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怎么谁都认识我》栖泷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9-17 11:43: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绑架 ...

  •   夏日祭即将到来,君明深雪早早准备好了浴衣,她从上了锁的房间里将自己的浴衣拿了出来,打算趁着天气好洗过之后熨一下,才走到半路,衣服就被三尾她们拿了过去。
      
      “这种小事交给我们来做就好啦~”
      
      三尾说完这话,笑眯眯地抱着浴衣跑远。
      
      没想到三尾虽然长相是妖艳型,但性格却是贤妻良母吗,太意外了。
      
      君明深雪看着她跑远,放弃追过去的念头,转身向藏书的楼阁走去。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阴阳师家族,君明家的藏书楼阁大到超乎想象。君明深雪年幼时便经常泡在里面,闻着宽阔的楼阁中弥漫书本陈旧的纸香。这种味道在君明深雪看来格外好闻,她踩着梯子攀上书架的顶端,正准备将一本图册拿下来,注意力却被它旁边的另一本书所吸引。
      
      那是一本很厚的书,书脊是庄重肃穆的黑色,隐隐能看见上面有形状奇异的暗纹,君明深雪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觉得格外高端,一定不是什么随便的东西。
      
      她费力地将那本书从书架里抽出,爬下楼梯坐在地上,擦了擦书面上的灰尘,上头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式神录。
      
      这难道是某位先辈留下来的?
      
      君明深雪不知为何脑袋里突然冒出些奇奇怪怪诸如疯狂进行妖怪退治成为大阴阳师一统天下的故事,手下翻书的动作都忍不住加快了几分。
      
      与其说是一本书,倒不如说这是一本记录本,君明深雪看着上面写着的时间和名字,陷入了沉思。
      
      这似乎是……某位先辈的式神收集日记?
      
      君明深雪越翻到后面越是震惊,因为在这些记录里,居然连三大鬼王都囊获其中。
      
      这究竟是多强的阴阳师才能有这种成就!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祖上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君明深雪合上本子,看着上头龙飞凤舞的三个字陷入了沉思。
      
      ——算了,还是等爷爷回来再问问他吧。
      
      一想到君明家弘,君明深雪又犯起了愁,对方最近整天往外头跑,就连君明深雪想问问他发生什么事都难见他一面。这和以前他整天待在家里的日子完全不一样。
      
      然而她还没等到君明家弘回来,其他人倒先来了。
      
      夏日祭的前一个晚上,神社迎来了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君明深雪幼年时的好友,多年前也是阴阳师世家,却早已退出这个圈子改行经商的花开院家的小女儿——花开院秋实。
      
      因为君明深雪年幼被送来八原,所以她们这些年来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即便如此,花开院秋实依旧对君明深雪抱有炽热到甚至有些痴汉的好感,每次她回横滨都恨不得黏在她身上。
      
      此时,秋实少女正热情地拥抱着君明深雪,直到她差点被闷死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君明深雪严肃地点了点头,表示真是太意外了。
      
      “我好不容易才背着爸妈他们跑过来找你的,”秋实笑意盎然地说:“明天是夏日祭吧?我带了浴衣哦。”
      
      “背着他们?”君明深雪直接无视后面的话,将重点放在前面:“为什么?”
      
      秋实没有回答,却是将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她面前,邀赏似地说道:“呐,给你带的礼物,深雪以前不是最喜欢这家店的和果子樱花饼嘛。”
      
      君明深雪看着这些东西怔了几秒钟,才抬起头,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秋实,“你……”
      
      你记性也太好了吧。
      
      健忘症少女突然有点愧疚。
      
      “没有关系啦,”秋实扑过来搂着她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毕竟我对你是真爱嘛。”
      
      当天夜里花开院秋实非得和她一起睡,君明深雪拒绝无果后也只能随她。第二天,她们都是早早起了床。
      
      花开院秋实是第一次来八原,所以她能一个人找到神社简直是个奇迹。清晨回家的君明家弘看到花开院秋实的时候脸色明显不大好看,准确地说,他看到君明深雪和普通人来往密切时脸色都不大好看。
      
      在君明家弘看来——她们都会引诱君明深雪离开神社,去往那个普通却繁华的现代世界。
      
      就像她的父亲。
      
      “秋实只会在这里待几天,她很快就会回去的。”见场面变得有些紧张,君明深雪赶紧出来打圆场。
      
      她其实真的很高兴秋实能来,但爷爷却明显不喜欢秋实,她也能理解爷爷的心思,她爹甩摊子跑路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君明家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悦表现得太明显,想要挽救一下,可又拉不下脸勉强自己对花开院秋实摆出笑脸,只好生硬地点点头,又出了门。
      
      ——眼不见心为静。
      
      君明家弘一走,君明深雪和花开院秋实都放开了许多,她们在神社里追逐打闹,君明深雪将自己的巫女服找出来帮她穿上,两个人坐在檐廊上看着帚神打扫姑获鸟掉下来的羽毛。
      
      “要是一直都能这样就好了。”花开院秋实突然开口说道。
      
      君明深雪下意识转头看她,却看到她垂着脑袋,脸上的表情也是带着伤感。秋实不是个容易悲春伤秋的人,所以她这次的反常十分显眼,但君明深雪看出她不想深聊,也就没追问原因。
      
      “虽然不能每天都见面,但只要记忆还存在,感情也会一直存在的吧。”君明深雪笑着安慰她,“所以不要这么伤感啊,今晚我们还要一起去夏日祭的。”
      
      然后意外就发生了。
      
      事实证明逛夏日祭这种人多的场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牵着手死也不放,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潮冲散。
      
      君明深雪不过是转身买了个苹果糖的功夫,花开院秋实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中,她费力地踮着脚,努力张望黑压压的人群,看到的也只不过是各式各样的脑袋。
      
      八原虽然是个小镇子,但因为风景秀丽,因此每年的夏日祭都会有许多外地人前来旅行,秋实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又已经入夜了,这才是令君明深雪慌乱的地方。
      
      她急急忙忙地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先将式神们召唤出来一起找人,却听到背后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
      
      “好巧啊君明!”小透圆穿着粉红色的浴衣,踩着木屐惊喜地跑到她面前:“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和小透圆一起过来的西村和北本也跑过来和她打招呼,要是寻常情况下她一定会和他们逛一会儿,但现在秋实不知道去了哪里,君明深雪急于找人,也就没和他们多待,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而在她跑出了一段路后,因为被猫咪老师拉着去买烤鱿鱼牵住了脚步,落后了一步才赶过来的夏目只能看到她跑向山上的背影,露出了有些担忧的神色。
      
      斑翻了个白眼,嚼着嘴里的烤鱿鱼模糊不清地说:“她和你不一样啦,不会出事的。”
      
      咽下香喷喷的烤鱿鱼,斑突然又闻到了一阵烤肉的香味,咬着夏目的裤脚就往摊子扯:“夏目!给我买那个!”
      
      夏目贵志义正言辞地拒绝:“猫咪老师!零花钱要没有了!”
      
      这边的君明深雪才刚到林口,便听到从树林里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她立马察觉到不对劲,敏捷地钻进一旁的灌木丛里。
      
      只见小路上冒出大群长相各具特色的妖怪,数量虽多,却排着整齐的队伍,队伍的最前面是几个拿着钟鼓的妖怪,他们身后紧接着一些抬着神像的妖怪,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君明深雪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太过焦急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妖气波动,闯进了妖怪们的祭典。
      
      她当机立断掏出一张灵符贴在自己的脸上,将自己上半张脸遮住。符纸可以隐藏她身上人类的气息,虽然妖怪们大多记不住人类的长相,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得谨慎些。
      
      妖怪们的队伍很长,走了好几分钟还在继续,君明深雪等得不耐烦,不想再继续磨蹭,本打算慢慢起身离开,但就在这时,她看到了队伍中,七八个妖怪正抬着一顶轿子。
      
      皎洁的月色笼罩着轿上的少女,她长长的睫毛泛着月色的光华,少女的面容清秀端丽,双眼紧闭,如安眠的公主一般美丽纯洁。
      
      ——是秋实!
      
      君明深雪惊喜了一秒,然后陷入了忧愁。
      
      她要怎样才能从妖怪们的手里将公主抢回来?
      
      对比了一下敌我数量,君明深雪发现——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妖怪们的队伍一眼望去甚至看不到尽头,这种情况下硬来绝对不是什么稳妥的方法,君明深雪看着秋实离自己越来越远,咬咬牙从灌木里跑出来混进了妖怪们的队伍。
      
      虽然从小生活在阴阳师世家,但君明深雪是真的没有体验过这种百鬼夜行的场面,各种奇奇怪怪的妖怪散发着奇奇怪怪的味道,她被挤在两坨不知道是什么妖怪的中间,发出了沉重的叹息。
      
      ——我十几岁,我好累。
      
      但身边的妖怪居然听到了她的叹息声,低下头凑到她面前,用大到堪比音响的声音问道:“你不开心吗!”
      
      君明深雪顿时被惊得鸡皮疙瘩全部立了起来,感觉耳朵里回荡着嗡嗡声,就像是有几百只小蜜蜂在里边纵情飞舞,脸上贴着的符纸都摇摇欲坠。
      
      她手忙脚乱地摁住符纸,用余光去看那个妖怪,却不料直接与那个妖怪眼神相对,吓得她往后面倒去。
      
      那个妖怪长着几十只眼睛,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浑身透着青绿,虽然君明深雪没有密集恐惧症,但乍一看还是吓了一跳,妖怪好心地拉了她一把,她的浴衣衣袖上多出了一个黑色的手印。
      
      “你没事吧?”又是音量巨高的一句。
      
      君明深雪这回机智地事先捂住了耳朵,这才避免再次被魔音灌耳,“你可不可以小声一点!”
      
      她好像也被传染了……
      
      知道妖怪没有恶意,所以她也没有害怕,妖怪听她吼完,几只眼睛停止了转动,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小了很多。
      
      “对不起……”妖怪的语气竟然带着点委屈的味道。
      
      “没关系啦。”君明深雪突然有种欺负小孩子的罪恶感。
      
      她站稳了身子继续和妖怪一起往前走,秋实的轿子离她只有几米远,她装作不经意地问身边的妖怪:“那个人类女孩,它们为什么要抬着她啊?”
      
      妖怪见她还愿意和自己说话,有些惊喜地反问:“你不是本地的妖怪吧?”
      
      “我、我从青森那边来的。”君明深雪机智地回答。
      
      “青森……在哪里?”妖怪呆呆地问道。
      
      君明深雪:“……”
      
      对不起,没有考虑到妖怪的见识是我的错,这大概是从来没有出过门的妖怪。
      
      “青森在很远的地方。”君明深雪随口答道:“所以为什么要抬着那个女孩?”秋实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那是要献给‘那位大人’的礼物。”
      
      “‘那位大人’是?”君明深雪试探道。
      
      妖怪十分正经地回答道:“‘那位大人’就是‘那位大人’啊。”
      
      君明深雪:“……”打扰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