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从会议室到藏刀室有一段距离,狐之助正好借这个空档向新就任的审神者简要地介绍了一番刀剑男士。初始五刀本是提前准备好不需要特地来藏刀室取的,只是经过一番里程碑式谈判,时之政府破例给太宰治增加了任选一振稀有刀的福利。
      
      “您选好满意的刀就可以回本丸了。正规来说,刀剑的获取途径只有出阵掉落和锻刀,一些稀有刀剑得靠参加时之政府举行的活动或限锻入手。您是新人,可以不必过于着急。”
      
      仰头看着认真翻阅刀账本的审神者,狐之助露出了老父亲的笑容,太宰先生真是一位认真又严谨的审神者。
      
      太宰治“啪”的一声合上刀账图册对着自己的腹部比划了下,喃喃自语:“原来战国时期武士切腹用的刀一般是短刀。”
      
      刚才我好像听到一句莫名其妙但很危险的话,狐之助摇摇脑袋,“对了,有一点请您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告诉付丧神自己的真名。刀剑再怎么说也是伤人的兵器,虽然概率极低,但也出现过因为恨或扭曲的爱意神隐主人的事例。暗堕刀,比时间溯行军还要危险。”
      
      太宰治饶有兴趣地问了句暗堕刀怎么处理,狐之助的回答是除了少部分暗堕程度不深,有利用价值的极化刀和稀有刀外,大多数刀剑的命运都是销毁,少数净化成功的刀剑会由有需求的审神者领养。
      
      比起可以随时召唤,靠时间精力就能够培养的刀剑分灵,审神者的安全才是首位。那种把优秀的种子审神者塞到危机四伏的暗堕本丸去感化拯救暗堕刀的童话,不是一个利益效率至上的政府会做的事。
      
      “还真是无情呐,万恶的资本主义。”太宰治可有可无地感叹道。
      
      作为一个自杀爱好者,却对这刀剑付丧神越发好奇起来。
      
      一路上,凭借高超的聊天技巧 ,新就职的审神者和狐之助硬生生把十分钟就能走完的路拖延了一倍。
      
      “砰!”
      
      步行到转角处,听见破风声的太宰治微微侧身,提前躲过了冲出门迎面撞向他的少年。狐之助就没那么好运了,它的尾巴被踩了一脚,痛得嗷嗷直叫。
      
      “哦呀哦呀,你们时之政府的人都喜欢这般横冲直撞,就算是欢迎我也不必要这样吧。”
      
      太宰治扶起摔到在地,看起来伤势不清的少年,曾经混迹黑手党多年的他自然一眼就看出少年身上的大部分伤口都不是来源于刚才的撞击。
      
      “谢……谢谢。”加州清光挣脱了太宰治的臂弯,后退两步,借助墙壁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警惕地盯着一人一狐。
      
      在深受重伤的情况下仍不忘道谢,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呢。
      
      只是在搀扶的过程中肌肉僵硬,以及眼神中无意流露出的恐惧、无措、戒备等情绪无一不昭示着,他很抗拒与人接触。
      
      与曾经在贫民窟的芥川龙之介一模一样。
      
      太宰治扭头,打断了顾影自怜尾巴的狐之助,朝它甩甩手中的刀账图册,他的眼神分明在说:你确定这是加州清光而不是山姥切国广?就算是山姥切国广也只是不太好相处而不是排斥审神者吧?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一声尖叫打破了僵局,“审神者大人快点远离他!那是将要被销毁的废弃刀。”在这句话结束后,六个拿着长短不一刀剑的付丧神几乎在同一时间包围了他们。
      
      “你是……审神者?”角落里的加州清光喉咙滚动,发出沙哑的声音。
      
      他的眼神由警戒转化为富有攻击性的尖锐。
      
      下一刻,太宰治感觉到一块坚硬而薄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心口,大概是玻璃或金属的碎片。幸好自己比较高,不然这东西现在应该是卡在脖子上,不过也没太大差别就是了。
      
      加州清光低声道: “你的命在我手上,不要挣扎,照我说得去做,开启时空转换器,定位到本能寺。”身受重伤又在时之政府的大本营灭亡只是时间问题,只有到了战场才有几率活下去。
      
      太宰治非常配合地举起双手任由对方搜身,“我是很想照你说的做,可问题是,我根本没有什么时空转换器。如果你不相信就杀了我吧。”
      
      “不可能!你是审神者,审神者怎么可能没有时空转换器?”那刀片威胁似的往前送了送。
      
      太宰治垂眸看着滴落在地上的鲜血,若有所思。
      
      狐之助赶忙解释道:“是真的,这位审神者大人今天刚就职,还没来得及领取时空转换器。”
      
      没有近侍随身保护,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是废弃刀,是刚就职的审神者就说得通了。加州清光无奈接受了这个解释,不再提时空转换器,只是拉着太宰治一步步向前逼退包围他的付丧神。
      
      各自为主,加州清光并不怨恨他们,只是他有必须活下来的理由。
      
      不多时,与大多数现世领导一样姗姗来迟的神官大声呵斥:“加州清光,立刻放开人质,束手就擒,不要做无畏的反抗,你的命运注定是被销毁。”
      
      这位神官大人身着白衣白帽白鞋,面上还贴着白色灵符,再加上这明显让人撕票的话,太宰治估摸着他应该是仇家派来给自己奔丧的。
      
      难道森欧外先生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时之政府?
      
      从两方的对话中太宰治大致了解了事件的起因经过:这振加州清光的原主人因种种缘由被暗堕刀刺杀,时之政府清剿了那个本丸,该灭的灭,该净化的净化,而这振加州清光虽然没有暗堕练度也不低,但这种没有极化,又人手一把的刀剑没有人会要,时之政府不是慈善收容所,打算人道主义刀解,却没料到他会反抗出逃。
      
      刀解前,刀剑付丧神的本体都被收走,只是不知道加州清光什么时候藏了块刀片在身上。
      
      眼看双方僵持不下,一直沉默的审神者开口:“可以听我说一句吗?”
      
      刹那的沉默,神官道:“您请说。”
      
      加州清光撇过头去,不可置否。
      
      “转过头,看着我。”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有着让付丧神无法反抗的魔力。
      
      太宰治直视着伤痕累累的打刀少年,“告诉我,你这么执着于活着的理由。”
      
      加州清光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主……审神者被刺杀的当天,我和队友在本能寺出阵,等我们准备回去时,定位器却怎么也找不到本丸的坐标。后来才知道,审神者临死前为了不让大家有机会逃脱,封闭了本丸的空间,同时也封闭了我们回去的路。我们在本能寺停留太久,召来了检非违使,太郎殿和次郎殿为了掩护我们死亡,在逃亡过程中我与安定、骨喰、鲶尾走散。第二天,我被别的审神者大人所救,送到时之政府,后来骨喰也来了,他因为本丸的变动和鲶尾的死亡心灰意冷,是一批自愿去刀解的付丧神。可是,安定还活着,我想去救他,所以我不能死。”
      
      太宰治接下来问神官,“这振加州清光是否有罪无可赦,必须要销毁的理由?”
      
      神官考虑了片刻,道:“在挟持您之前是没有的。”
      
      “如果我愿意原谅他并接纳他呢?”
      
      神官和加州清光同时一愣,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神秘又奇怪的审神者。
      
      许是太过震惊,本身有身负重伤,加州清光手一松,刀片从他指尖滑落,摔在大理石板的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刹那间,打刀少年被神官手下的付丧神制伏,双手拧到身后,压倒在地,几振刀剑分别抵在他身上的要害处。
      
      神官松了口气,“您果然名不虚传,竟然想出这种方法让他松懈。”
      
      “我是认真的。”太宰治理了理领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位审神者,虽然这么说有点绝情,但不建议您这样做。如果您喜欢加州清光,马上就可以入手一振忠诚、完……”
      
      神官的声音戛然而止,喉咙仿佛被割断般,这个新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随意地看了他一眼,心底的恐惧却告诉他,不能再说了。
      
      半晌,冷汗流入眼睛,酸涩不适感让他恢复知觉,神官艰难地开口:“这个……按照规定是可以的。”
      
      “这就好了嘛,非要我问那么多遍。”太宰治这一笑,如沐春风,刚才的一切仿佛是过眼云烟,从未发生过。
      
      直到契约签订完成,加州清光被戴上封锁灵力的颈圈,时之政府才把他交给太宰治。时之政府没有怀疑为什么加州清光那么轻易就抓住了太宰治,就他们收集到的情报显示,抛去与众不同的异能力和精明的头脑,就来说体术对战来说,太宰治的战斗力确实有待商议。
      
      加州清光踉踉跄跄地跟在这个刚刚成为他的审神者身后,他的身体一直在颤抖,随时都会倒地,他看着审神者毫无防备的背后,忍不住想要提醒他,这样太危险了。
      
      他自怨自艾地说:“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刀,我还挟持你,拿你当人质。我做了这么多坏事,和暗堕刀没什么区别,怎么还会有审神者愿意收留我?”
      
      太宰治转身,拉起加州清光紧握成拳头的右手,一根根掰开他的指头,布满细茧的手心里尽是深浅不一的伤痕,有的还未凝固,在缓缓渗血。
      
      “是你的善良救了你自己。你的刀锋,一直都是对向自己的。”
      
      竟然被发现了。
      
      “谢谢您,主人。”加州清光闭上眼睛,早已疲惫不堪、饱受折磨的身体因为太宰治最后那句话终于放松,缓缓向他倒去。
      
      没关系的,主人会接住我的,在失去意识前加州清光对此坚信不疑。
      
      “抱歉,我可没有抱男人的习惯。”被花瓣糊脸的审神者后退一步,打了个喷嚏,他好像花粉过敏。
      
      

  •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要开始适放本性了
    感谢大家,看到许多熟悉的id感动
    断袖不成衣扔了1个地雷
    浮沐ww扔了1个地雷
    翔哥扔了1个地雷
    海边的小小鱼扔了1个地雷
    水上青州扔了1个地雷
    翔子他二哥扔了1个地雷
    源扔了1个地雷
    长歌莫问扔了一个地雷
    沙雕网友扔了1个地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