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头好》言讱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5-03 13:11: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 002 ...

  •   你的美,遗世而独立,
      你的声音,似流水之韵;
      我不语,不寻,亦不吐露你的芳名。
      ——乔治·戈登·拜伦《乐章》
      
      一股浓郁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喷在了秋盈盈的脸上。
      
      高贵、兽性、诗意、肉|欲、文雅、血腥,混合交织在一起。
      
      这是季北洲的气息,会让她堕落、毁灭,恶魔般的气息,她太熟悉了。
      
      天杀的季北洲怎么在这里?
      
      秋盈盈心里在骂,却骂不出口。
      
      如果说俩个人的唇挨一块,就是吻。
      
      那现在季北洲就是在吻秋盈盈,而且吻得很猛。
      
      秋盈盈却知道这不是吻,这是堵。她的嘴给季北洲堵得死死的。
      
      季北洲不是在吻她,只是在强压着她的嘴唇,堵住她的喊叫,不许她发出声音来。
      
      越不许她发声,秋盈盈越要发出声音来。
      
      “唔,唔……”就像俩人正在进行一场欢娱。
      
      季北洲加大了唇上的力度,恨不得把她娇嫩的嘴唇碾成碎片。
      
      她的嘴唇已经薄成两片纸,可以感觉到季北洲牙床的坚硬,硌得她的生疼生疼。
      
      秋盈盈怒目瞪着季北洲。
      
      暗夜里季北洲的面容并不十分清晰,但轮廓依然如当年一般出众,眉骨凌厉,鼻梁高挺,线条干净的下巴中间嵌着一条浅浅的沟渠,整个脸型干净利落,没有多余的一笔。
      
      秋盈盈盯着季北洲的眼睛,比七年前更加冰冷,也更加淤黑,充满暴戾之气。
      
      她抬起脚去踢季北洲的小腿。
      
      她是跳芭蕾的,又细又直的小腿自然有劲。
      
      季北洲胸腔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并不松开,反而压得更紧。
      
      秋盈盈的身体被迫后退,紧紧贴在墙上。
      
      她后背上背着的包横在她和墙之间,包里的化妆品、芭蕾舞鞋、钱包膈得她不舒服,让她不停扭动。
      
      秋盈盈想,她一定得挣脱出去。
      
      不是给季北洲憋死,就是给季北洲把她活活按到墙里去。
      
      季北洲牢牢钳住她,不给她移动。
      
      秋盈盈抬起腿再去踢季北洲,不信踢不断季北洲的狼腿。
      
      季北洲的腿像长了眼,灵活地避开,两条腿死死夹住了她的腿。
      
      她的腿从他的腿中穿过,正好卡在那里。
      
      俩个人的身体交叉,紧紧贴着,没有一丝缝隙,从外人看来真得就像正进行一场人类本能的愉悦了。
      
      秋盈盈的大腿根部开始发烫。她要把腿抽出来。季北洲夹得更紧。
      
      季北洲他要干什么?
      
      秋盈盈咬紧牙关,身体绷紧,像在演出,全神灌注在身体的每一寸肌肉上,保持住动作的稳定、优雅和准确。
      
      她不是怕季北洲冲进来,而是气愤。
      
      看季北洲的样子,仿佛他可以上全世界的女人,也不会要上她。就像眼下,俩人纠缠在一起,他眼里都没有一丝波动。
      
      她恨季北洲!
      
      这算什么,这样来表示分手七年后的热情?来表示七年来对她的蔑视?来表示就算过了七年她还是需要他?
      
      如果秋盈盈现在手上有把刀,一定毫不犹豫捅进去。
      
      季北洲松开了些,让俩人都能吸口空气。
      
      秋盈盈抓住机会突围,要大声叫,希望有人能把她从季北洲这个魔头手中救出去。
      
      “别说话!”季北洲警告,不等她发出声音,又控制住了她,依旧如刚才一样。
      
      他的唇紧压着她的唇,他的腿夹着她的腿。
      
      秋盈盈吃惊地看着季北洲。
      
      黑乎乎的巷口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群人走了出来。
      
      她从季北洲的肩膀看去,那群人在黑夜里瞧不出面貌,但是身材魁梧,动作猥琐,这群人也只有走在中间,给人簇拥着的那个人矮。
      
      因为簇拥的人都是魁梧高大的,这个人更显得矮了。
      
      那群人里绝大多数是墨西哥人,还有几个黑人和白人。矮个子倒是长着副亚洲人的面孔。
      
      来美国两年,秋盈盈待的休斯顿芭蕾舞团是在德克萨斯州,那里最多的是牛仔。而德克萨斯州挨着的墨西哥州多墨西哥人。
      
      也知道墨西哥州的毒品交易猖狂。
      
      那些人走进街灯能照到的地方,可以看到脸上的横肉、胳膊上的刺青,一看就不是好人。
      
      他们往季北州和秋盈盈看来,眼底带着警惕,像在怀疑这俩个人是不是警察。
      
      秋盈盈闭上了眼睛,好像陶醉在季北洲的压迫下。
      
      那些人直到确认,这不过是俩个街头打野战的情人,笑了,还说了几句粗话,脚步没停,向路边停着的车走去。
      
      车队很快离开,马达的轰鸣,耀武般从俩人边上开过去,还有人冲着季北洲和秋盈盈吹了几声口哨,有的还把头伸出窗外高叫几声。
      
      等汽车马达声远了,秋盈盈再去看季北洲,冷冷的。
      
      季北洲放开了秋盈盈。
      
      秋盈盈抬腿就给了季北洲一脚:“季北洲,你混蛋!你想憋死我?”
      
      她可以骂别的,但她骂不出,也觉得掉价,捡了个最现实的来骂。这倒好像她刚才真的不在意季北洲那样对她了。
      
      其实秋盈盈很在意,只是不想表示的在意。
      
      季北洲硬挨了她一脚。
      
      秋盈盈踢得有多狠,他知道。今晚已经挨了两脚,就算他骨头硬,肌肉也一阵火辣。
      
      她抬起脚又要踢,季北洲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转了个圈
      
      秋盈盈那一脚踢空了,险险还跌倒。
      
      季北洲没等她站好,拖着她就走。
      
      “松手,松手……你弄疼我了!”秋盈盈身体前倾,脚步凌乱,狼狈地往前走。
      
      季北洲没理她,继续往前大步走。拖着个秋盈盈,并不让他的步子慢下来,好像秋盈盈只是个轻便的行李,很好拖。
      
      “季北洲,你松手!”秋盈盈尖叫。
      
      季北洲拉开车门,把秋盈盈扔了进去。
      
      秋盈盈弹了起来,要从车里出来。
      
      季北洲大手一按,她又跌回座位里。他关上了车门,绕过车头,钻进了车,把车门锁死。
      
      秋盈盈不死心的推着车门:“季北洲,你发疯了,放我下去!”
      
      季北洲的眼睛盯着前方,声音阴沉:“安全带系上。”
      
      “放我下车。”
      
      秋盈盈转了过身,小嘴嘟起,瞪着季北洲的侧脸。
      
      他的侧脸棱角分明,在昏暗里,像幅剪影,美得出奇,也让秋盈盈火气大得出奇。
      
      季北洲侧过了身,越过她的身体去拿安全带。
      
      秋盈盈不向后缩,反而把身体向上挺,抗议示威。
      
      季北洲面无表情,手抓着安全带顺着她的胸而下,没有停留,也没有抚摸。
      
      秋盈盈却可以清楚地听到他手指上的老茧在她的棉质T恤上划过时发出的声音,也能感觉到细腻肌肤在他粗糙的指腹下泛起一层层涟漪。
      
      她去看季北洲,阴郁的脸上没有半点反应,好像这个男人刚才不曾碰过她的胸,没有感受到她的柔软和体温。
      
      秋盈盈偏过头去,看着窗外,讥讽的“哼”了声。
      
      季北洲把安全带给她系好,坐正,给自己也系上安全带,一踩油门,开了车。
      
      秋盈盈不知道季北洲会把她带到哪,结果带到了她住的酒店门口停下。
      
      “下车。”季北洲还是看着前方。
      
      “你调查了我?”秋盈盈侧回了脸,冷笑。
      
      季北洲不回答。
      
      秋盈盈更要逼问:“你根本就是调查了我,不然怎么知道我住哪?”
      
      ……
      
      “你弄疼了我!”秋盈盈把胳膊伸了出来,手腕那白皙的肌肤上一道红红的手指印,很醒目。
      
      这么想赶她走?调查了她,再弄疼她,没这么便宜。
      
      “你弄疼了我!”
      
      季北洲的眼角余光瞥了眼秋盈盈的手腕:“你想要明天头条是:芭蕾女星横尸街头?”
      
      秋盈盈语塞,刚才的情况她也知道,那几个绝非善类,也许她无意中走进的就一个毒品交易现场。
      
      后背有丝丝凉意冒出。
      
      “你在那做什么?”秋盈盈逼问的语气软了些。
      
      “下车!”季北洲的耐性似乎已经用光。
      
      秋盈盈愣了愣,调了下呼吸。
      
      真是不识好人心,她就不能软一分。秋盈盈气得把安全带一解,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季北洲把车门“呯”一声拉上,根本不等她站稳。
      
      秋盈盈对着绝尘而去的汽车飞起了脚。她知道踢不到,可她知道季北洲能看到。
      
      只要季北洲能看到,她多恨他,多不在乎他就可以了。
      
      季北洲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秋盈盈的动作。
      
      这个女人不知道,面对她时,他有多强的欲望,多想要她。每一秒都要提醒自己才能控制住。
      
      他对她吼,其实是在对自己吼。
      
      如果秋盈盈再不下车,他怕会车里就办了她。
      
      她不知道,她对他,那是多致命的诱惑。
      
      秋盈盈,那是他命中的劫。
      
      十年前,季北洲第一次见到秋盈盈时,就知道在劫难逃。
      
      他少年时的所有放荡、激情、青春期的萌动全给了秋盈盈。白天他对秋盈盈有多冷漠,夜里的春梦中,他对秋盈盈就有多热烈。
      
      季北洲打开了车窗和天窗,让冷风浇灭心头、体内的燥热。
      
      他把车开得飞快,是去继续他的工作,也是把秋盈盈从脑中驱赶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Coment小天使送的营养液,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