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堂香事》浣若君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5-12 17:52: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父子为奸 ...

  •   葛牙妹叫人捅了之后,往这酒肆里爬的时候,肠子拖了老远一截子,最后无人肯收那肠子,还是锦棠自己清洗干净,装回葛牙妹肚子里,将她的尸体缝好,下的葬。
      
      拿杀猪刀捅死葛牙妹的那个人,是这孙福海的儿子,名叫孙乾干。
      
      老爹是县城里有名的大郎中,那孙乾干也跟着孙福海学医,有时候孙福海忙无法出诊,就派孙乾干来替罗根旺扎针,拨针。
      
      孙乾干的医术在罗锦棠看来不过猫儿念经,照猫画虎罢了。但因为他爹的关系,他在这县城里还颇吃得开,经常有人请上门问诊。
      
      若锦棠记得不错,这会子那孙乾干就该要来了,还未挂旗营业的小酒肆里头,这孙福海先走了,留下那孙乾干替罗根旺拨针。
      
      下午时弟弟念堂到的陈家,哭哭啼啼说娘躺在酒窖里的粮糟堆里,似乎睡着了,一直不起来。
      
      拿弟弟当时说的话来判断,锦棠觉得葛牙妹是叫孙乾干给强/暴了,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没有证据又不能去孙氏药堂吵,也不好让事情伸张出去,遂央动陈淮安,叫他去替自己出恶气,杀了孙乾干那个畜牲。
      
      但葛牙妹因为孙福海治病治的好,劝着锦棠忍气吞声,不许她声张,也决然不说当时发生了什么。
      
      只求他们父子能把罗根旺的病治好,让罗根旺站起来,自己的丈夫站起来了,她才有主心骨了不是。
      
      锦棠当时拿不出证据来,可她分明觉得葛牙妹是给孙乾干□□了的。于是,回到陈家之后,她便把这事儿告诉了陈淮安,本是想让陈淮安替自己做主,去收拾孙乾干哪厮的。
      
      谁知陈淮安听了之后,却是浑不在意。
      
      他道:“那孙乾干是个二十岁的年青后生,渭河县多少年青漂亮的女子瞧不上,犯得着去强/暴个中年妇人?”
      
      就为着这个,罗锦棠和他大吵一架,回娘家住了半个月,最后还是公公陈杭亲自出面来请,锦棠才回的陈家。
      
      谁知她才回陈家不久,孙乾干便当街堵了葛牙妹,说她之所以不跟自己相好了,是因为她勾搭上了他老子孙福海而弃了他,一把杀猪刀捅过来,葛牙妹连声救命都没喊出来,就那么死在街上了。
      
      罗锦棠当时那个愤怒,告到县衙,带着官兵冲进孙记药堂去抓人,正就是这孙福海,当着她的面,一字一顿道:“人常言妇人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我不过个郎中,又非孔圣人,一夜露水情缘也没什么。
      但你娘再渴也不该去勾搭乾干,他才二十出头的年青人,因为你娘不肯付诊金,打算以肉偿诊,这辈子的前途都要毁了,你居然还有脸到我这儿来闹?”
      
      就因为他那一番话,县衙认定是葛牙妹为了省几个诊金勾引的孙乾干,把责任全推到了已死的葛牙妹身上,那孙乾干不过掏了几十两银子的丧葬费,吃了几天的牢饭,出来仍还做他的郎中,若非后来陈淮安找人将孙乾干推进渭河里淹死,只怕他还能继续逍遥下去。
      
      罗锦棠脑子里一点点回忆着前世的事情,便见楼梯上蹬蹬蹬跑下个七八岁的少年来,手里捧着个痰盂,端到后院倒了,再洗干净抱回楼上,然后洗干净了自己的双手,这才扑进锦棠怀里,笑嘻嘻的,从怀里掏出只大桔子来,递给锦棠:“姐姐快吃,甜的跟蜜似的呢。”
      
      这是她唯一的弟弟罗念堂,生着一张玉盘似的小脸儿,眉修眼俊的,打小儿就特别乖巧。
      
      已经入冬了,他身上还是件秋天的夹袄儿,短了半截子,胳膊都露在外头,可见葛牙妹如今经济不宽裕,否则的话,她是个再短什么也不会短孩子的人。
      
      想想也是,为了能配得上陈家的婚事,为了能叫锦棠一个酒肆女儿在陈家不至于抬不起头来,葛牙妹下了血本替她办嫁妆,最后置了千两银子的嫁妆,叫她能和当铺家的小姐刘翠娥比肩,愣生生掏光了一份家业。
      
      可恨她上辈子天天忙着和陈淮安争吵,居然就没有注意过娘家的捉肘见襟。
      
      罗锦棠接过桔子,剥开给念堂一瓣儿,自己也吃了一瓣儿。
      
      “这桔子打哪来的,娘给你买的?”锦棠忽而心念一动,问念堂。
      
      如今是冬天,北方并不产桔子,所以桔子是金贵水果,按理来说,葛牙妹手头紧巴巴的,虽说吃食上不亏孩子,但绝不会买这种金贵水果的。
      
      念堂望着外间柜台边的孙福海,扮了个鬼脸儿:“孙伯伯给的。”
      
      锦棠不知道孙乾干何时会来,所以并不敢离开,抱着念堂的脑袋悄声道:“好好跟姐姐说,除了桔子,孙伯伯还给过你啥?”
      
      她两辈子都不相信葛牙妹会为了一点诊金就勾搭孙福海父子,但上辈子毕竟在家的日子少,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为何葛牙妹受人强/暴了还不敢伸张,还请这孙福海继续来给丈夫治病,以至于最后又叫这厮占了便宜。
      
      这辈子她就在这儿坐着,必得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个清楚。
      
      照孙福海特意给念堂带桔子来看,显然他虽表面上道貌案然,但早就开始往外伸狼爪了,想起他上辈子说着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时那样子,罗锦棠就恨不能一把扯下他的耳朵。
      
      念堂见姐姐念有些发白,身子也一直微微的颤着,敏锐的察觉出她的不高兴来,也知道拿郎中的东西大概是件很严重的事情,款款将那只桔子放到了桌子上,垂眸道:“还给我带过点心,糖果儿。”
      
      这就对了,孙福海表面上道貌案然,其实一直偷偷拿糖果儿,水果点心哄念堂的嘴巴,若非对葛牙妹动了淫心,他一个郎中,给病人家的孩子给的啥果子?
      
      虽说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可若有警惕心,在他们欲要欺负葛牙妹的时候大喊大叫两声,像孙福海,孙乾干这种色狼就会收敛。
      
      但若是念堂叫他们哄顺了嘴,再叫他们支开,罗根旺还瘫在床上动不了,葛牙妹可不是羊入了虎口?
      
      想到这里,锦棠低声道:“姐姐一直教你无功不受禄,咱们自家有饭能填饱肚子,有衣能穿暖身了,便一根针,也不能拿别人的,有一句话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怎么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念堂连嘴里含着的那瓣桔子都吐出来了,抿唇道:“姐姐莫生气,我再也不吃了。”
      
      锦棠又道:“姐姐不在,爹还瘫着,你就是这家里的顶梁柱,娘就得由你来照顾,你若懵懵懂懂不提起警惕心来,娘要吃了亏,你说咱们这个家还能指望谁?”
      
      虽说念堂还是个小孩子,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锦棠上辈子因为爹娘死的早,宠着他惯着他,以致于到自己死的时候,念堂也没个好结果,这辈子她决定对他严厉一点。让他早点懂事,知道父母的艰难,也叫他早点把家业扛起来。
      
      从陈淮安身上锦棠算是看出来了,一味的惯溺只会溺杀了孩子,反而是严厉教养,打小儿就叫他认清现实的,长大之后才能真正成个有作为,有担当的男人。
      
      葛牙妹忙着酿酒的时候,念堂就得照顾罗根旺,所以他不过歇了歇,转身端了杯炒米茶就上楼给罗根旺去吃了。
      
      锦棠依旧在里间坐着,透过窗子,外面的孙福海慢悠悠吃着那盏茶。
      
      孙福海知道锦棠一直在里间,没话找话问道:“陈公今日去了何处?”
      
      他说的陈公,就是锦棠的公公陈杭。
      
      锦棠答道:“去县衙坐班了。”
      
      孙福海点了点头,一笑:“现任知县很快就要高升,陈公就可以做知县了,你们从此以后也是官家眷属了。”
      
      上辈子陈杭也是从过几天开始做替补知县的,他做了知县之后家里反而穷了,穷的揭不开锅,锦棠和陈淮安两个也就从家里搬出来,自已学着做生意了。
      
      俩人正说着话儿,酒肆帘子一挑,孙乾干进来了。
      
      这人典型的北方长相,身材高大,面相笑嬉嬉的,两只眼睛格外的圆,一看就是个酒色之相。
      
      他进门便道:“爹,药堂里已经排起长队了,儿子替罗大伯拨针,您快去招呼药堂里的病人吧。”
      
      说着,他熟门熟路走到盆架子跟前,绾起袖子便洗起了手。
      
      孙福海起身,欲言又止了一番,到底自家生意更重要,转身走了。
      
      罗锦棠吃罢了桔子,拿帕子揩干净了手,悄悄往后一挪,挪到外间瞧不见的最里侧,便往隔间这桌背底下摸着。
      
      葛牙妹一个妇人开酒肆,经常夜里遇到些不三不四的人砸门砸窗子,为了防身,她一直在这隔间的饭桌腿儿的里侧,拿布拴着一把约有三尺长的杀猪刀。
      
      当然,她不曾用过,但锦棠一直知道的,这地方一直藏着一把杀猪刀。
      
      按理来说,孙乾干既是来拨针的,洗罢手就该上楼拨针了,但他并没有。等孙福海一走,他转身关上了酒肆的门,便高声叫道:“念堂。”
      
      罗念堂应声就下了楼梯:“孙叔叔,甚事儿?”
      
      孙乾干笑嬉嬉的,忽而一转手,手里便是一只小儿拳头大的桔子:“你娘呢?”
      
      里间的罗锦棠轻轻解着那绸面裹着的刀,心说瞧瞧,这父子俩拿着勾搭我娘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若猜的不错,这会子他就该要伸魔爪了。
      
      念堂方才受了锦棠的嘱咐,七八岁的孩子,猛然回过味儿来,觉得这孙乾干非是好人,摇头道:“我娘不在,出门去了。“
      
      孙乾干指着念堂的鼻子道:“肯定在后面酒窖里,我记得昨儿你娘说过,她今儿开窖。”
      
      开窖,是粮糟在酒窖里发酵到一定程度,便要铲出来蒸煮,这是酿酒的一个步骤。罗家酿酒工艺繁琐,暂不缀述。
      
      这厮是准备趁着葛牙妹一个人在酒窖里刨酒糟的时候去占她的便宜,然后强/暴她。
      
      锦棠依旧在一眼瞧不见的里间默默的坐着。
      
      孙乾干许是色迷心窍,穿堂而过时居然也没有朝里间看上一眼,确定一下还有没有别人在酒肆里,就从锦棠面前走过,直接进了后院,奔酒窖而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5.12,别有意义的一天,所以两更哈,11点还有一更。
    记得10年前的今天,地/震,那时候我父亲还在世。房子摇的很厉害,人全跑了,我去扶我父亲,想把他从屋子里弄出去,等扶起来,一起出门的时候,已经摇完了(我们离的远,波及不多)。
    我妈当时说,关键时候,还是女儿心里有最有爸爸。
    父亲去了好几年了……
    漂亮美丽的小仙女儿们,记得孝敬父母,多陪伴家人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