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堂香事》浣若君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15 11:09: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末路相逢 ...

  •   幽州的冬天,比京城寒冷得多,这才刚入十月,鹅毛似的雪片子就没有停过。
      
      陈淮安只穿件单褂子,筋蟒似的两臂上挂着森森汗珠,两道浓眉,眉间全是汗水,轮起大锤一锤锤砸在灼热的铁片上,砸了小半天,一柄锋利的宝剑,才渐渐有个雏形。
      
      他刚刚放下大锤,衙役便带着铁镣铐上来,将他的手和脚都拷到了一起。
      
      拖着沉沉的脚镣手拷艰难拉开打铁房的窗子,外面呼啦啦北风平杂着雪沫子扑了进来,砸在陈淮安还流着热汗的脸上,瞬时之间汗就结成了冰。
      
      “陈阁老,好歹您也是曾经入阁拜相做过辅臣的,都落到了这步田地,要小的是您,曾经人上人,如今不如狗,还真吃不下这个罪来,没准转身就跳进火糠子里,烧死自己得了。”
      
      衙役说着,递了块软生生的白面馍过来,另有一杯奶/子。
      
      这是陈淮安今夜的晚饭,接过馍和奶/子,他转身就坐到了墙角一堆散发着臭汗腥气的烂褥子上,不吃那馍,也不喝奶/子,就只在手中拿着,望着不远处将熄的火灶而发呆。
      
      两个衙役相互使个眼色,心说朝廷几方交待要陈淮安死,他们这是用了最温情的法子,陈淮安不肯吃,必定是知道其中有毒。要不,咱们心狠一点,趁着他刚打完铁疲惫无力,生杀吧。
      
      就在这时,陈淮安干涸锋利如刀的唇终于咧开了点缝子:“我在等一个人,她不来,我就不肯死。等她来了,我必然会自己寻死,不劳你们动手。”
      
      两个衙役听了这话,瞧他双目凝重,一脸的认真,也知道陈淮安此人虽是朝之大奸佞,但为人极重义气,讲信用,说话算话的,既他说自己在等人,就肯定是要等那人来了见一面才肯死,毕竟他们只取他的命,与他也没什么私仇,遂也就退出去了。
      
      隆冬热气腾腾的打铁房里,只剩陈淮安一人。他这才又站了起来,推开窗子,望着窗外呼呼而刮的北风,痴痴望着来路发呆。
      
      其实不必下毒,他也愿意去死的。
      
      纵观他这一生,少年时呼朋引伴,纵情诗酒与剑,过的好不潇洒。
      
      青年时恰逢生父官途起复,位极人臣,他也跟着入朝为官,以秀才之身一路做到大学士,父子双阁老,齐齐伴于君前,朝中党派纷争,他周旋其中,十年不衰,也曾排除异已痛下杀手,也曾为国为民推行良策,坏事做绝,好事做尽,无愧于天地君臣父子。
      
      就算最后在党斗中落败,被流放到幽州做苦力,陈淮安也不恨谁。毕竟他一生做过的坏事不计其数,若果真遭天谴,雷都要劈死他好几回。
      
      为何不甘,为何还不肯死?
      
      忽而,打铁场的大门上出现个瘦而单薄的身影,她怀中抱着只包袱,正在摇那铁门,跟衙役比比划划,显然是想说服衙役放自己进来。
      
      那是陈淮安的前妻罗锦棠,陈淮安虽往京城写了信,也一直在等她,却没想到她真的会来。
      
      他们俩其实在三年前就已经和离了,他以为她已经跟宁远侯成了亲,肯定不会再来看自己这一生伤她良多的负心人,却没想到她终究还是来了。
      
      陈淮安忽而就泪流满面,转身拿起那杯奶/子一口饮尽,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着白囊囊的软馍。
      这一生,若说他唯一负过,愧对过的人,也只有她了。
      
      可她也伤他颇深,深到他连活着见她都不愿意,他只想看一眼她那薄薄瘦瘦的肩膀,看一眼她沉静时可爱可亲的面容,可一想起她那刻薄的,刀子似的嘴巴,于这穷途末路之中,陈淮安不想再给自己添堵,再听她的抱怨和咒骂。
      
      所以,在她进门之前,他及早就把毒给吃了。
      
      馍里搀的大概是牵机,陈淮安渐渐觉得自己手足麻木,抽搐,可他依旧睁着眼睛,扶着窗子,盯着一步步正在走向他的罗锦棠。
      
      走的近了,他才发现她连件裘衣也没有穿着,一双棉鞋上甚至还打着几层子的补丁,曾经春桃一般姣媚的,总是叫他多看一眼就会心软的那张脸也失去了曾经的光亮,看起来枯黄,憔悴,嘴唇也失了血色。
      
      难道她在他离开京城后竟过的不好吗?
      
      宁远侯府最终没有接纳她吗?
      
      徜若她不幸福,过的也不好,那他曾经所做的一切不都是枉费之功,他的死又还有什么意义?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陈淮安叫毒侵蚀,损害的大脑最终停止了运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推门放罗锦棠进来的衙役试一试陈淮安的鼻息,拍着他的脸道:“哎哎,陈阁老,果真有人于这风雪之中来看您来了,您这是……”
      
      再看一眼盛奶/子的杯子,和那半块馍,衙役明白了,这人最终还是服毒死了。
      
      他道:“得,看来陈阁老是不想再活下去,自尽了,您既是他的先妻,就替他好好擦洗擦洗,收敛了吧。”
      
      罗锦棠放下手中包袱,看了一眼那铁灶里将熄的炭,冷笑了一声,却也流了滴泪下来:“你说此生再不见我,就真的要在进门前闭眼睛?
      可你不是有妻有子,家业俱全的吗?怎的冯爱莲和你儿子不来替你收尸,你亲爹陈澈还是当朝首辅,也不保你的命,就让你凄凄惨惨呆在这么个地方?最后反而要我这个外人来替你穿衣裳?”
      
      一指头戳在陈淮安的脑门儿上,再看一眼他铁青的嘴唇,罗锦棠忽而回味过来,这人已经死了,既人都死了,当初那么多的忿恨都烟消云散,还有什么可说的。
      
      可她终究不能解恨,跺着地板道:“要说我这一生可全是毁在你手里的,今天便来,也是趁着还有一口气在来杀你的。你还想我给你收敛尸体,你休想……”
      
      虽说嘴里这般说着,可她终究还是起身,于这小小的石屋子里四处翻捡,找水替陈淮安擦拭身体。
      
      要说罗锦棠这一生,委实算是毁在陈淮安手上的。
      
      她原是秦州渭河县一户普通人家的女儿,初嫁给陈淮安的时候,陈淮安也不过一个朝奉郎家的二儿子,他家大哥和三弟都认真攻读学业,很有出息,就他不怎么爱读书,整日跟着一群县城里的官宦子弟们吃酒游玩,填诗作对,耍刀弄枪。
      
      丈夫不好好读书,罗锦棠不知道乖劝过多少回,再加上家里鸡毛蒜皮的蒜事,俩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没有一天是不红脸的。
      
      后来俩人分家出来单独过,做起了小生意,日子还算过的红火,那也是俩人一辈子最恩爱的一段日子了。
      
      陈淮安屡考不中,罗锦棠也没把这当会事儿,只当他这辈子就是个落第秀才的命了。
      
      谁知道突然有一天,陈家竟说他非是自家亲生的,而他的生父在外颠簸了几年之后,因皇帝知遇,竟然在朝做起了大官,要把他这个儿子认回去。
      
      然后罗锦棠便跟着陈淮安到了京城。
      
      陈淮安以一个秀才的身份,一路跟着生父陈澈舞权弄柄,居然入阁做了辅臣。丈夫飞黄腾达,按理来说罗锦棠这个妻子也该夫荣妻贵,位封诰命的,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生母一家,养母一家两个婆婆,罗锦棠一个儿媳妇不知叫她们磨搓了多少回,天天受的都是夹板气。她在两家婆婆跟前受了气,回来自然要跟陈淮安吵,只要她一吵,他便摔门而去。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罗锦棠虽说恨陈淮安,但因他顶着两边母亲的压力一直没有纳妾,罗锦棠便也忍着未与他和离。
      
      最终与他和离,是因为偶然有一天,她撞见他早已在外纳了外室,那时候外室生的儿子都已经五岁了。
      
      这时候罗锦棠才知道,陈淮安人不在自己这儿,心也不在自己这儿,之所以强忍着自己,也不过是做给外人看,叫外人知道他飞黄腾达之后不弃糟糠罢了。
      
      就在碰到外室的当日,她抓花了陈淮安的脸,险些扯到他一只耳朵,把他打成了个狗头烂相,而那一日皇帝微服私巡,恰到他家,算是当着天子的面,陈淮安的脸丢了个一干二净。
      
      当时,陈淮安指着她的鼻子道:“和离,你这种泼妇,老子这辈子死都不想再见。”
      
      和离之后,罗锦棠在京城做起了生意,一个孤女子开门面,无一日不受人欺侮,那些人当然都是陈淮安派去的。
      
      开书店书他派人砸书店的场子,开当铺他派人砸当铺的场子,短短三年间,她当初和离时带出来的银子败了个一干二净。
      
      那时候罗锦棠就想,徜若有一日能拦停他入朝时那二十四人抬的大轿子,自己将他千刀万刮了都不能解恨。
      
      所以接到陈淮安的信,叫她奔赴幽州来看他时,罗锦棠借了些钱千里迢迢而来,就是准备要笑话他,羞辱他,再一刀抹了他好解仇恨的。
      
      既人已死,还有什么话说?
      
      罗锦棠攒了一肚子的恶气,因为陈淮安的死也无法消解,满肚子的风和雪,绝望的看着面前已死的男人。
      
      他耗尽了她的韶华,葬送了她的一切,却连出口恶气的机会都不给她,连死都死在她的前面,要气她最后一回。
      
      骂过了,哭过了,恨不得一脚将陈淮安踩死过了,罗锦棠卸下包袱,从中拿出一套干干净净的灰色寿衣来。
      
      打来水替陈淮安擦干净了身子,罗锦棠替他换上那套干净的,宝蓝面,绣卍字纹的,恰合他身高的寿衣,着在身上,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就是具体面的尸体了。
      
      罗锦棠拿陈淮安吃过奶/子的水杯舀了半杯生水,咕嘟咕嘟喝了个一干二净。
      
      接着,她拿绳子捆起陈淮安的尸体,艰难的负在肩上,嗫嚅着唇良久,从地上捡起那半块沾了灰的馍,仔仔细细的将灰都扑的干干净净,揣到了怀中。
      
      毕竟她在来途上早就花光了盘缠,已经有两天没有吃过一餐饱饭了,犹豫了一会儿,罗锦棠背着陈淮安的尸体推开门,走入扑面而来的风雪之中,边狠狠嚼了一口那块软馍,边拖着陈淮安高大的躯体,费力的往前走着。
      
      鬼嚎似的北风夹着雪沫子砸在脸上,又冷又寒,眼泪顿时就凝结成了透明的冰贴在脸上,可锦棠并不觉得冷,生来的苦难,为人三十年的挣扎在一瞬间散去,反而顿生一种解脱之感。
      
      和陈淮安十三年相识,十年婚姻,情欢意浓时也曾两两发誓,无论谁先死,敛尸埋骨,奈何桥上等着彼此。
      
      当爱情叫岁月磨的一干二净,婚姻也不过一场难收的覆水,至少还有义气。
      
      为了义气,罗锦棠拼着死,也要把陈淮安的尸体收敛,安葬。
      *
      两个衙役围着炭火汹燃的火炉,嚼着拳头大,烤成两面焦香,内瓤软糯的大白馒头,喝着火边熬出来的,苦中带着些涩的砖茶,便见那瘦瘦高高的女子一边嚼着块馍,风雪寒天之中,拖着陈淮安的身子,一步一步,费力的往前挪着,似乎想要背负着那高大健壮,仿似铁塔般的男人离开这座打铁场,于那更广阔的天地之中去。
      
      一个衙役伸手想去阻止,另一个按下了他的手。
      
      这时候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一步又一步,她艰难的往前走着,一步比一步更低,抽搐着,还想强撑一种属于生者的体面,不想跌的太狼狈,缓缓卧倒在地上,还费力的呼吸,想挣扎着爬起来,把陈淮安带出这座打铁场,带出禁锢他的牢狱,可手脚都不听自己使唤了。
      
      罗锦棠没想到死竟会是这样的,并没有疼,只是心脏明显抽搐成了一团,混身的热气顿时流散,她只是觉得冷,格外的冷。
      
      就在罗锦棠冷到唇角发青,面色发寒,缩成一团,觉得每一粒雪点子都像一支洞穿自己的利箭时,冷透了的陈淮安高大的身子压下来,就压在她身上,替她罩住了漫天纷扬而下的白雪。
      
      纷纷扬扬的大雪落下来,覆盖天地,最终,也将俩人整个儿的罩在了里头。
      

  • 作者有话要说:  在关评期间,作者这本书的收益比别的书都涨了好多,而且完本后的好评也直线上涨。
    作者不说自己写的有多好,但还请大家忽视免费章的评论往下看,你只要认真读,可以从书里体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忠贞不渝的爱情,你要看评论区,只会坏了你的好心情,敬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