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血月现,群魔乱舞(二) ...

  • 作者有话要说:  颜大公子捶胸顿足,吓出重影了
  •   折腾了这么一个来回,天已明了,颜于归掏了掏怀中银两,买了一个烧饼随意填了填肚皮儿,在树枝间休憩了一会儿,便打算赶路,可说是赶路,却因为事事耽搁,于太阳落山前,还未离开青花村。
      颜于归伸手敲开了一扇门,昏暗的屋舍内走出一老妇人,驼着背眯眼打量他。
      颜于归特别君子地颔首一笑,问道:“老人家,今日夜已晚,我路过此地,找不到投宿的地了,可否借住一晚?”
      老妇人驼着背,干咳几声,沙哑着声音道:“我这房中也没什么住的地方,趁着夜色未重,你去问问其他人家吧。”
      颜于归凝眉看了看四周,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问道:“老人家,我只留一晚,随意便好,或者您有什么破凳子之类的,借我坐一晚都可以了。”
      见面前人如此执着,老妇人叹了口气,想了想,反身进了屋内,道:“我这屋内只有这地上能躺人了,你稍等片刻,我去取一席子给你。”
      “多谢老人家。”
      那妇人不过多时便拿着一席子出来,竹席子有些岁月了,边角磨损严重,多数已经翻开,但还是干净,扎人的地方全部用布条缝补上了。
      颜于归叹气,心想如此也总比没有东西睡大街的好,又道了声谢才小心地铺着席子。
      “这席子委屈你了,青花村不好投店,你若还要留几日,不嫌弃地话就将这竹席带走吧。”
      颜于归抬头看着那去而复返的老妇人,微微含笑道:“多谢。”
      屋内的烛火很快熄灭,颜于归合衣躺着,在这只融他一人休憩的竹席子上沉思了片刻才阖眼,而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他又觉得屋内闷热,蹑手蹑脚地将席子挪回了门外,才安心睡着。
      “喂,你找到了吗?”
      颜于归被人晃醒,刚一抬眼便见一长发鬼白着一张脸对他笑嘻嘻地,任他内心再强大,睁开眼看到这种东西也被吓得从树上滚落下来。
      树上?
      反应过来的颜于归讶然抬头,他记得自己明明在地上睡着啊?
      树上那鬼见他这副反应,一脸嫌弃地暗唾一声,而后悠悠地飘向了远方。
      颜于归揉了揉脑壳,起身理了理衣衫,这才环顾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一片绿林,远处似乎还有山脉,若隐若现,一道红龙似的光芒横扫着远方的天际,这哪里是他方才睡觉的小房子啊!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秉着这个思想,颜于归硬着头皮找了找四周可用的鬼,抬步寻了许久才看到一影子,他俯身而去,伸手拍了拍那东西的肩膀,无奈道:“这位大哥,请问此处是做什么的?”
      “这位大哥,我说了你出不去的。”那人回身,嬉皮笑脸地摇着拂尘,竟是昨日那个坤玉。
      颜于归揉了揉鬓角,而后与她并排坐着,无语道:“我是怎么被逮到这个地方的?”
      “你本人没在这里,你只是梦到了而已。”
      “梦?”颜于归暗自掐了自己一把,毫无痛感,不禁面色一暗,沉声道:“此间何人有如此大的能耐?竟能在梦中将人困住!”
      “这片林子的主人闲来无事想的游戏罢了。”坤玉似乎许久没有睡觉了,掩唇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所以说,颜兄,我劝你还是赶紧回来玩吧。”
      “可是血月之夜已过,这林子主人做这些是为何?”
      坤玉偏头鼓嘴瞅了他一眼,而后拂尘往上一指,颜于归心道不好,抬头望去,果见一轮血月高挂空中,月色猩红,四周的天也被染的失了本色。
      颜于归这次是真的头疼了,他扶额无语悲叹道:“别告诉我那人还有操控时间的能力?”
      “也不算什么,只是让某一地方的某一时间暂时停留了而已,等到血晶石找到,一切恢复如初。”
      这如果都不算什么,你还要闹哪样!
      坤玉察觉他面色不太好,便揽着拂尘,一边温声安慰他,一边岔开了话题,道:“颜兄应当是第一次看见血月吧?”
      “这种景观每隔几百年就会出现一次吧。”
      “自然自然。”坤玉哈哈笑道:“世人都说血月现,妖孽出,天下乱,血海流。颜兄觉得此话如何?”
      “无根无据的荒诞之言,不以为信。”
      “哦?”坤玉眯眼,挑了挑眉,笑道:“其实也并非如此,仔细想想,距上次血月降世的时间已经很遥远了,那个时候确实凭空出现了一个妖孽,不过那家伙并未大杀四方,也没有造成血流成河的局面,但却让仙界人觉得很是棘手。”
      “哦?”听她如此说,颜于归来了兴趣,便问道:“是何人?”
      “狐君……”
      坤玉的面容陡然模糊不清,颜于归眯眼,挣扎了片刻,翻身起来。
      头顶一片星月,背后屋门紧闭,凉风习习,吹的人很是清爽。
      颜于归起身拍了拍衣袖,草草地将那竹席一卷,刚准备推门,想了想,又折到了木窗处,从衣襟中掏出几把碎银放在了窗内,抱着竹席便往青花坞中走。
      坤玉就在等他,她依旧一袭灰袍,盘腿而坐,怀中揣着拂尘,见颜于归来了,颔首笑了笑,道:“颜兄睡得可好?”
      颜于归将怀中的竹席铺在她身侧,而后翻身躺下,对着坤玉道:“不太好,所以还是再睡一会儿吧。”
      “哈哈哈,颜兄可真是记仇。”坤玉抿唇,而后从衣袖中掏出一白玉瓷瓶扔给了他,道:“吃了这个就没有谁能看出你不是人了。”
      颜于归觉得她这句话有些歧义,翻了个白眼便将药倒入嘴里,淡淡道:“即使如此,我还是要休息一会儿的,不过你确定没人能认出我?”
      “自然,那些鬼怪不过是见过你的背影,一日过去早已忘的干净。”
      得到了保证,颜于归这才侧身睡着,眼睛刚一睁开便见坤玉在打坐,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她也睁开了眼。
      坤玉起身,笑看着颜于归,问道:“颜兄,如今可睡好了?”
      颜于归俯身卷着席子,给她了一个沉默无声的背影。见颜于归还打算带着这破席子,坤玉不禁蹙眉,轻声道:“颜兄,你带着这玩意儿可不太方便行动啊。”
      “没办法,独自在外,风餐露宿的,万一哪一日没了地方睡觉,这可如何是好?”
      坤玉默然无声,随后从衣袖中取出一布袋子给他,颜于归毫不客气地接过,边装着竹席,边问道:“你那袖子里都可以装多少东西啊?真是要什么有什么。”
      坤玉无声笑着,等颜于归背好了他那破席子才带他走了走,拂尘一指道:“这地方很大,我们分头行动,你往那边走,我走这一处。”
      “干嘛?寻血晶石啊?”
      坤玉收回拂尘,翻了个白眼,道:“不然你以为干嘛?找个地方坐下来吃饭呐?”
      “这血晶石让他们找就是了,我们瞎掺和什么?”
      坤玉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轻咳一声,闷闷道:“你好好想想成吗?你想要出去对吧?出去就要等这个游戏结束对吧?游戏结束就是要找到血晶石对吧?你又想出去,又不想找血晶石,还指望那群没脑子的帮忙找,我看你这辈子都别想出青花坞了吧?”
      “如此说来……也对哦。”
      颜于归恍然大悟,坤玉险些气得吐血,抬起拂尘愤愤不平地一指,顺手丢了一枚铜镜给他,“有发现及时通知我。”
      随后踩着满地枯叶,头也不回地走了。
      颜于归打量着手中铜镜许久,而后与她反向而行。
      无极道日夜不分,颜于归随着百鬼游荡其中,也不知找了多久,总之是连半个晶石都没有看到,有几头鬼结伴而行,拿着大腿骨东挖一块,西翻一处,看着满地疮痍,颜于归觉得这主人家真的是很没品味,如此槽点满满的游戏,背后设计者是如何的恶俗无聊。
      这边颜于归无所收获,那处坤玉也同样没有一点发现,臂弯耷拢着一个拂尘,跟着一群小鬼瞎折腾。
      “哎,那边那边,你仔细翻翻……还有你,石头底下全部看看,不要遗漏了。”
      巨石之上,坤玉盘腿坐着,拂尘时不时抬起,指挥这个,吆喝那个,自己落得个清闲,她打了个哈欠,懒声说着:“喂,那边的小家伙,你行不行啊?我瞅着你手里的骨头不结实呀!要不你借一个比较实在的看看?”
      正在埋头苦干的小鬼闻言,点头应了一声,而后伸手扯了扯旁边一个比较健壮的小鬼,甜滋滋道:“能不能借我一块骨头?”
      那鬼正在奋力倒腾着一座无名荒土坟,嘴里哼唧了句什么,头也没抬,只伸手从土堆里掏出一截白骨,随手一扔,继续苦干。
      坤玉:你大爷的,臭不要脸……
      坤玉觉得此等挖人坟头的龌龊行为实在是难以切齿,拂尘扫了扫眼前尘土,她便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静静的躺尸。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