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婊与绿茶婊的互宠日常》BibleStem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1 16:04: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车祸 ...

  •   女人独自坐在吧台,注视着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神情有些冷淡,她穿着红色的吊带裙,长发披肩,修长地手指上夹着一根女士香烟。
      
      格格不入地她与喧嚣地舞池形成强烈对比。
      
      女人的一身红裙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昏暗的灯光下,那双桃花眼更有着勾人的魅力,似笑非笑地神情,以及那似醉非醉地朦胧感,足以让无数男人前仆后继。
      
      穿着夹克的男大学生在玩伴的怂恿下,走到了女人身边,给女人递上一杯酒,凑到女人的耳边道:“等的人还没到?要不我先请你一杯?”
      
      女人的红唇微勾,看到了不远处那群哄闹的学生,付之一笑,眼波流转,完全就是个浑身充满了荷尔蒙的尤物。
      
      “呵,小孩子的游戏。”
      
      女人优雅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吐出个漂亮的烟圈,然后交到了男大学生的手上,换走了他的酒。
      
      男大学生看着手上带着红唇印的香烟有些不知所措。
      
      “对于你来说还太早了哦。”女人撩了撩长发,既帅气又妩媚地冲他眨了眨眼,似笑非笑。
      
      男大学生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个人身上总有着别样的魅力,可这魅力中却又带着几分危险,如狐狸般狡黠勾人,她的眼角细长而微弯,状似片片桃花,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似乎连心脏都遭到直击。
      
      是个男人都得栽啊,男大学生在内心感叹。
      
      女人轻笑,似乎见惯了男人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轻摇着手中的红酒杯,将酒一饮而尽,走入了喧嚣的舞池。
      
      男大学生这才如梦初醒,可是眼前只有女人的一个背影,低头看到了手中快要燃尽的香烟,烟嘴上有几个小字。
      
      “霍...晚...榕?这是她的名字?”男大学生忍不住握紧了烟,烟灰抖落,烫到了手,可内心的滚烫却更加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霍晚榕也不在乎把一颗少男心撩春心荡漾,跳累了,就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吧台,酒保见她只穿了一条裙子,于是扔给了她一件外套。
      
      霍晚榕笑着给了酒保一个wink,做了一个谢谢的口型。
      
      道完谢后,霍晚榕径直出了酒吧,再点了根烟,吞吐的白雾,似乎把世界都变得模糊了。
      
      脑海里回忆不住地翻腾。
      
      霍晚榕掐掉了烟,寂寞地看向远方,她与这热闹繁华的大街同样是格格不入。
      
      她靠在墙上,忍不住抓紧了一点外套,把手机按亮,然后看着它熄灭。
      
      再次按亮,指尖滑动,点开了那个可以背出来的号码。
      
      想听一听……她的声音。
      
      ……电话却没有打通。
      
      霍晚榕吸了吸鼻子,自嘲地笑了笑,脑子里却全关于过往的回忆。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高中的文艺汇演,她在台上,而那个人,坐在台下。
      
      明明,下面人头攒动,却一眼望见了那个人,还把对方望进了心里。
      
      那个人微微勾着唇,笑意达不到眼底,明明只是虚伪地假笑,却很好看。
      
      第一次看见对方,霍晚榕便产生了好奇,于是开始了两人纠缠不断的宿命。
      
      手机的振动打断了霍晚榕的回忆。
      
      是……那个人的电话。
      
      霍晚榕按下了接听键,没有听到那个人悦耳的嗓音,她听到了医院传来的噩耗。
      
      那个人经历了一场车祸。
      
      整个世界都在轰鸣与旋转,所有的所有开始崩塌,所有的声音都在瞬间消失不见。
      
      赶到医院,霍晚榕没有管当年的那次争吵,也不再想那个失约。
      
      她只想再次见到那个人,告诉那个人,这辈子,她都不会逃了,即使被对方伤得遍体鳞伤。
      
      推开病房的大门,病床上坐着一个女人,黑色长发,面容清丽,眼睛湿漉漉地充满了茫然与无措。
      
      看见狼狈地霍晚榕,女人像个小孩子似的笑着,笑容直达眼底,纯真浪漫,分外好看。
      
      霍晚榕突然退却了,记忆里的她与眼前的模样重合,依旧是令人心动的好看。
      
      当霍晚榕怔怔地待在原地,不知所措之时,医生推门而入。
      
      “你是她的亲属吗?”
      
      “我……”霍晚榕不知道怎么回答。
      
      医生却率先说:“你是她车祸后第一个打电话来的。”
      
      “我……”拨错了……霍晚榕还没说出口,却被医生给打断了。
      
      “她失忆了。”
      
      失忆……原来如此……霍晚榕张了张嘴,没有解释了。
      
      医生皱了皱眉,拿出资料,写着,忽然问:“你和她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霍晚榕心中涌起苦涩,始终终没捅破那层纸的“好”朋友?还是相忘于江湖的有情人。
      
      不甘心……好不甘心……
      
      “她……她是我女朋友!”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霍晚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报复。
      
      医生平淡地哦了一声,看向病床上的女人,女人歪着头,勾唇浅笑。
      
      霍晚榕知道这是对方最喜欢的假笑。
      
      “女……朋友?”也许是刚刚醒过来,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特别性感。
      
      霍晚榕不敢直视对方黑色的眸子,别过头:“你也许不太相信,我能理解,就是……”
      
      女人的笑意加深,黑色眸子中闪过一抹暗芒:“不,我相信,亲爱的。”
      
      医生淡定的写下记录:戴上墨镜,以防闪瞎。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