吸我身上的气运,我就是想走远也没力气啊......”
      
      玉镯精靠气运来维持灵体。而自从她被芷姚买回来,家里又多了两只貔貅之后,她就再都没有进过食。整整将近一年时间,她都靠沉睡来保持灵力。现在说的也算是实情。
      
      芷姚想到这一点就头疼。
      
      玉镯精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走动了。将近一年的零摄入让眼前的女人连头发光泽都去了不少。可这样怎么办才好?她是不可能放这女人去吸食在座的人的气运的。可让她自我牺牲?
      
      她凭什么要自我牺牲啊!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是Y市的有房一族呢!
      
      “那你能不能努力一下,就一下。我保证你今天努力办到我要你做的事情了,之后一定给你奖励。”
      
      “什么奖励......”玉镯精这会儿坐在桌子边沿,两只脚在空中荡啊荡,双手撑着下巴,拖着声音问。
      
      “之后我交给你几个人,你可以去吸他们的气运。”芷姚半点不犹豫的给玉镯精开了个空头支票。她想好了,等案子破了,犯下这件案子的犯人被抓了,就让玉镯精去饱食一顿。
      
      就当作是对他们的惩罚。
      
      “我可不相信你,又没个保证......”玉镯精鸡贼地很。
      
      “不去的话等你回家我就把你交给貔貔和貅貅!”芷姚威胁道。
      
      又一阵扯皮推拉,玉镯精终于同意提芷姚走一趟。她按照芷姚说的方位来到了当初芷姚那枚煤精印所在的展厅,找到了展厅里的几位老住民,向他们转达了芷姚的吩咐。
      
      “什么?!老马和老杜回不来了?!”腰上别着个酒瓶的老翁拄着自己的拐杖,步履蹒跚地从展柜里走出来。
      
      “女娃,你说的可是真的?!”老酒翁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信就算了。”玉镯精皱了皱鼻子。“是那个叫芷姚的让我过来找你们。眼下他们正聚在楼上的会议室开会,讨论这件事呢。”
      
      老酒看了看周围的同伴,像是在寻求他们的意见。玉镯精没等老酒回应,又接着说下去。
      
      “她问你们看有没有机会从这个展厅出去,去找一下当时送老马老杜他们回来的那个箱子。看看箱子里有没有他们留下的什么线索。”
      
      “另外,看能不能从他们灵气的残留程度判断一下,他们大概离开那箱子多长时间。”
      
      别的不说,就老马和老杜,和芷姚他们一样,都是从荆朝的大将军叶添的墓葬里发掘出来的。他们受了叶添武将之气的绵泽才聚成了灵体,因此身上都带着相同的将气。即便离开了,他们停留的地方也会残留有叶添的将气。
      
      芷姚想从这里入手来调查。如今她已经有了实体,在现实世界里也生活了一年之久,对那些灵气不再敏感,就只能央求还在馆里待着的其他老朋友们助她一臂之力了。
      
      “嘶......”老酒皱紧了眉头道。“这有点棘手啊!”
      
      “有什么棘手的?”玉镯精问。
      
      “芷姚那女娃想的办法倒是个法子,但是我们却没有办法出这个展馆啊!”
      
      老酒对着玉镯精摊了摊手,无奈地说。他们都是一群老实人,又不像玉镯精这样,是个吸食了千年气运的老妖精。他们就只能在自己的展柜附近走一走,最多搓搓麻。

  • 作者有话要说:  国,国庆节快乐!
    隔壁基本上完结惹(就差个番外),现在努力来完结这一本惹_(:з)∠)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