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怎么谁都认识我》栖泷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0-15 01:59: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除妖 ...

  •   神社里确实热闹了。但不是因为有了新伙伴,而是她原本的式神出了事。
      
      这件事情发生在一个星期六的黄昏。
      
      座敷童子在屋子里窜来窜去的时候不小心将柜子里的碗压碎了,君明深雪便给他贴了道能暂时以人类形态出现的灵符,打发他去街上的商店买新的碗回来。
      
      然而回来的座敷童子却捧着一堆碎碗,身上的灵符也早已消失不见。
      
      按理来说她的符咒起码能维持三个小时,而从神社去街上的商店,来回的路程最多也就一个多小时。所以座敷童子这副样子明显不正常。
      
      神社的庭院里传出少女的惊吼声:“这是怎么回事?!”
      
      君明深雪又气又心疼地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原本以为是座敷童子又跑去玩闹,可从他现在的样子看却绝非如此。
      
      伤口上传来的灵力波动,这明显是人为的伤害。
      
      归功于平日里君明深雪的一堆式神总是在八原转悠,附近大大小小的妖怪们都知道她的式神们长什么样子。而妖怪们虽然看不惯这些屈服于人类的妖怪,但同时他们也都清楚,要是动了阴阳师的式神——绝对会被她追杀到天涯海角!
      
      所以她向来不用担心会有野生妖怪对自己的式神下手。
      
      但是今天座敷童子却受伤了,君明深雪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怀疑的场家。
      
      因为附近的除妖师只有的场一门,而他们的名声……向来不大好。
      
      将式神视为工具,将妖怪一律认定为敌人,的场一门就是奉行着这样的信条站在了术师界的高峰。他们的利益至上的信念是君明深雪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但君明家也不能就此断绝与他们的往来,于是便保持着疏离客套的往来。
      
      然而当她仔细查看了伤口,却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这是法器留下的痕迹。
      
      所谓的法器,通常是指宗教寺庙内常用的祈福工具,因为受到了圣洁的洗礼,因此也带上了灵力,对于妖怪们有着天然的杀伤力。但同时也存在着专门为了除妖而制作出来的法器,这一类则更加危险,对妖怪的杀伤力由制造者的能力而定。有些灵力强大的人制作出来的法器,即便是拿在完全没有灵力的普通人手中也会对妖怪造成极大的伤害。
      
      而座敷童子身上的伤痕所残留的气息,君明深雪竟觉得十分熟悉——
      
      这个法器出自君明家。
      
      昏黄的霞光落于庭院,式神们紧张地看着自家年少的主人,等待着她的表态。
      
      君明深雪眉头紧锁,面色凝重,君明家的法器很少外流,持有之人一定是和君明家有密切来往的人。
      
      那么的场家的嫌疑几乎等于零,他们从来没有从君明家带走过任何一件法器。脑海中闪过诸多猜想,最后还是一一排除。
      
      她摸了摸座敷童子的头,安抚道:“座敷今天休息吧,等明天早上我们再一起去你受伤的地方看看,无论如何我也会找出让你受伤的凶手。”
      
      “嗯。”座敷童子乖巧地趴在君明深雪的怀里,轻声回答。
      
      君明深雪的目光穿过鸟居落于外面的山林。
      
      黄昏时分,逢魔之时,燕雀划过傍晚的暮霭,在天空中回旋,如血残阳染红了树林的枝叶,一切如同往日般平静而安宁。
      
      在这个君明家世代生存的地方,君明深雪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破这份宁静。
      
      ※※※
      
      星期天的早晨,阳光透过木质的窗户落在榻榻米上,夏目贵志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中级妖怪,叹气道:“你们找我也没用吧,我不认识那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
      
      “拜托您了,夏目大人!如果您不肯帮我们的话那我们就只能等死了!”独眼的中级妖怪说。
      
      “是啊是啊,夏目大人,那个人拿着法器和符咒四处除妖,已经有好多妖怪都受伤了!”牛头的中级妖怪附和。
      
      中级妖怪们正是为了八原中突然出现的奇怪人物而来,在最近几天,对方不分青红皂白拿着法器就是一顿乱扫,吓得生活在附近的小妖怪们苦不堪言,生怕自己什么时候就被除掉了。
      
      而中级妖怪们也深受其害,虽说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消灭,但法器上所蕴含的灵力打在身上的疼痛感却是真实存在的,因此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前段时间搬到八原来的夏目大人,他们相信,继承了玲子大人友人帐的夏目大人一定能够帮到他们。
      
      已经变成肥胖招财猫的斑在一旁扭了扭身子,漫不经心地开口:“这种事情你们找夏目有什么用,他又没有玲子那么厉害,就算到了除妖师面前也只有被人碾压的份。”
      
      “可是那个人似乎看不到妖怪啊。”牛头的中级妖怪说:“他就是拿着法器一顿乱扫。”
      
      这倒是让夏目有些诧异起来,既然看不到妖怪,那为什么又要去除妖呢?
      
      夏目的思绪顿时陷入一个怪圈,而见到他沉默了的中级妖怪们还在一旁可怜巴巴地拜托他,无奈,夏目贵志起身活动了一下自己因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腿。
      
      “夏目,你真的要去啊?”猫咪老师支起了它的前腿,有些惊讶。
      
      夏目点点头:“嗯,不管怎么说,先去看看情况吧。”
      
      于是乎,同样在追查凶手的君明深雪就在树林中遇见了同班的夏目同学。
      
      君明深雪看着怀里抱着胖到不可思议的招财猫、身后跟着两个妖怪的夏目同学,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这……夏目同学难不成还真是野生的阴阳师?不过这招财猫也太胖了点吧,吃什么长大的?
      
      正当她想要跟对方打招呼询问他是来做什么的,他身后的式神们倒是反应极大。
      
      中级妖怪们一蹦三尺高,然后紧紧地抱在一起,惊恐地叫了起来。
      
      “是君明神社的那个阴阳师!”
      
      “天呐她怎么来了,该不会……”中级妖怪说到一半就止住了声音,另一个中级妖怪捂住他的嘴,它已经猜出了前者还未说完的后半句话——
      
      该不会是她的授意吧?
      
      这种话当然不能说出来,要是惹怒了那个恐怖的女人,她就不止是将自己的式神放出来为非作歹了!
      
      然而君明深雪只是疑惑它们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开口:“该不会什么?”
      
      中级妖怪们不敢接话,只能躲在夏目贵志的身后瑟瑟发抖。
      
      夏目贵志诧异地看着少女以及她身后的妖怪们,心中百转千回。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见到的第一个同样能够看到妖怪的人类,一时间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明明有无数的话想要和对方说,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最后,他也只能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君明同学……”
      
      君明深雪:“诶。”
      
      ……这是什么奇怪的对话啊,我叫你一声你敢不敢答应吗?
      
      君明深雪抖掉脑袋里奇怪的东西,严肃起来。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还残留着半张符咒,在微风中上下起伏。
      
      有这个的话就好办多了。君明深雪上前撕下符咒,察觉到上面还残留着一些未散的灵力。
      
      在夏目贵志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君明深雪将残损的符咒抛向空中,双手结印——半空中的符纸突然燃烧起来,袅袅的烟雾凝聚成一团,然后停在了空中。
      
      “夏目同学要一起来吗?”
      
      等到夏目贵志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烟团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寺庙门口。
      
      烟团飘散开来,消失在空气中,君明深雪冷静地踏进了寺庙。
      
      寺庙的主人出门迎接了他们,中级妖怪们一看到对方,激动地一左一右围在夏目贵志的身边,“就是他!”
      
      “果然你们也是来调查这个的吗?”君明深雪开口。
      
      夏目贵志还未回答,寺庙的主人田沼先生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突然来访的两个孩子看起来年纪和他的儿子差不多大,但其中的一个女孩子却在自言自语,难道……
      
      “你能看见妖怪吗?”田沼先生问道。
      
      君明深雪转过头,“是的。”她顿了顿,然后鞠了一躬:“您好,贸然来访十分抱歉,我叫君明深雪,是个阴阳师。”
      
      话音刚落,田沼先生惊讶地张大了嘴,又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激动地说:“你认不认识君明凉介?”
      
      这下轮到君明深雪惊讶了,感情这还是她爹的熟人?
      
      “那是我的父亲……”
      
      君明深雪话还没说完,就被田沼先生拉进了屋子里。见状,夏目贵志和中级妖怪们也跟了上去。
      
      田沼先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本相册,封面已经开始泛黄,显然是年代久远的东西了,君明深雪不明觉厉地看着他,等待着对方开口。
      
      那些她不知道的过去从田沼先生的口中缓缓道出:
      
      年少时的田沼先生和君明凉介是同学,两人私交甚密,经常一起出去游玩,田沼毕业后打算继承家里的寺庙,而君明凉介却不想继承神社。
      
      高三快毕业的初夏,君明和田沼一起爬上了一棵大树,这棵树很高,坐在上面几乎能将大半个八原的景色收入眼中。
      
      茂密的树枝挡住了正午的阳光,两人并肩看着这个熟悉的小镇。从高处看到的景色是与平日里走在路上的感觉不一样的,站得高了,自然看的就远,难免生出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一阵风吹过,吹起两人的衣角,黑色的发丝在风中微微飘荡,田沼正闭着眼睛感受着这阵风所带来的清凉,君明的声音也伴着微风进入耳廓。
      
      “田沼啊,我想去东京。”
      
      田沼睁开了眼睛,有些不解,“那你家的神社怎么办?你父亲不会同意的吧。”
      
      “他同不同意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他的附属品。”君明冷哼。
      
      田沼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自然清楚对方的个性,田沼知道,君明向来有主见,而且讨厌妖怪和神社。
      
      他是有着远大抱负的人,八原这种小地方注定困不住他。
      
      ※※※
      
      “他现在是在东京吗?”
      
      自从毕业后君明离开八原,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田沼先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但一定,是在他希望中的东京吧。
      
      “不,他在横滨。”君明深雪回答。
      
      田沼先生:“……”
      

  • 作者有话要说:  田沼先生:说好的东京你却去了横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